关于“抄作业论”的一篇文章,分享给大家

最近新冠肺炎隐隐有全球大爆发的趋势,面对日韩等国的疫情,墙内出现了“抄作业论(中国把标准答案都摆出来了,你连抄都不会抄?!)”等荒唐论调。有微信公众号对此发表了自己的态度,个人认为写得还不错,分享给大家

===========================
《“抄作业”这样的蠢话,我不想听第二次》

“抄作业”这样的话,看似“可爱”,但你说多了的时候,认知和思考会陷入“公共话题巨婴化”的陷阱之中。

最近,日韩等国蔓延的疫情,让国内不少人坐不住了。
尤其2月26日这一天,韩国确诊病例破千,中国境外日新增病例数超过境内,更让这种情绪达到了顶点。
环球时报登载题为《破纪录!韩国意大利单日新增数之和已超中国》的报道,“破纪录”三个字尤为扎眼。有网友批判道,“这是在搞体育竞赛吗?还要比个谁高谁低?”

媒体尚且如此,社交网络上幸灾乐祸的声音,更加不计其数。这其中,“抄作业”一词最为流行——
“中国在前面打仗,他们抄作业都不会,地雷我们都趟过了,他们居然还能踩雷。”
“伊朗新冠肺炎死亡率都超全球平均水平20倍了,政府却称不会停工停学……标准答案都给你了,还不会照抄吗?伊朗这国家可以从地图抹去了。”

配图:截至2月26日,伊朗已报告确诊病例139例,死亡19例,死亡率高达13.7%

“特朗普称,新冠病毒对美国的威胁依旧很低——这是开始抄武汉前期作业的节奏。”
越来越多的人,把“抄作业”当成口头禅,用来讽刺别国疫情应对“不力”。
一种“好学生”的优越感跃然纸上,面对“1+1=2”都要算半天的“差学生”,发出了最无情的嘲笑,然后再用自己高傲的手,把“标准答案”甩过去,仿佛在说“照抄吧,蠢材”!
可是——
中国这次在应对疫情上,做得无懈可击,可以打满分了吗?
我们有资格说人家作业没抄好吗?
新冠肺炎这样的灾难和悲剧,可以简化成一张考卷吗?
那么多逝去的生命又是什么,方程式还是材料题?
这样的比喻难道不轻佻无情吗?
即便可以简化成考卷,解题方法只有一种吗?
为什么中国做的就是正确答案,其他国家就要照抄呢?
抄袭难道不是令人不齿的吗?
请把“抄作业”奉为口头禅的人们,回答以上8个问题,然后再给其他有此癖好的人们抄一抄。
曾几何时,抄作业多么令人不齿,如今却登堂入室成为流行词。
我就不阅卷了,给你们“100分”就是。

01-把“抄作业”挂到嘴边,真的很无知
媒体人曹林说:“那些号称让人抄作业的地方(省份),其实并不算优等生,也有很多问题需要反思。各种花式吹捧地方应对措施的文章此起彼伏,变着法儿夸,言语轻浮膨胀,充满着彩虹屁式的尴尬。”
但用“抄作业党”们的话说,“我让你抄就是为你好,你不抄是你的错,还有可能害了我”。
这不,最近韩国因为疫情扩散涌向中国的人群,让他们找到了论据。
从韩国直飞青岛的机票平时才500元左右,一下暴涨到3000多元。而韩国飞烟台的机票,最高一度达到10000元以上,且一票难求。
有人直言:“与韩国联系密切的中国沿海城市应立即采取措施,别让涌入的韩国人破坏了中国来之不易的疫情防控局势。”

涌入的是韩国人?逻辑就不对,中国的疫情不比韩国严重吗?韩国人为了躲疫情来中国,怎么可能呢?
合理的推测是,返回中国的大多数是在韩国的中国人,比如留学生或者务工人员,为了避免在他乡颠沛流离,回到家乡起码有个依靠。
果然,据看看新闻网报道,多家航司证实,从韩国飞往中国的航班以中国乘客为主,为长期在韩居住的中国籍留学生、务工人员。
看新闻要动脑,要讲逻辑要思考,不要见得风就是雨,那样也太无知了。

02-拿“抄作业”当口头禅,看似很萌,实则很无情
“抄作业”这样的话,看似“可爱”,但你说多了的时候,认知和思考会陷入“公共话题巨婴化”的陷阱之中。
作家方方曾说:“时代的一粒沙,落到普通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在“公共话题巨婴化”的语境下,一座山都可以简化成一座山,新冠肺炎病毒都可以“萌化”成为“阿冠”。

配图:“阿冠”式表达遭央媒痛批。

更有甚者还用这种语言写了“诗”:
“阿冠不是有意伤害阿中的,那阿冠要乖哦,早早回家找妈妈”
这种简化和萌化的语言,忽略了新冠病毒背后的复杂叙事:
那些封城之下很难买到菜的压抑心情,那些一度积压在仓库的捐赠物资,那些被迫露宿在武汉街头的外地农民工,那些孤独逝去的养老院老人……

配图:据《南风窗》报道,武汉封城后,有的在汉务工人员被迫滞留,被迫露宿街头。

这些能被萌化和简化?简直是无情!
你能从“阿冠”中感受得出病毒的可怕吗?能读出病毒的传播路径吗?不能,“阿冠”的表达让新冠肺炎显得人畜无害,这并非高度概括,而是认知误导。
同理,你能从“抄作业”中感受到人类命运相连吗?你能读出这是在善意批评、交流经验吗?也不能,“抄作业”这个词显得自高自大,盛气凌人。这是情绪失真!
这样轻佻的语言一旦泛滥,就会让尊己卑人的情绪湮没信息,从情绪失真演变成信息失真。
而信息失真,会让我们失去最后的“疫苗”。

配图:白岩松:没有特效药,信息公开就是最好的疫苗,没有实现最后的胜利,真实地面对情况,就是最好的推动力。

所以,“抄作业”这样无知无情的话,就别说了。就算是经验借鉴,各国也有各国的国情。

03-别被民族情绪冲昏了头
有人说,“抄作业就是开个玩笑,用一种轻松幽默的手法表达对邻国疫情的关切”。
倒还是出于好意啊?

配图:某用“那兔”当头像的网民发布言论:日本人处理问题真的脑子有问题,就跟福岛核电站事故一样,小问题硬是脱成了大问题。

“抄作业”如果是好意,骂日本人“脑子有问题”也可以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是一门心思要当诤友,还是幸灾乐祸自以为是呢?

配图:中国对的作业,日韩都可以抄,之前湖北做错的答案,日韩可以轻松避开,其他做对的答案,日韩照抄就是,得高分是情理的事。
但真的抄得了吗?单单“成千上万的医护人员不顾个人安危冲到前线”,无论日本和韩国都无法做到,这关系到社会体制和人的奉献精神。

说到底,还是自吹自擂式的自我感动。这种贩卖鸡血的行为,几乎是在消费国难。
类似的文章还有《如果不是钻石公主号这面照妖镜,你都不知道疫情面前的中国有多牛!》《如果不是2020年这场疫情,我都不知道祖国原来这么牛!》《这次疫情,让我知道中国制造有多牛》《疫情对飞速发展的中国经济,是一剂苦口良药》……
“抄作业”的流行,是异化了的民族情绪。
在这种民族情绪唆使下,人们会看不到我们犯过的错、经历的痛、面临的困,一有成绩就沾沾自喜,一有进步就洋洋得意。
复工大潮已经开始,在这个背景下仍被这种情绪裹挟,一旦放松警惕就会前功尽弃。
但“抄作业党”们想不到这一点,更想不到各国都有自己的国情,不是哪个国家都可以像中国一样,动用“举国体制”去抗击疫情。
不过即便他们想到了,也只会觉得我国体制优越,而别国体制一无是处。

04-新加坡不建议全民戴口罩,很“佛系”吗?

第一个被质疑“一无是处”的,是新加坡。
尤其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月8日的讲话,更让这个岛国受到雪片一般的饱和攻击。
李显龙的讲话被自媒体断章取义式报道,不鼓励全体市民戴口罩的政策,更让人以为新加坡简直就是“佛系抗疫”,这是要撒手不管了吗?
这完全是曲解。李显龙的意思是,新冠肺炎虽然和非典相似,但也有两个重要的不同,即传播性比SARS广,因此遏制其传播更困难;但致死率比SARS低,湖北之外的致死率目前为0.2%。
所以,之后新加坡的政策都以这两个前提为基础来展开。
不论是强制中国雇员休假14天,还是收紧入关政策,或者实施居家隔离令,做法基本和中国别无二致。
只不过,新加坡针对每一个病例的传播链条都公开得非常详细,而不单单只是公开一个数字。恐怕这方面得轮到中国跟新加坡“抄作业”了。
毕竟详尽可靠的信息披露,不仅能缓解公众紧张,也能降低疾病传播概率。

配图:新加坡公布的病例传播链条

争议点集中在:
新加坡政府建议健康人不用戴口罩。
这是因为,即便是世界卫生组织也没有建议健康人戴口罩。因为如果戴了口罩,那口罩外侧将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病毒吸纳器,一旦手不小心碰到,没有及时洗手的话,接触到眼口鼻就可能造成感染。
况且,如果长期佩戴,口罩很容易变湿,而湿口罩完全没有防护作用。
好钢用在刀刃上,口罩这种稀缺品,必须优先供应医护人员。即便普通民众要承受不戴口罩可能感染的代价,也比抢购口罩引起聚集加剧传播要好。
当然,身体不适,尤其是有感冒发烧症状的,还是要佩戴口罩。
到目前为止,新加坡的“佛系抗疫”是非常成功的,从1月23日出现首例输入性病例到2月27日,总确诊93例,治愈出院58例,死亡0例。

05-日本不封城封路,很“软蛋”吗?
在不少自媒体文章里,日本政府太软蛋了,导致日本已经要“沦陷”成下一个武汉了。
有的正规媒体在报道日本疫情时,也不忘煽风点火:“截至日本当地时间2月26日22时,日本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894例,累计死亡7例。”
拜托,钻石公主号的疫情能算到日本本土吗?传播链路都不一样,这样报数据难道不失真吗?
894例中,日本本土只有175例,这其中还包含了一些中国游客。
这样的疫情规模,至于封城断路吗?还是要学习战斗民族,人脸识别跟踪境内中国人,这样才“硬核”?这样的“作业”抄得才满分?
日本政府应对疫情的方针是,“把有限的核酸检查的资源,集中用在重症患者身上”。并且一旦确诊,医疗费用由政府承担。
日本鼓励出现症状的患者先在家中自我隔离,由于新冠肺炎以轻症患者居多,大多通过自身的抵抗力,辅助药物作用进行自我疗愈。
如果所有人一出现症状就跑到医院,不仅会造成医疗资源紧张,也可能增加交叉感染风险。
当然,封城断路的决策,日本的确没有做。
不要说封城封路,日本政府甚至无法擅自取消各团体的活动(例如日本各地的马拉松),更无法阻止日本企业照常上班。
对于日本政府而言,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的事情,不能施行。
因为这一切都是公民或企业的合法权益,政府强加干涉就是违法行为。
可见,各国都有各国的国情,尤其涉及到政府权力、公民自由等内容,不能用“抄作业”这三个字来一言蔽之。 但不论是什么样的体制和国情,这场“战疫”是人类共同的危机。
在中国疫情爆发最激烈的早期,日韩等外国友人没有少帮助我们,“风月同天”的诗句更是传下了一段佳话。
所以,少一些隔岸观火,多一些守望相助吧。
有时间关注国外,不如多花点时间关注国内,多一些监督,多一些自省,让我们做得更好。

来源于公众号“新周刊”,源作者“土卫六”
17
分享 2020-02-28

19 个评论

唉,說這麼多,牆內能聽進去有多少算多少吧
光是老美國會關於這次疫情的聽證會上的岔子就能給粉紅一個轉移視線的話題了
https://i.imgur.com/EfagAxZ.jpg
文章重点的选择题:
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的事情,中央能不能施行?
1.能
2.不能

清醒的人,都清楚中央无法无天(老子就是王法),会是什么结果。
在我眼里说什么 抄作业 的人,多半初中还没毕业。

如果真有成年人也说这种话,我真的想知道他们不觉得特别幼稚害臊么。

然后现在还把这种幼稚的网络用语当成一种宣传语言,这就跟把共青团整个江山姣没什么区别,把全中国人当巨婴
这些人上学的时候估计天天TM抄作业,就知道抄作业,抄作业
唉,說這麼多,牆內能聽進去有多少算多少吧光是老美國會關於這次疫情的聽證會上的岔子就能給粉紅一個轉移視...

很讨厌他们这种洋洋得意的嘴脸
俄爹不仅抄了作业,还把错题改对了,不也是照样骂。。。
到底抄不抄,抄的好不好,并不是重点。
换言,只要做的跟厉害国有不一样的地方,都能找出来骂。
其实是屁股已经坐下了,它正在决定脑袋。
俄爹不仅抄了作业,还把错题改对了,不也是照样骂。。。到底抄不抄,抄的好不好,并不是重点。换言,只要做...

朝鲜:“我连作业都不交”
这篇文章被搬到墙内去了,不出所料被喷的很惨
抄什么作业?平时考试成绩20分的人,让考试60分的人去抄自己的作业?
论人工融合病毒的研发能力,除了美国北卡教堂山分校的制备能力之外,石研究员和某大提琴手院长的挖墙脚专业户的泄漏功底,也是不遑多让的。

要说抄作业,谁能抄的过我大河南西峡的石正丽?黄燕玲摆摆手,表示我还是退下吧。

欣赏一下抄作业的杰作:

https://jvi.asm.org/content/82/4/1819.short
(重组病毒,自己玩玩就算了,结果泄漏出来,锅扣给谁?)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00705-010-0729-6
(我兔杂:夭寿啦!不同蝙蝠物种的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蛋白赋予SARS-CoV进入的易感性)

在这里,我们将先前的研究扩展到了另外七个蝙蝠物种的ACE2分子,并使用基于HIV的假型和实时SARS-CoV感染检测法测试了它们与人SARS-CoV刺突蛋白的相互作用。

https://jvi.asm.org/content/89/17/9119.short

https://www.microbiologyresearch.org/content/journal/jgv/10.1099/vir.0.033589-0
(怪不得干扰素这次无效了。只能上免疫球蛋白。原来这个抄作业的还抄漏了)

https://jvi.asm.org/content/90/14/6573.short
(怪不得干扰素这次无效了。只能上免疫球蛋白。原来这个抄作业的还抄漏了)

https://www.microbiologyresearch.org/content/journal/jgv/10.1099/vir.0.020172-0
(呀丫丫,看看,AA残基都改了。这还抄的不错啊,结果传染到人体了,大祸降临)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006291X09013527
(和SARS比较了一下S蛋白的免疫原性,你这是打算怎么抄作业?)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2250-013-3292-y
(SARS样冠状病毒刺突蛋白免疫原性决定因素的鉴定,你想干神马?)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441860/

https://www.virosin.org/en/article/doi/10.1007/s12250-015-3703-3
(我算是明白为何这次核酸检测试剂盒的假阴性结果这么多了,抄作业都没抄全。)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0393-015-1060-1
(中美联合呼吁采用跨学科方法应对新兴传染病:准备让王所长拉大提琴,用音乐控制传染病蔓延?)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34-019-0081-8.pdf?origin=ppub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2250-018-0012-7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00705-010-0729-6


https://www.microbiologyresearch.org/content/journal/jgv/10.1099/vir.0.016378-0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851503/

https://jvi.asm.org/content/82/4/1899.short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12711


https://bmcevolbiol.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1471-2148-9-52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708621/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1427-013-4517-x



弄个remdesivir体外的有效性实验,来羞辱 Gilead Sciences, Inc?脸呢?石研究员,你的大脸呢?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22-020-0282-0?fbclid=IwAR3c5iy9h65X1cnkrL6i6fJcWwi0ygN1LtI67SkcgREM4DyxxAcPauRuf5w


石无耻自辩文两篇,供批判: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0-2012-7?fbclid=IwAR2XcQ9R7rm4eF4m7XjpnH1oClFFA9tFMPvEn4Ee4zPoDB_XtqO5a9dyUQQ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1.22.914952v2.abstract
唉,說這麼多,牆內能聽進去有多少算多少吧光是老美國會關於這次疫情的聽證會上的岔子就能給粉紅一個轉移視...

这些人也就听听新闻,不会去追究后面事情!过几年那些所谓被处理的官员又在别的地方升迁了!
恁国那不是作业,恁国是交白卷拉窗帘然后把老师掐死最后提前宣布伟大胜利
比喻有异化原本语义的风险,我们要注意自己的文字
发明抄作业的宣传委员真是个天才
我是大陆居民,看到这篇文章很有感受。我来分享一下自新冠肺炎爆发以来我的心路历程吧:
1.1月24日,我才解到新冠病毒,这时距离第一例确诊病例已经快1个月了(是因为本人不关注新闻才没有注意到如此重大新闻)。我听父母说2003年春节也爆发过这样的危机,于是上网搜索SARS病毒,让我很震惊。究竟是多么厉害的国家才可以做到17年爆发一次大规模疫情。厉害了,我的党!!!
2.后来的每天几乎一醒来,都会看下今日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数据是麻木的,甚至是造假的,但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酸楚,无论是不是我认识的人,无论是不是中国人,我对任何因这场疫情而死去的无辜人都感到同情。这同情无理由。
3.渐渐地,随着疫情扩散来到一个高峰期,中共及其领导的中国政府也随之来到一个疲软期,李文亮医生之死,各地方政府的无能,国民生活的普遍困难。这几个要素一合计,我有点绝望了,也开始向外了解情况,可以称它为猎奇?(对于大陆人来说,普世价值观、多党执政、有底线的言论自由,真的算是奇葩。)不过,我不是什么迂腐的人,即使不认同,至少我会学着去了解。随着我了解的深入,我来到了品葱,这样的平台在国内是想都不敢想的。我也算较彻底地醒悟了。毕竟我爱的是这片土地以及在这土地上爱我的人和我爱着的人,而不是什么党,什么国。或者说这才是国最质朴的概念?
4.疫情在中国的高峰一有下行的趋势,中共就大张旗鼓地出来了,什么中国速度、武汉速度、举国体制,这类空乏的概念开始在各地网络平台上散播。中共一开口,底下的网民也就开始了,于是“抄作业”、“中国nb”、甚至有人把切尔诺贝利“典故”拿出来,无非就是想说中共真厉害,没了中共我们怎么活啊!啊!!!
再加之疫情全球化的发展,莫名奇妙的自豪感,民族优越感就产生了。难道他们忘几天前,十几天前,自己经历的一切吗?可以这么切换自如吗?受害者又一次成为了加害者的帮凶。有点玄乎!
5.刚刚我看到b站某些视频区里的评论,我没能像以前一样笑出来,去笑他们的无知,去笑他们的麻木。疫情得到缓解,高兴高兴可以理解,就算他们为中共辩护,我也可当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去看待,并表示理解。但他们对海外人,普遍的趾高气扬,极尽嘲讽之能,又何苦呢?伤疤还没好,怎么就忘记疼了啊!这就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吗?如果是,我承认国人至少是一部分网民真的病了,而且从这次事态中可以看出,这病不仅基本没法治而且更变本加厉。
6.发了一大段牢骚,也没讲啥深层次的原因,奈何本人实在水平有限,能力止步于保持自身清醒。让各位见笑了
昨天百度上看到这篇文章有点惊讶,墙内还有这样的公开批判主流舆论的文章实属难得,可惜评论区三分之二的都是声讨作者的粉蛆。
我爸妈每次给我转那种 文章,我是真的无语,
昨天百度上看到这篇文章有点惊讶,墙内还有这样的公开批判主流舆论的文章实属难得,可惜评论区三分之二的都...

对我也看到了。反正粉蛆们的观点,别人不仅不能反驳,就算是“不完全赞同”,都会被群起而攻之。
唉,說這麼多,牆內能聽進去有多少算多少吧光是老美國會關於這次疫情的聽證會上的岔子就能給粉紅一個轉移視...

美国问什么责,干不好就滚蛋,犯法了就法院判。还能像强国一样问完责换个地方当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02
  • 浏览: 5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