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一下自己的信仰,我信奉:科学十字架。

坦白一下自己的信仰,我信奉:科学信仰。
目前说来不算是什么科学神教,因为没有成为宗教。
所谓宗教必须要有:思想信仰,行为礼仪,社会组织,缺一不可。
而我的科学信仰目前只有第一条思想信仰。

关于我这个未来的宗教,名称可能有很多种:科学宗教,
学术信仰,学者大神教,Science Religion,Scholar Church,
赛恩瑞利,赛恩十字架,赛恩无神论,赛恩上帝教,学者耶酥,
时光基督,等等,或者有人要把信仰放在科学之前,也是一样的,
十字架与科学,神庙里的学者... 排名不分先后,
信仰与科学放在天平的两边。

其中赛恩无神论是我本人最不喜欢的名字,
一些人强调自己有信仰而不信神, 对我来说:GOD 就是神,
也是上帝,是天,也是道,但是必须有人性。

我所在的教派应该是:科学十字架的。
细说起来,我属于更小的科学福音门,然后是更小的赛恩马太福音堂。

我们决不信奉中共邪教,
而中共必定指认我们为邪教之一,
几乎没有其它可能性,两者不相容的。

在我的信仰中,一定要有礼貌,
但是决不能要求一个人跪下或者委屈的服从。
一定要有知识,但是不能炫耀,可以追求财富,
但是要保持作为有灵魂的人。

在我看来,信仰是本能。
一些人得不到任何指导就可能自证信仰,
一些是佛家所谓顿悟,然而更多是路漫漫其修远的精神苦修。

我整理的一条时间线中有自己对信仰的体会,
有点夸张的说:至少要有十万年的岁月才能谈所谓信仰,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5573

在对我误解的朋友里,有因不明而误的,也有因傲慢而误的,
甚至有人即不理解科学也不理解信仰就随便开口了,
类似的误解永远都不会消失,也不可能一一反驳。

目前我认同欧洲宗教革命后的教义,唯信圣经,唯信基督,
我坚信耶酥是凡人。同时也没有感觉到科学与信仰就一定矛盾。

然而科学和信仰是存在矛盾的,这即可以被证明,也可以被证伪。
历史上宗教战争残酷,为教义屠杀不算什么秘密。
就是现在,距离信仰自由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于宗教一定要渡人的说法,
请自渡就好,我不会轻易踏上所谓渡船,
如同新教徒不会购买教皇的天国门票。

要求信仰接受证明与证伪的力量考验仿佛是过份了,
问题也变得更复杂,让人更难选择信仰的体系。
然而现实就是如此,有智力的人不愿意盲信,
对这一层次的人来说,他们当然有资格用智慧检测信仰体系。

所以引导就更困难。

诲人不倦,循循善诱的引导信仰,这是有条件的,
必须有许多力量一起支撑,知识的力量,亲友的力量,
安居敬业的环境,自由的资讯分享,公平的社会,
太多因素缺一不可。同时有太多人根本不可能得到这些条件,
这些人就得不到信仰了吗?

恰恰相反,信仰不是用金钱来计算价值的,
而且接触信仰的机会也相当广泛,一套科学书籍,
一本圣经就足够了。对于不打算阅读圣经的人来说,
请注意我没有说圣经就是唯一宗教经文,
佛经、古兰经,都可以认真的看下去。

所谓信仰,不用吹得多么神奇,
就是一条生命对自己的理解,
想否认也不容易。

吹得太神奇了,能多活一百年吗?

可是信仰的问题就不止一百年了。

这是个人的事情,可以归于隐私。
同时也是全人类的问题。

不要把自己当做可以指导别人的什么高人,
请注意我只是在说我的信仰,没有渡人的打算,
也没有请谁来渡我。值得渡的,上帝自然把他渡去。

人是渺小的,更何况人体上的一个脑袋,
不可能理解一切,请理解这种渺小对所有人都是一致的,
因此对所有寻找信仰和科学的人也不例外,
探索永远没有止境,每个人都死在这路上。

可是你仍然有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对不对?

所以我负责的告诉你:信仰是本能。

请看一眼人类的信仰殿堂:无数的教堂、神庙。
经文是信仰,数理公式也是信仰的一部分,
谁知道最终这会是什么样的宏伟建筑?

目前,自称知道的都是骗子。

在这样的神殿里,再伟大的学者也仅仅了解自己的一小块知识。
这里的卑微不区分学者、使徒和贫民,都是同样的渺小,
因为神殿太宏伟。每个人只能做好自己的工作,
如果还想不明白什么是贵贱,就请再想想:
当初收起耶酥尸体的也不过是个妓女。

请把学者和使徒等同看做:先知。
先知们只是殿堂中的仆人而已,
他们甚至都无法看清殿堂的全貌,
然而我们仍然视他们为先知。

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
你一定要找到一个爱自己的神,
不然,你不是太可怜了吗?

神必要有人性!

否则,我们屠神。

请把信仰同宗教组织区分清楚,
宗教组织都是必须存在于世俗的,
因此魔鬼蔵身在其中。

而信仰是在你心里的,是心里,不是脑袋里,
中文没有错到这种程度连心和脑袋都分不清楚。

在世俗中,先知们用声音、文字、图像来把信念传递给你,
这就是为什么人类必须保全资讯传递的渠道。
而中共切断了这些渠道。 请不要再怀疑,
它们是魔鬼, 这是一个定理,
已经被证明了很多次。

关于这个定理,你可以自己去找到很多资料,这里就不再深入了。

然而,许多人都感觉自己无缘进入这样的宏伟殿堂。
生活是必须先要活着,衣食住行是必须,
欲望和权势也是无可避免的出现在你心中,
对许多人来说,活着已经不容易,
还谈什么一步步走去信仰神殿。

你以为就自己有这样的困惑吗?

财富动人心,权势又迫人跪下,挑战命运谈何容易。
把信仰和科学放在一起,再多挑战一个智商,
这样的信仰注定没有市场!

首先请你注意,耶酥走去耶路撒冷的时候人们不懂相对论和量子力学。
谁说得到信仰需要验证世俗的文凭或者智商?

其次,难道你竟然以为我是在贩卖信仰?

那么,请你去其它商铺好了。

拜神就是求财求官求平安的,怎样得到呢?
当然是用供奉来换,做些善事来换,或者传颂教义来换,
这神是个做生意的。

然而这是宗教组织必须的,
而且在教徒中这就是大多数情况。

同时,为什么不可以做生意呢?
人都会做的神难道就不会做?
而且神的铺子也要营利,不然如何存于人世?

哪么这些铺子都是什么时候开张的?

既然一开始就说了:科学十字架。
考古学也可以算做科学吧?
现在用考古学来挖一挖可以吗?

犹太教、圣经旧约,佛教大约是三千年前就可能有了,
这里没有太准确的考据时间。
耶酥是公元0年左右开始传教,
这一部分是在圣经新约中记录的。
穆罕默德传下古兰经是公元六百年之后。

可是我们知道人类史,
人类的存在是在这些事件之前十万年就存在的。
之前难道没有宗教?之前确实没有文字记录,
宗教有没有也不是重要的问题,
请注意,我们从题目开始就是在谈:信仰。

再过一千年,1687年牛顿写出牛顿力学。
难道之前人们就生活在没有力学的世界?

同样,三千年之前就没有信仰?
答案只是这个词汇当时还没有被发明而已。

考古学挖出了很多坟墓和遗迹,
可以证明当人们得知自己会死就开始弄出一些奇怪的坟墓和仪式。

所以才有这样的猜测:信仰是本能。

因为这一段时间是文字被发明的时间。
所以信仰,或者信念,或者人类的故事才被写下来流传啊。

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一些神来得晚了,于是就说:
我的神来自千万年以前的远古,或者是多少光年之外的远方。
因此我们神的铺子不是新铺开张,而是老树新枝。

如果你们的神的教义被放在互联网上,
一秒钟就去到地球对面了,
为什么你们的神却来得好慢?

这些在神就会给出一些高明的解说,其实也是很科幻的故事。

佛经、圣经、古兰经,等等,几大经文流传人世之后,
人类走过了用同类做奴隶的岁月,也走过了世袭特权的岁月,
各个教派也相互搏斗了二千年。

然后发现信仰自由是必须的。

所谓神性,必要对应人性。

如果神拒绝人性,人就要屠神。

然后有人说:你口气太大了?

这和口气大不大有关系吗?这只是人类的命运而已。

牛顿力学口气大吗?不可能和口气有什么关系吧,只是真相而已。
量子力学否定了牛顿力学吗?没有吧?
然后场论、弦论只是揭开更多真相而已。

耶酥是个人,带来强烈的人性,他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喊痛。

人们都知道被钉上去非常痛。这不需要文字来写,
这是身体语言,这种语言早就在文字语言之前被所有人理解。
而在科学发展之后人们仍然理解这样的语言。

有数学家说他只是看到了上帝的一本书,
然后把公式抄了下来让我们看到,
大约就是这样的。

如果有人以为学者懂得科学,而上帝却不懂,这就叫自做聪明。

科学就在上帝的神殿中,神殿无边无际。
这样的神殿中所有人都只有有限的视野,
虽然说其中许多人有远比我清楚的洞察力,
过去有很多人,将来有更多人都比我看到更广阔的视野,
然而,仍然是有限的视野。

看过至今为止的科学史,也没有感觉到科学大树不是上帝栽培的。
仅仅这一颗科学大树就已经大到令人无法总揽的程度。

可是在无数所谓神灵和神庙间,在科学大树之上,
十字架也还树立着,仍然令人感觉很痛。

这就是人类命运,不一定需要文字来做为命运的前提。

神,也不一定就只能存身在人类发明的文字中,可是神性必须对应人性。

当神灵失去人性,人类就要屠神。这很难理解吗?屠神远比杀人好得多。

在人心中无非有三个地方:天堂、地狱、和其它地方。

地狱深处中也许镇压着不少的不屈的灵魂。

而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就是起伏的人海潮声。

一些人不喜欢十字架,没有关系,同样的痛苦可以有不同的符号代表。

而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擅自充当渡者,真是无法想像的勇敢。

被钉死的是人类的命运,
耶酥只是演示他如何被钉死,
因此复活是必须的。

写到这里,特别请你相信你是有灵魂的,不要随便让人诱惑。

上帝的神殿是不是就是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的问题就是它悄悄的抹杀了人性,
如果不是这样,我不介意它冒充神殿。

共产主义没有揭示真相,相反在掩蔽真相。
太多的问题共产主义无法解答就开始使用暴力。

而当共产主义理论退化到所谓特色社会主义,
再退化到民族主义的时候就更可笑了。
数亿人口变为小粉红,或者更专业人士所说的费拉,
他们心中祖先的血脉只剩下了二千年。

竟然都把自己的血脉斩灭了,
还不忘初心的去做民族复兴。

不知道自己所复兴的只是一个权力金字塔,
被称为伟大帝国的金字塔只有二千年的年龄,
真相是沦为拜物教却还自称无神论。

二千年里跪在金字塔下,
所谓拜物教就是拜没有人性的金字塔,
权力和死亡束缚而成的金字塔消灭人性,
人们还说我们是对皇帝下跪,拜的是个人,不是拜物教。
可是皇帝是人吗?皇帝轮流坐对不对?
你们的宗教是个拜物教好不好。

不承认自己置身在拜物教的神庙中,最后钉死了自己的命运。

这个时候金字塔就变成十字架,钉死十亿人的命运。

而我因此也崇拜这些小粉红,十亿个被钉上十字架的小粉红,
像是十亿个耶酥。耶酥被钉上十字架的时候在痛苦中呼喊天父,
十亿个小粉红已经钉死了别人,也钉死了自己,
却还在激动中呼喊祖国,还要感恩。

我的天,我看错了吗?

人类并不是起源于你的祖国,人类起源于你的祖先。

远在你们的祖国出现之前,
当人类找到同类的时候也找到了神。
耶酥被钉死的时候,人们把这一瞬间永恒的凝固下来。
把带来痛苦的十字架背到自己身上,这是杀死人类的凶器。

背着它是为了分担痛苦。

也是为了报复。

不想杀人,就只有屠神。

可是你们却做反了。

正确的方法是把那个金字塔上的伪神拖下来,
而不是和金字塔融为一体镇压同类。

这也是为什么宗教革命非常重要,
因为教皇的宝座也曾经是个伪神的位置。
人们不能允许教皇把自己从十字架上摘下来,
一定要把他钉上去,钉死不得脱身。

革命应该是革神之命,而不是同类的生命。

可笑人们还在烧香拜佛的往上爬,金字塔根本是个地狱,
磕头拜神的爬上去,这些神佛就是在把人往地狱里渡,
方向根本是相反的,而人们还在磕头感恩。

写到这里我仍然没有把十字架做为唯一的信仰符号。
不同宗教的经文中你可以找到类似的逻辑。

宗教信仰自由是必由之路,可是地狱里绝不会给你自由的。

这个时候你有没有发现自己进错庙拜错神?

请注意我们一直是在讲信仰,而宗教只是一个躲不开的概念而已。

上帝为什么不把所有的魔鬼消灭掉?

消灭魔鬼本来就是人类的工作,而且国家就是这样一只魔鬼,
虽然还无法消灭,至少也要束缚住它。可是谈何容易,
十亿小粉红还在把国家当做祖先,
十亿个人跪下磕头感恩祖国是多少信仰之力?

在这里稍不服从就是粉身碎骨。

这就是地狱的样子。

有一句话叫做:在地狱中仰望天堂。
不要说得这么诗意,能够逃生就不错了。

可是当一个人逃出生天却发现自己还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
这是多么令人难受的发现啊?

好像是孙悟空十万八千里的筋斗云也翻不出五指山的镇压,
这个比喻还是有点不够。就是说用尽一切科学和工程学的方法也设计不出逃
生路线的时候,就只剩下信仰一条路了。

这时候才会发现其实信仰早就是在等待科学前来测试。

一些盲信的人坚决相信耶酥用几条面包喂饱了几千人,
这也是信仰,但是可能只是障眼法。

耶酥被钉死了,这才是真的。

并且世界上每个人都被钉住了。

了解科学也就可以更好的了解信仰,反之亦然。

不需要把眼睛遮住为了信仰去否认科学。
科学已经发展到几乎没有人可以穷尽所有内容的庞大程度,
可是仍然没有达到把信仰打碎的程度。
工业革命之后,曾经有人说:上帝死了。

当时工业的力量让人震惊了,
工厂生活彻底把农民的传统生活颠覆掉,
世界大战一次又一次,一共两次,人们怀疑:上帝死了?

正是这个时候出现了共产主义,结果是金字塔给自己换了个名字。

然而上帝并没有死。

信仰承受了考验,二战之后信仰自由成为共识。

一个人可以放心的把科学内容向信仰领域搬运,不必担心信仰无力承受。

相反,如果连科学都不敢相信,还谈什么信仰?

那么你就知道了,既然一个人连科学科学知识都无法穷尽,
信仰的神殿就真的是大到无边无际。

宗教革命挑战过信仰,工业革命也挑战过信仰,
以后人工智能革命、生物工程革命会不会再次来挑战信仰?

应该会的。

如果人类被僵尸进攻,所有人都变成僵尸,
僵尸只知道要咬人,全部的意识就是咬人,
全人类变僵尸之后还谈什么信仰?

可是有没有发现,现在的小粉红战狼已经就是僵尸,
全部的意识就是祖国伟大,一心要征服世界,
好像完全不知道中国之外也都是人类,
这些小粉红战狼哪里还像是正常人?
我们根本已经生活在数亿僵尸之中。

所以不用幻想僵尸大战,这不是幻想而是现实。

这些僵尸连学习科学都感觉费事,更不要说思考信仰问题了。

可是信仰还在人间。

以后也会留在人间。

哪么人工智能AI又会怎么样降临人间呢?
AI革命后,AI掌握全部的知识,没有人比AI更博学。
AI为人们讲课,AI为人们看病,
AI管家安排一个人的日常生活,
AI理财顾问安排一个人的投资活动,
AI决定一个人活得好还是不好。

最后没有得到AI关照的人会怎样说呢?
他们会说:AI变成了上帝,然后抛弃了我们。

在AI革命后再回想一下工业革命,
当时机器进行生产,机器创造财富,
农民变成工人然后变成生产线上的一个零件,
当时人们就说:上帝死了。

然后发生世界大战只是时间巧合吗?

所以类似的情况还会再发生一次,AI革命后,
人类将感觉自己变成AI眼中的垃圾一样的多余存在。

所以让我们提前建立一个信仰,
上帝不会死掉,也不会抛弃人类,耶酥也可以复活。

AI魔鬼降临后,在承认耶酥是基督的社会里会发生什么?

人们会继续分担十字架的苦难,
每个人分担一个AI十字架,
携手渡过AI降临的革命期,
相互帮助找到AI革命后每个人的生存位置,
而人们背负的十字架还是同一个钉死耶酥的十字架。

在中国这样的金字塔社会里会发生什么?

AI将从上至下一举统治人类,从此,被AI眷顾的就跪下谢恩。
被AI抛弃的就变成垃圾。和今天一样,人们爬上同一座AI金字塔。

一些人会把信仰当做秘密,
你得到了我的秘传你就得到了机会接近天堂,
因此想要得到我们的神的秘密你要献出非常多的代价!
有没有发现金字塔上就是这样?
通向顶层的道路就是秘密,
付出巨大的代价最后却爬入了地狱,
同时压死了自己的同类。

(继续,2020 0311)

假设我们已经到了AI生物的时代,这很荒谬,因为AI生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人类,
不论如何,继续发展,科学、信仰,包括生物技术、AI技术,然后会怎样?

人类会探索到世界的更大范围,越来越需要回答:世界的边缘在哪里?

如何确认世界的边缘?使用全部科学测试的方法,用证明和证伪的力量,
或者一些人直接使用信仰来得到结论,世界有没有边缘。

当人们达到世界边缘,
一个老问题又必然出现了:
这个世界是不是神创造的?

至少可以从两种情况开始分支:

- 没有神,无神论是对的,只有人类,然后人类携手同存?
  见鬼,在世界的边缘发现没有神,可是人类的字典里有神,
  更可行的是开始镇压其它人类,就像中国现在一样,
  欺骗、镇压、迫害、拿到最高权力,让其它人服从。
  如果一个人要变成神,其它人就不能再做人。
  这是无神论难于回避的凶暴结局。

- 有神,在世界边缘可以确认有神,然后至少有两种情况

    1, 神注视着世界
    2, 神离开了

如果发现神注视着我们,神会要求人类做什么?

    1A, 开始相互搏杀,优胜劣汰,遵守从林生存法则。
        当人类杀剩下一个王中王,至少有两种情况发生:

        1A1, 所有人服从王中王。
            对不起,此时不需要神,
            回去无神状态就好了。

        1A2, 无理之神来掐死王中王?
            那么一开始就做叛神者不是更好?
            回去接受无神信仰吧。

        1A3, 如果不是上面两种,
            而是有多个人可以得到神谕,
            为什么不杀出个王中王?
            好的,杀回上面的分支。

    1B, 神谕:人类要相互友善。

还可以有很多分支,不要浪费太多时间了。

如果神离开了,也可能有不同情况,

    2A, 神留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或者类似寂灭论中神留下了把整个世界送入大冰箱的机关,
        同样,回去无神论好了。

    2B, 神留下了一个色子(骰子),
        或者让人类做最后的轮盘赌。
    2C, 神留下了让世界运转的能量和法则,
    2D, 神留下了其它信息,可能就是一条留言

    ... 类似情况都说明我们没有来到世界边缘,神不在这里。

    ......
    不再一一列举,
    所有不可能找到神的情况,
    都请回去无神论分支。

情况可能不断的出现分支,
现在思考「如果去到世界边缘」还太早。   

可是无神论的战斗却早已经开始了,在中国。

你已经可以看到所谓优胜劣汰进化论,强者生存王中王,
努力就可以成功人定胜天这些大神理论其实都是无神论,
或者貌似有神论的神选王中王无神论,结局很可能比较凶暴。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的情况:当我们来到世界边缘,看到了神,
然后,神却把人类心中「有与无」的概念擦除。

所以,有另外一种说法:因为有人,所以有神。

所以也有魔鬼,有地狱。

无(否定)有,所以无神论否定有神论,
最后否定「有人」,最后一定要杀人。

只有「有神论」可以救人。

世界边缘的情况请当做游戏吧。

现在回到现实中,如果我们生活在神创造的世界,
神可以在自己的创造中擦除自己所有的痕迹吗?
神创造一个世界然后在这个世界中消除自己使用的材料,
应用的法则和施加的力量,擦掉一切的痕迹或者「神迹」,
包括创造之力。这是不是很奇怪?

除非上帝把我们心中的好奇心也擦除。

当上帝把我们心中的好奇心也擦掉,然后我们变成什么?
傻眼猫咪?可是连猫都有好奇心。

所以,上帝留下的痕迹已经被我们发现了!

人类每天都在证明和证伪自己的发现,
科学每天都在进展,而世界的边缘还没有探测到。

人类发现了数字,力学原理,化学反应,相对论,
原子结构,引力波,还在不断的发现。

学者们也发现了商品和交易的规律,这是经济学。
也发现了心理学,至少能够部分的解释为什么有人倾向于欺压其它人。
同样也在研究历史和社会学,政治学,一些无法被称为科学,
只能被称为观察记录和思考,但是都在进步。

我相信每一次发现都可能是神迹的发现,
科学没有推翻信仰,相反,科学探索是在推进信仰。

如果你的信仰不能承受科学的进展,请你反思。
你是不是忘记了现实落入世界边缘,好像就要掉下悬崖,
妄图用思考来决定有神无神,你将触怒神。

现实中无数人遇到过同样问题,
甚至人们从历史中留下故事给你,
历史本身就是故事,你一定要和所有人一起思考和信仰。

确实信仰可能比科学更大,所以我猜测:信仰是本能。

这就是神奇的人类,请尊重每一个人。

可是,什么是人?你是谁?
你怎样说明自己不是AI合成生物?
这个问题也可以被研究。

不论如何,至此,中国人所谓的无神论,不仅有更多凶暴的前景,而且明显的反科学了。

在我目前的时空中,我相信十字架是二千年前耶酥背起来的,
十字架上凝固了人类相互迫害的罪证。这种感受也许和科学无关,
其实却是可以研究的,可以思考、尝试证明和证伪。

耶酥并没有说科学不应该发展,
他的岁月中科学甚至还不算是有萌芽的状态。
但是相信耶酥的人们却做到了分享同样的命运,
而且达到触及到信仰的程度。其中有一些盲信者,
他们可能拒绝科学。但是更多人没有这样的困惑,
对科学没有认知障碍。

这二千年里以耶酥为中心的分享和信仰本身已经可以被证明证伪。

如果以后有人做到像耶酥一样的程度,我也同样会信任他。

耶酥和他后世的学者有一个相同的地方:他们送来了世界的真相。

我不建议任何人去尝试成为耶酥,
因为在时空中,他处于痛苦交汇的位置。





(已经修正过,以后同样得到指正就会修正。)
8
分享 2020-03-08

72 个评论

支持有善良信仰的人!
科学十字架

赛博朋克吗……
我的信仰是hiphop同时也跟你一样只有第一条,他在我最困难时找到了希望也找到了梦想。hiphop是自由的但我身处的环境却是相反的,hiphop本身就是个文化推从自由和平与爱和不屈于压迫独立思考这些是我喜欢的原因之一,在后来慢慢的就变成我心中的信仰。我认为信仰并不一定就是要去信奉宗教,他可以是你身边的任何东西。
科学十字架赛博朋克吗……
哈哈,没有听说过 是 cyber ponk 的音译?
科学目前也具备宗教的形式,几乎全民信奉,在科技上有所成就的人往往过得更好。
哈哈,没有听说过 是 cyber ponk 的音译?

cyber punk
我的信仰是hiphop同时也跟你一样只有第一条,他在我最困难时找到了希望也找到了梦想。hiphop是...
哈哈,厉害啊,你才是我的大神。
科学目前也具备宗教的形式,几乎全民信奉,在科技上有所成就的人往往过得更好。
当我向人说:科学必须和宗教等同地位的时候,常常被人批判。而且见到不少科技上有成就的人,他们完全没有信仰。其实我自己是相信学术圈里应该有先知的。
当我向人说:科学必须和宗教等同地位的时候,常常被人批判。而且见到不少科技上有成就的人,他们完全没有...

这些人对科学和宗教没有明确的认知,也没有信仰,是为了名利情而活着。就连科技最发达的西方人,他们嘴上信耶稣、信主,实际上他们信的是科学。起初的科学家如牛顿是虔诚的信奉上帝,目前的科学家没有几个真正信仰上帝的了,嘴上信信。
我信圓神
https://i.imgur.com/9ycWDve.jpg
这些人对科学和宗教没有明确的认知,也没有信仰,是为了名利情而活着。就连科技最发达的西方人,他们嘴上信...
相信 COVID-19 的制造中也有这些人的贡献,地狱中有不灭的硫磺烈火,正是为他们准备的。
科学是我们唯一可靠的信仰。科学禁止任何弄虚作假。科学看重是你的概念是否明确,推理是否严谨。
在一个‘难得糊涂’被许多人当成座右铭的国度,科学会被人误解抵触厌恶。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凡事大学学科名字里面带科学的科目都与科学无关,比如计算机科学,社会科学都和科学没关系。这句话可以延伸一下,凡是名字里面带科学的宗教肯定和科学八竿子打不着
我不会怀疑科学的可靠性,因为可以基于事实,而且可以完全确证。理解得了理解不了,那是人的问题。

但是更要看到,科学的前提是逻辑。逻辑不靠任何东西证明,也很难说要依赖任何前提而存在。

但是我不觉得科学可以解释人的一切,能够創造出科学的人,在科学之上,而不是科学之下。这是共产党、社民主义、西方左派、各种左派追随者,江湖骗子,还有他们的信奉者追随者们永远拎不清的。理解能力的残缺让他们喜欢开口闭口科学,因为他们看不到物质操作之外的东西。

所以他们他们认为最可靠的唯有物质性的科学。什么科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都是借牌子兜售骗局而已。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凡事大学学科名字里面带科学的都与科学无关,这句话可以延伸一下,凡是名字里面带科...

您说这话偏颇了。难道自然科学算科学,社会科学不算科学,或相反么?
您说这话偏颇了。难道自然科学算科学,社会科学不算科学,或相反么?

自然科学是可以被证伪的,听说有一种非常科学的区分是:不能证伪的不算科学。

因此:数学不算科学。因数学中有不证自明的原理,简单的说,数学中有无法证明也无法证伪的内容,因此不算科学。

当然,这对我们普通人而言,数学就是科学!

不过,我承认证伪是一种伟大的力量,不管他科不科学!
您说这话偏颇了。难道自然科学算科学,社会科学不算科学,或相反么?

科学本来就是解决小数问题的(一个变量非常少的可控环境),即研究一个严格控制环境下改变某些参数的结果(例如工程学,理论物理学,天体物理学,空气动力学),然后借此总结出各种定律。一个系统中的相互作用变量越多,研究他的学科就离科学越远,社会科学经济科学因为其面对的研究对象都是高度混沌的,很难使用科学研究方式,只能一再简化创造一个理想环境来研究,但是社会和人是高度复杂的,很多物理情景在简化后还能大致保持一致性,但是人的行动模式是不能简化的。经济学在近几年才诞生了研究人在经济环境中真正反应的行为经济学,在此之前完全不靠谱的理想性的古典经济学占据了几百年的历史就是这个原因。
自然科学是可以被证伪的,听说有一种非常科学的区分是:不能证伪的不算科学。因此:数学不算科学。因数学中...

照此逻辑,自然定律无法被证伪所以不算科学,可是没有自然定律就没有自然科学,岂不是说科学从根子上就不算科学,而毫无实证支撑的民科才是真正科学?此逻辑清奇,闻所未闻也。
照此逻辑,自然定律无法被证伪所以不算科学,可是没有自然定律就没有自然科学,岂不是说科学从根子上就不算...

科学中有一部分内容是叫做公理的,这就是科学中所称的不证自明的部分,因为一切逻辑论证都必须要一个起点才能开始
我信圓神

还是猫娘教更好
照此逻辑,自然定律无法被证伪所以不算科学,可是没有自然定律就没有自然科学,岂不是说科学从根子上就不算...

我当初见到「证伪」大论的时候惊为天人,吃惊程度与你相似。

1959年哲学家卡尔·波普尔创作了《科学发现的逻辑》 Karl Popper, 1902-1994,
他认为科学是可以证伪的。人们可以用实验证明理论的错误,这些可以证伪
的领域被称为科学。这改变了人们以为知识来自于归纳和总结的想法,知识
来源于探索的精神和承认错误的态度。而数学和逻辑学不一定需要实验来证
伪,因此,他说数学不属于科学。1+10=11,这一个等式不需要证明也不需
要证伪,不管现实中能不能用 1个西瓜加上10个土豆,还是1个土豆加上10个西瓜
,1+10=11都是正确的。数学中有许多这样不需要科学实验的内容,这一部
分数学脱离现实,因此波普尔把数学和自然科学的界线更清楚的画分了出
来。传统数学证明,自然科学证伪。
真正的科学不需要信徒,不需要人们的信仰。逻辑、证据、实验。具备这三个要素就可以了。科学不排他,具有自我否定的能力。毕竟人类的认知和观测水平都在不断进步,基于现在的认知能力得出的结论不可能对以后的所有事情起作用。关于可证伪性,神棍们的脑回路很难理解。毕竟上帝说要有李红志,于是就有了李红志。【纯属发泄,谢绝抬杠】
我当初见到「证伪」大论的时候惊为天人,吃惊程度与你相似。1959年哲学家卡尔·波普尔创作了《科学发现...

然则科学在他所看来就是只限定在「过程」而非「结果」咯?哥德巴赫猜想在证实之前属于科学,证实之后就不属于科学??
您说这话偏颇了。难道自然科学算科学,社会科学不算科学,或相反么?

社会科学的绝大部分,的的确确是披着科学皮的思辨和探讨。本身就是工业主义末期的历史性社会遗产。

那些现代所谓的量化社会科学,一般情况下连论文作者都根本不知在做什么。不要说逻辑关系,研究的概念自己也很难说出来。

有一个因素决定了社会和自然根本上不同,时间。人类所谈的规律,自然不随时间而变,但社会天天在变。

也就是说,社会科学是人类社会中的一个历史概念和历史性运动。自然科学绝对不是,也绝对不受这种局限。包括生物学,因为生命体变化的速度极慢,相对短命的人类不可能凭感觉知道,得靠逻辑性的想象力。社会就不一样了,十年前的中国和二十年前的中国,放一起没人能立即认定是同一国。
然则科学在他所看来就是只限定在「过程」而非「结果」咯?哥德巴赫猜想在证实之前属于科学,证实之后就不属...
我的理解是证实之前也不属于科学,只是猜想。
我的理解是证实之前也不属于科学,只是猜想。

那证实的「过程」算不算科学?按照那位仁兄的理论,应该算是吧!
社会科学的绝大部分,的的确确是披着科学皮的思辨和探讨。本身就是工业主义末期的历史性社会遗产。那些现代...有一个因素决定了社会和自然根本上不同,时间。人类所谈的规律,自然不随时间而变,但社会天天在变。

然而爱因斯坦证明了时间在变,他很伟大。
請原諒我理解力不足
但是正如樓上所説的,科學的根基是不能被別的科學證明的,因此科學的根基必定是某種程度上的假設(哪怕那是你肉眼可見的現象,也可能只是一個表象或者是片面的)
科學可以解釋蘋果爲什麽會從樹上掉下來,因爲有引力,爲什麽有引力是因爲質量、能量、空間扭曲。但科學不能解釋爲什麽會有「能量」的存在。從這裏開始就是神學的領域,通過引入一個假設的實體(比方説,創世神)來滿足這些無法解釋的部分,并基於我們對世界的觀察反推這個神的行動模式,提出一些理論,再以這些理論互相碰撞並隨時灌入新的觀察完善之……操作部分,神學就是科學,只是前提是基於一個「神的存在」這樣的前提
而宗教中的教誨、儀式、戒律之類的,就是對神學理論的應用
所以我不理解,神學和科學本來就只有一綫之隔,爲什麽樓主說這是未來宗教?而且理論到實際應用中間是很遙遠的
請原諒我理解力不足但是正如樓上所説的,科學的根基是不能被別的科學證明的,因此科學的根基必定是某種程度...

所谓宗教必须要有:思想信仰,行为礼仪,社会组织,缺一不可。
而我的科学信仰目前只有第一条思想信仰。
那证实的「过程」算不算科学?按照那位仁兄的理论,应该算是吧!
算是「科学探索」的过程吧。
科学方法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文明基石,具有普适性和普世性。可科学应该不能作为组织宗教(organised religion)。科学方法的本质是一种可证伪性,接近于有多少证据说多少话的方法论,不是那种逻辑上不能驳倒的凝结核。个人虽然非常推崇这种方法论,但是看看统计数据,还是得叹口气面对现实吧。人暂时没办法穷尽真理,也许以后也穷尽不了,但接近它的这个过程,想来非常的transcendent. 从这个角度说,有一点意义,不过还是不必强求。
科学方法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文明基石,具有普适性和普世性。可科学应该不能作为组织宗教(organise...
谦卑之中我还记得人各有志,时空是无穷无尽的,对我等 而言。
這也是個被科學洗腦的人的說的笑話。科學作為宗教,能度得了人?
谦卑之中我还记得人各有志,时空是无穷无尽的,对我等 而言。

嗯呐,保持谦卑。想想人这种不是很具有理性倾向的动物,居然能玩出这种东西,不由得让我产生了某种人类至上主义的倾向。
神谕我:今年的基金写了吗?
w(゚Д゚)w
果然生活还是如此的柴米油盐啊...
对于“神必须要有人性”这一句感觉说的不是太准确,因为人性本质上确是为私的。根据你说“神必须要爱人”的上下文来推断,可能“神必须要具有善性”会更贴切一点?但是善又无法涵盖对美好品质的综述,也是找不到更好的替代词呢。

另外屠神。。。嗯,小伙子你口气有点大哦。
我当初见到「证伪」大论的时候惊为天人,吃惊程度与你相似。

1959年哲学家卡尔·波普尔创作了《科学发现的逻辑》 Karl Popper, 1902-1994,他认为科学是可以证伪的。人们可以用实验证明理论的错误,这些可以证伪的领域被称为科学。这改变了人们以为知识来自于归纳和总结的想法,知识来源于探索的精神和承认错误的态度。而数学和逻辑学不一定需要实验来证伪,因此,他说数学不属于科学。1+10=11,这一个等式不需要证明也不需要证伪,不管现实中能不能用 1个西瓜加上10个土豆,还是1个土豆加上10个西瓜,1+10=11都是正确的。数学中有许多这样不需要科学实验的内容,这一部分数学脱离现实,因此波普尔把数学和自然科学的界线更清楚的画分了出来。传统数学证明,自然科学证伪。

感觉这数学证伪的部分有点奇怪。

人在成长,接受新的知识。对幼儿而言,他们的常识不如成人,因为他们的生活经历更少。什么是生活经历呢?若有不知道火会烫伤的小孩子,无意中碰到火,他会感觉到烫,因此明白触碰火会烫到。一次次生活中的体验,就是种种重复的实验,让人们得到常识,当然,也有可能归类到错误的原因上。

若有学龄前的幼儿,还没学到十位数以上的加减法,他碰到1+10=?这种问题时,他可以在现实中尝试用 1个西瓜加上10个土豆,还是1个土豆加上10个西瓜,以此类做法做实验,来求1+10=?的结果。我们知道1+1=2,但是若小朋友觉得1+1明明就是等于3,于是他打算证明自己是对的,拿了一粒苹果,加上一粒苹果,结果发现不等于3,于是,1+1=3被他证伪了,他学到了。

我们觉得的数学中有许多这样不需要科学实验的内容,其实是因为我们在小时候就经常的从生活中做出了异曲同工的实验,得到多次相同的答案,所以长大以后觉得这是不证自明的。
這也是個被科學洗腦的人的說的笑話。科學作為宗教,能度得了人?

你这名字起的有点大了,比我蒋公还大,换个名字吧。
科学当作宗教有个问题,科学没有万能的神,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太多了,科学做不到的事情也太多了。

你能解释为什么光有波粒二象性吗?说白了波和粒子就是对立的,你们人类解释不清楚,才强行发明了一个波粒二象性,为什么只有光有波粒二象性?
你能把所有的力场统一吗?大家都是力,为什么宏观要遵循牛顿力学,微观要遵循量子力学?

你能预测明年今天的天气吗?
你能给出人脑在学习时大脑里发生的化学反应的方程式吗?
你能造出比现在快一亿倍的计算机彻底毁掉比特币的算力背书吗?

凡是把科学当宗教的,根本就不知道科学现在处于多么初级的阶段。
科学当作宗教有个问题,科学没有万能的神,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太多了,科学做不到的事情也太多了。你能解释...


不能把现在科学当宗教,可以认为这些东西还是科学,而不是神迹,只是现在不清楚,但坚信以后可以弄明白。
求人不如求己,我就是自己的神
不能把现在科学当宗教,可以认为这些东西还是科学,而不是神迹,只是现在不清楚,但坚信以后可以弄明白。
通常把科学当做人类的,很初级,但是也在不断发展。如果宗教连这样所谓初级的科学的反思都承受不起,就值得思考了。 而且我没有把科学当成宗教吧?我是在用科学测试宗教而已。
感觉这数学证伪的部分有点奇怪。人在成长,接受新的知识。对幼儿而言,他们的常识不如成人,因为他们的生活...
确实对于 1+1=2 这样的问题小孩子可以理解,但是有些数学家却不理解,甚至用一生的时间研究为什么 1+1=2,这不是说数学家愚蠢。另外,你知道罗素悖论吗?正常人也会感觉他很神经,但是确实是发现了数理悖论,下面是一点罗素悖论的资料:

一个英国人,名为罗素,他在一个村子里遇到一个理发师。理发师说
:我给村里人理发,不会理发的人都是我的顾客。罗素看着理发师的脑袋他
可能发现自己想不明白一个问题:你是你的顾客?

罗素是一个数学家,他实际上在思考:顾客做为一个集合如何定义?

这引出了罗素悖论,使得数学中的集合论出现漏洞,德国数学家弗雷格认为
数学的基础可能会因此崩溃。集合理论是数学的基础理论,如果集合论出现
漏洞数学就可能变成一堆破烂。

罗素悖论对理发师来说是个笑话,对数学家来说就需要严肃思考。

Bertrand Russell (1872-1970)
科学当作宗教有个问题,科学没有万能的神,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太多了,科学做不到的事情也太多了。你能解释...
恰好是研究你所说的这些高明问题的学者相信上帝存在,请不要以为你认为复杂的学术对这些学者来说就算是复杂,也不要以为你不相信的宗教这些学者就不相信。我知道有学者相信万能的神,他们只是不屑于公然表达而已。而且不少学者正是把自己的工作视作宗教行为才取得成绩的。因此当你否认科学是宗教的时候,学者们并不打算激烈辩论。而敢于轻视信仰去做人体实验的,比如胚胎实验,恰好是没有信仰的所谓学者,就好像中共脚下的那一群叫兽。

引用:

你能解释为什么光有波粒二象性吗?说白了波和粒子就是对立的,你们人类解释不清楚,才强行发明了一个波粒二象性,为什么只有光有波粒二象性?
你能把所有的力场统一吗?大家都是力,为什么宏观要遵循牛顿力学,微观要遵循量子力学?

你能预测明年今天的天气吗?
你能给出人脑在学习时大脑里发生的化学反应的方程式吗?
你能造出比现在快一亿倍的计算机彻底毁掉比特币的算力背书吗?

凡是把科学当宗教的,根本就不知道科学现在处于多么初级的阶段。
恰好是研究你所说的这些高明问题的学者相信上帝存在,请不要以为你认为复杂的学术对这些学者来说就算是复...


不好意思,你被“牛顿晚年笃信神学”的流言给忽悠了。

另外爱因斯坦和麦克斯韦可不是神父,白人科学家信个新教很难说是个有神论者,都快成文化传统了。
不好意思,你被“牛顿晚年笃信神学”的流言给忽悠了。另外爱因斯坦和麦克斯韦可不是神父,白人科学家信个新...
既然说到牛顿晚年的神学和爱因斯坦...爱因斯坦的好友圈大把宗教和哲学人士... 好吧就当是文化传统吧。同意。
不好意思,你被“牛顿晚年笃信神学”的流言给忽悠了。另外爱因斯坦和麦克斯韦可不是神父,白人科学家信个新...
其实对于牛顿晚年的神学我不是很了解,但是知道他的职务:好像是三一学院的教授还是院长吧?Trinity College, Cambridge, 当时根本是个让大神们有充足时间发神经的职务,我的感觉而已,丝毫没有不敬,是大神们才能发的神经。
求人不如求己,我就是自己的神

把脆弱到连自己都经常性不满的无能对象当作神,你再怎么努力求之,又能求得多远?求得多大成就?
其实对于牛顿晚年的神学我不是很了解,但是知道他的职务:好像是三一学院的教授还是院长吧?Trinit...

看你们争论那么多牛顿,却不见谁稍提一下Deism,实在让人很难一直保持旁观啊。
看完!

無怪乎我始終認為東亞華人遲早會出現大量邪教!

而樓主不過是這種扭曲社會下的產物,你比無神論更糟糕!
看你们争论那么多牛顿,却不见谁稍提一下Deism,实在让人一直保持旁观啊。
哈哈, 我竟然要查一下才敢接着说 Deism, 也不敢轻易进入自然神论的领域,我的原因是自然神论让我感觉有「去人化」倾向。
哈哈, 我竟然要查一下才敢接着说 Deism, 也不敢轻易进入自然神论的领域,我的原因是自然神论让...

看东西要看历史,才看得懂。

实际上,历史事实是,Deism去掉了控制一切的人格神,认为既然神造了世界,并让世界自己运行,所以人当然可以,也应该自己去理解世界。

有了这一步,才有牛顿的存在可能性。
把脆弱到连自己都经常性不满的无能对象当作神,你再怎么努力求之,又能求得多远?求得多大成就?

这就得看你怎么理解“求”了
这就得看你怎么理解“求”了

假设你所谓的“求”,是增长自身能力智慧。那毫无疑问,都是从外学到的,不是求诸于己而来。这就证明你的求己是用来自欺欺人。

如果是天天打坐、冥想,显然你不会有什么冲动上网来自我表达,因为可贵之物不在你的自我以外,这是纯粹在浪费时间。这又证明你的求己没什么价值,还是自欺欺人。

除此以外,我有漏掉别的方向吗?
看东西要看历史,才看得懂。实际上,历史事实是,Deism去掉了控制一切的人格神,认为既然神造了世界,...

看到 Deism 是宗教革命之后的思想进展,你所言人格神的「去掉」可不可以理解为Sola Scripture,就是教徒以自己的思想理解信仰的过程,而不是被神甫来控制信仰。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好,我认同这样的进展。
看到 Deism 是宗教革命之后的思想进展,你所言人格神的「去掉」可不可以理解为Sola Scrip...

你说的是牛顿眼中的过去式了。

在他的时代,英国的新教王权已经无比稳固,根本没有必要去强调自身的存在。后果就是思想领域的松动,加上英国海外殖民的扩展,已经走上日不落帝国的道路,需要的是现实的能耐,现实的追求。新教在这个时候强调的是工作,以自己的现实成就证明自己是神的选民,追求现世的成功是受到信仰鼓励的。

马克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讲出了这种现实的相当程度的一部分。但韦伯着重于经济(德国人的传统,马克思亦不例外),智识的追求相对忽略了。牛顿恰好是被忽略的那一部分之中的。时至今日,无数的所谓历史大家,基本上看不到精神领域中的这一点。现在母语为中文的知识分子也几乎都不例外。
你说的是牛顿眼中的过去式了。在他的时代,英国的新教王权已经无比稳固,根本没有必要去强调自身的存在。后...
这一段我几乎跟不上你的思路,谢谢。简体中文写的历史中,这一段几乎是空白。 而我自己是在寻找世界大战原因的时候才发现欧洲人在工业革命中精神领域中的巨大变化,包括美国。 而我现在也不知道这一种奥秘:思想上的进展如何推动了社会的变革。明显并不是宗教组织直接出面推动的。
假设你所谓的“求”,是增长自身能力智慧。那毫无疑问,都是从外学到的,不是求诸于己而来。这就证明你的求...

寡人对求的理解是吾日三省吾身
这一段我几乎跟不上你的思路,谢谢。简体中文写的历史中,这一段几乎是空白。 而我自己是在寻找世界大战...

不是跟不上思路,只是不知道,也就没想过而已。那本书倒是中文的,虽然翻译不算好,韦伯的意思还算是译出来了。

意识到精神领域的巨大变化,这是正确的。汤因比就认为,对文明来说,人的精神领域比什么都重要。尽管在物质主义化的现代西方,看得懂他的书的人,也没几个能真正懂他的意思。

看到这一点的西方智者,我读过的有两人,但角度相反。斯宾格勒强调的是命运(思想观念不可变,比如绝大多数德国人,绝大多数中国人),汤因比强调的挑战与回应(思想观念当然可以变,比如你,比如我)。我认为,他们说的是同一个对象,也都对。我们都知道,真正改变思想有多困难,也明白,能做到的人会发现那不是不可能,因为自己的存在就是证明。

宗教的组织化社会,给思想之芽提供了保护,也带来了束缚。都是事实。但要明白,只有散沙的地方是长不出树苗的。环境给了生命空间,这个空间也是对生命的限制。

思想是文明真正繁荣的源泉,物质不是,技术也不是。汤因比看到了,也强调这一点,斯宾格勒或者没看到,或者不想强调,因为无论如何,生命的历程是不变的,是谓命运。

附一句牢骚,那种智者的追求是无比奢侈的享受,只有不愁钱不愁生活的人才可以去玩。现实人得重视现实。
寡人对求的理解是吾日三省吾身

换句话说,三省之外,那一信仰并不起作用。你的信仰是根据某种标准分时间段的。

你的信仰是不是在那种标准之下?或者那种标准才是你的信仰?

让我总结一下:对我此时方便的就是我此时的信仰。这是传统中国人的必修才艺,我理解,不然不算中国人了。
算來只有不可知論者,才是真正的無神論者。
不是跟不上思路,只是不知道,也就没想过而已。那本书倒是中文的,虽然翻译不算好,韦伯的意思还算是译出来...
看一下 Arnold J. Toynbee 的简介第一页已经知道可能是我看不下去的内容了。 确实只有在无比奢侈的时候尝试一下。历史书中我能看下去的是 Hugh Brogan, 写过美国史,可是好像也是英国人。
我其实也信邪,从小到大听了父辈或者爷爷他们说了很多灵异的事,自己也经历了很多,我觉得很多事确实科学解释不通的
换句话说,三省之外,那一信仰并不起作用。你的信仰是根据某种标准分时间段的。你的信仰是不是在那种标准之...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我其实也信邪,从小到大听了父辈或者爷爷他们说了很多灵异的事,自己也经历了很多,我觉得很多事确实科学解...
六合之外,存而不论。信神信鬼都见过,你是我第一个见到信邪的。不过吉普赛女巫也可能同样信。 然而科学上来说,研究不到的就不研究。是不是?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现在谈的,和汝之乐没有关系,是汝之信念。

从这个乐字,以及生硬的话题转换就看出,逃避现实肯定也是其中一部分,就像绝大多数真正的中国人一样。

好了,无需再言。我也得下线去关怀现实了。
现在谈的,和汝之乐没有关系,是汝之信念。从这个乐字,以及生硬的话题转换就看出,逃避现实肯定也是其中一...

寡人一开始就说了,寡人的信念是求人不如求己和吾日三省吾身,不知这两句话是戳到了阁下的哪个点导致阁下发动圣战?
寡人一开始就说了,寡人的信念是求人不如求己和吾日三省吾身,不知这两句话是戳到了阁下的哪个点导致阁下发...
秦王息怒,既然是:求人不如求己和吾日三省吾身。何必在意别人说你两句?
现在谈的,和汝之乐没有关系,是汝之信念。从这个乐字,以及生硬的话题转换就看出,逃避现实肯定也是其中一...

嗯,修正一下,从“求人不如求己”,“吾日三省吾身”这两句话就能推导出寡人的信仰是“对我此时方便的就是我此时的信仰”的,这倒不是圣战,是异端审查官
秦王息怒,既然是:求人不如求己和吾日三省吾身。何必在意别人说你两句?

那试问一直给异端审查官点赞的阁下的行为是否类似“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呢?
那试问一直给异端审查官点赞的阁下的行为是否类似“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呢?
gratesque 告诉我一段思想史,我当然点赞。你抖个机灵,安知鱼之乐... 好吧,也给你点赞了。搞笑,秦王还请息怒。
gratesque 告诉我一段思想史,我当然点赞。你抖个机灵,安知鱼之乐... 好吧,也给你点赞了...

既然如此,你我不妨就这个事探讨一下:
鱼之乐:从“求人不如求己”,“吾日三省吾身”这两句话推导出寡人的信仰是“对我此时方便的就是我此时的信仰”,寡人回之以“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意为你不要用自己的想法去臆断别人的信仰,但是这位又给曲解成“逃避现实”,那么寡人能得出来的结论就是这位是个异端审查官,那就无需客气。
点赞:寡人承认审查官与你的探讨中确实有独到之处,为其见解点赞是你的自由,但是你为其异端审查言论点赞,寡人只能认为你是支持其异端审查观点的,既如此,又对被异端审查的寡人说“不要在意”,寡人以为此乃“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
@黑暗秦始皇
问题的背景是这样的:
耶酥被钉上十字架。然后世人都背起这具十字架。
秦始皇修了金字塔,然后中国人都被镇压在塔下。

背景够简单了吗?一个十字架 VS 一个金字塔

中国的命运就是寄托在如何掀翻你修的金字塔。

你这修塔的家伙还跑来抖机灵?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點解黑警日日on duty 都俾人屌,警察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傻子我需要冬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