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极权危机看港人抗争(一)

没有所谓的“香港问题”。香港爆发的抗争,本质上是中共极权的综合危机,即政治危机、社会危机等,在香港的外延和表现。

1.政治危机的由来:

中共的政治机器运作方式是正反馈,因而是不稳定的(在系统理论中,正反馈系统引发并增强震荡,是不稳定的)。吴国光教授的《权利的剧场》一书中,指出中共的党魁和他的派系人马互相支持:即党魁提拔中央与地方要员,后者再组成派系互相抱回并支持前者。通俗地说,沆瀣一气,官官相护。任何坐在党魁位子上的人,如果想在极权体制下残酷的政治斗争中存活,都必须利用权力机器的正反馈来扩充党羽。甚至于,储君在成为党魁前最好在组织部或中央党校任一把手,这样可以扩充自己的拍戏人马,以免继任后成为孤君。

但这种权力矛盾是结构性的。在最高领导层换届时,会造成权力机器的冲突:权力天然是垄断的;新党魁为了扩充派系人马、形成自己的势力,必须驱逐旧党魁的势力。中共十八大到十九大之间的反腐,就是这种矛盾爆发的白热化。以政治危机的三个标准来看,十八大后的反腐,不啻为一场政治危机:

a.大规模使用暴力,甚至暴力合法化;
纪委代替法院检察院,以“双规”而非司法程序秘密拘留审讯大量官员;于此同时,很多纪委和检察院一线官员也遭遇暴力报复:香港《动向》披露中共内控资料,13年9月-14年3月,约90名纪委和检察院一线人员失踪或遭遇暗杀;

b.短时间内,高层官员大量非制度性更替;
(此处值得商榷,主要集中在军队和政法系统)

c.政治规则变更;
89年开始形成的「后天安门秩序」即官商勾结模式,在反腐后终止。“官商”“白手套”成为了危险职业;

2.政治危机的影响:

这场政治危机,或曰“准危机”,源于中共极权——这台国家机器的结构性矛盾。香港,只是这个矛盾斗争的一个战场。习反腐后党内结怨在先,后力图借「逃犯条例」来清理党内各派在港的势力,使党内斗争升级;进而招致各派反扑,借香港问题层层加码,给习派添堵出难题、打击习的政治威望、企图制造党内反对派来孤立习。

中共的政治危机也表现在国际关系上,某种程度上已经出现了“外溢”:为了对抗反腐后出现的民众对政府信任坍塌,和意识形态真空,近年来中共意识形态急剧左转,并煽动民族主义。在西方国家的政治势力范围内,中共进行资本、商品,甚至意识形态、管控监督输出,进而与西方主要国家对抗。最终招致西方各国打香港牌来限制、围堵中共。

3.大陆社会危机蔓延香港:

大陆社会信用危机严重,表现在食品安全和药品安全上,就是大陆人不信任自己的食品和药品,涌进香港买奶粉和疫苗,严重影响了港人的民生。

大陆社会严重内卷,顶层少数既得利益集团通过金融和房产聚敛大量财富,垄断大陆社会资源。这些人把大陆的热钱以各种方式投进香港,导致近年来香港的基尼系数持续升高,贫富差距拉大——据港大的一个调查显示,香港居民生活水平自2007年后持续下滑。无独有偶,按CNBC报道,2008-2014年间,香港房价增幅135%,远超租金和薪资增长。真可谓是中共渗透到哪里,哪里就衰败。

4.香港既不可能凭一城之力摆脱中共的控制和渗透;也不可能靠西方的力量恢复法治和自由。(结论有点悲观,但我希望它是错的)

从香港的历史来看,很遗憾,对于西方而言,香港相比于大陆,甚至相比台湾来说,政治上都很不重要。从1997年香港回归大陆,而非像蒙古那样具有政治重要性,并把握历史机遇而独立;以及最近彭斯副总统的讲话中批评了抗争暴力,看出来美国一定程度上和中共成了交易,暂时把香港牌降级使用。如果香港对西方来说,不是一张很有价值的政治牌,甚至被降温、被部分抛弃,这对港人就更加不妙。

加之香港的主权在中共,港人没有外交权力。外国对香港人权的保护只能限制于监督、批评、制裁,而且还要受到中共的干预。

而中共的政治态度可从这次四中全会的公报看出,所谓的香港问题上升到国家安全的层面。按照中共的政治逻辑,政治安全是高于经济利益的,即,无论中共在香港损失多少美元,打击和镇压香港抗争者都是首要任务。而西方的批评和制裁,无法根本上威胁中共的政治安全,故中共不会因为西方在香港问题上的批评和制裁,而在政治上让步,满足港人的五大诉求。
16
分享 2019-11-16

22 个评论

已隐藏
现在的舆论都是假舆论。知道真相的人都不发声,想想都难过
運動初期我就作如下判斷:
中共本質上是一個革命政黨,其思想仍固執于你死我亡,
對任何可能威脅到其政權的異見都會毫不留情地打壓。
習上臺之後加强了這一傾向,强調黨掌控一切,更加容不下一粒沙子。

雙普選既是香港抗爭者的基本要求,也是中共的底綫,中共絕不會讓步,即使是裝樣子的談判也不可能,因爲在中共看來,這次作了讓步,下次蟻民們就會如法炮製。

運動以來的形勢不斷惡化印證了以上判斷;而四中全會之後的公報,表明中共圖窮匕見,而香港人唯一的出路,就只有魚死網破。

此外,形勢一直惡化,其實也是中共的如意算盤:最好天下大亂,大亂之後中共就可以收拾殘局,坐收漁利。
下面的專訪頗有見地,值得一聽:
專訪劉細良(10): 中共炮製「港人鬥港人」戰爭;鎮壓香港兩大基本原則從未改變。
訪談要點:
一、中共鎮壓香港基本原則從未改變。
二、警察將不同階層和背景的香港人都變成敵人,止暴制亂不可能結束。
三、中共在香港內部分化警察和市民,操弄矛盾,自己「永遠正確」。
四、警隊裡的失敗者暴力對待港人,以表現效忠國家。
五、五個月以來,警隊裡的壞份子、流氓,慢慢變成主流。
六、一國兩制只是表面的,枱底的潛規則才最重要。
七、警隊為掩藏罪行無所不用其極。
八、新特首上任,首要處理的就是犯法的警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kS4FOum7JQ


專訪劉細良(11): 香港建制商界希望順利選舉,但中共希望製造大規模暴亂,之後利益重組;在前線打人的警察,都不希望戰爭結束,害怕被清算。
訪談要點:
一、香港建制商界希望順利選舉,但中共希望製造大規模暴亂,之後進行利益重組。
二、在前線打人的警察,都不希望戰爭結束,害怕被清算。
三、警隊編制在雨傘運動後急速膨脹,質素自然下降。
四、中共黨文化滲透香港,靠送禮、拍馬屁、貪污行賄或政治表態獲升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oVOb_Wye_M
差不多就是这样。但是不要鱼死网破,港人命贵,中共这种负价值的毒药不值得港人牺牲。慢慢熬,慢慢玩,70年大限快到了,时间不站在极权那一边
4.香港既不可能凭一城之力摆脱中共的控制和渗透;也不可能靠西方的力量恢复法治和自由。

我对这条的看法正好相反。香港并不是不靠中共或不靠西方,香港其实是在中共和西方之间的博弈地区,是生存在夹缝中的地区,换句话说,香港命运取决于西方自由社会与中共的博弈结果,而自由社会注定会成功。

那句话“香港是新的柏林”,其实就是指的这个局面。

香港政治地位上要高于台湾,没有台湾,中共的一切经济活动照旧,但是没有香港,整个经济都会出问题了。现在元首出访就是要联合其他国家寻找途径生存,试图结成类似于共产国际那样的局面,说白了,就是在图存。

提到国家安全高度,正是因为这个地区太重要,不然不会影响这么大。
魚死網破是一個比喻。香港人不值得犧牲自己的性命;但必須表現出攬炒的決心,可以放棄現有的物質財富。前幾天中環白領上街,有人接受采訪時就表示,即使自己手上的樓盤跌價一半也不在乎,這就是攬炒的決心。
借您吉言:“最终招致西方各国打香港牌来限制、围堵中共。”

中共被围攻殆灭,香港问题也就有解了。

鱼死网并破不可取,人命在他们眼里不过蝼蚁。个人认为当下首要的任务是让中共暴露出本性,香港事件的意义也在于此。目前来看,在全世界范围内激起对中国的反感其实相当成功
我还是坚持原有的看法,没有完全相同的事物,香港像柏林,但不是。

西柏林是自由世界打进共产极权的政治楔子,是自由世界的控制区;东柏林则是共产极权世界的橱窗,两者在这里角力;香港则是中共溃烂的伤口,是1988年夏天的布达佩斯,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革命侯征。布达佩斯抗争后,即使在戈尔巴乔夫改革放松管控的情况下,1年后,火才烧到了苏联的核心莫斯科。对比香港与北京隔的不仅是几千里地理距离,还有制度和舆论管控。

香港的地位远不如台湾,否则英国不会卖港。最近彭斯讲话中批了港人暴力,但提升了台湾的地位,即是佐证。香港对于美中而言,重要性都不比台湾。台湾是不沉的航母,香港则是西方为了扳倒苏联卖给中共的政治小礼物:西方很聪明,绝不会卖完香港后,让中共大获其益,最后比苏联还有威胁性。从这个角度说,英国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政治大国。在这里鄙视一下。

中共对权力的病态敏感,使它对任何地区的动荡均视为政治安全的挑战,与地区重要性无关。喀什没有那么重要,依旧是国家安全。
已删除
原创内容吗?等后续更新。
高素質的背後,是香港人聯係緊密的公民社會。
國内也不乏維權義士,爲了保衛人權與公義而甘願放棄錦衣玉食,甚至遭受牢獄之災,如浦志强、譚作人、許志永等。

然而國内的維權民衆,在强大的國家機器面前不過一盤散沙,不堪一擊。
是何故也?因國内的民間組織一直受到國家嚴密掌控,人與人之間的聯係極其鬆散,當個人權利受到政府侵害時,或者忍氣吞聲,或者找關係,或者通過所謂的法律途徑作無效的申訴。
這些做法基本上依賴個人努力,最壞時出錢出力卻徒勞無功,最好也不過能適當補償個人損失,仍然不能有效地制約政府。

但在香港卻大不一樣,存在各種各樣的公民組織,如不同行業的商會和公會(不是工會)、宗教組織,以及不同的政黨。
這些組織一方面可以為個人提供有效的救濟,另一方面也可以代表個人向政府申訴,形成有效的壓力。
在反送中運動中,香港人更提出“黃色經濟圈”的概念,幫襯那些支持示威者的商鋪,罷買罷食那些支持警察和政府的商鋪。

香港人敢於追求公義,正是因爲這些不同的公民組織將一個個香港人團結起來,對抗暴政。
香港则是中共溃烂的伤口
============
香港在一开始就不是中共的身体一部分,之前是英国殖民地,而且在回归之前也从未被中共接管,香港的前身是清朝,后划为英国的租界,不是民国更不是中共,因此,这伤口一说从历史背景看是不存在的。所能探讨的只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从中共接手之后出现了目前这些变化,这些东西应被视作中共统治下与背景文化的冲突,不然就无法理解“光复香港”是要光复什么。
另外,台湾事实上不被中共控制,在现有的经济格局上,台湾对中国的经济影响要远远小于香港。这些是常识问题。虽然台湾在战略上有意义,但这是从长期上来看,而不是短期的或直接程度上看。彭斯讲话是站的位置更高视野更为广阔一些,因此台湾问题才凸显出来。其实无论他是坚持美国公司不屈服于中共的审查,还是认为与香港的和平示威者站在一起,都有一个如果面临攻击怎么回应的问题,美国公司被胁迫,如果被抄家呢?这些问题其实是一样的,他的目的在他的话里已经说出来了,是为了签协议。反之,如果你不打算签协议,后面就不会是这么客气了。
如果你看彭佩奥的言论,中共并不等于中国人民,你看他的言论又代表了什么呢?是不是提升了中国人民的地位?
支持一个
不能因为你反感中共,就否认香港已被中共控制。伤口是现实存在的,因为1997至今也是历史,现代史也是历史;而且香港已被中共吞入体内,虽然消化不良。
中共对香港的排他性主权是现实存在、国际承认;而且渗透是严重的,两任港督都是党员。
蓬皮奥的演说主要目的是为了给西方澄清:彭斯那个演说是给中共做的交易,本届政府对华态度没变,大家不要猜疑。你看时间,就在四中全会结束那天。美国最近一直谴责“各方”暴力,你要看到转变。这个是indicator
极权国家都习惯性扩张,因为权力好用啊。苏联吃下多少加盟国?中共吃香港又不是历史上第一次,不奇怪了
你讲的现实不对啊,因为如果已经被中共控制了,那就不会还有这些反抗活动了。
谴责暴力没问题啊,我也谴责,双方兵戎相见难道会是好事?但是导致暴力的源头在港府,这一点美国完全不否认,所以问题并不在于谴责,而在于谁负责。这就是事情的合法性的另一个说法。
一点反抗都没有那就是全面掌控了,香港被ccp控制是事实了,只是暂时还没到大陆这种程度罢了,我也很同情hk人,但是我现在并不寄希望于美国和西方国家了,就像明居正说的那样美国很多时候也是靠不住的。
香港在中共真正的價值是美國的“香港關係法”
中共每年外資7成都是經香港的
敏感技術也是經香港進入
現在將會通過參議院版本的香港民主法案,
裡面有提及真普選內容
還有每年最少一次報告匯報香港人權狀況,
就是說Ccp如果在香港亂來美國會取消香港關係法,ccp不能再用香港名義集資和進口敏感技術,
當然。。。到時候由國際第三的金融中心會變成中國的“香港市”
哎…
已隐藏
你看泛民主派(有的直接叫「贩民」、劉细作)只要求在匪共容许下委曲求全,如何跟共匪打造一个假民主的体制欺瞒全世界,明目張膽地打壓本土派,更阻止勇武派,那副咀臉,很难不怀疑是细作共谍!
>>運動初期我就作如下判斷:中共本質上是一個革命政黨,其思想仍固執于你死我亡,對任何可能威脅到其政權的異...
其实我看过一部电影《十年》,最后欧阳健锋让我很感动!维持我意志的不是仇恨!是希望!共匪对香港一步步的打压渗透,
粤语司机(推光普通话)被打压!本地蛋(港版小粉红)国安法(2015年的神奇预言!)希望香港手足能保护自己,保留火种!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香港本質上就是被中共侵略和殖民,從前身大清到英國再到中共,我是很不明白97年前香港人大多數的民意是否願意投身中共還是英國從來就不尊重香港人的民意,這裡是說,香港回歸中共與否,香港的命運是香港人自己決定還是中共和英國調和的結果,或者從來就沒有輪到香港人做決定,再或者就是如今的結果那就相當假設英國當時尊重了香港的民意這是大多數香港人的決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