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曾经作为共产主义者的心路历程

      中学时期是我的启蒙时期,在那个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品学兼优的朋友,大家都对物理特别感兴趣所以聊上的,当时聊着聊着忽然发现他跟我有很多相同的兴趣爱好,于是才知道都对物理特别感兴趣,在有学伴的影响下,中学时期就偏科物理成绩数一数二,当时其他科目也不差,于是在学校也是有名次的存在,在老师同学和家长的瞩目下,我越发坚信和肯定自己的才能,坚信自己将来必定能进入科研院当物理研究员为国家效力。

      他在部队里长大,对共产主义有着原教旨式的信仰,受到他的影响,我也成了一个共产主义者。看资本论,研究剩余价值,对资本主义嗤之以鼻,唱国际歌背共产党宣言,在红警里玩苏联打爆十个残酷等级的美国,现在看来完全就是键盘共产主义者会做的傻事。也或许科学怪人的性格对社会主义的亲和性是很强的。毕竟很多需要斥巨资不见投资回报的科学实验无法打动资本家的心,只有“充满远见”的社会主义国家才能承载科学狂人的野心和梦想。

      上高中后,我和他都进了重点中学,但分班不同,因此我跟那位朋友联系逐渐变少,身边少了一个能跟自己谈天说地,讨论研究的人确实有些寂寞。孤傲自大的我认为班上没人比我有才能和理想,因此也找不到以前那种认识某人相见恨晚的感觉,对学习的热情也大不如前。虽然不用努力学习也能取得好成绩的能力依然让我在高一班上如鱼得水,甚至还与另一位同样天资聪慧的同学被同班其他同学们冠上卧龙凤雏的名号。但在高二文理分班之后,却成了我人生中的一大转折点。

      高二我完全无法融入新的班集体,但却说不出个为何,总感觉跟班里的同学格格不入,又或许大家都知道时间不多了,面对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考试,身边任何一个同学都可能是你升学的敌人。感觉忽然上了高二以后这种竞争意识的念头开始植入到人们的想法里了,既然有了这样一种残酷的竞争观念,没人能够再像以前那样有说有笑,班上氛围自然也就不好。我日渐消沉,学业也随着难度的加大而逐渐荒废,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高三了,高三的氛围比高二还要压抑,看着自己日渐退步的成绩,自己却无能为力,这时候我重新接触了共产主义。

      因为成绩下降,曾经在老师和同学里的光环也不复存在,想着碰见老同学时的眼光,我都不敢跟他们谈到学习上的问题,面对老师和家长越来越失望的眼神,我压力越来越大,甚至有几次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声嘶力竭地魔怔发泄,精神也一度走到奔溃的边缘。当人类无法接受或不理解现实的时候,便会开始寻找能令自己心安的理论解释身边的一切,我想这也是宗教诞生的源泉,而共产主义在我高三期间,就是一直在扮演着宗教一般的精神毒品角色。

      “为什么成绩不好就不能升好的大学,不能享受公平的教育资源?因为这是资本主义培养恶性竞争意识的结构性问题,是中修政府走资派的结果”,于是我每天在贴吧上寻找同温层,跟他们交流,在班上唐突宣扬共产主义理想,当时的我像极了陈奕迅浮夸里的歌词。然而我的共产主义信仰宣言在当时公知盛行的时代,简直就像个小丑,班里其他人更欣赏那些整天嘴里喊着“反攻大陆”“蒋公千古”阴阳怪气讽刺天朝体制的公知。虽然后来我才知道其中很多就不算是公知,只是国粉而已。在被人耻笑和成绩下滑的双重打击下,我的共产主义信仰反而越发极端,越发原教旨。写更多批判资本主义的社论,理论上自我解释共产主义不合理之处,,更多地在班上与他人辩论体制问题,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的共产主义信仰只不过是我防止自己奔溃的精神支柱而已。毕竟高三的压力大概在座的应该都深有体会。

      高考完的那一天,我心情毫无起伏地走出了考场,我知道,一切都过去了,我只考了能上大专的成绩,我接受了我的物理学研究的梦想戛然而止的现实。

      之后一段时间,我报复性地反对中共的一切,开始学会翻墙,了解六四天安门,了解基督教和法轮功(虽然直到现在我都无法说服我自己信教,可能是因为小时候受理性主义影响的根深蒂固,但对基督教特别有好感,所以喜欢称自己是怀疑论者),当过精神昭和男儿。还有那段时间我记得微博女王的姚晨公知在昆明事件后发了一句“恶之花绽放的土地”成为了首个舆论攻势被五毛反扑的微博,从此以后各大平台也相继开始了五毛舆论反扑公知阵营,直到净网行动后的今天再也看不见过去公知大V发声批判体制的身影了。

但随着读大学时期压力的散去,我有更多的时间和理性去重构我自己的世界观和知识库了。后来在我读过西方经济学之后,我彻底改变了我原来那套经济学理论观,供求关系和边际效应如此直观如此科学,让我瞬间意识到马克思那套政治经济学和剩余价值简直就是打着科学旗号的经济学界民科。从此,支撑我人生接近整个青少年时期的共产主义信仰也就崩塌得一干二净了。当年曾经听说过某位贴吧苏粉说了一句话:“30岁之前不信共产主义就是没良心,30岁之后还信共产主义就是没脑子”,今天想不到就这样一语成谶了。

直到今天,我看见年轻的原教旨共产主义青年我都会想起我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我想他们可能大概都有我曾经的共同特质:偏执,理想化以及是个不善于与人交往的宅男吧。
44
分享 2020-05-27

38 个评论

你现在的政治立场是什么?社会民主主义?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间派感到我们网站过于极端,对大陆人有仇恨,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答:
https://i.imgur.com/cOp0PMT.jpg
这些所谓的「理客中」们复读的「极端」与「只挺大雄太极端」没什么区别。如果胖虎欺凌的极端性是100,大雄反击的极端性是10,那么「2. 挺胖虎」的极端性是100,「1. 挺大雄」的极端性是10,「4. 两边都不对(实际上是两边都挺)」的极端性是55。谁更极端,也就一目了然不言自喻了。另说一句,岁月静好的「3. 装作无事发生」的极端性,按此说法,其实是0,如果他没有反对别人挺大雄。但如果他们反对别人挺大雄,那极端性则和2没有区别。因此,最不极端的做法就是什么都不说,其次是支持那些反抗更极端的人。

实际上,那些认为只挺大雄极端的人,本质上是不懂胖虎究竟对大雄做了什么的人。他们只看到大雄的反击就认为大雄这么做太极端了。他们没有看到胖虎三番五次对大雄的欺凌,也没有意识到各大五十大板会助长胖虎下一次的欺凌。你的朋友只看到了你葱「支来支去」的极端,却没看到你国(下指「中华人民共和国」)独裁政治,六四活摘集中营对整个人类文明的阻碍有多极端。「只反对胖虎不反对大雄就是极端」终究也只是因为有种「胖虎欺负我不到我头上」的幻觉罢了。

你的朋友也只是对你国存有幻想,没有意识到我们面对的敌人究竟有多极端。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品葱正在做的「加速主义」其实是在帮助他们认识到你国的极端。等到他们利益受损,才会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极端。
笑死了,一个大专生还哔哔赖赖的,没文化就别说这个那个,幼稚。。。。。。。

在一个匿名网站里,你怎么吹你自己的学历都可以。哈哈哈哈哈
共同富裕是剥削资本家,而不是把能赚钱的资本家弄死。就像奴隶制不是把奴隶饿死,而要保证奴隶有足够的体力干活一样。共产党的反四五类就是把奶牛宰了吃肉,饮鸩止渴,本来就是垃圾思想。
笑死了,一个大专生还哔哔赖赖的,没文化就别说这个那个,幼稚。。。。。。。

学历歧视免了免了,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人,没啥不一样
已隐藏
攻殻機動隊 2nd ep02
成为物理研究员只是一种职业选择,平常心就好。实际上基层研究员也并未被当作人对待,只是嘴巴强国下的工具,没有尊严,没有体面。
rts 黑名单
初中物理考试让你产生了自己是天才的错觉,如果有人能早点帮你认清现实就好了。
政治上倾向小政府自由主义,经济上倾向于奥地利学派
笑死了,一个大专生还哔哔赖赖的,没文化就别说这个那个,幼稚。。。。。。。

托你口福,大专毕业之后之后成功升本,现在已经完成本科学士毕业,准备赴日本留学。
攻殻機動隊 2nd ep02成为物理研究员只是一种职业选择,平常心就好。实际上基层研究员也并未被当作...
理论学爱好者总有有一个毛病,就是看不起其他职业的,现在我感觉那段时间的想法就是我的黑历史,明明不是天才却自以为是。
不信共产主义就是没良心……信gc主义就是向奴隶制前进好吧。

不信共产主义没良心的意思是对穷人没有同情心,只是一个代称,后来我也发现真正的共产主义根本就不是同情穷人的东西,只不过换成了一个更残忍的资本家动用行政力量继续压榨劳工而已
理论学爱好者总有有一个毛病,就是看不起其他职业的,现在我感觉那段时间的想法就是我的黑历史,明明不是天...

很多从事这种研究工作的人不会轻视别人的工作,明白天赋,努力,机遇等等缺一不可,明明可以做到更好,也可以因为命运而折戟沉沙,很多人很多事都如此,我们都只是待宰的羔羊。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从“中国用9%耕地养活世界20%以上人口”的说法看党的宣传术

多年来一直是说“中国用7%耕地养活世界上20%以上人口”,这两年有改说“9%耕地”的,但两个说法差不多。已经吹了快20年了吧?

虽然已经宣传这么多年并且这说法近年来已经破绽百出,然而共产党依然津津乐道于此说法。这是为什么?就句子本身看来,不过是一句很简单的陈述句。就象说“蒙古在只有零米海岸线的情况下让国民吃上了海产”一样,明明白白的陈述,没有多少奥妙。因此重要的是这句话后面的宣传动机。党的动机不是想陈述简单事实,而是想借一个陈述句来造出一个中共政权政绩斐然,恩德浩荡的假象。为了要用一句话达成这样的效果,党的确是下了大工夫去设计这个宣传题材的。

1、字眼挑得特精。

2、借助中国人口众多来掩盖大饥荒饿死人的事实。

3、故意避开有可比意义的指标,以免露出破绽。

4、不要脸,贪历史之功为己有。

5、为吹牛而使用假数字。

详细:https://pincong.rocks/article/511
錯的不是共產主義,一億年後人類可能回首資本主義就像奴隸制一樣野蠻
正如你自己所言,你當時需要的是精神支柱,就算不是政治也可能是其他東西
同志,共產主義本身是美好的,沒有問題,可是卻太美好了,人類之力無法實現。可是你國真正等問題並不出在無法實現的共產主義上,真正問題是你國所謂共產黨實際上只是一班假借共產之名欺詐民眾的法西斯納粹主義走狗。
錯的不是共產主義,一億年後人類可能回首資本主義就像奴隸制一樣野蠻正如你自己所言,你當時需要的是精神支...
或者不是共产主义的错,但随着我的阅历丰富,发现很多共产主义理论都避免不了历史局限性。
比如在共产党宣言里说:“ 我们的资产者不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正式的卖淫更不必说了,他们还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
难道你不觉得这说法过于极端显得简直就是为了解释而解释了吗?
同志,共產主義本身是美好的,沒有問題,可是卻太美好了,人類之力無法實現。可是你國真正等問題並不出在無...
中国是个法西斯国家,没毛病,但作为从共产主义中的毕业生来说,共产主义如同穆斯林的沙里亚一般,如果教义本身是好的,为何这么容易被坏人拿去利用,为何信奉共产主义的国家最终都成了独裁国家而没有反例?难道真的要说教义没有错,错的是执行者吗?既然一个教义能不断误导执行者,即使他本意再好,难道还有指导价值吗?
沒關係,人總是曾經中二,認識自己和認識生活也是成長的一環。
共產黨要吸納支持自然要抹黑資本家,這是政治操作,當然寫最極端的
那就说明共产主义就是政治目的凌驾于真理之上了,所以说30岁以后还信共产主义不是骗子就是傻子没毛病
我是极端反共人士,顺带说一句,当年差点做了环球论坛的特约网络写手,当初也是邪教信徒,
我认为对中共的观感很大程度上和其出身家族的阶级属性相关,祖上三代贫农出身的人90%以上摆脱不了中共的洗脑教育,像我这样祖辈被中共迫害过的“黑五类”家族出身的从小到大就没相信过共产党。
已经中二毕业了

不错啊,又翻身了!当看到你读大专的时候还以为你从此一蹶不振呢,值得学习!
习匪经常偷换概念,民主,和人民民主专政是反义词,也就是说共产主义的好的方面,比如马克思反对信件审查,而习畜在到处监控,区块链够典型吧?去中心化,习畜链是加强核心。

所以,不是一个概念,不要被偷换概念的中共骗了。

中共国有一个视频,说的是大家都笑了,因为一个人说“我相信爱情”,难道真爱真的没有么?只是你中共国没(或很罕见),有真爱的国家多的是。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是个礼品盒式的结构把剩余价值论换成熊彼特的创意导向也没问题。共产主义能否实现应交给未来人决定,我们当然钦定不了。
包子从来也不信什么共产主义。共产主义的实现以消灭国家为前提,共产国家中国又要伟大复兴,即存在又不存在,我们都是薛定谔的中国人😂
>>或者不是共产主义的错,但随着我的阅历丰富,发现很多共产主义理论都避免不了历史局限性。比如在共产党宣言...

汤灿、杨澜、范冰冰、宋祖英表示首长您免费

韩红表示我也要
共产只有别人共你的份,共妻也只有别人共你老婆的份,不知道你的共产主义理念是怎么来的?SM爆棚? 
我是偏“西方经济学”的,但我觉得马克思经济学也不能一棒子打死。非此即彼的思想要不得。马克思经济学,我觉得算是非主流经济学罢(事实上它也是)
我初中的时候还是一个铁杆的国粉,然后极端反共,为此还招致了同学们的嘲笑,当时是2015年,自由派的余晖尚存。2016年国民党主席在台湾总统选举中落败,我还为此伤心了好一阵,尽管这跟我一个大陆的小屁孩一点关系都没有。读高一的时候,网络风向开始变了,受这个影响的我居然选择去当了五毛,没错,就是葱油们最恨的那种粉蛆(还好当时还远未学会翻墙)。到高三的时候我慢慢开始发现自己所谓的红色理想在现实面前就是个笑话,我又变成了像楼主说的那种年轻的马列原教旨主义者。直到大学去境外读了,才转变成现在这样的,叫什么好呢,民主人士吧。
asdfzxcqwe111 新注册用户
好奇楼主对于当初学的资本 生产资料 唯物主义史观
共产 剩余价值 阶级斗争等等都有什么看法

会认为学校里教的马哲是完全一无可取的吗?
>> 托你口福,大专毕业之后之后成功升本,现在已经完成本科学士毕业,准备赴日本留学。


祝你在日一帆风顺
>> 托你口福,大专毕业之后之后成功升本,现在已经完成本科学士毕业,准备赴日本留学。


個人覺得 從歷史來理解共產主義不是就很明顯. 還是很不懂為什麼會有被蒙蔽的時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