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认知失调理论看武汉肺炎中民众对中共政权的信任变化

在这次疫情爆发中,不难发现一个现象,即很多原先“相信政府,相信党”的一般中国人(重度粉红除外),体现出了完全不相信官方数据,不信任政府处理措施的态度。

个人体验来看,我在我的朋友圈中是出了名的“反动派”,但这一次,很多朋友和我交流国内疫情时,甚至都需要我去安慰他们不要过度恐慌。
微博,微信上的言论也大体如是,很多相关po文话里话外表现出了对政府数字的不信任。
整个中国,蔓延在一种和官方报道的数字远远不符的恐慌之中。【按照道理,有些地方以官方数字来说只有十几例,远远不到自发性采取封村封户的极端措施的地步】

不难看出,共党所谓的“14亿护旗手”,到了攸关自己生死的时刻,是不会听信党的说法的。共党引以为傲的“宣传”(洗脑),其实也不过是纸老虎。

至于为什么事到临头会有这样的转变,要解释这一现象,我想要借助于Festinger 的认知失调理论(Cognitive dissonance theory)【也称认知-行为失调理论 Cognitive-behavior dissonance theory】
简单来说,当人的认知(cognition)和行为(behavior)不一致的时候,就会发生冲突,产生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比如人知道抽烟不好(会导致癌症)【认知】,但又有长期抽烟的习惯【行为】,就会产生冲突,与认知失调。那么人在面临认知和行为不一致的时候,就会努力改变行为或认知,来取得平衡状态(Cognitve Consistence )
即要么1)【改变行为】从此以后戒烟,不抽烟了
  要么2)【改变认知】去想“抽烟的人又不是个个得肺癌,轮不到我”;“最近压力大,再抽一段时间,等压力小的时候再戒烟”
很多人会误以为,人们改变行为去迎合认知是更常见的现象。其实恰恰相反,行为习惯是很难改变的,改变想法才是面对认知失调的一般选择。只不过,行为的改变往往让人记忆深刻(e.g.,突然刻苦读书,戒烟戒酒等);想法的改变则是潜移默化,甚至我们往往察觉不到自己的想法已经悄然改变(而是会觉得"我就是这样想的")

我们来看中共平时的洗脑。【对行为进行限制,迫使改变认知】
【行为】不能发表反对党的言论,在人群中要跟着大家一起唱赞歌
【认知】中国政府不行
【发生冲突】—【认知失调】
但注意,此时行为是无法改变的(由于外部环境强力)
大脑下意识的为我们改变了自己的认知—中共也没有那么差吧
于是类似支乎上的很多为党国洗地论证就出现了【排除网评员的成分,他们其实是为了自己的认知失调洗地,在不能说中共是错的的前提下,只能挖空心思去论证中共是对的】
【注意:这里提到的是一种下意识的心理现象,并没有任何把这种现象合理化的意思。人懒惰也是心理现象,但不代表就应该懒惰】

简单来说,一般我们认为人的行为是由认知(想法)支配的,但实际上,我们的每一个行为正在改变我们的想法。

我们再看武汉肺炎时候的情形
【行为】封城,封村,封小区,不能正常生活;
【认知】(被洗脑后)党和政府是值得相信的,我们这里只有几例,不严重
【发生冲突】—【认知失调】
大脑下意识的为我们改变认知—官方数字不值得相信

简而言之,中共的政策所导致的行为与它宣传上的不匹配,使其谎言不攻自破(以至于我的朋友中间几乎没人相信官方数字,甚至有些粉红,也不相信这个数字)。【个人认为目前真实人数的最好参考,是各国撤侨中武汉肺炎的确诊和疑似率,简单计算不难看出远远大于中共官方数字】

应该指出的是,目前绝大多数人被改变的认知是党的数字不值得相信,要达到对于中共政权本身的信任危机还需要一定时间。也就是说,只要当下疫情继续持续,人民继续生活在这种不正常状态之中,应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跳反;但如果疫情在一段时间内被很好的控制住,人们的行为认知关系又会回到平时,很多人还是会自发的给中共找台阶下。

anyway,这一次的实践依旧能证明,所谓14亿人大多数“爱国”,只是中国平时行为限制与压迫之下的产物。一旦这种限制有所松动,或者情况有所变化,中共会像别的极权政权一样,以人们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崩塌。

注:本篇给出的是Cognitive dissonance theory 的非常通俗化的解释,更多详细说明可参考:
【进一步的英文说明】https://www.simplypsychology.org/cognitive-dissonance.html
【学术review】: Harmon-Jones, E., & Harmon-Jones, C. (2007). Cognitive dissonance theory after 50 years of development. Zeitschrift für Sozialpsychologie, 38(1), 7-16.
https://econtent.hogrefe.com/doi/abs/10.1024/0044-3514.38.1.7
47
分享 2020-02-06

14 个评论

完全赞同!我刚才写了一篇为何大饥荒死千万中共也不倒的文章也是这种观点,人们心态已经变了。
然而墙外很多反共舆论宣传,近来专攻于“真实的死亡人数”、“真实的感染病例”等,我对此并不看好。
当然我也很同情那些病患家属,但现实情况是墙内民众已经把自己能做的防疫级别提到最高了。再说死亡人数,对于更广大的未患病群众而言只能带来恐慌和动乱(我还是不希望整个社会崩坏的,毕竟那也是人道危机)
因此,与其打击人民防疫的积极性,倒不如督促群众借此机会从失职低效的政府手里获得更多的权利,扩大对中共治理层面的不信任
说得很对。

大家都见过粉红被干货实锤打得鼻青脸肿,还要胡搅蛮缠的场面。直觉地看,他们是在拼命维护“祖国”,但其实他们是在拼命找借口说服自己,维护自己的价值观不在真相冲击下崩塌。

例如去年香港正式撤回修例、区议会选举时,很多粉红愤恨地咒骂“再也不管了”、“香港这样烂下去好了”,这就是典型的由于认知失调而自我说服。
很棒!認知失調的部分解釋得簡單易懂。貼去給家長看了

然而墙外很多反共舆论宣传,近来专攻于“真实的死亡人数”、“真实的感染病例”等,我对此并不看好。当然我...



赞同。
长期被污名化的“这国怎定体问”现在重新获得了一定认同。应该借这个机会让更多人认识到武汉的种种不堪不是来自某几个“坏人”,而是一个系统性问题。
文章写的不错,对人的心理分析很细致。不过根据我在豆瓣鹅组等地方观察,现在小粉红们洗地说是地方官员的错,中央没问题。

文章写的不错,对人的心理分析很细致。不过根据我在豆瓣鹅组等地方观察,现在小粉红们洗地说是地方官员的错...


的确,我也观察到有很多人是这样。我觉得1)但毕竟不可能让你直接骂中央政府嘛,很多对中央有意见的也只能通过别的方式发泄出来(或者干脆只谈疫情,然后憋着);2)人民的觉醒是循序渐进的,反贪官是反皇帝的第一步
确实 这次很大一部分数量的人已经觉醒了 我在国内曾经最多粉红的论坛hupu明显观察到这几天虎扑用户开始集体觉醒 以前一边倒的支持gc 现在只要一有人给共产唱赞歌 立马会被人围攻。说明这个国内最粉红的论坛也已经倒戈。虎扑的狗版主现在每天删帖都删不过来 每次都是晚上大家发声 白天起来就被狗版主删了
這篇短文有助於理解某些社會現象

這篇短文有助於理解某些社會現象


略记所学,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参考
好文!写得很易懂,学习了。
赞同,很好的一个解释粉红心理的角度。

不过我当一回扛精,希望楼主不要介意。对于结论:

                    “所谓14亿人大多数“爱国”,只是中国平时行为限制与压迫之下的产物。”

我认为造成中国人现在“爱国”心理的原因非常复杂,并不能用“只是”简单归结于认知失调,这当然可能是一个重要原因,但它无法解释海外粉红的现象,因为行为上的限制在海外并不存在,但粉红心理却依然广泛存在于海外大陆人。

除开教育媒体等方面,单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讲,我认为人格发展水平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方面。能够通过认知失调而修正对政府公信力的人首先人格发展水平不会太低。

但对于有相当数量人格发展水平很低的中国人(巨婴),人格的力量有可能最大,因为改变人格比改变认知或行为都要难上不止一点。巨婴需要归属于精神上的父母(在中国就是党)。那么认知失调上产生出来对“国家”的质疑,又会被人格上强大的阻力屏蔽(父母不会害我的,一定有别的原因),这样就会出现在很多人在遭受铁拳以后依然想尽办法为党和政府开脱的现象。所以人格发展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认知失调时一个人会从哪一个方向上适应这种失调。

以文中例子:
【行为】封城,封村,封小区,不能正常生活;
【认知】(被洗脑后)党和政府是值得相信的,我们这里只有几例,不严重
【发生冲突】—【认知失调】

较高人格水平:大脑下意识的为我们改变认知—「官方数字不值得相信」
较低人格水平:大脑下意识的为我们改变认知—「官方数字可信,只是政府很有魄力敢做封城的大动作,政府好样的!」;「官方数字可能偏低了一点,但总体上是可靠的」;「官方数字不太可信,但也要理解,可能实际感染数字本来就很难掌握,政府尽力了」

当然这只是简单说一点,人格层面的原因要讲清楚得花非常大的篇幅。所以我稍悲观一点,并不觉得一旦限制松动了,中共就一定会快速崩塌,因为观念可以在较短时间内为适应环境而改变,但人格发展水平却极难提升。

赞同,很好的一个解释粉红心理的角度。不过我当一回扛精,希望楼主不要介意。对于结论:         ...


的确如此,人的心理成因是多元的,这里只是介绍了一个角度。
不过之于你说的人格【从心理专业术语来看,更像是认知模式;人格是类似外倾型,神经质,经验开放性。。。(大五理论)之类的】
Openness to experience (inventive/curious vs. consistent/cautious)
Conscientiousness (efficient/organized vs. easy-going/careless)
Extraversion (outgoing/energetic vs. solitary/reserved)
Agreeableness (friendly/compassionate vs. challenging/detached)
Neuroticism (sensitive/nervous vs. secure/confident)
【简单来说,人格在学术术语上是中性的,偏向哪边都可以,你说的类似于认知缺陷(cognitive deficit/cognitive heuristic)。当然我理解在大众话语体系里,用哪个词都没关系啦】
我觉得是教育和认识水平的缘故,中国的基础教育只教会了解题(知识性的东西),没有能培养重要的独立思维和批判性思维的能力。
有研究能表明,教育背景好的人(在西方一般和独立思考水平正相关),一般就不太受社会心理规律的影响(e.g.,不会那么从众)

的确如此,人的心理成因是多元的,这里只是介绍了一个角度。不过之于你说的人格【从心理专业术语来看,更像...


对的,可能我这个人格的用词不太准确,我这里的“人格发展水平”原意也就是“一个人思维上的独立性”,中国教育培养的是服从和依赖,所以在发生认知失调时更难改变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