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四君子』、边晓春与《格萨尔王传奇》——《大陆游戏业媚赵史之七》

筆者在寫本系列第一篇文章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912) 的時候,有一個自相矛盾之處:將邊曉春動用意識形態武器打擊新天地視作大陸遊戲業媚趙之先河,又將1996年定為中國遊戲業的媚趙元年。仔細觀察本系列第二篇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268) 便不難發現,前者發生在1996年下半年到1997年上半年之間,而發生於1996年上半年的『光榮四君子』事件早已獲得人民日報和中國中央電視臺的欽點,榮登時政學習手冊樹為典型案例。

筆者將邊曉春一案定位媚趙開山之作,概因此事乃運用意識形態武器打擊同行對手,動機和手段相對單純。『光榮四君子』一案雖然引起的關注層面更高,但『四君子』的初心並不在於引導趙彈打倒株式會社光榮。2003年6月出版的《遊戲批評》第4卷A(總第18期)刊載《曾經光榮的中國美工》一文是這樣說的:
天津光榮,和上海東星齊名的中國最早的外資遊戲製作所,一個很多玩家都熟悉的名字。
光榮的出名當然是因為他的戰略遊戲,但是年紀稍大一點的中國人,還知道天津光榮在幾年以曾鬧騰得滿城風雨的另一件事:“提督決斷事件”。
身為事件主角的那兩個美工一度被媒體捧為“民族英雄”,但他們後來的行為告訴人們這只不邊是他們為了加薪玩的一個小把戲而已。
但是這卻給我們找尋光榮員工的計畫帶來了一點困難。那次事件之後,他們似乎很難再願意和媒體打交道了。
所以,我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位前任的光榮人,而且他無論如何也不願意透露出自己的名字。
……
不過由於長期以半加工為主,公司的工作環境總體讓人感覺一般。遊戲的策劃和設計大多由日本總公司確定以後再發給天津光榮製作。公司自己並不開發遊戲,也從不進行完整的遊戲製作,最多只是漢化或者替日本光榮做產品檢測,這種情況下員工的個人理念無從談起,個人抱負也難以實現。一次因此很快的就會產生一些矛盾。那場“天津光榮事件”,也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發生的。
“如果從本人的個人觀點來看,天津光榮這種環境並不適合員工發展。因為員工個人思想融不到遊戲當中,原因在上個問題裡已經說明了.而且管理方面也有一些弊端,管理層之間也存在矛盾,這些都造成了員工的積極性很難完全的調動起來,甚至很多人怨氣沖天。這也是很多人辭職的原因所在。”……


究竟是薪資待遇問題還是個人發展問題,筆者暫且蒙在鼓裡。即便史家有雲『孤證不立』,《遊戲批評》的報導至少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此案背後勞資雙方積怨已久。及至《天津青年報》《北京青年報》《人民日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紛紛跟進調查採訪,導致『光榮四君子』事件上升至意識形態層面引發趙彈打擊,終使天津光榮被天津市政府罰款479,000人民幣。《人民日報》1998年8月18日的頭版文章《為了民族的尊嚴——記天津光榮軟件有限公司四青年》稱讚『光榮四君子』的行為「表現出個人的利益服從民族大義的政治覺悟和高尚的情懷」
http://archive.today/IJ48O
为了民族的尊严——记天津光荣软件有限公司四青年
本报记者陈杰
今年5月13日,宁静的天津同安道14号、天津光荣软件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光荣公司”)发生一件拨动国人心弦的正义之举。这家公司的员工梁广明、高原、郭海京和祁巍等四青年承受着压力,坚决抵制制作带有二战时期日本战犯形象及法西斯内容的仿真游戏软件《提督的决断Ⅲ》,表现出个人的利益服从民族大义的政治觉悟和高尚的情怀。


游戏人鄭立则在专栏中记录了该事件对光荣公司的影响:
https://vocus.cc/chenglap/5a421487eceaedd6be919e26

然而,去到「提督之決斷」第三代,事情變得更有趣了,因為陸戰做得更細緻,這次你不僅能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而且,蔣中正還有機會出場發言!這應該是中華民國存在感最強的一代。可是,也是最後一代了。後來發生了天津「光榮四君子事件」──分公司的中國員工「發現這款遊戲有大量反映戰犯東條英機和日軍耀武揚威的畫面」,因而辭職,更引來中央台(CCTV)的報導以及又一波愛國主義反日熱潮。

這事件的結果是,以後光榮都不敢將二次世界大戰的「中國」放進遊戲裡了。所以,從第四代開始,提督之決斷就只剩下德國、英國、美國、日本這些列強。中華民國從此在光榮的遊戲裡消失了,直到現在,再沒出現過。


根據《北京青年報》相關報導,『光榮四君子』事件之後,天津光榮又有七位員工於1996年10月9日以「雖然我們覺悟得比四青年晚,但我們的正義感仍在」為由共同提出辭職。就在辭職員工尚未決定何去何從之時,前導軟件的邊曉春出現了。他在《遊戲批評》2001年2月刊(第六輯)中所著前導遊戲拓荒路(六)一文有這樣的記述:
http://archive.today/J6IIa

这一事件见诸报章以后,我就有了与他们合作的想法。为此,他们对下一步工作还有成熟的想法,但大家都表示,希望找到机会,共同成就一番事业。我向他们表示,争取找到一笔投资,策划成立天津前导公司,与他们共同创业。然而,以前导公司当时的实力,是无力在天津开设新公司的。而且,即使有了资金,也没什么现成的商务计划、不知该做些什么。
到了96年11月,出现了两个方面的转机。一个机会是:天津市政府很关心他们的处境,市科委出面与正在积极寻求与天津市合作的IDG公司(北京前导公司的股东)协商,共同投资,为他们设立一个新公司。另一个机会是:我们偶然得到了一本由儿童文学家何群英女士根据藏族大型史诗《格萨尔王》编著的同名小说,且得知她非常希望由中国大陆的游戏软件公司将其开发为游戏产品。
……1997年年初,一家新公司,天津前导软件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了。我主要负责公司的市场运作,由韩国立负责公司的日常工作。


邊曉春提到的韓國立,正是『四君子』事件發生時幾位當事人的直接上級,也是隨後共同提出辭職的七人之一。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01203033052/http://news.17173.com/content/2009-05-07/20090507151121483.shtml

韩国立89年毕业于天津美院油画专业后经过严格的考试被日本光荣株式会社所录取,随即赴日研修动画及相关游戏美术设计,成为光荣本社重点培养的人才,酷爱游戏的他一直都有进入国际型游戏企业的梦想,此刻终于实现。而后,因为优异的表现,他被派往光荣在中国的总部——天津光荣担任负责人职务,管理开发众多项目。光荣的老Fans都知道,《英杰传》和《三国志》系列非常专业的诠释了中国古典文化,也有玩家对《大航海时代4》中的李华梅及中国部分的游戏内容记忆犹新,其实这些都是由韩国立和其带领的团队所创作的。
…… 本打算在光荣干上一辈子的韩国立在96年却遭到了很大的打击,由于光荣本部的部分研发人员一意孤行,执意制作内容有损中国人形象的《提督决断》,遭到了韩国立和其团队的极力抵制。然而此件事情也让他深刻认识到寄人篱下的痛楚,于是率领团队愤然辞职,自求发展。


眾所周知,「李華梅」這一角色出現在1999年上市的《大航海時代4》當中。韓國立1996年「憤然辭職」以後,如何又做到「李華梅及中國部分的遊戲內容……都是由韓國立和其帶領的團隊所創作」這一壯舉,筆者暫且蒙在鼓裡。另一篇牆內1998年3月的報導《金山<抗日之地雷戰>天津發行紀念活動側記》,也側記了前導招攬天津光榮離職員工、組建天津團隊一事。
http://www.docin.com/p-473386513.html http://www.doc88.com/p-334769452133.html【墙内链接警告,原文会放在文后评论区并折叠】
雷军告诉我们,当这11位青年离职后,还无去向时,在珠海的求伯君先生专程北上,力邀11位青年南下,共同研制开发表现民族气节的系列软件。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抗日之地雷战》终于问世。因天津热血青年的义举而引发的中国游戏软件的革命,经过近两年的努力终于有了良好的开端。(编者按:在这11名热血青年中,有6名青年目前已在前导公司开发游戏软件,其中包括梁广明、郭海京、祁魏、高原。)


在《北京青年報》的報導中,『四君子』雖然出生年份不同,但同於1995年畢業于天津美術學院以後,進入天津光榮工作,在美術方面算是科班出身。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415173456/http://www.mitbbs.com/bbsann2/literature.faq/Law/case/M.904898723.A/%E5%85%89%E8%8D%A3%E5%85%AC%E5%8F%B8%E4%BA%8B%E4%BB%B6
http://archive.today/D70Zs

北京邊曉春和天津『四君子』,在大陸遊戲業的發展早期便引入意識形態鬥爭,正所謂「金風玉露一相逢」,外加學長韓國立帶隊,四位有志青年想必也是幹勁十足,打算像藏族傳說中的格薩爾王那般做一番大事業。邊曉春旗下的《大眾軟件》雜誌社也不遺餘力地為金主加油鼓勁,繼1998年第5期(總第34期)、第6期(總第35期)專題綜述欄目《月之暗面——國內知名遊戲製作組訪談》一文中先後介紹了前導旗下的三大工作室並作專訪之後,又於1998年第8期(總第37期)遊戲劇場欄目《國內製作中遊戲大揭密(下)》一文中介紹了正在製作當中的《格薩爾王傳奇》。

可事情的發展卻並不盡如人意——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823044107/http://www.sohu.com/a/157953901_648730

龙虎豹:后来我记得98年末期吧,还曾经看到一个游戏叫《格萨尔王》,也是前导做的。
边晓春:《格萨尔王》是这样,当时前导因为“四君子事件”收购了光荣的天津分公司,当时我想看看这个团队实力如何。后来发现这更多是一个外包团队的性质,为了发挥他们的特长所以让他们做一个RSLG类型的游戏。《格萨尔王》是典型的RPG题材,游戏真做出来是类似于《水浒传聚义篇》这样,但是挺遗憾没出来。



曾在前導軟件旗下瞬間工作室擔任遊戲策劃的李波對當時公司運轉的混亂情況和收編的前天津光榮員工有如下評價:
http://archive.today/5pbxQ

从《赤壁》制作完毕以后,接连开始了若干个大项目。《水浒》项目组、《西游》项目组、《格萨尔王》项目组和《红楼梦》项目组几乎同时上马,开发队伍从原来的十几个人一下扩展到七八十人。项目组内部缺乏磨合,部门之间缺乏配合……
前导将这些开发人员招揽至旗下,成立了天津前导分公司。这些人的美术功力都非常强,但是由于日本公司的分工非常细致,他们大多做的只是加工性质的工作——具体来说,就是日本人将每个图片使用什么色板都标注好了,中国的分公司员工就需要填色罢了。对于一个游戏该怎么进行美术设计、该怎么划分调色板(当时的游戏还是256色的,现在的游戏都是真彩的,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他们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一样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
我至今记得1998年的6月25日,前导解散的那一天。边总主持全体员工大会,开始平静而和缓的诉说着前导成立以来的成就,和目前所面对的困难。“鉴于此,前导公司决定暂时停止开发……而我,就算是闭门思过吧,也将辞去前导公司的一切职位。”边总慢慢的诉说出了董事会的决定。



《格薩爾王傳奇》至此便胎死腹中,殘存的遊戲截圖散落于孔夫子舊書網的過刊雜誌之内;『四君子』後來的下落亦不得而知,僅能從 Google 搜索「梁廣明 天津」找到一位天津美術學院副教授的履歷。履歷中並無涉及『四君子』一事,十幾億中國人同名同姓者亦眾,筆者不愿對此深究,以免殃及無辜。

近日品蔥網友因《動物森友會》被下架一事,大肆探討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3228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7877) 如何引導趙彈封禁其他遊戲平臺,唇槍舌劍好不熱鬧。雖說真理越辯越明,但筆者只覺甚是無奈。寫作此文之目的,僅為告知諸位:你國遊戲行業自古以來從上至下都熟諳遊戲規則,一直按照牛頓第二定律持續加速,根本毋需加速主義者親自下場。加速主義並不取決於一兩個蔥油的志我奮鬥,更要考慮歷史的行程。

PS:2008年S1已有網友討論過此事。筆者非常懷念這樣一個曾經被正常人佔領的論壇。
http://archive.today/a3Tgc


【广告】《大陆游戏业媚赵史》系列文章传送门,欢迎前往探讨:

我们终于得到了与我们德性匹配的蒸汽平台——大陆游戏业媚赵史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912
从《命令与征服——红色警戒》被举报一事谈墙内的信息污染《大陆游戏业媚赵史之二》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268
记一个媚赵游戏的倒掉《大陆游戏业媚赵史之三》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393
从70大庆禁娱,回顾《劲舞团》遭受的一次赵弹打击《大陆游戏业媚赵史之四》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642
对提出负面反馈的玩家扣帽子搞批斗的,其实是温和派大陆玩家——《大陆游戏业媚赵史之五》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2449
怪物说汉语:大陆玩家的罗织经——《大陆游戏业媚赵史之六》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7863
24
分享 2020-04-20

21 个评论

草生不可避,还真塔吗有萨格尔王传奇啊。。。。
《萨格尔王传奇》
还以为是老帖浮起来了
把格萨尔王第一眼看成萨格尔王怎么破
果然你們更熟悉薩格爾王,唉。筆者頗有一種寫了半天等於白寫的感覺。回帖僅為附上文內引用的牆內報導,筆者親自折疊。
金山《抗日之地雷战》天津发行纪念活动侧记
1998年3月15日,记者得知金山公司准备在天津连邦举行第一部反映抗日战争题材的大型游戏——《抗日之地雷战》的发行纪念活动,同时金山公司总裁求伯君还将在南开大学举行讲座,于是匆匆赶往天津进行实地采访。
中午11点30分,我们来到天津连邦专卖店,店外挂着两条醒目的大横幅,很多人纷纷询问什么时候可以签名,天津连邦专卖店的负责人只好在店外贴出安民告示:签名时间12:30~3:30。12:00,有人说求伯君在南开大学,于是一大群记者又驱车前往。为了避免记者们的“围攻”,求伯君临时在南开大学找到一间会议室,回答了记者的问题。有记者问,据说昨天你们已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举行了首发式,为什么今天在天津举办?求伯君回答说,为警醒人们“牢记历史,勿忘国耻”,我们与江苏省出版总社、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一起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共同举办了大型的发布会,其意不言自明。今天在天津举行首发式同样有特别的意义。两年前,11名热血青年在这里抵制加工日本文化侵略软件《提督的决断》,因为他们的义举,才促使我们更快地开发出《抗日之地雷战》这部爱国题材的大型游戏。
北京金山软件公司总经理雷军补充说,我们开发的这部游戏,并不指望赚钱,只希望能给我们的下一代提供一部很好的爱国主义教材,让我们的下一代牢记这一段历史。
会上,记者见到了抵制《提督的决断》的4位天津热血青年:梁广明、郭海京、祁魏和高原。他们讲述了两年前抵制加工《提督的决断》的简单过程。1996年6月,日本光荣公司天津公司欲在天津加工游戏《提督的决断》,该游戏软件以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太平洋战争为时代背景,但这部由日本人开发的游戏严重歪曲历史,美化日本侵略者,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为此,天津公司电脑动画部的4位中国职员向日方提出了严正抗议,但日方对此反映冷淡。1996年7月5日,天津市新闻出版局对天津光荣公司进行检查,经查,该公司未经批准,擅自加工生产带有美化法西斯内容、损害中国人民感情的第二次世界大战题材游戏软件。为此,执法部门对天津光荣公司作出了勒令停业审查处理。同年10月7日,这4位热血青年集体提出辞职,10月9日,另外7名职员也联名辞职,以支持4青年的爱国行动。此后,北京、上海等地全力查禁《提督的决断》,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对此作了专门报道。
雷军告诉我们,当这11位青年离职后,还无去向时,在珠海的求伯君先生专程北上,力邀11位青年南下,共同研制开发表现民族气节的系列软件。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抗日之地雷战》终于问世。因天津热血青年的义举而引发的中国游戏软件的革命,经过近两年的努力终于有了良好的开端。(编者按:在这11名热血青年中,有6名青年目前已在前导公司开发游戏软件,其中包括梁广明、郭海京、祁魏、高原。)
求伯君最后谈到,我国的游戏软件目前存在着一些误区,游戏内容不是武侠打斗就是妖魔鬼怪,虽然也也出了几款古典名著的游戏,但离现实过于遥远。天津热血青年的壮举,则不仅维护了民族的尊严,也给民族软件业以启迪,拓展了国产游戏软件的题材范围。事实上,爱国主义题材的游戏软件不仅可以拉近游戏者的现实感,更重要的是,能增强民族自豪感和民族凝聚力,寓教育于娱乐之中,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当我们与求伯君一起赶到天津连邦专卖店时已是下午2:30,只见专卖店已被人围得严严实实。很多买了《抗日之地雷战》的用户已在此等候了很久。记者好不容易才挤进去,见许多人围着求伯君纷纷要求签名留念,场面热烈感人。一位正在接受天津电视台采访的用户说,我早就想买这种爱国题材的游戏给孩子,让他们记住这段历史。我很感谢金山公司开发出这种反映抗日战争题材的电脑游戏,希望以后有更多的爱国题材游戏上市。
求伯君由于连续几天劳累过度,右眼血管渗血,但他仍坚持到下午4:00才去医院检查。
晚上8:00,在南开大学一个大厅里,求伯君向数百名大学生作了一场精彩的技术报告,主要内容包括:WPS十年开发历史,金山公司正在做什么,国内软件业面临的问题等。在场学生对求伯君的演讲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大学生们表示,要支持民族软件产业,支持正版软件。演讲结束后,大学生们久久不愿离去,纷纷上台请求伯君签名留念。
格萨尔王传奇是什么,我只听说过萨格尔王,是习主席说过的
附上文內引用的《人民日報》報導。筆者親自折疊。
https://web.archive.org/web/(钓鱼网站已屏蔽)nminribao/1996/8/14/4/
1996年8月14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要闻)
专栏:人民论坛征文
赞天津四青年
姜维朴
今年五月,天津市日资光荣软件公司因制作宣扬二战期间日本战犯形象的电子软件《提督的决断》,受到该公司中国青年职员梁广明、郭海京、高原、祁巍的坚决抵制。虽然日方经理以辞退相威胁,但四位青年并不退缩。他们的正义行动得到社会各界的有力支持。
这件事引人深思。对下一代进行历史知识教育,培养他们的爱国主义和为全人类服务的崇高思想,是每一个国家和民族应尽的责任。高尔基说过:“必须清除儿童心灵上的这种疯狂可怕的战争的血锈,必须恢复儿童心灵上的对人类的信心和对人类的尊重。”高尔基说这些话距今已八十年了,其间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历史留下“残酷和野蛮”的一页。日本军国主义给被侵略的国家和民族造成了重大的灾难,今日的当政者应该如实地对下一代讲明真相。“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是应负的历史责任,也是文明进步的表现。在日本,确有不少敢于正视历史的人士,以亲身经历揭发军国主义的罪行,为坚持中日友好和反对军国主义复活,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但是,也确有人企图抹煞历史罪恶,千方百计为战犯翻案,为军国主义招魂。当政者堂而皇之去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右翼政客极力散布所谓的“中国威胁论”,煽起军国主义气焰,就是明证。从这个意义上说,《提督的决断》的出现绝不是偶然的。尤其不该的是,竟然出现在深受侵略之害的中国。
利用孩子们的求知欲望,以高科技的手段,将精神毒品裹上“文娱性”、“游戏性”的糖衣,去腐蚀他们纯洁的心灵,这些事实说明,在文化领域争夺下一代的斗争何等激烈。那些别有用心和唯利是图的人,不是正在变换手法在我们下一代身上打主意吗?你们不是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吗,那我也乘机大做反面文章,一批批宣扬二战时日军将领的指挥舰“大和”号、“武藏”号的模型玩具,标着“显赫”战功的说明书在不少城市商店柜台上摆出来了,日本“皇军”的军帽、军服、军刀也相继出现了,连日本“皇军”操着刺刀伴着军歌冲刺前进的音像制品也出笼了。这样的咄咄怪事,理所当然地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
我们感激梁广明等四位青年果敢的抵制行动,他们并没有在“解职”的威胁下失掉中国人的骨气。他们说得好:“年轻人,应该活得有点血性。”“除了眼前这一点利益,世界上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东西。”“我们希望能唤醒一部分中国人!”
邓小平同志多次强调,培养下一代是关系到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大事。我们看到不少新闻单位发挥了“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的作用。我们还期待舆论界进一步重视保护下一代和教育下一代的工作,更敏锐果敢地对各种不良文化、精神毒品进行揭发和打击,伸张正义,支持爱国,唤醒迷途者,充分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同时,我们的法制部门和文化管理部门,很有必要从战略高度进一步考虑完善培养下一代的法规,不让犯法分子和别有用心者在法律上有隙可乘,更有效地运用法律手段,打击和制裁那些戕害孩子心灵的一切犯罪分子。
让全社会都高度重视保护下一代的历史责任,保护孩子,就是保卫祖国的未来,也就是保卫人类美好的明天!


http://archive.today/IJ48O
1996年8月18日人民日报 第1版
为了民族的尊严——记天津光荣软件有限公司四青年
第1版(要闻)
专栏:
  为了民族的尊严
——记天津光荣软件有限公司四青年
本报记者陈杰
今年5月13日,宁静的天津同安道14号、天津光荣软件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光荣公司”)发生一件拨动国人心弦的正义之举。这家公司的员工梁广明、高原、郭海京和祁巍等四青年承受着压力,坚决抵制制作带有二战时期日本战犯形象及法西斯内容的仿真游戏软件《提督的决断Ⅲ》,表现出个人的利益服从民族大义的政治觉悟和高尚的情怀。
去年秋天,正值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北京光荣软件有限公司接到制作《提督的决断》的安排,受到具有爱国觉悟的青年员工的集体拒绝和抵制,工件退回日本,天津光荣公司的员工也参加了这一行动。但日本光荣总社今年5月初故态复萌,又将《提督的决断Ⅲ》图形修整业务安排到天津光荣公司,作业期限为5月13日至23日。
5月13日,天津光荣公司图形部的“担当”(组长)将此活分给中国员工。梁广明等四人发现图形中有日本战犯及希特勒的头像和纳粹标志,日军使用的飞机、大炮、战舰,日军杀人和升旗欢呼的场面,非常反感,随即向部长提出:这活儿伤害中国人的感情,而且模糊了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事实,我们不能做。梁广明说:“既然抗战胜利50周年抵制了这活,难道51年就没有抵制的必要吗?”高原、郭海京、祁巍等人随声响应。有人问,“你们不干,有什么理由?”梁广明回答:“中国人有自己的尊严和原则,这就是理由。”四个人走进经理室,对日方副总经理讲述了自己的心声。日方副总经理承认《提督的决断》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表示理解,保证今后不再接这样的工作,但又说工作已经来了,时间较紧,应按计划交货,要将感情与工作分开。要求梁广明等四个人必须干,不要产生不愉快的后果。
梁广明等四人坚持正义的立场。第二天,他们以请有薪假的方式拒绝参加制作。
5月15日上午,日方副总经理通知梁广明等四个人到公司,分别与他们谈话。有人劝说梁广明等人:“给你们台阶,就下吧。”是非面前,四人不退缩半步,继续与光荣公司的日方代表据理力争。他们说:历史就是历史,怎么能忘记,又怎么能游戏。不耐烦的日方经理摊牌了,马上要求他们辞职并在下午一点钟交辞职书。梁广明等人处之坦然。他们拥有共同的心愿:个人与民族利益紧密相连,维护民族利益不是空谈,而应付之实际行动。
梁广明等人并不孤立。“他们四个年轻人做的,是一个中国人起码应该做的。”听到公司要“炒”梁广明等人,中国员工愤愤不平,他们以各种方式保护自己的同事。公司的员工说:“《提督的决断》对中国人自尊的践踏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我们虽然在外资公司工作,但不能使我们忘掉民族所受的劫难,为了保护民族的尊严,我们可以抛弃自己的利益。”
天津光荣公司的青年把自己的正义之举告诉身边的亲人、好友,得到他们的支持。有的员工家长讲述遭受日本军国主义者迫害的亲身经历,情不自禁地流下热泪,叮嘱孩子挺直腰板,保持民族的气节。梁广明的一位中学老师打来电话,称赞他们做得对。一位员工的家长所在小学的美籍校长听到这一消息,对四名青年表示声援。青年员工通过当地和中央的新闻媒介,向外界介绍事实的真相,赢得社会各界的广泛赞同。数不清的国人,不管是相识的或不相识的,都表示支持天津光荣公司四位青年,并表达了对他们的关心和慰藉。
天津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了解到天津光荣公司制作宣扬日本军国主义的软件,极为重视,当即指示市新闻出版局等有关部门调查此事,依法作出了严肃的处置,使四位青年员工受到鼓舞。在这一形势下,光荣总社和天津光荣公司的负责人表示向中国人民谢罪,保证今后决不发生类似事件,尽力消除不良影响,求得中国人民的谅解。目前,天津光荣公司正听候中国有关行政部门的处理。
天津光荣公司四位青年的抵制行动难能可贵。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们以无畏的勇气,表达了热爱中华民族、热爱世界和平的炽热感情。
当时国内玩家一边去网吧(局域网)玩盗版雷神星际,一边骂抗日血狮垃圾。
草生不可避,还真塔吗有萨格尔王传奇啊。。。。

这个标题有错误,不是“格萨尔王”,而是“萨格尔王”,有不同意的没?
没有 没有 没有
《大众软件》死了
《电子游戏软件》死了
曾经在《电软》过眼瘾的FF7重制大卖真香了
嘎嘎,中国大陆从蛤事情,电子游戏业就几乎没有,2000年一纸命令封杀主机近二十年,至今其实仍然是封杀主机的,看看索尼中国区商店,看看任天堂在大陆的历程,前面小神游已死,后面腾讯引进switch,298块钱买遍游戏商店,今天好一点,游戏还是个位数,怎么发展?

至于开发商,《大圣归来》3A大作,哈哈 《原神》多棒啊,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做个以梁家河为背景的游戏才能振兴游戏业,主角扛两百斤麦子走十里山路不换肩才能通关。
不得不承認我看有關中國的新聞和品蔥看多了,看格薩爾王都覺得怪怪的,還是薩格爾王看上去順眼
《大众软件》死了《电子游戏软件》死了曾经在《电软》过眼瘾的FF7重制大卖真香了嘎嘎,中国大陆从蛤事情...

然鹅你国游戏玩家中部分外宾(含部分葱油似乎并不具备【水货并不合法且随时可以被宣判为非法】这一常识
然鹅你国游戏玩家中部分外宾(含部分葱油似乎并不具备【水货并不合法且随时可以被宣判为非法】这一常识

我们的国家不需要法制啊。
法律只是皇帝打压异己的遮羞布,和西方那套不一样,水货永远存在,没有水货,党怎么获取美国先进技术?
草生不可避,还真塔吗有萨格尔王传奇啊。。。。

以光榮四君子的德性,他們確實更適合製作薩格爾王傳奇,而非格薩爾王傳奇
当时国内玩家一边去网吧(局域网)玩盗版雷神星际,一边骂抗日血狮垃圾。

【天津热血青年的义举而引发的中国游戏软件的革命】,革出了【抗日之地雷战】、【决战朝鲜】乃至【血狮】这类货色,革出了四处举报【反动游戏】的中国玩家。他们并非不知道什么是好游戏什么是烂游戏,然而一旦上升到简中语境下的民族和国家以后,理性的声音根本敌不过长年狼奶浇灌出的战狼意识,自我加速循环往复。
补充留言:由二十多年前的天津光荣事件,突然想起世嘉上海公司是怎么处理这种情况呢?
如龙系列好几代都有世嘉上海公司参与(见片尾职员表),也只是美术设计等设计类工作,世嘉总部不会让上海公司(特别是中国员工)知道具体的剧情和人物设定吧? 如龙6那剧情,开发的事情,正好包帝刚上台,要是让中国员工知道剧情…… 说不定有人会起来媚包媚赵,粉红一顿声讨。shine公关俱乐部日台混血的那位小姐姐,初版台词就说来自台湾国,其实也没那么严重,世嘉为照顾台湾玩家的感受,都稍稍修改了一下。

还有2015-2019年,史克威尔艾尼克斯总部也不会让北京公司知道FF7重制版任何剧情和人物设定吧,美工接到任务就做,总部会考虑到素材不会有中国员工找机会给包帝集团献媚。

嘻嘻 
看來暗恥脫褲摸,和CCP勾結很深厚啊
马帮得 新注册用户
《抗日.地雷战》这东西就是个笑话, 拿光荣的孔明传的MOD改改美工,居然也公然开卖。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