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看了马克思的著作之后,发现马克思的思想并不是完全没有进步意义!

这几天在家读了马克思的一些著作,包括《资本论》,我惊讶的发现,其实海外很多反共媒体对马克思有些妖魔化了,处在他的那个时代,其实他的很多思想,还是比较有进步性的。
1、他认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是人类历史上非常大的飞跃和进步,他认为资本主义的最终形态,解决了生产力问题,就可以进入共产主义,其实和现在的北欧一些国家已经有些类似了。
2、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态度,和毛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都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阶段,而且都具有进步意义。但是毛认为,资本主义是非常万恶的,是一定要被消灭的,甚至比封建社会制度还要邪恶,与共产主义不是阶段性的关系,而是对立的关系。
3、马克思对消除剥削,消灭阶级和两极分化的态度,其实和现在的美国民主党的态度差不多,是比较温和的,并没有列宁那么暴力血腥。
4、马克思对美国的自由宣言,人权宣言,民主选举制等,是持肯定和赞扬的。并不是列宁,毛的那种批判西方的假民主,假自由虚伪。

最后总结,马克思其实是被列宁拖了后腿,如果列宁和毛从来没出现过的话,马克思的理论框架也许不会在全球杀死这么多人,也许共产党会在世界各国都作为一个没有啥存在感的小在野党派。
18
分享 2020-03-16

93 个评论

列宁毛泽东借用马克思的羊头,卖自己阶级斗争的狗肉,用暴力推翻现有阶级建立党国体制
个人觉得马大胡子的很多想法是一种社会集体性神学:西方神学家认为“神”是人的最高形态和目标;而马克思的核心思想认为共产主义是社会的最高目标。
但两者的缺陷也相似:认为人类社会能够达到共产主义,如同认为人经过自身的修炼或是不断的进化,能够长出翅膀。
有一说一,人马克思就是个写书的,他哪里会去操作独裁专制,人家一辈子就没去割韭菜。孔夫子就是个大法官加教学生的。不能有人拿着火点了房子就去把普罗米修斯批判一番,说普罗米修斯真垃圾把人类害惨了。每次批列宁腊肉就把马克思拉上,马克思确实太冤枉了。

资本论其实某种意义上是本好书,可惜大部分人都没读完过,或者断章取义罢了。
但同样的理论就不能套在腊肉身上了,腊肉可是货真价实作了恶的。
有一说一,人马克思就是个写书的,他哪里会去操作独裁专制,人家一辈子就没去割韭菜。孔夫子就是个大法官加...

很多年前,看过大纪元一篇报道,说有人能感应到马克思在地狱里受刑,其实当时我对马克思完全不了解,我还觉得受刑也是活该,但真的通读了他的书之后,发现他根本就是个作家,他没鼓吹过暴力革命,没参政,没从政,也没血腥推翻过任何政权。一个写书的人,写点共产主义内容,至于受刑吗?那写流浪地球的那个作家都把地球写毁灭了,他不是罪更大?
问题在于马克思早就被西方一代代的思想家修正和超越了,只有中国还抱着那些19世纪的东西当做“指导思想”, 赫鲁晓夫那个时候东欧就冒出来一些肯定早期马克思人道主义倾向的思想,都被称作“修正主义”抵制了,到八十年代才在国内得到一定程度的传播,但是后来又被当做“精神污染”了。 所谓进步价值,大量西马,新马思想家都有过深入讨论。共产主义本身也是有很多不同的流派,问题在于我党认定自己的解释才是最正确的,不允许任何批评存在。
问题在于马克思早就被西方一代代的思想家修正和超越了,只有中国还抱着那些19世纪的东西当做“指导思想”...

马克思在他自己的书稿里,高度的赞扬资本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是我以前从来没想到的。这一点,似乎中国的教科书从来没表现出来过。
很多年前,看过大纪元一篇报道,说有人能感应到马克思在地狱里受刑,其实当时我对马克思完全不了解,我还觉...

《共产党宣言》提出:“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他不受刑谁受刑?
《共产党宣言》提出:“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

那《流浪地球》的作者把地球给写毁灭了,人类灭绝了。他是不是也该下地狱受刑了?
他在书里写的东西,都是他言论自由的一部分,但是至少他没有在现实中去实践任何暴力行为吧?
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之于马克思主义,就类似于河南梆子基督教之于original基督教。说穿了,中国共产党本身也是瓦房店化的共产党,已经被隔壁日本共产党否认了其正统性。其实,无论马克思还是桑德斯,他们的地板也比毛泽东的天花板要高出200个小熊维尼。

附河南梆子基督教圣经段子:
冬至過了那整三天,耶穌降生在駐馬店。
三仙送來一箱蘋果,還有五斤肉十斤面。
小丫鬟手拿紅雞蛋,約瑟夫忙把餃皮擀。
店小二送來紅糖姜水,喊一聲:
瑪利亞大嫂,你喝了不怕風寒。

關於大天使加百列勸說約瑟,也有相關內容:
加百列:約瑟公,你坐下,聽俺說說知心話。
木匠你成親後,娶的就是瑪利亞。
她沒過門就懷孕,知道你心裡有想法。
孩兒他爹竟是誰?你每天每夜睡不下。
這小孩是生靈造,借著他娘胎到地下。
代世人償罪孽,就是以馬內利彌賽亞。
這本是上帝的旨,你休要懷疑瑪利亞。
那《流浪地球》的作者把地球给写毁灭了,人类灭绝了。他是不是也该下地狱受刑了?他在书里写的东西,都是他...

流浪地球描写了暴力,并没有鼓动读者去使用暴力,而共产主义是赤裸裸地鼓动人们使用暴力进行革命,请不要混为一谈。
已隐藏
流浪地球描写了暴力,并没有鼓动读者去使用暴力,而共产主义是赤裸裸地鼓动人们使用暴力进行革命,请不要混...

武昌起义也是暴力推翻清政府,北美独立运动也是暴力推翻大英帝国,鼓动推翻政权的革命,是历史任何一个朝代更迭的必然过程,但绝对不应该为苏共,中共制造的人道主义灾难承担责任和买单。如果你非要说文革,六四,马克思也要背责任,那我只能说,孙中山也应该担责任,刘备也应该承担责任。
流浪地球描写了暴力,并没有鼓动读者去使用暴力,而共产主义是赤裸裸地鼓动人们使用暴力进行革命,请不要混...

流浪地球原著是赤裸裸的政治寓言,直接鼓吹精英独裁(通过贬低和妖魔化民众自发的革命),你不要去看被中宣部改造过的电影。刘慈欣的公开言论和多本畅销小说都有相当极端的倾向,也被很多人奉为圭臬,比如那句“失去兽性失去一切”,还有那本叫什么“超新星”的更加变态,你说他“没有鼓”是很不合适的
流浪地球原著是赤裸裸的政治寓言,直接鼓吹精英独裁(通过贬低和妖魔化民众自发的革命),你不要去看被中宣...

不好意思,流浪地球和三体当年我都是第一时间在科幻世界杂志上看的。无论小说中人物的观点如何,那始终只是小说,就好象温子仁拍恐怖片并不代表他是杀人狂。刘慈欣的个人政治观点是另一回事,他本人也没有鼓动过谁进行暴力活动吧,共产党宣言可是檄文啊。
其实马克思著作里面确实宣扬有暴力革命的成分,很好找,但是应该承认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是确实很有功力,点出很多资本主义的问题,但是他提出的解决方法不太对就是了。

另外现在北欧国家其实也不能算马克思原来设想那种,因为北欧是严格保护私有产权的,并且鼓励私有经济发展的,只是福利做的比较好,人的竞争没那么大罢了。这种有些人叫的社会民主主义(或者叫民主社会主义)我认为其实该叫改良资本主义。

总结来说,马克思是个好的观察家和评论家,但是不是一个好的实践者。
武昌起义也是暴力推翻清政府,北美独立运动也是暴力推翻大英帝国,鼓动推翻政权的革命,是历史任何一个朝代...

妙啊,那为什么放眼全球,偏偏是各种共产主义政权下惨烈的人道主义灾难频频发生呢?难道共产头子们如此巧合地都是天生杀人狂魔吗?
妙啊,那为什么放眼全球,偏偏是各种共产主义政权下惨烈的人道主义灾难频频发生呢?难道共产头子们如此巧合...

我们要讨论的内容不是他鼓吹暴力,而是共产主义犯下的人道主义罪行,他需要承担责任并且受刑吗?你不要跑题,就围绕这个话题来说,我觉得他就是个写书的,他有任何自由去写任何内容,法无禁止就是合法的。犯下罪行的是列宁,是毛泽东,是波尔布特,是金正日,金日成。而不是一个抱着理想主义去写了一套哲学理论的作家。
en010272 黑名单
楼主,你这话骗骗墙内人也就算了;
骗墙外的就不够看了。
不说别的,说理论:
黑格尔、亚当斯哪个不比他伟大。

你要喊万岁去墙内喊去,
我们不想听。
楼主,你这话骗骗墙内人也就算了;骗墙外的就不够看了。不说别的,说理论:黑格尔、亚当斯哪个不比他伟大。...
没人说他伟大,没人喊万岁,你识字吗?看得懂我说什么了吗?文盲?不识字就回幼儿园重新念。
我们要讨论的内容不是他鼓吹暴力,而是共产主义犯下的人道主义罪行,他需要承担责任并且受刑吗?你不要跑题...

共产主义犯下的人道主义罪行难道不就是他鼓吹暴力的直接恶果?
共产主义犯下的人道主义罪行难道不就是他鼓吹暴力的直接恶果?

嗯,华南虎灭绝,是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的直接恶果。跟盗猎的人没任何关系/
嗯,华南虎灭绝,是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的直接恶果。跟盗猎的人没任何关系/

我没说共产头子们的手上不沾血,但是根本的原因,正是马克思将暴力深深地植入了共产主义的基因中,所以在世界各地的徒子徒孙们治下,都摆脱不了引发人道主义灾难的厄运
en010272 黑名单
大恶魔被楼主吹成伟人,
楼主不怕几亿冤魂晚上找上门来吗?

对马克思,他不存在比存在要好;
这难道不是恶魔是什么?

至于他的理论书籍,墙内政治课洗脑已经够多的了,
我们不想再听也不想再看了更不想了解,
楼主难道想来再洗一遍?

有时间不如去看奥威尔的书,
比马克思强到不知哪里去了,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楼主想说服本人就算了,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有几亿冤魂的前车之鉴,
就是宇宙毁灭也不会相信马克思半个字了。
我没说共产头子们的手上不沾血,但是根本的原因,正是马克思将暴力深深地植入了共产主义的基因中,所以在世...

第一,我不是他的粉丝,第二,我比你更反共。
我先明确我立场。

然后我想说的是,他就是一个写书的,写了本书,一下子火了,赚了一笔钱,就退休享受人生去了。一辈子没从政,没杀人,甚至坐火车都没逃过票。
而拿着他的著作的那些人 ,杀人放火,大清洗,大屠杀,造成了地球1亿人口死亡。但是责任全都挂在马克思头上了,我认为这就是本末倒置,要清算的不是一个写书人,而是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这些人。
第一,我不是他的粉丝,第二,我比你更反共。我先明确我立场。然后我想说的是,他就是一个写书的,写了本书...

连马克思都不反还好意思说比我更反共哈哈哈哈
“教主是个善良的好人,都是神父们把经念歪了呀”
大恶魔被楼主吹成伟人,楼主不怕几亿冤魂晚上找上门来吗?对马克思,他不存在比存在要好;这难道不是恶魔是...

我没有任何一个字说他是伟人,没有任何一句话是在褒奖他,你也可以看我账号的过往留言,我是个极端反共主义者。

但是,我今天要说的是,我没想到他的书里,对资本主义是持赞赏,和肯定状态的。我没想到他对自由民主人权是赞扬肯定的。我没想到他书里有一些内容是积极进步的。

仅此而已。另外你只代表你自己,不代表“我们”。
我不屑于说服你,在我眼里,你连别人意思都没读懂,就出来无礼批判,想必也没什么教养,估计爹妈从小不教育的结果。
我帖子你可以离开了!
马克思的的报刊专栏不错,但要说资本论,那是人读的东西吗?反正我是读不懂的。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社会的财富,表现为“庞大的商品堆积”,单个的商品表现为这种财富的元素形式。因此,我们的研究就从分析商品开始。
  商品首先是一个外界的对象,一个靠自己的属性来满足人的某种需要的物。这种需要的性质如何,例如是由胃产生还是由幻想产生,是与问题无关的。这里的问题也不在于物怎样来满足人的需要,是作为生活资料即消费品来直接满足,还是作为生产资料来间接满足。
  每一种有用物,如铁、纸等等,都可以从质和量两个角度来考察。每一种这样的物都是许多属性的总和,因此可以在不同的方面有用。发现这些不同的方面,从而发现物的多种使用方式,是历史的事情。为有用物的量找到社会尺度,也是这样。商品尺度之所以不同,部分是由于被计量的物的性质不同,部分是由于约定俗成。
  物的有用性使物成为使用价值。但这种有用性不是悬在空中的。它决定于商品体的属性,离开了商品体就不存在。因此,商品体本身,例如铁、小麦、金钢石等等,就是使用价值,或财物。商品体的这种性质,同人取得它的使用属性所耗费的劳动的多少没有关系。在考察使用价值时,总是以它们有一定的量为前提,如几打表,几码布,几吨铁等等。商品的使用价值为商品学这门学科提供材料。使用价值只是在使用或消费中得到实现。不论财富的社会形式如何,使用价值总是构成财富的物质内容。在我们所要考察的社会形式中,使用价值同时又是交换价值的物质承担者。
  交换价值首先表现为一种使用价值同另一种使用价值相交换的量的关系或比例,这个比例随着时间和地点的不同而不断改变。因此,交换价值好象是一种偶然的、纯粹相对的东西,也就是说,商品固有的、内在的交换价值似乎是一个形容语的矛盾。现在我们进一步考察这个问题。
en010272 黑名单
罗兰夫人(Manon Jeanne Phlipon,1754年3月17日-1793年11月8日):
que de crimes on commet en ton nom!(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罗兰夫人(Manon Jeanne Phlipon,1754年3月17日-1793年11月8日):q...

我早已习惯支那畜的没有礼貌和教养,以及尖酸刻薄了,所以我不在意你说什么。
在一切讨论之前,首先请记住:无论马先生的理论之中存在多少缺陷(晚年以前,他的确支持过先锋队式组织、并批判过巴枯宁等人的学说),他也是个人道主义者。一些几乎完全没读过马先生的书、只接受过CCP那些错误诱导的朋友们,把他批判成“大恶魔”、“魔鬼头子”,实在是中了CCP的计——他们是在故意让你们觉得,Marxism就是这种弱智的东西、就是这种反人类的东西。

就像楼上的那位朋友说的,“至于他的理论书籍,墙内政治课洗脑已经够多的了,我们不想再听也不想再看了更不想了解!”完全没有错,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假如从小给您灌输“2+2就是等于5”,让您觉得“数学就是这么荒唐的东西”,您很有可能这辈子也不会再产生去了解数学的意愿了。他们在害怕。他们害怕一切的社会运动。如果您了解过这方面的话,现如今,维稳经费的重点被放置在“防左派”——您应当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毛杀了几千万人,而马却是那个该被指责的?”
为啥我读了资本论只觉得马克思偏激恶毒,完全是片面理解经济
我之前因為反共也稍稍惡補了這方面的知識,可能理解不足請見諒,我的陋見:

1)  馬克思年代不過為工業革命影響,資本主義萌芽期,實不能看到資本主義本質,也不曾看到現代資本主義最終形態,不如說我們也不曾把資本主義看到最後,說不定未來會有第三大經濟模式呢。他對資本主義的看法和預測都有一定準確性,甚至套用到現在也是對的,但最終西歐各國沒有爆發他所說的無產階級革命,因為經濟體系內的生產力還有技術持有者和中產等,並不是工人階級和資產階級的false dichotomy。

2)  對於這個不存在也從未出現過的烏托邦經濟體系他樂此不疲地形容,但如何從現有資本主義安全過渡到烏托邦主義他並沒有太多想法,也沒有解釋在無產階級革命後該如何過渡到新政權。結果就像沒有闡釋的宗教書籍一樣,後人拿著他的理想像bible般宣傳,但事實是各有各的演繹方法,最後出現了列寧之流。

3) 人類一天還有自私的基因,這個烏托邦經濟主義就行不通,但這是本能,是個人都會珍惜個人資產的,韭菜例外。你提到北歐經濟體系我也很欣賞,雖然漸進稅率高得離譜但真的是用之於民,大體還是資本主義但走出社會主義的味道,我也希望將來世界的經濟主義是走那個方向。粉蛆總說是因為他們國家人口稀少好管理才行得通,中國不適用,並不是!是因為他們國家有容許自我監察和糾錯的制度,政治和經濟發展才走到今天領先世界二十年。

小總結是:
追隨馬克思的人是崇拜他想做甚麼
反對馬克思的人是厭惡他做了甚麼

我們今天這樣,或多或少都是因為他。單純說他看得出甚麼、想做甚麼是沒有意思的,更重要的是他的影響力對這個世界做了甚麼,而結果明顯是相當負面的。如果他知道的話,會不會後悔出了那些書?
第一,我不是他的粉丝,第二,我比你更反共。我先明确我立场。然后我想说的是,他就是一个写书的,写了本书...

很多人都只是个写书的,但是他的思想在书中所传达出来的就是老毛波尔布特斯大林列宁这样的结果,古兰经的作者我相信也只是个写书的,他的本意肯定也是好的,但是你看看血火传教的穆斯林们,这难道不是作者的错?这个世界上写书的人有很多,但是他们并不会传达出这种不容置疑的思想和完全错误的思考方式,资本论是一本打着政治经济学幌子的极端学书籍这一点很多经济学家都指出来过,它里面传达的极端思想丝毫不比古兰经要差,因为你沿着他的思路最终得出来的结果就是资产阶级要需要被肉体消灭,劳动价值论是一种极度傻屌的理论,因为这个价值论完全没有提供妥协的基础,你如果想沿着马克思的理论来推导劳动者应得的价值,最终结果就是劳动者应该干掉资本家获得所有价值,因为劳动是价值的唯一来源。在这一点上马克思毫无疑问是罪恶的根源,他错误的理论带来无可挽回的结果,更可怕的是这种理论有极强的煽动性,而且它在逻辑上是无法被证伪的,马克思必然是一个需要下地狱的人,相反毛泽东斯大林列宁只是几个相信了他理论的疯子罢了
很多人都只是个写书的,但是他的思想在书中所传达出来的就是老毛波尔布特斯大林列宁这样的结果,古兰经的作...

按樓主的話,全能神教主不應該為被打死的受害者負責。

樓主拿李時珍和華南虎的關係做掩護?共產黨宣言明確要消滅一切非信徒,李時珍講過半句要消滅老虎?
很多人都只是个写书的,但是他的思想在书中所传达出来的就是老毛波尔布特斯大林列宁这样的结果,古兰经的作...

问你一句 本草纲目需不需要为华南虎灭绝负责任
当然有进步意义了 就是因为太有进步意义了 才造成这么多灾难
很多年前,看过大纪元一篇报道,说有人能感应到马克思在地狱里受刑,其实当时我对马克思完全不了解,我还觉...

马克思肯定是有鼓吹暴力革命的,共产党宣言就是例子,不过实际操作的时候马克思经常在报纸上呼吁大家非暴力不合作。
其实马克思和品葱的一些键盘侠有一点像,都是恨资本主义/共产主义恨的牙痒痒的,但是当面对实际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是个人道主义者。
所以共匪才真不是东西。
抱歉没看过本草纲目,但是如果里面宣扬虎骨虎鞭功效那必然是要负责的,但是华南虎灭绝原因非常多,人类挤占生存空间和生态位竞争等等,完全不能一概而论,其实我说点更简单的,为什么看波普尔哈耶克的书就没看出来过毛泽东斯大林这种人
就我接受到墙内教育,马克思以前认为资本主义发展到了最高境界后,会遇到瓶颈,可以自主过渡到共产主义。但是他的信徒没有在一个资本主义那么发达的地区获得政权,而是在俄国之类的国家,他的经济没有达到可以进入共产主义的阶段,于是俄国人搞了一个过渡版,社会主义出来。用社会主义来作为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的过渡。马克思有没有说过这个,我不知道,楼主看过可以来解释一下。中共也是这样解释的,中共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共产主义之间的过渡,但是因为中国没有进入过资本主义阶段(几乎没有),所以直接用社会主义过渡,这个属于摸着石头过河。按照我的理解,中共内部的逻辑就是,既然这个石头摸了一下发现不怎么好(经济发展的慢,劳动积极性不高),所以搞改革开放,搞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反正都是过渡,我用什么办法过渡,你老毛子以前搞得这个好像不对,我也可以用我的办法过渡,最终还是可以实现共产主义的。

老马从头到尾可能是被冤枉吗?也未必,反正他提了一个乌托邦一样的东西,有人把它当真了,去搞了,没有进行动物试验,双盲试验,直接大规模进行商用了,然后就发现,危害有点儿大阿。
不是说给你的,是说给老马的,不用在意。
人在 飘,哪能不挨刀?
上网还有没被骂过的?
我在北美华人网上的帽子就有:白左、川粉、粉红、五毛、外宣、民运、轮子、台独、疆独、藏独.....
(帽子还相互冲突,哈哈哈)
是三十多老娘,不再是心理脆弱的小姑娘了。
马克思肯定是有鼓吹暴力革命的,共产党宣言就是例子,不过实际操作的时候马克思经常在报纸上呼吁大家非暴力...

这其实就是一种巧妙的甩锅方式罢了,如果你再宏大叙事层面发表自相矛盾的言论你就永远可以免于责备,我举个简单的例子,这次疫情初期习近平下达的指令如果是“即要做好防疫,又不能影响全国人民过个好年”这种类似的自相矛盾的话,他就可以完美的甩锅,因为无论最后结果往哪个方向发展他都可以说自己无责,马克思这也是同样的道理,一边在书中传递极端思想,一边宣扬人道主义,左右都不粘锅
很多人都只是个写书的,但是他的思想在书中所传达出来的就是老毛波尔布特斯大林列宁这样的结果,古兰经的作...


毛泽东这种人就算没有马克思主义,他也能搞个牛克思主义出来,其实马理论只是他的一个套路来忽悠住手下,你觉得毛这样的会真的信马克思?我感觉不像。
毛泽东这种人就算没有马克思主义,他也能搞个牛克思主义出来,其实马理论只是他的一个套路来忽悠住手下,你...

中国是真的搞过生产资料公有制,而且是从农村开始试点实行的,老毛肯定是信了马克思的,而且苏联第一个五年计划的结果对他来说是肯定非常诱人,马克思在书中虽然说过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但是他没有强调这是一个因果关系,那时候的共产党人都相信先进的生产关系也必然带来先进的生产力
我对这位题主的部分阐述是赞同的,《资本论》作为一部社会学巨作,的确有一定的进步意义,西方也没有否定它的价值。
但题主你在评论区的观点我就不敢苟同了,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里面明确给出了一种暴力革命的价值引导,你说他要不要为20世纪的诸多悲剧负一部分责?
拿《流浪地球》这种文艺作品来对比是毫无意义的,只会让人觉得你就是在抬杠,文艺作品写得再暴力,大多数人也不会将其带入现实进行实践,而马克思的这种颠覆性革命号召是切切实实会蛊惑到很多人投身于这种社会运动,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力。
中国是真的搞过生产资料公有制,而且是从农村开始试点实行的,老毛肯定是信了马克思的,而且苏联第一个五年...


是搞过阿,不是试点,而是全面铺开,土地改革,工厂公私合营。这里要说的是,农村的故事都是中共发明的,马克思似乎没有说过农村。打土豪分田地是中共提出的口号,你现在当政了,要兑现承诺阿,哪怕是虚的也要兑现吧。毛的角度很简单,要打击旧的统治阶级,让新的统治阶级起来,因此针对的都是旧贵族,旧的上层人。可以看到50年代到60年代,就是针对旧有中国的统治阶级,将他们统统打倒。等到文化大革命,就是针对新的统治阶级里面的一部分人再继续打倒。反正都倒了,他的地位是稳固的。毛可以利用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内心到底信多少,不知道。
我对这位题主的部分阐述是赞同的,《资本论》作为一部社会学巨作,的确有一定的进步意义,西方也没有否定它...

反正我的看法是没有进步意义,它提出唯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劳方面对资方的劣势,但是马克思的解决方法是没有可行性的,甚至理论基础都是错的,后续奥地利学派和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家通过供需论和博弈论,以及法制建设者们的工作都大大完善了劳资方在权利上的平衡,根本跟马克思一点关系都没有,像亨利福特二世这样的人靠本能就能察觉到的东西根本就不需要马克思提出这种歪论
你觉得有进步意义很正常,否则当年也不会在全世界流行。

但实践证明,你对天堂的诉求,结果只会得到地狱。
看过马克思之后,我发现有个词很适合他
「民科」,就是指那些没有基本的科学素养,不肯遵循科学的方法做研究却声称自己的理论十分科学、正确、有意义的(神棍们都是这样干的说。

虽然写了个「资本论」,但是我认为他对于经济,金融的了解为0
其理论漏洞百出,就拿其最为人知的「价值」理论
仔细想想看,价格和价值的计量单位是什么?
价格的计量单位是货币,但是价值的单位不是货币,是个只能比较相对大小的东西
但是,共产党说你被剥削了,你就是被剥削了,不然你就是维护地主、旧势力的狗腿子

而且他也不是什么人畜无害的,公开鼓动暴力革命来让人执行他那套理论,在苏联革命前期甚至有过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的历史
我是无神论,不过要是真有地狱,那马克思一定在里面
为啥我读了资本论只觉得马克思偏激恶毒,完全是片面理解经济

你觉得一点没错资本论问题大了去了,整个定价体系狗屁不通,轻飘飘一个劳动时间决定价值就搞定了。也难怪最后能导向计划经济这种狗屁东西,你连价格都可以拍大腿当然要市场有个球用啊。
生产率提高是间接剥削剩余价值,难怪庞巴维克会把他批倒斗臭,整个人类社会向前发展都被他一句话毙了,然后自己还说人类社会会通过生产力发展进入共产主义,逻辑不通无药可医。
剩下的还有生产激励体制,对了这又回到市场问题,一开始都能臆想靠人性解决问题。好我的天啊,马克思时代还没有机器人,然后就说,大家都因为道德高尚自觉劳动,自觉按需取用,大家看到了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批,槽点太多。
后来人性解决不了,好了,按劳分配,那生产呢,顶层设计,算了这个已经不用批斗他了,历史局限性,不懂混沌理论,估计他写这堆东西的时候脑子里全都是线性规划。
而这堆东西最后的结论就是,效率呢?不管,反正历史发展能解决。定量分析没有的经济学我也不知道怎么评价,我见识浅薄。过渡阶段了?不管。
大家看到问题所在了没有,马克思本身就是个写书的,这话没错,但是铺垫到这里,有没有发现共产主义中最反人性的思想根源,生产导向型经济模式,已经呼之欲出了。整个生产导向经济中更没有人的地位。马克思自身的自相矛盾决定了共产主义的残暴。因为在资本主义里面,马尔萨斯的理论,再向前推几步,就能得出优化的分配比例就能避免,或者话不说满,至少能够缓解经济危机。说的详细一点,下层人拥有更大的消费能力就可以流畅的刺激经济运行,因为本质上经济发展应该整个经济体系如何“匹配”科技的进步。
最后一步,就是马克思作为一个写书的,作为一个可能的人道主义者,没有走出最后一步:共产主义中人类中个体都差不多,所以把不能够完成生产的人解决掉就行,这样平均生产水平自然就上去了。
至于一些形而上的东西,对于这种践踏人道主义的行为的论述,本人才疏学浅,不做讨论。
大概就是这样,马克思也许没有直接鼓吹德国法国的工人杀干净资产阶级,但是他的著作已经是重大的毒肥料了。下一步就是民族性,也就是你们所谓的支性的问题了。当然实事求是,各种非洲国家,甚至包括法国大革命,也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但是马克思主义的国家普遍人头滚滚,这个锅,他得背三分之一。三分之一是哪个捅破窗户纸的列宁。三分之一是全世界的张献忠。
后面就扯远了,我倒觉得刘仲敬的东西另一方面理解不错,封建是不是历史的发展趋势我暂且不苟同,封建是共产主义最强烈的消毒剂我举一万个手赞同。
资本论接下来请楼主务必阅读波普尔的《历史决定论的贫困》。。如果可以,再推荐你读F·A·哈的《通往奴役之路》
很多年前,看过大纪元一篇报道,说有人能感应到马克思在地狱里受刑,其实当时我对马克思完全不了解,我还觉...

要是有人去实践的话 那搞不好 马克思代表了那个时期的观点 说实话那会人还没现在复杂 对未来社会的一种假想 结果 我们现在是体会了 只要人有自私共产根本不可能 除非人人是圣者
这其实就是一种巧妙的甩锅方式罢了,如果你再宏大叙事层面发表自相矛盾的言论你就永远可以免于责备,我举个...

哈哈哈哈,这个不粘锅的说法我是赞同的。不过我把我自己换位思考到马克思的身上,我觉得他两种思想都是发自内心的,与其说让别人不留骂名,不如说让自己良心好过一点。
写书的事 那能叫事吗 我只是写出来 可没实践啊 说到后来实践了的后果怎么样 那我可不负责啊 

当巴黎公社把全巴黎那壮观的艺术品都砸了的时候  马克思的那套想把人间变天堂的理论就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马克思的观点从一开始就是邪恶的。品葱有给马克思招魂的,就说明品葱的品位太差,这个问题压根就没什么可讨论的。首先是现代文明基于的是私有财产权,就是我的是我的,你的是你的,我不能动你的,你也不能动我的。这是根本,是不容挑战的底线。而马克思所提出的生产资料公有制,从根本上违背这个原则,就是我的不再是我的,变成了大家的,实际就是当大家认为我的东西可以充公,我不具备排他性的否决权。真正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说的就是,我说不行就不行,谁说都没用。就算是组成一个公司,产权也是非常明晰的,决不能有哪怕一丝的含糊,在这个问题含糊的人,其本质就是抢劫犯。

顺便再说所谓的按劳分配,这是最具有迷惑性的,也是完全的胡说八道。关键是谁来决定劳动量,或者说有效劳动量,哪个圣人吗,还是找个全知全能的神?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人或这个神。只能通过参与者的协商,而各个参与者对劳动量多少的评价没有客观标准,都是主观的,那怎么办,那就是一方出价,一方还价,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去和别人一起干,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多少比较的问题,没有其他任何办法。

综上,马克思的理论就是邪恶的反人类理论,其根本问题在于他支持抢劫,不承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就是马克思理论的反人类本质。
要是有人去实践的话 那搞不好 马克思代表了那个时期的观点 说实话那会人还没现在复杂 对未来社会的一种...

你牛逼 连给我三个踩 记住了
你牛逼 连给我三个踩 记住了

但我保持了不情绪化发言 只能用踩了 sorry
要给我拉清单吗?(我错了)可惜不能再踩了
马克思观点一开始就是建立在反人性的utopia和造假数据上,北欧不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但我保持了不情绪化发言 只能用踩了 sorry要给我拉清单吗?(我错了)可惜不能再踩了

支那有什么好拉清单的…没事,反正品葱本来就是个支那畜互相伤害的吃鸡战场
资本主义与马克思主义之比较分析


凡俗之人,皆有三毒:贪、嗔、痴。资本主义占贪、痴二毒,马克思主义则贪、嗔、痴三毒俱全,且程度更甚。

资本主义之贪:
唯利是图、见利忘义。没有制约的资本主义,可以把贪欲发展到残忍和恐怖的地步。

资本主义之愚痴:
迷信金钱、奉行拜金主义、肯定自私自利、倾向世俗主义、一生以赚钱为最高目标,实际是浪费和糟蹋了自己的人生。


马克思主义之贪:
把全部社会财富、土地、资源等“收归国有”,垄断政治权力,剥夺全民的人权和自由,其贪之程度远甚于资本主义。

马克思主义之嗔:
以批判资本主义为幌子,泡制“剩余价值”等谬论,煽动仇恨、鼓吹血腥暴力、阶级专政,造成席卷全球的共产浩劫,导致过亿民众死亡。

马克思主义之愚痴:
反宗教、反道德、反法律、反伦理、反秩序、反对一切传统文化和价值观,结果只能瓦解一切、趋向毁灭。


究竟而言,资本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皆形而下、末流外道之学,正如柏拉图《理想国》之“洞喻”所言,那些研究社会科学,只见世俗而不见神圣的学者们,犹如洞穴中研究影子的囚徒:囚徒们不能转身也不能移动,洞外的火光映射到洞内形成的影子,成为他们研究的目标。那些影子是被举着走过火光前面的矮墙上的一些玩偶映射出来的,即便影子的原型也不是真实的东西,但洞穴中的囚徒却指幻为真,他们之中最有学问的人,也不过是对这些墙上的影子出现的规律和次序有更多辨别力和记忆的人(《理想国》516D)。这些人会由于自己的关于影子的“知识”而得到人们的尊敬和奖赏。

由于同属外道,及同样建基于贪欲、愚痴,资本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一些思维模式和逻辑是相同的,故难免导致相同或类似的恶果:


一、资本主义主流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都只重经济和社会发展,而忽视环境和资源的承受能力。

当今世界通行的资本主义的主流经济学,拼命强调经济增长、刺激消费、增加就业,甚至为了刺激消费和保住价格,不惜浪费巨量物资。但是,生产扩大了,消费和就业增加了,自然资源的消耗也随之大增。刺激经济,实质上就是刺激人们更疯狂地去消耗、浪费自然资源。近现代以来,人类对地球自然资源的消耗速度,是古代的百倍千倍,而且还在不断加速,试问,地球能无限承受下去吗?

马克思主义及共产党的实践,同样无视自然的承受能力,大搞强制集体劳动、“战天斗地”、“大跃进”、“大炼钢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等等,但是,“物质财富极大丰富、人人各取所需” 的共产主义社会,地球资源能承受吗?如果每个人都想要十座摩天大楼、一百个庄园、一千亩地、一万个人造卫星,那怎么办?能“各取所需”吗?

资本主义和马克思主义,都是加速自然资源消耗的贪得无厌的扩张式思维,都试图无限满足人们的贪欲,甚至故意刺激人们的贪欲,使社会和经济“发展”,所以两者都会导致自然资源耗竭、大规模污染、资源竞争、殖民扩张、战争等。而造成这些灾祸的根本原因,正是人们的贪、嗔、痴。

当今世界,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在对自然资源进行疯狂索取、污染、浪费、破坏,不同的只是,发展中国家是对自己的生存环境进行疯狂消耗、污染、破坏;而发达国家则是通过资本操控、经济殖民,对别国的资源进行掠夺、消耗、污染、破坏。但是,就地球整体而言,资源的消耗并不会因为“挪了个地方”而有所减少,如果地球大部分地方的自然生态都严重恶化,少数发达国家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二、资本主义和马克思主义都只重物质、忽视或无视心灵需求。

很多富豪、明星,虽身家亿万,却精神空虚,或患有抑郁症,要靠各种荒唐游戏、猎奇、吸毒等来刺激自己,以获取短暂的快感,其中不乏家财数亿,却因抑郁症而自杀者。这些充分证明,人,不是只有物质需求。实际上,心灵的满足和快乐,与外在的钱财完全无关,但大多数人却认为钱财与幸福正相关。

资本主义社会,用资本来创造和引领需求,刺激人们的物欲,扭曲人们的心灵需求,使人们为钱财而终生奔忙,忘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快乐和心满意足;

共产党统治的社会,则用教育和宣传全面洗脑,用强制力量奴役全民,人们的心灵被党宣传的精神垃圾填满,人们的物质需求被政权强制力量压抑至最低,民众如工蚁、机器一般集体劳动,被当权者任意欺凌、侵夺、杀戮,毫无人权可言。

两相比较,资本主义社会尚有宗教信仰、道德、法律等作平衡器,而共产党却是明确反宗教、反道德、反法律、反伦理的,所以共产党治下的社会之恶,会像脱缰野马般失控狂奔,又如汹涌潮水般泛滥蔓延。


三、资本主义鼓励贪、痴;马克思主义鼓励贪、嗔、痴。

资本主义鼓励自私、逐利、拜金主义、世俗主义、享乐主义,导致社会纸醉金迷、放荡、纵欲、堕落。

共产党施行公有化、反对私有化、“狠斗私字一闪念”,似乎反对自私和贪欲,但事实上“共别人的产”的想法就是大贪,强抢别人财产和土地更是犯罪;共产党头子们垄断全部社会财富和政治权力,是极大的自私和贪婪,再加上血腥暴力阶级专政、反宗教反道德等,即是贪、嗔、痴三毒俱全,且程度更甚、为害更烈。

要深入分析资本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就很难避开与它们同时代兴起的另一个深刻影响世界的学说:达尔文的进化论。

人类比禽兽优胜之处,在于人有更多的戒、定、慧,即人有更多的自制力,能更好地克制自己的欲望和冲动;有更多的同情心,更愿意扶助他人;有更高的智慧、向往神圣。

但达尔文的进化论主导世界之后,人们纷纷向禽兽看齐,视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为真理,导致“人面兽心”者大行其道,更进而发展出社会达尔文主义。

资本主义的自私和贪婪,加上社会达尔文主义,为其侵略和殖民扩张提供了理论支持。马克思也同样支持进化论和“先进征服落后”,所以马克思支持英国的鸦片战争和殖民侵略。


四、资本主义的各种金融把戏可以说是巧妙的欺骗;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想却是明目张胆的抢劫杀人和诈骗。

资本主义的各种金融把戏,鼓励投机和赌博、惩罚老实赚钱存钱的本份人,对这一点进行批判的专著和论文已经很多,在此不再赘述。

导致香港和英国产业空心化,并且至今仍令不少人引以为豪的各种“空手套白狼”金融把戏、各种“高超”投机技巧,以及通过货币和贷款政策让老实存钱的本份人为不负责任的政商“精英”买单等等,的确可以看作是某种巧妙的骗术。不过,至少资本市场的参与各方都是自愿的,没人拿枪指着你去存钱或炒股。

但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社会就不同了,是必须用血腥暴力强行抢夺全社会财富并垄断政治权力、用血腥暴力实施阶级专政才能实现的,说白了就是明目张胆的抢劫、杀人、诈骗。


五、没有制约的资本,和没有制约的权力,都会造成灾难。

有着贪、嗔、痴三毒的凡人,掌握着资本或权力,若没有制约,便很容易肆意妄为、无法无天。

马克思所批判的资本主义的种种丑恶现象,正是在资本缺乏制约的情况下出现的,但马克思没有开出正确的药方:给资本施加制约,而是开出了见血封喉的毒药:血腥暴力抢夺全社会财富、摧毁社会体系及文化、实行阶级专政等等, 结果造就了垄断全部社会财富和政治权力的共产党特权统治阶层,其肆意妄为、无法无天的程度,远超资本家。(详见前南斯拉夫共产党领导人吉拉斯所著《新阶级》)

其实,资本主义的基本形态,是比较自然、符合人类社会的。商品生产、交换、雇工等,自古早已有之,只不过近代工业革命后,人性的贪婪凭借工业技术的大发展而疯狂膨胀,使人们不得不对资本主义的丑恶加以严肃注视,并对其实施制约。

一般而言,资本主义是只要你的钱、不要你的命;马克思主义则是既要你的钱、又要你的命,所以马克思主义所造成的灾难,远比资本主义深重。


六、资本主义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和马克思宣扬仇恨与暴力的理论,都会导致战争灾祸

潮汐有涨退,股市有起落,资本主义的经济景况也会如波浪般起落,会出现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各种经济学理论对经济危机的追责,或归咎于资本主义系统本身,或归咎于偶然决策等,莫衷一是。

但是,正如自然潮汐是由月球牵引而起,股票涨落往往是由幕后庄家操纵,国家社会级别上的经济涨落,也不仅仅是群众集体无意识所造成,而往往是有国际级别的大庄家在操纵,通过刻意制造经济波动,不断高抛低吸,从而滚动积累财富。

事实上我们也经常看到,某些国际性大银行的动作,对世界各国经济的涨落,起着决定性的、举足轻重的作用。

经济危机对于幕后主导力量的好处之一是可以趁低吸纳。很多世界著名的大富豪,都是在经济大萧条时趁低吸纳而发家的。趁经济低谷时大量吸纳社会财富,本质上就是对社会大众的一种掠夺。

经济危机也可能成为发动战争的契机,某些国家可能主动或被迫以战争的方式来刺激经济、消化失业人口、输出贫穷,同时让军火商大赚特赚。

由经济危机而造成社会大众的财富被大规模掠夺甚至战争灾祸,这才是资本主义的最大罪恶。与此相比,工厂对工人的所谓剩余价值的剥削,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作了一大通分析和批判,却没有指出一个幕后主导力量存在的可能性,这是马克思的洞察力不够,还是明知而不说,故意误导大众?

其实,无论经济危机是由资本主义的系统设计所引起,还是纯粹由群众集体无意识所造成,抑或有幕后黑手在故意操纵,这一切灾祸的罪魁祸首,正是人的自私和贪婪。

资本主义由自私与贪婪引致大掠夺和战争,马克思主义则以仇恨和暴力抢劫杀人并与资本主义爆发战争,其实它们是鬼打鬼,两个都不是好东西。 世界民众在这两个东西裹挟下互相战争杀戮,岂非愚昧之至、悲哀之极?


七、对贪、嗔、痴三毒的制约:戒、定、慧。

资本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罪恶,究其根本,皆源于贪、嗔、痴三毒,故须以戒、定、慧制之,即以宗教信仰、道德、法律、伦理、社会规范等来制约,使三毒不能无限膨胀。

资本主义社会并不反对这些制约方法,所以除了宗教信仰、法律、伦理之外,又设计了政治上的三权分立、经济上的反垄断法等。

而共产党统治阶层则反对一切制约,想要永远把持全部社会财富和政治权力,所以共产党治下的国家,成了红色权贵的人间天堂、普通民众的人间地狱。


八、幸福之国的现实例子

小国寡民的不丹(Bhutan),其国民幸福指数在全球数一数二。不丹全民虔诚信仰佛教,民风纯朴,民众钱财观念淡薄,生活节奏较慢、怡然自乐、幸福满足。不丹的民主制度,是根本没有经过革命,由国王自愿还政于民而建立的。

这就是重视心灵而不重物质、信仰虔诚的幸福之国的现实例子。

不信仰宗教的人也许会认为,虔诚信仰宗教者所感受到的心满意足和幸福快乐,是一种催眠或精神麻醉,但这不是事实。事实是,宗教信仰能给予人精神食粮,能给人的心灵注入能量,使人心灵开放、发出光芒、充满幸福快乐。精神能量、心灵能量、生命能量,才是真实、本质的存在,而物质才是虚幻不实的东西。

正如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在离职演讲中所说:

“所有导致政治兴盛的性质和习惯之因素,宗教和道德是不可或缺的其中支柱。如果某人企图推翻这些,而认为人类仍能获得伟大和快乐的支柱,那么这人自称爱国是徒然的......。我们必须小心,不要耽迷于某种以为离了宗教,道德还能维持的假设里面。”

Of all the dispositions and habits, which lead to political prosperity, Religion and Morality are indispensable supports. In vain would that man claim the tribute of Patriotism, who should labor to subvert these great pillars of human happiness, these firmest props of the duties of Men and Citizens......And let us with caution indulge the supposition, that morality can be maintained without religion.

人类应当回归神圣的信仰、友爱互助、克制自私与贪婪,才能走向光明的未来。
支那有什么好拉清单的…没事,反正品葱本来就是个支那畜互相伤害的吃鸡战场

我脱支了 支黑哥 略略略
我脱支了 支黑哥 略略略

只要是汉族 就是支 一辈子脱不了的
但我保持了不情绪化发言 只能用踩了 sorry要给我拉清单吗?(我错了)可惜不能再踩了

👍👍
只要是汉族 就是支 一辈子脱不了的

有事好说 别骂自己
有事好说 别骂自己

我朝鲜族 谢谢
我朝鲜族 谢谢

朝鲜族 东北人 啧啧啧
马克思主义是反道德的

马克思说:“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

《共产党宣言》第一节写道:
法律、道德、宗教,在他们(无产阶级)看来全都是资产阶级偏见,隐藏在这些偏见后面的全都是资产阶级利益。

《共产党宣言》第二节写道:
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它要废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产主义是同至今的全部历史发展进程相矛盾的。

著名的共产国际导师,马克思的亲密战友 Bakunin 说过:
“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就是创造性的欲望。”

列宁说:“我们必须使用所有诡计、阴谋、欺瞒、狡诈、非法手段、隐蔽手段,并掩盖真相。”

恩格斯于1847年被选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委员时,恩格斯自己说:“推荐一个工人只是为了做表面功夫,而推荐他的人则投了票给我。”
朝鲜族 东北人 啧啧啧
我你人支有别 就不多啰嗦了
再论马克思主义治国,为何会治成人间地狱


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基于仇恨与欺骗的血腥革命理论,批判的文章和专著已经很多,这里不再重复。本文重点探讨的是,暴力夺权成功之后,用马克思主义治国,为何不能实现其“美好的”共产主义人间天堂承诺,反而会建成人间地狱,其中原因,可分列阐述如下:


1. 唯物论的共产主义社会,无法满足人们心灵的需求

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在共产主义社会里,物质极大丰富,可以按需分配,人人都获得满足,于是共产主义“人间天堂”就建成了。但问题在于,这种共产主义社会的设想,是基于唯物主义无神论的,其中的最大错谬,是只重物质而无视心灵,以为只要满足了物质需求,人们的心灵也能获得满足。如果事实真是这样,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亿万富豪患抑郁症,要通过吸毒、玩各种荒唐刺激游戏等方式,来暂时填补自己空虚的心灵了。


2. 物质如何丰富,都填不满自私和贪欲的深渊

建成人间天堂的最大障碍,是人们的自私和贪欲;等级与特权制度,是此二者的催化剂,为它们推波助澜。

马克思共产主义社会的设想,极大地低估,或者说无视了人们的自私、贪欲的作用。物质极大丰富、按需分配,就可以令人人都满足吗?事实是,富可敌国的大贪官,仍会继续海吃鲸吞国库民财;领土辽阔的大国帝皇,仍会继续四处征伐扩大疆土;自助餐里,如果没有不准外带的规定,一个顾客就可以把整个餐厅的食物都带回自家去。这些事例都证明,欲壑难填,人的自私和贪欲是可以无限膨胀的,以为只要物质极大丰富,就可以满足所有人?那如果有一个人,要独占全部社会财富,全占了还觉得不够,怎么办?


3. 取消货币,就能建成理想社会?

据说钱是万恶之源,那我们不妨设想一种社会,取消了货币、按需分配,那人们是否就会失去无限赚钱的动力?

答案是,没有了货币,人们会去收集、储藏越来越多的物资,以物易物,然后某些东西会成为流通货币。


4. 用强权统管一切,结果造成全面奴役

对以上问题,共产党的解决方案是,把一切社会财富和资源都集中由政权掌握,把人民的衣食住行以至思想等一切都管起来,“狠斗私字一闪念”,甚至用强权禁止交易、禁止私人储藏物资,例如毛泽东时代,严打“投机倒把”、禁止农民私自储粮,要由国家统一收购、统一分配。

结果,人民被剥夺了一切,彻底成了奴隶,普通平民确实不能贪得无厌了,甚至连日常衣食都短缺,以致大饥荒饿死人了,但高官权贵们呢?他们把“公有”、“国有”、“集体所有”的物资财富,全部当成自己所有,任意支配和挥霍,甚至在大饥荒之时,仍然坚决不开仓放粮,仍然要用粮食来酿酒,仍然要加大粮食出口!

这里共产党又呈现出其自相矛盾之处:一方面用政治强权压抑了民众的自私和贪欲,另一方面却让高官权贵们的自私和贪欲极度扩张、肆无忌惮,甚至发展到极其残忍的地步。

全民受奴役的社会,自私和贪欲并没有消除;等级与特权制度,又使高官权贵的自私和贪欲极度膨胀扩张,于是,共产党高官们所享受的人间天堂,对于被剥夺一切、被彻底奴役的民众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人间地狱。

也正因如此,共产党权贵对权柄的痴迷、死硬、顽固,达到了匪夷所思、不顾一切的地步,因为正是专制极权,使他们能享受“共产主义人间天堂”,能随心所欲、无所顾忌地奴役、驱使、侵害民众;一旦失去极权,不再能任意奴役大批民众,纵使仍享有优厚的待遇,他们也会感到极大的落差,所以他们要拼命反对“自由化”、反对民主和普世价值,要坚持永远奴役人民。


5. 对人的自私和贪欲的两种约束

从上述事例可见,无论平民抑或官员,其自私和贪欲都可以无限膨胀,不管物质怎么丰富,都满足不了无限膨胀的胃口。

在民主法治社会,对人的自私和贪欲有两种约束:硬约束和软约束。

硬约束,就是制度约束,即三权分立、民主选举、民主监督、法治社会;

软约束,就是宗教信仰、道德感化。

软硬两种约束互为补充:软约束使人们自制、知足、谦让,使社会有温情,不是冷冰冰的只有严刑峻法;硬约束令不信宗教、没有道德的人也要受到制约,不能无法无天。

两者之中,软约束,即宗教信仰和道德,才是真正的根本,因为再好的制度也要人来执行,如果执行制度的人普遍腐败、互相串通包庇,他们就可以让制度形同虚设,甚至颠覆制度。

另一方面,也不能忽视制度建设。要保证分权的各方互相制衡,而不是相互串通,就要使各方有不同的利益出发点。

例如官与民,就是存在利益冲突的一对,通过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民主选举、民主监督等,让民对官进行监督,民不会倾向于包庇官,因为包庇官就会损害民众自己的利益。


6. 只有软约束的理想社会

只有软约束的理想社会,就是宗教里的天堂、净土,由于里面所有成员的道德水准都极高,所以不需要外加强制力的硬约束。

在人世间,这种社会,理论上也有实现的可能,方法是选拔一群真正道德高尚、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损人利己的人,组成一个无政府社区。真正道德高尚,以及无政府、无等级、无特权,使他们不会争权夺利、搞阴谋诡计,从而使强制力的硬约束不再需要。

注意,这种理想社会形成的前提条件,并不是社会物质财富极大丰富,而是社会全员道德水准极高。 如果全员道德水准极高,哪怕物质财富贫乏,也不会出现争权夺利;反之,即使物质财富极大丰富,只要人们有自私和贪欲,天堂就不可能在人间实现。

所以,在人世间,这种只有软约束的理想社会,只能通过一群道德极高尚的人组成社区来实现,而对于一个国家,由于里面各种人都有,情况复杂,若没有法律等强制力的硬约束,就会变成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恶人横行、天下大乱。


7. 共产党对两种约束都反对

不幸的是,共产党对上述软硬两种约束都反对。

马克思主义是明确反宗教、反道德、反法律、反伦理的,马克思本人的言论,及《共产党宣言》里的文句、对公妻制的提倡等,都是确凿证据。所以共产党残酷打压宗教信仰、迫害宗教信众、破坏人文道德、鼓励人们父子互斗、骨肉相残等。而且,共产党刻意建立逆淘汰的选拔机制,用以选拔出最大的恶棍:谁最能媚上、告密、斗人、陷害人,谁就最受赏识、升官最快。

至于分权制衡、民主选举、民主监督、新闻自由等,共产党更是竭力反对、严防死守,绝不允许出现一丝缝隙。

中国共产党与马克思原教旨有一点不同,他们不敢公然提倡公妻制,他们树立了“雷锋”这一“助人为乐”的偶像,还一再宣称“为人民服务”、“党员干部要加强道德修养”等等。

但是,“雷锋”这一偶像是为共产党的阶级斗争理论服务的,当某人被党定性为“阶级敌人”时,雷锋对他就不再“助人为乐”了,而是会“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

而且,由于马克思主义本身反宗教、反道德、反伦理,共产党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又要坚决反对民主选举、民主监督、新闻自由,所以“党员干部要加强道德品质修养”必然成为空话,共产党被评为“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更被认为是在蓄意欺骗人民群众。

对于法律,《共产党宣言》是明确反对的,毛泽东本人也公开宣称要“无法无天”,但到后期,共产党自己也宣传要“依法治国”了。

然而,共产党本身的专制极权理念、阶级专政理论、“无法无天”理念等,是与依法治国完全冲突的,所以“依法治国”也成了空话和谎言。


8. 人间乐土的要件 --- 自由

笼中的鸟儿,饮食再充足,也不如自由翱翔天空的鸟儿快乐;专制社会中,平民纵能衣食无忧,也只是巨型监狱里的囚徒而已。

人间乐土,自然要人人快乐;若人们没有自由,又怎能有真正的快乐?

宗教信仰和道德感化,让人们知足、知止、自制、为他人着想,这些都是基于自愿、自觉,而不是强制的。如果是被强权统管一切,而不得不表现出“有道德”,便不是真正的有道德。法律、军警等强制力量,应该只针对作为社会少数的违法犯罪者,而不是用来统管一切、窒息一切。

所以,人权和自由,是人间乐土,或曰理想社会,的关键要件。

很不幸的是,共产党也反对人权和自由,还将人权和自由蔑称为“资产阶级自由化”,又叫嚣“没有绝对的自由”云云,似乎只要没有绝对的自由,共产党对人民的专制和奴役就变成合理了。


9. 马克思主义乃外道、魔道 --- 错误的建构、错误的树敌、错误的手法,导致灾难的后果

综上所述,构成人间乐土的关键要件,共产党全部反对,全部反其道而行之,所以他们不能建成人间天堂,只能建成人间地狱。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天堂理论,始于错误的建构,树立了错误的敌人,主张了错误的实施方法,因而必然造成灾难的后果。

以佛法观之,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实乃外道邪见。何谓外道?心外求法即为外道。真正的天堂净土,需要心灵的彻底纯净,才能达到;而马克思的理论,从目标、方法,到结果,都是舍本逐末、向外驰求,与真理完全背道而驰,故为外道。

再者,一般谓修行能升天的,才称为外道;若不能升天,反堕入地狱的,则不仅是外道,更是魔道了。

马克思的理论,是在各个方面,都与真理完全违背、完全颠倒的,所以其不仅是外道,更是魔道。实践马克思主义的结果,绝不会是人间天堂,只能是人间地狱。
我你人支有别 就不多啰嗦了

我人你支 的确有别
我人你支 的确有别

支那在日本人眼里 指的就是你们汉族中文母语的人 从来不包括高丽人
支那在日本人眼里 指的就是你们汉族中文母语的人 从来不包括高丽人

日本人占领朝鲜殖民地的时候 好像都要强制学日语 因为说朝鲜语会被🔫👮
卡尔·马克思支持英国鸦片战争侵略中国

英文摘自:

Adam Smith and Karl Marx: Apologists for the Empire's "Globalization"
&
Karl Marx Defends British Opium War

* 卡尔·马克思(Karl Marx)30 岁时从德国移民到英国。


英国殖民主义宣传者史密斯辩称,人类的进步是依靠大英帝国的扩张、在全球散布“自由市场”来推动的。

Smith, a propagandist for British colonialism, argued that human progress was advanced with the spread of this "free market'' globally, through the expansion of the British Empire.


另一种为英国殖民主义所作的类似辩护则是由卡尔·马克思推动的。马克思被称为英帝国主义的反对者,是名不符实的,因为他的著作故意利用人们的不满来煽动、操纵群众。马克思 30 岁时从德国移民到英国,并成为一个被英国首相Palmerston 愚弄的人。

A similar defense of British colonialism was also advanced by Karl Marx. Marx has an undeserved reputation as an opponent of British imperialism, because his writings were designed to appeal to, and manipulate people, based on their grievances. Marx emigrated from Germany to England at age 30, where he became a dupe of British Prime Minister Lord Palmerston.


马克思是大英帝国的 “全球化” 的辩护者,这一点,在他为大英帝国对印度的掠夺辩护时,便已十分明显了。马克思以马基维利主义(Mandevillian)来作辩护,即,因为 “资本主义” 优于 “东方的专制政治”,虽然英国殖民主义的行动和意图是邪恶的,英国的殖民主义却使印度受益!

Marx's role as an apologist for the British Empire's "globalization'' is explicit in his defense of the British Empire's rape of India. Marx advanced a Mandevillian argument, that, because "capitalism'' is superior to "oriental despotism'', even though the intent and actions of British colonialism were evil, British colonialism benefitted India!


更为明显的是马克思为英国的第一次鸦片战争辩护。在许多关于世界革命可能性的虚张声势中,马克思赞美鸦片战争把中国投入大混乱状态。他声称英国是在推进中国的文明,通过消灭中国的古老文化,打开中国的门户来迎接国际经济。他甚至赞许地报导,英国的政策造成了中国这么多失业人口,这样中国难民才能被用来在全世界做奴隶工。

Even more explicit is Marx's defense of Britain's first Opium War. Amidst much bravado about the potential for world revolution, Marx praised the Opium War for throwing China into chaos. He claimed that Britain was advancing civilization in China, by destroying China's old culture, and opening up China to the international economy. He even reported, approvingly, that British policies were causing such unemployment in China, that displaced Chinese workers were being used as slave labor throughout the world.


卡尔·马克思在1853年6月14日 纽约每日论坛报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无论他们认为是什么社会、宗教、朝代、或国家形态的原因,导致了中国过往十年来的慢性反抗,以及现在聚为一体的强大变革,这个暴动的发生,无疑得益于英国的大炮将一种名叫鸦片的催眠药品强加给中国。在英国的武力面前,满清王朝的权威倒下成为碎片;天朝永恒的迷信破碎了;与文明世界隔绝的野蛮和密封被侵犯了;而开放则达成了,这才有了在加州和澳洲黄金吸引下急速开展的交流活动(指中国奴工被“卖猪仔”到外国采金矿)。与此同时,大英帝国的生命血液 --- 银币,便开始被吸取到英属东印度了。

Karl Marx wrote in a July 22, 1853 article in the New York Daily Tribune:

"Whatever be the social causes, and whatever religious, dynastic, or national shape they may assume, that have brought about the chronic rebellions subsisting in China for about ten years past, and now gathered together in one formidable revolution, the occasion of this outbreak has unquestionably been afforded by the English cannon forcing upon China that soporific drug called opium. Before the British arms the authority of the Manchu dynasty fell to pieces; the superstitious faith in the Eternity of the Celestial Empire broke down; the barbarous and hermetic isolation from the civilized world was infringed; and an opening was made for that intercourse which has since proceeded so rapidly under the golden attractions of California and Australia. At the same time the silver coin of the Empire, its life-blood, began to be drained away to the British East Indies.''


在当时的英国,主流民众狂热地支持第一次鸦片战争(而对于第二次鸦片战争则有游行示威反对),作为此等种族主义的反映,马克思为英国强迫中国吸毒一事辩护道:

“看来,历史要先让这些人民全部染上毒瘾,然后才能让他们从世袭的愚蠢中醒来。”

Reflecting the racism which dominated England, where the majority of the population enthusiastically supported the first Opium War (there were popular demonstrations against the second Opium War), Marx defends the British-forced addiction of China:

"It would seem as though history had first to make this whole people drunk before it could rouse them out of their hereditary stupidity.''


马克思甚至辩称,中国人有一种对鸦片的爱好:

“真的,中国人放弃鸦片,比德国人戒掉烟草更难。”

Marx even argued that the Chinese had a disposition for opium:

"The Chinese, it is true, are no more likely to renounce the use of opium than are the Germans to forswear tobacco.''


马克思的原文: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53/06/14.htm
日本人占领朝鲜殖民地的时候 好像都要强制学日语 因为说朝鲜语会被🔫👮

你以为高丽人是被强迫说日语的吗?看来你共给你洗脑不浅,我们是自愿的。
小说罢了。小说本来就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而且刘慈欣本人也说过他不认同黑暗森林理论,是乐观主义者。怎么竟然有这么多人认为一个小说里的内容和思想能代表作者的思想?你有没有看过刘的没出版的《中国2185》?里面还说中国民主化呢。这是不是说明他反独裁?难道温子仁拍了电锯,他就支持应该用酷刑对待坏人?不敢相信品葱里竟然有这么降智的言论。还“失去兽性失去一切”,那他妈只是小说里一个人物说的话,尚且不能代表小说中所有人物的观点,怎么能代表作者的观点?照你这么说只有岁月静好的励志文章电影算好作品吧,以后别玩gta,别听hippop,别看恐怖片,天天阿甘正传,我怕你被鼓动
我人你支 的确有别

你别上心了。是不是支,在于事实,不是骂出来,说出来的。此帖发言一目了然。
你以为高丽人是被强迫说日语的吗?看来你共给你洗脑不浅,我们是自愿的。

sodayo 那就 三回啊三回
你别上心了。是不是支,在于事实,不是骂出来,说出来的。此帖发言一目了然。

我没上心啊 现实里什么人没见过 他太嫩了 哈哈哈 shake it
我没上心啊 现实里什么人没见过 他太嫩了 哈哈哈 shake it

说真的 我们从来不恨日本人 该恨日本人的是你们 你好好细品 난징 대학살이 맞았 어
说真的 我们从来不恨日本人 该恨日本人的是你们 你好好细品 난징 대학살이 맞았 어

恨日本人干嘛 它可是亚洲唯一的同盟国 说实话日本人比韩国人和中国人都好些
恨日本人干嘛 它可是亚洲唯一的同盟国 说实话日本人比韩国人和中国人都好些

日本历史上唯一不敢得罪的只有高丽
日本历史上唯一不敢得罪的只有高丽

那是 不然没佣人了
“宣言”可不等价于文学虚构,就好比恐怖组织宣言要灭绝外族一样,是不受言论自由保护的。
你怎么看的马克思书,我看了他的著作后感觉他就是个疯子和小丑。太无知了
成功共產的前提是全人素質呢
马克思是鼓吹了暴力革命的,这个想法可以视作他继承者施暴的源头,是值得被人唾弃的
北欧的资本是姓资还是姓社?
资本论和国富论指导下的政府,哪个做的更成功?

看书用脑子想,还是用屁股思考?
北欧的资本是姓资还是姓社?资本论和国富论指导下的政府,哪个做的更成功?看书用脑子想,还是用屁股思考?...

北欧当然姓资,资本主义当然做的更成功,
但我要说的是,马克思在肯定和赞扬“资本主义是积极进步”的这一点上,是比列宁毛泽东之流更有进步意义的。
我要表达的仅此而已,并没有比较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优秀,谁优秀显而易见,当然资本主义优秀了。
很明显,你连我写的内容都没读,就直接来骂街,污蔑我用屁股思考,看来你是没娘养,没教养。
北欧当然姓资,资本主义当然做的更成功,但我要说的是,马克思在肯定和赞扬“资本主义是积极进步”的这一点...
不学无术的狗东西,马克思认为资本道德败坏,对资本主义持谴责态度,认为会被社会主义取代。你的狗脑子估计连字都认不全。
没人说他伟大,没人喊万岁,你识字吗?看得懂我说什么了吗?文盲?不识字就回幼儿园重新念。


不识字的是你,马克思用国富论正确的前提,推出资本论错误的结果,你只看到马克思说资本主义是必然阶段,没看到马克思说资本主义必将被社会主义取代,还拿出私有制的北欧做例子,是不是一条眼瞎的疯狗?
不识字的是你,马克思用国富论正确的前提,推出资本论错误的结果,你只看到马克思说资本主义是必然阶段,没...

可以正常辩论,人身攻击可不行。先警告一下!
犹太人马克思编出来来解构民族国家用的,因为犹太人没有国家,开始列宁这个犹太人就按照构思,把俄罗斯解构成了苏联,最后干脆分裂成12个国家了。
其实马克思著作里面确实宣扬有暴力革命的成分,很好找,但是应该承认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是确实很有功力...

说的对。
他也没有想过有人能在共和国当皇帝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一声叹息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19
  • 浏览: 8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