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你看我怕不怕你们!

你看我怕不怕你们!

文/方方

继续大晴,气温到中午已高达26度。家里的暖气还没关,发现里外温度都差不多了。开窗透气时,意外发现院子里飞来几只喜鹊。它们在门前的香樟树和玉兰树上跳来跳去,有一只还进到我家门口,喝石臼里的水。看得人很是欢喜,心想,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呢?

疫情好像没什么更多的话要说。依然归零。我们希望这零一直延续,直到十四天后,这样我们就可以出门了。只是,网上有一些其他信息,很扰人心,并且传得很广。一个是:同济医院确诊二十多例病人,不敢上报。我将这信息直接发给两位医生朋友。一个医生朋友说,这是误解。现在出院的病人多了,就把剩下的病人归入几家定点医院。那不是新增的,而是转院的。另一位医生说得更干脆:“严酷的制度,要么说真话,要么下课。”

另有一个帖子也是传得沸沸扬扬。说的是一位病人出院转阳,却很难住进医院。这事又引起不少人恐慌。就此,我又一次询问了两位医生朋友。一位医生朋友说,是有复阳的,但非常少。另一位医生朋友的第一段话,与上位医生差不多,但他对具体情况更为了解。说是,因为定点治疗新冠肺炎的医院已经调整,帖子中的那位病人跑错了地方,去的是非定点医院。后来找到熟识的领导,那家医院还是给予了接收。医生朋友强调了两点,转阳的病人是有的,非常少,有一种是没有任何症状的,并不传染;此外,所有病人医院都有追踪,只要身体出不妥,一定要去定点医院,不存在不接收的问题。我没有去核实医生和病人的说法是否有差异,只是如实照录。

不过,对于武汉人来说,无论感染过或是没有感染过,此刻的心理都比较脆弱,神经也容易紧张。定点医院调整的信息,建议以最醒目的方式告知大家。有任何调整,及时更新;而对于病人,如果觉得身体不适,也一定先查清楚哪些医院收治新冠肺炎,哪家不收治,千万不要跑错医院,白白受罪。无论如何,深更半夜在外面奔波求医几个小时,想想都是件痛苦的事。

中心医院再传不幸的消息,医院伦理委员会成员刘励女士因感染新冠肺炎,于今日上午不幸逝世。这是中心医院去世的第五个人,不知道医院的主政领导怎么还能坐得住。

昨天有很多人给某“高中生”回信。回信的事似乎延续到今天。而今天还有一封名为《几名高中生给另一位高中生的信》,我起先没有在意,以为是一些公众号写着玩的。没料到,一个朋友说,这是真正的高中生的回复。这才让我惊讶了起来,找来认真读了一遍。始知:高中生与“高中生”居然有这么不同。不同的不仅是文字,还有境界。文中有一句话,我觉得很有意思,忍不住要在此引用:“我们倒是想说,很多时候问题并非在于过度关注黑暗,而恰恰在于我们过度热爱光明了——乃至让这种强光损害了我们的视力。”我想说,原来孩子们真的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弱呀。他们其实是很有独立思考能力,并且也很有观察力的。在许多问题上,甚至比大人想得更深更远。

昨天本来在写当年文学话题的论争,写了一部分,看到“察网”上的文章。于是,转了话题,并当即请律师进行了取证。今天中午,好多信息传来,说那个察网上那个齐建华把文章删了。哦,知道自己违法,删除也算认错,我会考虑是否原谅。下午有人说,上海某个极左不服,哭着闹着说,她不敢告哇她不敢告。这话说得有意思:那你别删呀!

本想今天延着昨天的文学话题,继续谈当年和现在。突然,又收到朋友转来的文章,只好再次中断。好在文学是个冷话题,早谈晚谈都无所谓。

北京大学张颐武教授亲自出山了。大牌哦。是围攻我的那帮家伙们的撑腰人物?或是带头大哥?我不能不重视。听说张教授是在微博发的文章,我也没有顾得上去原址看。就把朋友转来的文章,摘录一段在此,权当记录。

张教授说:“有个专门写疫情日记的作家,现在到处批评质疑这些写作的人,说他们如何阴暗,暗示他们受人指使,有个什么匿名的高中生如何愚昧等等。坦诚地说,为什么人们对她的这些写作不信任,就是由于在疫情严重的时期在日记中用描写的手法,用纪实的文字抛出的那个殡仪馆一地手机的照片,这据说是被医生朋友发给她的照片。这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传播,也是日记最引人瞩目的事情。


大家在质疑这件事,在问是否有这张照片,就一直根本不敢面对,推三推四,到处说有人想迫害她。但其实最关键是作家应该有最起码的求真之心,不能丧失做人的底线,不能用编造来欺骗天真相信她的读者,而且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这么关键的事情上面的编造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是没有良知的,是一个作家一生永远的羞耻。”

看张教授的文字,我是知道他是没有看过日记的,莫非看的是有人专门提供的摘要?而且是按他的口味提供的摘要?像这句“有个什么匿名的高中生如何愚昧”,这话显然我是没有说过。还有,张教授说:“为什么人们对她的这些写作不信任”。张教授所说的这些“人们”是多少人?就是围绕着张教授身边的那些吗?张教授就没有看到信任我的人是多少?如果按张教授的方式作论断,那我差不多没有看到一个信任张教授的人哦,无论文坛,或是学界。而且,还有“用编造来欺骗天真相信她的读者”这样断然的语言,张教授是不是也编造得太生猛了一点?不过,张教授编造一向很猛。夸赞周小平是中国的如何好青年时,张教授用的也是非常生猛并且还相当热烈的言词,夸得好像周小平比张教授更适合在北大任教。其实张教授喜好按自己的萎琐之心揣测他人,亏也是吃过的。当年张教授揣测一位著名作家的小说是“模仿”,不也输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吗?

而照片的事,我已经在另外一天的记录里,说得很清楚了。可惜,张教授没有看我写了什么。其实张教授大可到武汉了解一下当时的真实情况:了解当时的每日死亡人数有多少,了解尸体由医院到火葬场的流程,了解死者的遗物去向,了解医院和火葬场当时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了解锂电池不能烧但也来不及消毒时的处理方式,甚至还可以了解全国有多少家火葬场前来支援武汉,诸如此类。这些话,我只能说到这里。张教授以及各位愿意理解就理解,不愿意理解,你们随便。照片我相信有一天大家会看到,但不是我拿出来,是照片的主人拿出来。我是真的建议张教授亲自到武汉来实地调查,当然,顺便说一句,这些事都是发生在早期阶段,并非后期,也非现在。张教授了解到真实情况后,再来斩钉截铁地作出结论恐怕符合北大的水平一点。那样,教起学生来,家长们多少也会放心。

今天就到这里。我还要重复一句: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改革开放如果毁在了这些人手里,是我们这代人的耻辱。来吧,把你们所有的招数都拿出来,把你们背后的大牌都喊出来。你看我怕不怕你们!


【作者简介】方方:原名汪芳,祖籍江西彭泽,生于江苏南京,现居武汉,中国当代女作家,代表作《水在时间之下》《万箭穿心》《风景》,最新长篇《是无等等》,新浪微博“方方”。


原文地址: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U4NjU4OQ==&mid=2650812989&idx=1&sn=359f36d7a1f4bb79782104b1c25da1fc
15
分享 2020-03-21

24 个评论

这个姓张的叫兽应该也是邹恒甫口中北大众多的淫棍之一,不专心搞学术,天天想着怎么讨好匪共,昧着良心睁眼说瞎话。
Deatholder 黑名单

这些无足轻重的极左能在哪使劲呢
但愿方方最后不要反被极右害死
我已经变成方方老师的粉了

张教授就没有看到信任我的人是多少?如果按张教授的方式作论断,那我差不多没有看到一个信任张教授的人哦,无论文坛,或是学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拍桌子
提供一点八卦吧,方方老师提到的那段公案,请搜索《马桥词典》
简要科普一下文中提及人物:

方方这位作家水平可以的,由她编剧的《万箭穿心》是近年来少有的质量颇高的现实主义电影,她还在影片里客串。

张颐武这货在电影批评界算是有点地位,但在我看来他是臭名昭著。80年代末最先应用“后殖民理论”批判第五代电影的就是他,也就是说,他是文艺界“家丑不可外扬”的始作俑者。不论是这次针对方方,还是以前的一次贾樟柯答问(站里也有),其逻辑都是从张颐武来的。遗毒不可谓不坏。
不管她最后怎么样了,遭到什么清算了,历史会记住她的
方方这个年纪肯定是经过文革的。
加上一直搞文学创作,对那一套熟悉得很
人家这么高调实际上发言还是很有界限很温和的。担心她没必要。你焉知别人没有自己的关系网保护伞。
方方这个年纪肯定是经过文革的。加上一直搞文学创作,对那一套熟悉得很人家这么高调实际上发言还是很有界限...

在墙内有良知的声音,能被我们听到说明不能只有良知,还要有背景。个人觉得方方,财新三联南方系应该是有些背景的,要不然早就封停了。
在墙内有良知的声音,能被我们听到说明不能只有良知,还要有背景。个人觉得方方,财新三联南方系应该是有些...
财新网的胡舒立,背后是王岐山。财新确实很不好说,他的存在比较神奇,按我的理解王岐山没必要允许财新这么做。
任大炮都没了,一个小方方还不敢搞?没到搞她的时候

确实是这样,我总感觉如果事后特朗普为首的西方国家没有对中共形成致命打击的话,很可能马上要进行一次文革。
活的过上次文革不代表能活的过这次文革,除非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要不然作为一个文人说什么都没什么意义。
吊打北大脏叫兽。
Deatholder 黑名单 回复 苍山
问题不大 由于历史原因 土共对知识分子还是留了点情面的 只要他们不搞得太过   一般也不会下狠手  
不过这两年狂热倒车  后面还会不会这样就说不准了   比如近年来因为课堂言论被学生举报开除的高校教师就多多了
也就是把饭碗砸了 
如果发动第二次文革,普天之下谁能保护方方老师这样的人。


方方这种人不怕第二次文革,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他们怕的是第二次夹边沟。

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国家主席,副主席都保护不了自己呢。还指望谁保护自己?自求多福吧。
问题不大 由于历史原因 土共对知识分子还是留了点情面的 只要他们不搞得太过   一般也不会下狠手  ...
李銳:他這個人哪,最討厭的就是知識份子,我以前都不知道,他的文化程度竟然那麼低。
苍山 回复 Deatholder 黑名单
我觉得更应该是民族主义横行的极右运动,极左只有包子喜欢

民族主义只不过是一二线城市“中产阶级”的幻想。你国大部分城市和农村地区仍然人均月支配收入不足2000,到时候比起皇汉,肯定还是斗地主更吸引他们。
现在是明显回到疫情初期了,故意隐瞒,就等着爆发吧
有些担心这位已经在网络被新型红小将饿鬼缠身的作家,会不会在新文革中再遭大规模迫害……
希望这样有见地有良知有水平的知识分子好运。
方方明显就是自由派,并且还对左派有误解。中国的左右和西方的左右是不同的,中国目前的官方政治立场是右派。爱国爱党就是右派,维护党国并且支持党国做出来的一切对外攻击倾向的政策的人就是极右,理性爱国是中右到右派。攻击方方的人,不是左派,而反而恰恰好是右派。
不过虽然政治立场不同,但我还是支持方方。毕竟她的日记让外国的人可以看到中国真实的一面,还是有好处的。而且她的勇气也是必须被支持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3
  • 浏览: 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