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当下最现实的与最理想的道路是宪政

我认为当下最现实的就是确立宪政制度。
团结一切有生力量,然后又能互相制约。

就像我这个信奉马克思经济与社会理论的人,我也不得不承认:万一我是错的呢?
别人我也要说:万一诸君也错了呢?

因此,宪政我认为是最现实的道路。

而走宪政有两条发展路线:英国大宪章模式和美国五月花号模式。

英国大宪章模式:
缓慢过渡,适合阶层发展参差不齐的地区。
由略逊于极权的次权阶层,联合钳制极权层。
然后次权的次权又再钳制次权层,使权利缓慢过渡。

美国五月花号模式:
犹如提纯菌落培养纯净菌株,或者犹如去除杂草的纯庄稼的田地能形成种群优势,然后寻求扩大影响。

对于当下的中国,我觉得不同地区应该实施不同方法(当然,我保留部分意见,因为我不排除还有别的好的民主化模式,如果诸君有,也请大胆说出)。

比如在中国一线城市,更确切说是一线城市的知识分子阶层,以及部分觉醒的,不愿同流合污的红二代红三代(当然,我们有理由小心他们,但也尝试接触他们)。
这样的阶层我觉得适合五月花号模式:自组织能力比一般民众肯定要强,然后契约精神肯定优于普通民众。
他们私自制定一套民主公约,然后在他们内部秘密实行并不断修改,觉得好,然后缓慢地,悄无声息地扩大影响。

至于在普通地区,以及广大农村和社会中下层的人民,英国大宪章适合他们:
先联合次一级的权利层,寻求钳制极权层的成功。
成功以后,然后保障极权不会回归的情况下,也就是保障和次权阶级共同利益——反对极权的情况下,再与次权进行斗争,反对次权的寡头政治。
具体表现为,想办法在各个中小单位,让小官儿和他的手下们能够抛弃原先虚无的滥权行为,联合起来一起向上层要求福利等等。

我的理想状态:
社会应先达到民国时期北京大学,不同知识分子,从三从四德的老顽固,到自由平等博爱的陈独秀,从大师,到社会平民都能参与学习与辩论的环境。
如果不同意别人的意见,应当与其辩论,而不是直接将别人排除在外。
这是我的公心,也是我认为理想的状态,是当下中国首先应当实现的发展模式。


以上就是我的宪政想法以及具体的实施方案。
欢迎补充诸君的观点。

(ps:最近很多人只关注我信奉马克思的字眼儿,却不评价我的宪政措施。
其实,世界正是多元化而非二元化的非黑即白。
即使同样的人,包括华盛顿,包括马克思或毛润之,他们都有可取与不可取的地方。
而且同样的可取与不可取,换了环境也会变质。
当此时,能够确保每个人私人利益的情况下寻求共有利益,这就是我为什么提倡宪政的原因。
愿诸君共勉!)
5
分享 2020-03-24

26 个评论

做惯皇帝的人怎么肯把自己的权利让出来?

世界上那么多政府首脑其实都在羡慕习的权柄
做惯皇帝的人怎么肯把自己的权利让出来?世界上那么多政府首脑其实都在羡慕习的权柄

怎么可能会主动让,当然是要亮腕子为首要的了。
只是亮腕子的方式是大清洗,还是寻求制约,这是个问题,我的意见是,一旦处理不好,王朝会轮回,血会白流。
怎么可能会主动让,当然是要亮腕子为首要的了。只是亮腕子的方式是大清洗,还是寻求制约,这是个问题,我的...


这种亮肘子的,最后还是要重新割一遍韭菜的,因为冒了风险的必须要有利益,要收获的。
中共现在不像苏共倒台前夕已经民心失尽,内部都是反贼。中共现在红色权贵集团盘根错节,利益链条庞大,受益人群不小,收入非常的客观,以至于这些人会不惜一切代价保卫自己的利益。像英国推行大宪章一样慢慢限制是不现实的,唯有一场彻底的变革把红色毒瘤连根铲除才能保证新中国的自由与平等。

我们需要颁布新宪法,拆分大科技公司,禁止侵犯人权的技术,停止少数民主迫害并道歉,恢复信仰自由,解除党禁,驱逐出境红色贵族,公审枪毙习近平,鞭尸毛腊肉,炸毁毛腊肉纪念馆,改组军队结构,普及公民教育来避免旧势力死灰复燃,专制迫害与独裁在中国的根基比你想象的深的多,需要一场强力的拨乱反正才能把中国从错误的道路上牛转过来,不然中国到时候就会变成韩国那样的财阀当道,坐宝座的人从当初的独裁者变成了寡头。
这种亮肘子的,最后还是要重新割一遍韭菜的,因为冒了风险的必须要有利益,要收获的。

那就可以参考英国大宪章了。
当初英国新贵族与资产阶级打着自由的旗号成功后并没有给予广大底层人民多少自由,但是确保国王不会回来的情况下,和这个群体进一步内部抗争,实现权利二次过渡
中共现在不像苏共倒台前夕已经民心失尽,内部都是反贼。中共现在红色权贵集团盘根错节,利益链条庞大,受益...

额。。。
这么干与其说是变革,倒不如说是复仇吧。。。
倒不是说您复仇就不行。
只不过,我认为基于现实利益的权衡,应该走损失最小,利益最长远的,能从根本改变问题的道路。
而且你说鞭尸腊肉,就如同日本人刺杀李鸿章一样,只会让文明国家觉得咱们还没有开化,还是野蛮人。

对于他的错误(至少你认为的错误)只需理性批判即可,更不用把他爱吃红烧肉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拿来批判,而是就事儿论事儿
關於提及的城市內民主公約方案(即是你提到的五月花號模式),其實除非出現類似國際介入劃出一個新上海公共租界的情況,該公約基本上是沒有實施的土壤的。就算整個城市的知識分子都認同,他們也沒有辦法實際上控制一片區域,因爲日常生活上根本離不開提供基礎服務的基層人民。

相比之下,在農村或者小城鎮搞一定程度上的自治組織,或者以公司的名義控制一片區域更有可行性。
"最现实的就是确立宪政制度" 

不是我说,这话听起来好幼稚。我说说什么是最现实的吧。

最现实的就是中国只要军权牢牢攥在习手中,就不会改朝换代,除非所有民众都肯放弃自己的生命去一同抵抗,而这不可能。

曾经中共高层还可能像华国锋拿下四人帮那样政变夺权,现在不可能了,因为习近平通过军队改革已经把整个军队的高级将领换上了亲信。

对在国内的个人来说,先评估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特别向往自由,肯为此牺牲多少。

如果一门心思要逃出来,最现实的事情就是学好英语,通过上学、婚姻、工作等途径前往国外。
中国结束一党专制的办法 对习近平进行脑控 贩毒的地方有脑控设备 雇佣贩毒人员对习近平进行脑控 逼他进行民主改革
最现实
虽然没有普选 但不同派系的权贵实行三权分立

最理想
和美国一样
設立憲法法院
把人大、政協擺正
其實只要做到這兩條 一切都會回歸正軌
自己動手做一做,就知道困難在哪裡。

行動了,你就知道要訣都在能不能聚眾。
要一個人平白地支持都困難,要他行動可一點都不容易。也有一堆只想吃餡餅不想動的,還有只談論你不行的,不問掂量自己貢獻的。

我鼓勵所有反共行動,儘管我未必同意。
關於提及的城市內民主公約方案(即是你提到的五月花號模式),其實除非出現類似國際介入劃出一個新上海公共...

有道理。
这个方法只要解决一个点就可以:农村与小城镇素质普遍不高,但不易受影响。
大城市易受影响,但文化程度相对较高。

如何把这两者结合,这个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鞭尸,意思是批判,并不是把毛的木乃伊吊起来鞭打。

这样啊。抱歉理解错了。

主要是之前有位葱油建议把肉肉放到公厕什么的,我条件反射,以为错了
"最现实的就是确立宪政制度" 不是我说,这话听起来好幼稚。我说说什么是最现实的吧。最现实的就是中国只...

说得好。
任何人碰到军队似乎都无力回天了对吧?
只可惜,我们灵巧的意志必将战胜他们。

推荐你看《独裁者手册》。
维系一个军队的忠诚并不容易。
其中,什么信仰,什么威望,都比不过钱最重要。
这也是为什么不让军队经商,防止军饷另收后忠诚丧失。
所以,倘若一次经济危机,这样仍不能动摇军队。因为哪怕牺牲千万人,只要军队喂饱了,自己也就是狠狠心的事儿对吧?
但这时候,倘若有人开价比原有军饷还要高,那么,叛变可能就会增高。

因此,寻求外部力量,比如美国打贸易战,击垮经济,然后军队没有军饷,最容易哗变。
首先三权分立,大方向照抄美国,细节依照国情修改,成立联邦式政府,恢复投票和持枪权,任何民族或大城市(比如新疆、上海,新疆本身就不该被大一统,上海自有方言、人民比较排外)都有权自治、公投独立,土地私有化,引进城堡法、不退让法,公民有权杀死入侵领地者,但不要废除死刑,以震慑小张献忠
只可能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说得好。任何人碰到军队似乎都无力回天了对吧?只可惜,我们灵巧的意志必将战胜他们。推荐你看《独裁者手册...


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官员把权力和地位看的比钱财重得多。习近平让几个年轻将领涉世不深就大权在握,他们就能无比忠诚。
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官员把权力和地位看的比钱财重得多。习近平让几个年轻将领涉世不深就大权在握,他们就能...

如果单纯享受权利与地位,那就是瘾。
如果凭借权利捞钱,无论是正常工资还是非法手段,这才是我认为的他们的最终的目的。
单纯享受权利与地位,这是“文化”。

那就简单多了,引入商品市场经济,联合国际挤压国有的落后产品。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26
  • 浏览: 2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