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中國此時推動香港「真正回歸」?中美脫鉤大歷史下的解釋

來源: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7%82%BA%E4%BD%95%E4%B8%AD%E5%9C%8B%E6%AD%A4%E6%99%82%E6%8E%A8%E5%8B%95%E9%A6%99%E6%B8%AF-%E7%9C%9F%E6%AD%A3%E5%9B%9E%E6%AD%B8-%E4%B8%AD%E7%BE%8E%E8%84%AB%E9%89%A4%E5%A4%A7%E6%AD%B7%E5%8F%B2%E4%B8%8B%E7%9A%84%E8%A7%A3%E9%87%8B/?fbclid=IwAR1OfMZ5nHUbzRkOBN_QOR0NAijHsDrlnmwoXpLkcbTJO6HPv2VTF_-Ljlw

為甚麼中國會在此時推《國安法》?香港近年形勢並非主因,而是中國現時內外交困,才是領導層行 brinkmanship(邊緣策略)主因。一個政權如果有條件,行事就會保守和 play safe,如果走向激進,就是安於現狀的既得利益已經不存在,令政權覺得不再需要維持現狀。

香港:Dead on arrival?

《國安法》可能令香港經濟信譽受損,影響國企在香港集資,即到頭來可能損傷中國經濟。在《國安法》宣佈之前,香港對中國的金融重要性其實反而在上升軌道。5 月初,美國勞工部長 Scalia 通知聯邦養老儲蓄投資委員會主席 Michael Kennedy,聯邦養老儲蓄基金不能再投資中國股票,也就是「截水」;最近美國當局對中國股票在美國上市,也不斷收緊門檻,要求中企以美國標準核數。中國瑞幸咖啡因而瞞不下去,4 月自爆造 22 億人民幣假數;納斯特交易所則表示,希望收緊上市門檻,可能要求核數師「有美國上市公司工作經驗」等等;納斯特克亦表示,中國、比利時、法國及香港四個地方,拒絕向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交數」,不肯分享企業財務紀錄及核數詳細資料。

加上武漢肺炎重創中國,近年不斷有生產鏈轉移到越南、印尼等地,中國經濟由金融到製造業,都恐怕沒有出路。照常理中國應該更需要香港幫國企上市集資,然而香港的金融作用,視乎環球市場承認。如果中國評估美國為首的「反華勢力」要截斷中國水源,要將中國踢出「全球」。那麼中國亦會估評美國應已計劃制裁香港,從而最終截斷中國吸納外資的能力。因此既然在美中衝突的展望之中,香港早已 dead on arrival,長久以來維持表面上一國兩制的誘因亦預期會消失,所以中國在枕戈待旦之時亦覺得可以放手一搏,推行「真正回歸」。

Brinkmanship 以「攬炒」的姿態開始,卻期望以現實政治告終。驅使中國大動作搞事的「底氣」,在於中國已經有北韓化鎖國政策的最壞打算。中國經濟已無法回復舊觀,北京已經接受,習近平也說「不以 GDP 論英雄」。中國經濟規模收縮已成定案,政治先於經濟,「保衛政權」,就自然是既定政策,在此形勢下,香港的經濟作用與共產黨的生死存亡相比,當然毫不重要;當然中國期望一個較好的 end game,就是西方世界只出聲譴責,在《國安法》出聲之後,繼續死死地氣通過香港投資中國。那麼中國就既完成了香港真正回歸,也沒有完全輸掉金融戰線,迫西方承認中國完全掌握香港的既定事實,將會是中國外交一大勝利。

至於美國和台灣在香港議題,大概早已準備離開中美共識政治(以及隨之衍生的一國兩制),既然不再需要「和中」,亦不需要給香港特殊待遇。香港在這些國家的定位,會變成越戰時的西貢、冷戰時的西柏林,由朝貢現場變成對抗前線。長期拉鋸早已上演,磨掉的必然是香港自身血肉。新冷戰的第一衝擊波,上帝選擇了由香港人承受。就像基輔歷史上曾經是一個很重要的城邦,但城邦的宿命是死,共和國才是未來。

舊政治光譜即將崩潰

在此形勢下,香港整個公民社會的形式都會改變。很多香港人懷念以前香港政治不會各走極端,親中親英都有計傾,一切都有轉圜餘地。然而不管是民主黨模式,還是民建聯模式,皆產生於中美共識政治的政治空間,當中美不再和鳴,他們也將會面臨轉營壓力。

民主黨的愛國不愛黨模式,自然會受到苦大仇深的香港民意所擠壓;民建聯等等作為親中勢力的代理人,在一國一制年代,油水亦不見得可以維持一樣規模。本地共產黨尚且不能見用於朝廷,「中間派」迅速衰落,共產黨還需要那麼多西裝革履的演員去搞「人心回歸」?親中群眾反正已經親中,其他就急速深黃化乃至擁抱獨立,作為「長期過渡」所需的民主回歸派、商界乃至親中派,大概都會面臨失業,或者被投閒置散。

議席當然要找人填充,但李慧琼模式在一國一制並不吸引,最低限度也要做到像何君堯,中國愛國者激進化,才可能引起北京留意;但最終中國會直接派人下來,香港人無論怎樣愛國,都始終不及北京自家人。

香港政治光譜,在過渡期是這樣的:
  • 民主回歸派(民主黨等)
  • 民族回歸派(民建聯等)
  • 親英派
  • 中間派 / 北京

在我們最近的十幾二十年,即中美蜜月期,光譜這樣演變:
  • 愛國民主派(民主黨)
  • 法治教派(公民黨)
  • 工運派(職工盟街工等)
  • 議會激進派(社民連人力熱普城等)
  • 民族獨立派(本民青獨派,議會外的各種陣線)
  • 建制派(民建聯工聯會)
  • 激進建制派(何君堯、中聯辦牽線的KOL等等)
  • 中聯辦

在可見將來,光譜將會由非常紛雜重新回歸到非常簡單:
  • 香港人(親西方)
  • 親中香港人(親中國)
  • 中國統治者親兵

然而「親中香港人」的生存空間,會先收縮,因為一國不需要那麼多代理人,間接管治終結的時候,總是買辦首先蒙受其害。

「香港愛國者」是過渡期「餘孽」唯一出路

最終香港政治光譜,只會剩下「香港愛國者」和「中國愛國者」。即使你今日不情不願,不用聽我說,形勢會迫人歸邊。正如香港大部份善男信女,總是崇尚中間文明思維,擁抱混雜都會,瞧不起任何一種國族主義,然而當社會主義鐵拳打到來,有人因言入罪、因為思想而入獄,兩邊著墨的難度就會越來越高。開明親中現在都被投閒置散,最終只能走向抵抗或走人。正如現在你也很難一邊親西方一邊親中國。

形勢製造民心,正如五十幾歲的中年女士,本來示威都是叫「林鄭下台」,現在都認為「根本唔獨立唔得」,民心只會不斷擴散。這個金融城市的功能,背後是中國和世界打得火熱,大家買入了「中國將會自由化」這隻股票。現時歷史走向終結,股票跌到變仙股;那種歷史衍生的「世界意識」也會終結。世界觀念慢慢收縮成香港意識,中國由「阿爺」變成敵國;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人,最終都只有「成為香港愛國者」此唯一出路。
7
分享 2020-05-27

11 个评论

即使港人被殘酷血腥鎮壓, 短期内美國的反應即使比1956年匈牙利革命中激烈, 也不會很大.

港人被殘酷血腥鎮壓有催化劑的作用, 但是前途漫漫(也許幾十年):
  • 港人要做好長期被迫害的準備.
  • 很多港人會逃走, 但是也沒關係. 這批人可以在西方搞院外活動, 和準備流氓政府, 海外軍團.


時代呼喊革命與火藥, 而不是紙與筆.

腥風血雨, 其中困苦不足爲外人道也. 愿上帝保佑你們.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两少一宽和所谓的少数民族优待
两少一宽是一种典型的法家策略,兼具了抹黑胡耀邦,劣化维族和激化民族矛盾三重功能。
两少一宽最早由胡耀邦提出,但那仅仅是严打的配套方案,仅仅是一个临时政策,本来在严打结束时就应该结束。而在严打结束时,连赵紫阳都垮台了,胡赵一脉的政治力量被连根拔起,没有不可能存在一个继承胡赵的政治力量继续执行这个政策几十年。
同时,在新疆的所谓少数民族优待是一种非常僵硬的优待,仅仅就只是规定每个企业必须雇佣一定比例的维族而已。实际情况就是因为大多数维族受教育程度低,单纯是作为一种企业成本被白养起来的。一方面汉人认为维族受到优待觉得嫉妒,另一方面,中共的驻疆兵团占据的大量新疆资源划归军用,而剩下的新疆企业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也不会雇佣必须比例以上的维族人。同时,在新疆,很长一段的时间里,不允许被骗来的汉人迁出新疆,来了就不准走,但是少数民族可以随意迁离。通过这些政策逼迫新疆的维族人离开新疆谋生。
而两少一宽的本质是什么呢??就是鼓励你去作奸犯科偷鸡摸狗不是么??试想维族人受教育程度低,民风剽悍,被逼离开了新疆,还被赋予了偷鸡摸狗的私掠许可证,他们会做出诸如切糕小偷之类的行为不是完全顺理成章么??这不完全是被政策鼓励出来的行为么??一方面这个政策本身就劣化了维族,一方面这个政策挑拨了民族矛盾,另一方面,也顺利抹黑了胡耀邦。把胡耀邦说成胡乱邦明显是具有政治宣传色彩的。
就我看来这种政策是一种长期的法家策略,而缘由可能就源自89年,因为在89年的时候,维族和汉人站到了一起,特别是吾尔开希和李鹏的对线,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可能共匪也由此产生了心理阴影。
在我看來弄香港僅是為了轉移中共武漢肺炎世界焦點, 兩個都輸賭哪一個輸的小
明明當初只要讓林鄭和她的班子下台,就能很大程度上化解怨氣。我想不明白為什麼不用這種成本最低的方法去化解問題,而是要一直拖,等事情越搞越大。
依家粵語都有「社會主義鐵拳」的講法啦?維尼加速有功噢https://i.imgur.com/1AXInz3.gifhttps://i.imgur.com/1AXInz3.gif
明明當初只要讓林鄭和她的班子下台,就能很大程度上化解怨氣。我想不明白為什麼不用這種成本最低的方法去化...

你理解不了为什么的。一尊这么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从来都没法从正常人脑子去分析他的想法,但是总能从他的行为模式预测他会做什么
明明當初只要讓林鄭和她的班子下台,就能很大程度上化解怨氣。我想不明白為什麼不用這種成本最低的方法去化...


專制國家,帝王的臉面重於一切。

包子不是完整版的皇帝,真正完整版的皇帝,情勢真的不妙時,可以下罪己詔,然後政策轉向。習不行,即便他想成為千古一帝,但他不是真正的皇帝,罪己詔一下,他就等著被反對者生吞活剝,所以他不能有錯,有錯也該是別人的錯,或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一條路只能走到黑。
在可見將來,光譜將會由非常紛雜重新回歸到非常簡單:
  • 香港人(親西方)
  • 親中香港人(親中國)
  • 中國統治者親兵


這也是中國國民黨為什麼會走下坡的原因,因為他們還想代表中國人,
越來越不能代表台灣人。而台灣居民的認同越來越傾向台灣人,雙重認同越來越少。
專制國家,帝王的臉面重於一切。包子不是完整版的皇帝,真正完整版的皇帝,情勢真的不妙時,可以下罪己詔,...


能力完全配不上野心。就老毛當年也會假惺惺地自我批評一下,真不知道包子哪來的自信自己能夠超越老毛。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