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安法:习近平的「核按钮」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连结:https://chinaworker.info/cn/2020/07/08/24235/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连结:https://telegram/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连结:https://twitter.com/ChinaSocialist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中共颁布的港区国安法是民主和政治权利的严重打击

Per-Ake Westerlund、Vincent Kolo

中共新颁布的港区国安法,其效果就如同军事政变或第二次六四天安门事件一样,只是这次出动的不是坦克,而是法律、秘密警察和大规模网上监控。

国安法的适用范围震惊了香港内外的法律专家和民运人士。该法律比大多数评论员所预期来的更为严厉。香港的资本家和财团高调支持这部部法律,并声称「只会针对一少数人士」,但现实证明这只是谎言。

对于香港和中国大陆的反威权斗争以及去年的历史性群众抗议运动而言,这是一次严重挫败。但这场挫败的持续时间,恐怕不如中共政权所希望的。

国安法是在6月30日午夜前一小时公布并实施的,时间上刻意选在7月1日(香港政治中最重要的抗议日)前夕,以达到最大的震摄效果。自此,每天都会颁布新的严厉措施,扩大了新法的适用范围、提升了其严厉程度。

其实,最重要的不是法例条文本身,而是由谁来执法。中国大陆的秘密警察和中共特务将首次可以公开运作,并具备极大的权力。几天内,当局就成立了许多新机构,从事监控活动并收集有关政治活动者的情报,并执行国安法,而且他们在必要时还能绕过、凌驾香香港政政府。

中国国务院任命了恶名昭彰的强硬派郑雁雄为国安公署署长。郑雁雄曾任广东省汕尾市市委书记,以在2011年镇压广东乌坎事件而出名。当时他的上级领导不得不舍弃他,因为他们认为郑雁雄处理乌坎事件的强硬手段适得其反,但当时习近平还没有上台。

https://i.imgur.com/Ni79HVI.jpg

被架空的香港港政府府

可憎的右翼港府和中共的资本主义建制当然在利用这个机会来复仇,他们正沉浸於权力突然大增的狂喜之中–这是自在去年抗议爆发、自己沦为厌恶和嘲讽的对象以来,再一次受到民众所恐惧。但是,港府并非在主导这一反扑进程。国安法显示了港府比以前更加失去其存在意义。

对「一国两制」(即中共独裁下的一定程度的政治自治)的神话,现在已经完全破灭。中共政权的这次举动可谓历史性的,亦也很是莽撞,并且会招致与竞争的全球资本主义政府的大规模反制,而在中国帝国主义与西方帝国主义之间的新冷战中,香港则变成「西柏林」的角色。

香港:被视为“终局之战”的反国安法抗争

香港过去的角色和重要性不仅在于它是亚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大量西方银行和公司进驻,而且它还是中共政权的政治盾牌。北京可以保留香港在「一国」条件下的「第二种」体制,从而维持对一些有限的民主改革的幻想。

在主权移交后的最初几年中,这还不完全是中共的虚情假意–以前的中共政权并不排除允许香港实行更大程度的资产阶级民主的可能性,将其用作「白老鼠」以进行之后可能在中国进行的民主试验。但即使在习近平上台之前,中共已经果断放弃了这个念头。

中共政权已经意识到,即使在民主方面作些微的让步(例如放宽审查制度、建立更独立的司法制度)也将引发连锁反应,最终造成中共倒台。从那时起,北京的目标一直是收紧对香港的控制。习近平的上台进一步巩固了这种极权走向。

日益恶化的打压

国安法的颁布有意识地旨在产生巨大的爆炸效应。每天都有新的极端措施颁布,就像一头大怪兽每天都在长大。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中共政权渴望在香港施展自身权力以图震摄世界,因此对于执行法律没有详细的计划,而该法的实际执行机制仍在订定中,而以下这些是仅在过去几天中颁布的一些新措施:

75日,星期天:外国和台湾政党、组织和非政府组织将被中共代理人要求提供其会成员名单和银行帐户资料。拒绝这样做的组织的代表如果前往香港或中国大陆,不论国籍,都将被判处最高两年有期徒刑。这对包括任何国家的ISA成员在内的社会主义者构成威胁。该法律的治外法权是前所未有的。

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中国法学专家唐纳·克拉克(Donald Clark)分析道 : 「 如果你曾经说过任何可能冒犯中国或香港当局的话,请远离香港。」(引自HKFP)

76日,星期一:警察可以无需向法官申请搜查令,随意进行进门搜索、窃听。警察还可以禁止任何「受调查」人士离境。现在,电讯供应商和互联网公司亦须要交出用户资料。警权得到前所未有地扩大。而国安法法规定的所有其他措施的实施,也无需经过本地机关,他们和我们一样犹如旁观者。

77日,星期二:违反国安法的书籍将被从学校和图书馆移除。

教育局强调:「如发现内容有过时或有机会涉及(下述)四类罪行,除非是在正向教导学生国家安全的意识及个人作为国民维护国家安全责任的背景下阐释,否则一如涉及其他严重罪行或道德伦理上社会不接受的行为,理应把它们移除。 」

把中国大陆的规章制度强加到香港的中小学和大学,一直是北京的长期目标。

四类罪行

该法律列出了四类罪行,最高刑罚可判处无期徒刑(如果被告因被送中「审判」,甚至会面临死刑)。这些罪行的定义非常模糊,因此只要中共政权想用,它就能用。任何活动和观点都可能在某天变成非法。

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涵盖对中共独裁的一切批评。从香港民主斗争一开始,「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就一直是斗争的核心诉求。这个口号和提倡组织也可能被禁止。

分裂国家罪」包括主张台湾、香港、西藏和新疆独立或支持更多自治权。任何要求「自决」的组织都违反了国安法。这就意味着,毛泽东本人在国安法下将面临面臨无期徒刑。不论实践如何,毛泽东本人至少在口头上支持少数民族的自决权。

国安法已禁止「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个去年最受欢迎的抗议口号之一,当局指这个口号意味着「分裂国家」。 ISA从未支持该口号,因为该口号与香港的右翼本土派相联系,并指出不需与中国大陆工人联合进行运动、混乱群众意识的民族主义方向。但是,中共对该口号的禁止,反而会刺激香港工人和青年对这个口号的认同,甚至得到到部分中国大陆工人和青年的回响。

台湾执政民进党告诫台湾人不要前往香港,因为如果他们发表任何公开声明或发表支持台湾独立的言论,可能会根据国安法而被捕。 54%的台湾人支持台湾完全独立–这是有史以来的最高点,也是习近平采取强硬的反台湾政策的直接结果,而中共在香港的镇压强化了台湾人对台独的支持。

恐怖活动罪」包含一系列与真正的恐怖主义无关的行为。亲中共的建制派和大陆媒体过去已经广泛使用这个标签来指责去年的抗议活动。譬如去年港铁抗议,破坏公共交通的行为可能会被中共警方列为「恐怖活动」。支持抗议活动的任何行为,例如向抗议者捐助食品和饮料,或对伤者进行医疗护理,也将非法,从而覆盖不限于前线抗议者的很大一部分人。

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涉及与包括台湾的任何国际联系或接触。这很可能用在呼吁美国和其他政府对中共施加制裁和压力的某些团体和政客,但这项罪名也可以用於一切政治组织、工会、非政府组织以及任何其他拥有国际成员,并批评中共统治的组织。

在香港的记者和媒体也正准备应付新成立的、把「采取必要措施加强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的管理」的国安公署。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如果香港外国记者会或香港本地所有记者,能够给我百分百保证,他们不会违反国安法,那我就会保证新闻自由。」这无法消除对新法的恐慌。

香港记者协会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有87%的人认为认为立法将「严重影响」新闻自由,而90%的人认为新闻工作者的人身安全将受威胁。

全球因素

我们必须从中共政权(特别是解放军)最近采取的一系列行动来考察习近平对香港的野蛮进攻。今年中印边界冲突是自1962年的战争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解放军战机多次进入台湾领空;中国海军首次同时在东海、南海和黄海这三个海域进行军事演习。中国还向日本实质控制的钓鱼台(日称尖阁诸岛)附近的有争议海域派海警船,以抗议日本政府决定还命名这些岛屿嶼上的某些地名。

中国:新冠肺炎让习近平变强还是变弱了?

习近平似乎正在四处惹事生非,包括与澳大利亚的冲突日趋激烈,过去中澳两国曾经发展出蓬勃的经济关系。为反制加拿大逮捕华为副董事长、华为创办人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现在有两名在中国的加拿大公民被指控犯有间谍罪,并可能被判死刑。

因此,对香港的打压不仅、甚至并非意在香港。中共宣称要平息2019年数百万人上街示威游行的群众运动,然而中共并不一定要动用好比按下「核按钮」的国安法。实际上,香港反威权运动早已陷入自身的政治矛盾,并在走下坡–缺乏明确的政治计划,以及最重要地,缺乏有组织的工人阶级基础来在更复杂的局势下引领斗争。

最新的严厉措施可能将在短期内产生令人震摄的效果,这对香港的运动来说无疑是个挫败。如果抗议者吸取主要教训、改变运动方向,运动可以在将来恢复。国安法的目的是在香港和中国大陆散播恐怖,因为不满的声音在中国大陆也越来越大。受到了与美国的贸易战和过去7~8年中国经济增速趋于放缓的影响,中国现正处于新冠肺炎触发的严重经济危机中。

习近平也希望能对党内和军内对手展现威力。中共内部权力斗争是现在中国政治发展的决定性特征,并反映了社会危机的加剧。习近平正努力保住自己的位置,争取连任第三任期,但目前看来这一期望不再那么笃定。

统治精英认为习近平强硬的内政和外交政策对他们是个麻烦、会分散注意力,因为他们的首要任务是促进经济发展。但是习近平不能轻易改变政治方向,因为这样做会严重损害他的权威。随着敌对派系磨刀霍霍,习近平在某些方面类似于他的对手美国总统特朗普, 越来越依赖民族主义,并寻求新的冲突,以此来展示他的力量,迫使社会和整个党国机器与他团结一致。

与特朗普的交易

目前,西方帝国主义政府已强烈谴责国安法,但反制措施也比较不痛不痒。他们说冲突是基于「意识形态」的(即民主与专政的斗争),但这根本是在骗鬼,因为美国和欧盟不会反对沙特阿拉伯等独裁政权。特朗普一再表达了对习近平的赞赏。上个月在夏威夷由麦克·蓬佩奥代表美国进行密会时表示,他似乎与习近平达成了一项新的协议,以挽救两国之间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有传言说,作为回报,美国总统同意减轻对新疆(或加上香港)进行大规模镇压的制裁措施。

香港:习近平收紧权力 图摧毁民主权利

但是,北京日益挑衅的行动将暴露出西方大国不采取行动的相对劣势。考虑到新冷战涉及到的利害关系,由于香港局势在全球斗争中具有重要意义,我们更有可能看到双方就香港问题的立场也更加强硬。当然,西方政府采取的行动将主要是保卫其银行和商业利益。而中共政权也有可能误判形势,反制措施可能比预期的更为严厉。帝国主义之间的冲突正在加剧,然而这一切才刚刚揭幕。

对于香港的社会主义者和运动人士来说,这是个非常危险的发展。对于外地的社会主义者来说,这是一个警告,它凸显了我们正进入一个具有这些特征的新时期:更尖锐和更爆炸性的转折、越来越多的冲突、新的斗争,并且迫切需要基于工人阶级力量实现真正社会主义和民主。
8
分享 2020-07-12

8 个评论

我始终觉得 除了国际局势的收紧 这是大格局 习对香港下手如此之狠 很大程度上也有报复心理作祟 他无法直接把手伸向欧美 或者说各国的民主同盟 只能拿香港开刀 因为香港首先是民主同盟一员 也是国际金融港 妥妥的“资本主义”占据点 习在对面夹击下 只能拿香港出气 而且是往死里打那种出气 就是那种窝里横的男人 只会打老婆孩子 然后觉得自己可男人了 实际就是一废物 那些吹嘘香港有多少欧美资产的人请自己去看看到底是赵家资产多 还是其他人的多 通过香港这个资优生往外洗钱和往内偷美元是ccp的传统手法 只是现在 资优生被阉割了 看看习这偌大的面子往哪里搁
我覺得只有香港的普羅大眾與東亞大陸的普羅大眾聯合起來抗爭,香港才有機會民主化。
"郑雁雄曾任广东省委书记,以在2011年镇压广东乌坎事件而出名。" ~~严重错误!!!


郑雁雄履历(摘自维基百科):

2005年1月,中共汕尾市委副书记、汕尾市纪委书记。2009年1月11日,任汕尾市人民政府市长。2011年8月,任中共汕尾市委书记。郑氏任汕尾市市委书记期间,曾强力弹压处理乌坎村事件。

2013年7月,任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2018年5月 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务副秘书长、省委政研室主任。

2018年10月,任中共广东省委秘书长、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

2019年1月29日,任中共广东省委委员、常委。
我始终觉得 除了国际局势的收紧 这是大格局 习对香港下手如此之狠 很大程度上也有报复心理作祟 他无法...

毁了中共苦心经营70年的钱袋子,习大大对中共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但是换句话说,习大大总加速师,对反贼来说,就像大清张之洞一样,其实是新民国的功臣啊。
這篇雖然大致上認知正確,但卻摻了很多對資本主義的主觀惡意和宣傳。
「而且沒有表明立場」。
香港素係東方之柏林,此法示出之前,我曾覺港金融中心有隕殂之風險,但為朋友所以為杞人憂天。此法一出,驚懾內外,杞人之所憂,已成事實。而港之淪沒,勢將引致無數明暗影響,此東西交臨之地,所涉利益又甚多,矛盾又其積累,風波及漲,兼之港人竭力堅守餘殘之空間,飄零於外者窮作遊說,庶幾可有挽回之術。
著名左派朋友回来品葱了,好,我欢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