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以欧盟为首的一众西方国家治理能力严重劣化与政府不负责任?该如何纠正?

本话题与中共无关!!!中共处理疫情是如何的失败、朝鲜处理疫情是如何的野蛮,都不能说明欧美这一次处理疫情是及格的。政府没有第一时间积极行动并且在大规模流行后束手无策,都是本次西方政府需要反省的。

一个健康的国家光有民主自由是不够的,有效治理也是重中之重。
如今英国与欧盟诸国的治理能力实在乏善可陈,面对疫情极度无能且不负责任,最终居然出现了类似极权国家的人道主义危机,实在令人大跌眼镜。
与之相比威权国家俄罗斯反应及时雷厉风行,没有搞出任何危机与灾难(虽然伤了厉害国韭菜的心)。

那么如何看待这种民主国家的退化现象?该如何振兴?
非不為也,是不能也。

在疫情發展到大量不明社區傳染源的階段時,除了封城減災之外,沒有任何可行的政策手段了。
中國也是這麼作的,封鎖武漢湖北,但醫療資源不足下,人道危機不可避免。
歐盟也是一樣的,整個申根區的每千人病床數大概4~5左右。
面對大瘟疫、大規模傳染必然發生人道危機。
這和體制沒有太大關係,純粹就是數學問題而已。

該問的是:

1. 為什麼沒有在疫情還能防堵的階段,展開早期措施,像台灣或者新加坡這樣控制下來?

答:歐盟的公衛體系長期處在資源不足的狀態下,廢馳已久,相比東亞地區幾年前爆發過SARS/MERS,防疫主管機關的資源和能力都不足。政治領導專業的現象確實存在。
美國其實也是,CDC預算年年被砍,有能力的公衛學家都在私人機構任職,只有三流學者會去CDC。

2. 為什麼不能總動員疫調,大範圍隔離,分流病患收治,像韓國這樣快速將疫情壓下來?

答:疫調人力不足、醫療資源不足、口罩不足。每千人病床數韓國和日本都超過10,是全球排行榜上前兩名的國家。全國的公衛/醫療資源分攤到人口上,日韓是歐美的四~五倍。

東亞國家有集體主義傳統,公民在限制自由的政策下配合度較高。韓國、台灣是醫材生產國,能至少確保醫療單位有足夠的戰備資源,甚至能快速開出產能給公民使用。在歐美國家無法辦到。


總體下來,歐盟和英國已完蛋,美國即將大暴發。能將疫情控制在醫療系統承受範圍的,目前看只有南韓、台灣、新加坡、香港、澳門。日本的防疫政策不同,要看接下來一個月疫情發展才能知道。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结论下得太早了,评判标准太简陋。

一,绝不可仅从这区区两个月内的病毒所造成的损失数据评价各国的防疫措施:
1.采用大幅度的封区隔离停工对经济造成的后果非常严重,日后由于经济危机造成的生命财产损失可能高于病毒造成的损失。
2.采用集中资源针对病毒的方式会挤占治疗其他疾病、处理其他社会问题的资源,结果可能造成因其他疾病或事故折损的寿命高于被病毒折损的寿命。
3.封区停工隔离不是长久之计,终究要复工,病毒会卷土重来。

二,不同的气候环境、国民生活习惯、经济状态都会造成病毒传播速度的不同。

三,无论是民主还是独裁国家,军队都是严格的自上而下等级森严的独裁系统,可见,在战争这种目标明确、需要快速反应统一运筹资源的事务上,独裁的确优于民主,不存在任何一支自由民主又能高效作战的军队。所以,想做好防疫这种与战争同样需要快速统一反应的事务,与自由民主在一定程度上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
我来说一下 我了解到的情况 :欧盟政府 各国政府由于不是病毒始发国 所以 所有基于疾病的数据来自于中国疫情部门,所以造成了他们没办法推测病情严重程度,比如 2%死亡率以及年轻重症率,因为中共没有给出真实数据,所以如果过度防疫会造成国内人异议,who 一直在配合中国政府,最早给出的建议就是不要过度防疫,保持商贸,现在手中有了疫情数据之后,才能做出相应调整,这事结束之后,在海外的国人都要替中国政府背债,中国政府也为了担心未来产生集体打压,赶紧甩锅,进行海外救援,第一让国内小粉红提升民族自豪感,增加民粹主义,抹掉前期控制武汉的失职,第二分裂主流民主国家,让他们给予中共喘息机会,就是不知道在这种洗脑攻势下,国内多少人会有独立思考能力,天佑中华吧.
人道主义危机说不上,毕竟不是黑死病那种死亡率。我觉得算是官僚主义给全世界带来的灾难之一
WHO/欧盟/中国政府之流的自上而下的超国家体制在面对疫情的时候显露出了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掌握医疗资源流向的官僚们为了种种原因,要么为了维稳、要么为了甩锅、要么像谭先生一样为了钱不要良心,从而让它们在面对疫情的时候表现出了惊人的一致:前期遮遮掩掩、觉得可以大事化小,等爆发的时候方才追悔莫及。而整个医疗系统也没有well response,因为它们和整个国家的福利体系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和由官僚组织的国家机器捆绑。官僚说他们不能动那就不能动。
    其次,欧美的医疗设施产能严重不足:病床、口罩、医生不足。尽管英国的NHS和Healthcare for All理论上来讲增大了医疗器械的需求,尽管左翼不断吹嘘在他们执政的地方疫情控制得更好,但这不意味着在实际操作中公共医疗福利取得了积极作用。从结果上看,欧洲式的全民医保反而没能保住全民。(当然,美国也不算多好,但这不是医保的问题,是他们CDC和中央官僚的问题)
    
喂你吃包子 “中国人素质低”,辱华警告;“所以不适合民主”,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与之相比威权国家俄罗斯反应及时雷厉风行,没有搞出任何危机与灾难”  这句话我看笑了,每年大把大把的毛子移民到欧美,其中毛子的精英人才流失到欧美极其严重,怎么没看到有欧美人民移民到俄罗斯呢?

另外肺炎死的都是老年人,即使是像意大利那样也不会对意大利的死亡率和平均寿命有什么显著的影响。反观俄罗斯,人口继续萎缩,人均寿命徘徊不前,经济继续以石油天然气为主,精英人口继续加速移除。哦,对了普京大帝刚刚修改了宪法跟他的好朋友维尼一样成为终身总统了,相比这个肺炎,我看俄罗斯人民更应该担心的是别像中国一样也变成高科技极权下的奴隶了吧。

另外同为民主国家,欧美国家之所以不像日韩台湾一样防控做的好与他们的文化有关,欧美人的文化基因里天然就比亚洲人有更多冒险精神,所以他们的普通民众对这个病也不像亚洲人那么在乎,而且意大利这些国家民众又比较热情奔放,喜欢拥抱贴脸亲吻啥的,所以就大流行了。
minicat 政治立场是人的自由与理想 生活中的自由主义者 思想上的斯多葛主义者 精神盎萨人 天佑吾王!
外国的问题我们确实不应该回避。现在的人间没有共产主义,也没有天堂。
我认为欧洲搞成这个样子绝非偶然,这是他们在二战后过度调整的必然结果
极右翼的法西斯主义毁灭了旧欧洲,所以二战后他们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向左调整。此时,共产主义,社会民主主义等左翼思想大幅发展
例如欧洲60年代开始推动的国家福利虽然保护了弱势群体,但是也忽视了财政,经济的承受能力。“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福利扩大了,但是穷人仍旧没有足够的知识和工作能力。例如今天的移民和难民就没有很好的融入当地环境,造成了各种问题

左与右的问题没能在欧洲达成共识。欧盟内部也常常意见不一。英国索性直接脱欧,回归孤立主义。马克龙遭遇黄背心激烈反对,各国裁军导致美国不满。意大利政局不明朗,如何对待俄美中总是摇摆不定……

二战以来的反思确实为欧洲迎来了几十年的和平。但是也带来了政治正确,难民移民等新问题。欧洲的政治家发现自己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一不留神就会遭到批评。长此以往讨好民众,遵循政治正确,消极治国的鸵鸟政策就成为了主流。更别提推进改革政策了
政治是维持平衡的游戏,政治家的权力过大过小都有诸多弊端。大谈意识形态或政治正确有违现实规律,最后只会走进政治路线的死胡同。今天的欧盟和中国正好走向了两个极端
影正 博爱,公正,自由
我觉得不同的国家国情和制度都是有差别的,同样是民主政体也会有差别,为什么欧盟国家处理疫情显得疲弱,这个问题是因为欧洲人其实在二战以来并没有出现太多的社会危机或者政治动荡,这也就让原本应该在民主社会发挥作用的公民意识和公民力量缺乏协调,特别是意大利真的不得不承认树立了一个反面教材,欧洲的公民意识的缺乏实际上体现在国际外交事物或问题上缺乏关注,所以这些欧洲人对政治的关注是内向的,这点与中国完全相反,而当来自国际的威胁袭来的时候,他们长期生活在一个安全美好的环境,这也就让他们缺乏危机意识,而政府处理社会现象级的问题上缺乏经验和能力。而东亚的国家的人民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人民在参与政治的时候会热衷于关注与外交领域的问题,这让人民对疫情的预防有一个提前量,当然日本还是太迟钝。
masao_date 日本臣民
昨天,英国政府宣布了放弃追求感染归零,集中医疗资源治疗症状本身的,实事求是的决定。

根据今天早些时候朝日新闻的消息,这个决定确实是日英首脑通话以后的结果。这意味着万世日本与八百年大英作为地球上历史最长的两国,选择了有别于世界各国的科学防疫政策是基于重大政治学术共识,并非偶然。

巴西总统昨天宣布了实际检测阴性,把假阳性的舆论危害捅到了国际大新闻这一级,也宣告了中共输出「唯核酸论」的彻底破产。今后应该会有更多国家尊重「只有肺炎才是肺炎」的废话级事实,把阳性无症状一律视为误诊。英国学界甚至提出了比日本「无症状不会感染」更激进的简化指导意见,即「有症状在痊愈期依然不会传染」。这将极大解放英国社会各界带病抗病的上岗能力,一揽子解除其他各国尤其中国与意大利人造危机周期性输出的威胁,因为英国会一直保持高负荷对阵处理病患,输入病例想威胁英国医疗资源根本插不上队。

日本现在维持每天几十例的增长速度,报道每一个有症状轻症新患者的身份,这在目前是世界最高水准防控成果,但等花粉季过去了依然要面临「日常口罩率过高」,「为中国病付一辈子口罩钱」的无底洞浪费问题,长期印钱买口罩和长期印钱是没区别的,因为口罩不是生产资料。日本之所以没有像英国一样鼓励带病上岗全民分批感染轻症,本质上还在等国产疫苗,毕竟比起英国,我们手里除了同样先进的统计手段还额外拥有世界第一的预防医疗科研能力。

很多人可能好奇如果这次传播的是鼠疫埃博拉日英是不是就灭亡了,恰恰反而那种情况下日英才会采取最快最极端的非人道的隔离与封闭措施,等国外疫情迅速毁天灭地了也迅速消亡再打开海关。高致死率同样是清除致病源的利好因素,「海峡一守一千年过去了」对日英而言都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目前封关之谨慎,恰恰是因为「中国病无法在海外无法像鼠疫那样迅速杀死宿主」,所以不能忍受一旦冲动封关后遥遥无期的解封时间。

英国甚至很不客气地给出了其他国家「会因为各国依次爆发输入而为0感染的目标筋疲力尽」的结论,这结论日本学界政界是心里知道也不出去开嘲讽的。

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与英国皇家统计学会,是人类文明面对自身愚昧危险的最后双保险,无关客观的危机的严重程度,他们首先出具基于数学的无情感意见,防止人类自己因不完善的直觉胡乱行动引发宗教式灭亡。不知道这两个人类最高咨询机关之分量的,请百度北里柴三郎和Austin Bradford Hill,这是他们二人的基业,英国的源流可能更早一些,不过有一个慢慢胜任当前角色的过程。

我不否认欧洲和东南亚有些民主小国缺乏全面事务预案能力,不接受日英领导肯定难逃厄运。但那就相当于海啸掀翻了阿利伯克掀不了出云和威尔士亲王ーー不足以指责他们共同的理论基础、船舶工程学是错的。
日本开始传染——如何看待日本政府瞒报疫情,防疫佛系?
日本控制住了——如何看待韩国大量传染,政府无能为力?
韩国大量检测,控制住局面——如何看待美国CDC不报道人数,病毒检测能力不足?
美国CDC重新开始报人数,投入大量检测包,引入韩国快速测试——如何看待以欧盟为首的一众西方国家治理能力严重劣化与政府不负责任?

五毛们就继续带节奏吧,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哦,对了,如何看待伊朗这个独裁国家被传染的一塌糊涂?
我个人觉得以日本为对照组参考西方国家的防控策略是比较可行的。

日本的思路从我个人收集的的信息来看,是实行分级诊治,视疫情的发展逐步升级对应措施,重点防控集团感染,一切以避免医疗资源挤兑为目标。目前来看,算是可行的,毕竟目前医疗资源没有挤兑,境外输出人数也很少。欧美国家除了意大利,大部分都是走的日本这种防控思路,如果有哪个国家最终还是控不住挤兑了医疗资源,就直接对照日本在实施措施上的异同就可以了。现在欧美国家还处于疫情上升期,不妨给多点时间观察一下,而且日本这条路最终能不能行得通,也需要时间来验证。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拿支乎名言先回应一句: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民主国家,西方国家或者欧盟国家这次对疫情的应对真的很差吗?这本身就是墙内媒体引导出来的一个认知误区。

首先看下墙内媒体们翘首以盼,期望出现大爆发从而可以批判一番的地区:香港,台湾,日本,韩国。中国周边的几个国家,受灾最严重的就是韩国。但是韩国通过广泛的检测和快速的确诊,确诊病例经历二月底,三月初的爆发式的增长后已经稳定在四位数。日本则在二月初经历短暂上升后很快就控制住局面,至今还没有突破千例。让墙内媒体集体高潮的那位坐公交上班后被确诊的白领似乎并没有成为日本毒王。

接着说北美。加拿大和美国的疫情目前还处于上升期,最终会有多糟目前不好说。但是我感觉不会比韩国更遭。因为北美的生活方式比起欧洲亚洲更有利于疫情的防控。北美人口密度低,出门都是开车,很少用公共交通,再加上人与人的交际模式不同,社交需求比较低。理论上只要政府宣布所有人在家工作,疾病的传播渠道就可以基本被控制住。

等会接着写。
首先哪裡有人道主義危機?其次要我們提出糾正有點像太監教人上青樓
Xenon 我支持香港民主运动,警察有本事来抓我啊
我觉得不仅是欧盟,澳大利亚的处理方式也是有一定问题的:

移民觀察:澳洲政府荒腔走板的「佛系防疫」全記錄

澳洲「佛系防疫」時間表(0123-0201):政府基本零作為

有著國難當前還能放心出國去度假的總指揮,加上各大機關長期以來力行「悠閒為上」的積習,不難想見這次面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威脅,澳洲政府會有什麼樣的處理。

果然毫無意外:在疫情爆發初期到中期,澳洲政府還是力行「佛系辦公」的哲學,偶而「抄抄美國政府的作業」。以下就回放一下這幾個月來,澳洲政府的「佛系防疫大作戰」時間表:

1 月 23 日 - 1 月 24 日

凌晨,中國武漢宣布封城,關閉所有交通要道。

但澳洲政府此刻顯然還沒意識到「封城」是什麼概念,也沒有意識到封城前後有多少來自中國武漢的旅客入境澳洲。武漢封城前一刻起飛前往雪梨的 MU749 航班,隔天照常降落雪梨。

「佛系政府」雖有派員在機場等著,監測該航班所有人的體溫後才放行,但機場大廳除了該班飛機上的乘客外,包括媒體記者、出入旅客無人戴口罩,一切仍彷彿天下太平。

當天,台灣政府宣布開始管制口罩出口、隔日宣布提高防疫層級。澳洲「佛系政府」治下,每個城市的農曆新年慶祝活動繼續佈置、如期舉行。


1 月 25 日

中國政府宣布取消所有的團體出境旅遊。

晚上,澳洲「佛系政府」直播開記者會,宣布 1 月 23 日降落雪梨的 MU749 航班上,其中兩位乘客確診武漢肺炎。整場記者會下來,簡單意思就是:這兩人控制住了、隔離了,大家不要驚慌。

等等!那 1 月 23 日當天在雪梨機場,塞著滿滿過年出遊的旅客、記者、空服人員、地勤人員怎麼辦?是不是要自主隔離?要不要就醫檢查?有沒有追蹤或通報機制?

對不起,一切完全沒有交代,也未見任何後續處理。

「佛系防疫」絕非浪得虛名。

1 月 26 日

澳洲國慶,全國各地「舞照跳、馬照跑」,慶祝煙火大小派對遊行演唱會,樣樣都沒少。

但也就在這時間,蝗蟲掠食般的景象開始在澳洲出現了──全澳洲所有能買到的防護衣、口罩、消毒液,開始被數以萬計的大量收購。澳洲海關無法可管。於是在中國航空公司的「協助」、中國海關的「默許」之下,這些醫療物資就這樣被成箱成箱地運到中國。

澳洲口罩價格瞬間飆升,一日五市。這現象事實上不只在澳洲發生,而是在全世界 70% 的國家發生。除了已經管制出口的台灣以外,大概全世界各大城市的藥房前面,都貼上了「口罩缺貨」。

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中國網友痛罵台灣政府」、「名人罵『狗官無良』引爆論戰」、「藝人老公赴日蒐購一萬個口罩」⋯⋯總之台灣內部吵成一片的同時,至少多數人還是有口罩買的,這裡就不多講了。

此時中國黑市,醫用藍口罩一個已漲到約 15 元新台幣。 1 月 24  日最後一波陸客團體入境,回程大約是兩周後,加上之前入境團隊的返程航班,這段期間尚在澳洲當地的團體陸客,頓時成為「代購囤貨大隊」。每天都有無數的醫療用品,在澳洲各大機場等著被運到中國。

1 月 24 日起短短 14 天內,澳洲境內各大城市的口罩、防護服,幾乎被搜括得乾乾淨淨。只剩下零星在網路上販賣的,一盒 10 個要價折合 4000 元新台幣的 N95 口罩。

面對防疫相關醫療用品的瞬間大量流失,「佛系政府」依然沒有任何作為,甚是輕鬆寫意。
 
1 月 31 日— 2 月 1 日
 
1月 31 日美國政府宣布:「有 14 天內中國旅遊史的旅客,禁止入境美國。」

澳洲政府直接照抄之,宣布除公民、綠卡持有者外, 14 天內有中國旅遊史的人一律禁止入境。

澳洲「佛系防疫」時間表二(0201—0228):規避禁令「曲線返澳」竟有獎金

接下來到一直現在,澳洲政府從聯邦到地方,沒有設立因應疫情的統一指揮部,各單位各自發布自己的相關規定。

疫情多嚴重?留學生開不開學?能不能入境? 本地學生如期上學嗎? 14 天去過哪會被限制入境?⋯⋯種種隨疫情擴散立即面臨的問題,在澳洲從沒有一個統一的指揮部門做統整規劃因應與對外說明。

在沒有統一規範、各自為政下,澳洲許多大學「缺錢缺到各出奇招」,甚至宣布留學生「流浪」後成功入境有獎金,以此方式規避入境管制。(詳見:〈澳洲為抗疫頒「入境禁令」,各大學出奇招,補助學生「曲線返澳」〉一文)

然後第一波從中國出發、流浪地球 14 天後「曲線返澳」的留學生們,竟然也就這樣成功入境了。結果,在這批留學生中出現了確診病例。

「台灣、香港、澳門算疫區嗎?能入境嗎?需要隔離嗎?」澳洲政府沒有統一說法,大家只能每天追著新聞跑。赴澳台灣人社團裡大家彼此取暖之餘、各種真假消息也滿天亂飛。

澳洲政府這段時間唯一做的事,就是「抄了美國的作業」後,不斷地延長中國旅遊史入境的限制。然後包機撤僑,派了專機把旅中澳洲人送到聖誕島去隔離。

2 月 16 日,全澳累計有 15 名患者確診, 8 例恢復。這些人去過哪?有什麼接觸史?政府有沒有相應措施?從來都沒有統一的說法,想了解的人自己去拼湊。

病毒從來不躺,而是用跑的、用飛的。 2 月的後兩周,新冠病毒不斷地向世界各地擴散,各國確診病例紛紛增加,但佛系政府仍然「躺得好好的」。除了每週定期宣布「延長中國旅遊史禁令」,讓我們知道「政府應該還沒倒」之外,沒有任何進一步的因應作為。

當地人仍普遍對疫情無感,甚至戲謔嘲笑

有時候看一些災難片電影,總是會有點不屑地罵編劇,「這世界上怎麼有可能會有這麼麻木不仁、反應遲鈍的政府?」現在想想,這些編劇可能是澳洲人,或者是比較了解澳洲政府的人。

在這裡一定要額外提一下,澳洲人民此時仍普遍對疫情無感,甚至有許多當地網友在論壇上嘲笑台灣、新加坡、香港、韓國民眾去超市搶購口罩、衛生紙等物資的行為。

「亞洲人到底有幾個屁股?要這麼多衛生紙。」這是我白人同事在午飯時看完手機新聞後,親口對我說的話。

到了 2 月 28 日,澳洲總理終於宣布「啟動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健康應急方案,全面升級國家防護」。

看新聞標題這樣寫,我感動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躺累了,終於要坐起來做事了嗎?

但一看詳細新聞內容:等等,國家防護的緊急方案?除了再次延長中國旅行史禁令,怎麼好像全都是空話,什麼新措施都沒公布?

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更讓人瞠目結舌。

澳洲「佛系防疫」時間表(0229 - 0303):50 萬人大遊行照常舉辦

是的,你沒有看錯。在病毒從亞洲擴散到歐洲、中東,各地疫情極劇升溫的情況下,一年一度南半球最大的同志大遊行,還是在澳洲雪梨如期舉辦, 50 萬人擠爆現場大街小巷,當中更 99% 的人都沒有戴口罩!

澳洲政府至今,還是只禁止有中國旅遊史、新增有伊朗旅遊史的旅客入境——直到今日,近期同樣爆出嚴重疫情的韓國、日本旅行團,仍依然在澳洲各地趴趴走。同時間,澳洲已出現第一例無旅遊旅史的本土感染確診案例。

此外,還記得前面提到的「大學補助留學生曲線返澳」嗎?這天,布里斯本確診了一位途徑杜拜、「曲線入境」澳洲的中國留學生。

而當澳洲民眾現在紛紛緊張地尋找口罩自保時,在全澳洲境內,已買不到任何合理價格的口罩了。(原因很簡單,文章前面寫了)網路上,也只剩下少數雜牌、不知有無效用的口罩在販售。至於真品的 N95  ,現在價格再度翻倍, 10 個要價約 8000 元新台幣。(此時中國黑市的醫用藍口罩,一個 40 元新台幣)

直到 3 月 3 日的此刻,澳洲衛生防護主要委員會(AHPCC)才開始正式「討論」新的防疫措施,例如禁止大型群眾集會、關閉學校和托兒機構等。

對比之下,台灣政府從 1 月到現在的防疫表現,相信大家有目共睹。台灣和澳洲政府動員的程度差異,基本上用一個是挑燈夜戰、上緊發條的考生;另一個則是滑著手機、躺在床上,還在想考試到底是幾月幾號來著的考生來形容,應不為過。
這道題不過是理客中2.0 ,不理性不客觀不中立抽出一個場面,然後要理客中地回答。

你首先要搞清楚民主/極權的特點,再按照特點去分析,出了異類,再問為什麼。

1.民主/極權都不是防疫用。
民主是確保個人權利的體制,極權是領導的個人體制。你看見民主國家會在每個個體利益上,翻來覆去地找平衝點,可能最後就「唔湯唔水」;極權不麻煩,一切就看領導,領導會不惜代價去保障領導的利益,至於你自己是不是代價,可能要被犧牲了才知道,畢竟你知道的是你能知道的,你反對的是你能反對的。

2 .感染數字反映出政府能力?
可能對也可能不對,不過首先得有資訊流通。同時也要反問一下,不檢測不公布好不好?全檢測帶來大量感染數字又好不好?

(有時間再增編一下) 

民主國家的政府做不好,會受到國家公民/媒體 質疑/挑戰/責罵。極權裡,反而是你自己被質疑/挑戰/責罵。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一句话,别相信中共,但凡头脑幼稚相信中共、相信WHO的西方民主国家,没一个有好果子吃。
还有就是不要贪图中共的小便宜,现在疫情最严重的国家都是跟中共走的近的,西班牙、意大利还公开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协议。
如果人人像台湾,根本不相信中共,不相信世界卫生组织的狗屁,我估计早就控制住了。
这些欧洲国家平时对华啥态度:什么中国发展机遇论、什么开放、多边主义,差点没给中共磕(kow-tow)头了,到现在当然要付出代价。
疯狂宇宙小池塘 亲自祈翠🙏
这些年下来,凡是恰共匪烂钱的有几个不是这副德性呢,唯一的例外却是台湾。
现在说这些还早,因为中国现在在疫情防控结果上还是倒数第二(倒数第一是意大利),而且欧洲国家很多年没有处理过这种大规模传染病了(H1N1有疫苗),中国十几年间肺炎爆发了两次。
同意你的逻辑,中共做的很差没错,现在开始大肆宣传欧美的疫情负面新闻更是吃相难看。但这一切都不能作为判断欧美做的好不好的依据,客观来讲,他们做的真心不怎么样。
饲养员 半导体行业女博士。
欧洲国家属于重视度严重不足, 当然也有被中共数据欺骗的因素.
出埃及记 文明是有季候的
你葱吵了这么久民主自由独裁却没一个扯到关键点的。
这是民主的问题吗?这是整个国家从上到下都不当回事造成的,尤其欧洲。你葱是不是都忘了一个月前恁国人在意大利举“我不是病毒”牌子求抱抱然后还真的一堆意大利人抱上去的事?
为什么欧美很多国家反应慢了,政府毫无作为的香港和民主程度很高的台湾反应快?看看03年这两个地方被恁国坑的多惨就知道了。
关键根本不在民不民主,在于是不是被恁国骗了!是不是轻信了恁国!
沒什麼特別原因,非要說的話就是歐洲人開始進入了被達爾文進化論所消滅的一群。

這次的疫情傳播的速度不是任何國家的醫療系統能夠承受的,所以從政治上考量應該怎樣將資源保住有生力量,然後不浪費任何資源在本來就沒有希望的人身上。

你認為歐美做得差,是因為你有個錯誤的認知以為他們能做好。就等於印尼,他們一開始就說不檢測因為他們沒錢檢測,也沒見到有人會討論為什麼印尼做得那麼差。l
tommy_lee 移民积极分子
人家选民会纠正了,不用废我们操心,人家意大利人在家会唱歌,弹各种乐器。中国人就会乱喊,综合素质还是有区别的
        欧盟小国林立,如果部分国家采取行动,部分国家不采取行动,那么这些采取行动的国家的行动的意义会大打折扣。行动的成本却因国家小,相对于大国更依赖国际贸易,更难以承受。
      而要欧盟各国采取一致行动,欧洲议会的效率非常低下。
      再加上承平日久,百姓危机意识淡泊。 搞成这样一点都不奇怪。
      相对于欧盟,美国的表现才是出乎意料。CDC的测试工具竟然出了问题,然后还不想放权。川普则是一个劲儿宣传这是流感。这一个壮汉面对危机,三个脑袋里最应该负责这事的那个脑袋摁着手脚不让行动……
     
     
欧盟各国这次太松懈了,不知道是太相信WHO还是太信中共。早期根本没有储备战略物资,也没有对口岸进行严格疫情检测,负压病房更加没有准备。这次香港和台湾防控措施出台比较早,早早储备战略物资,最低限度香港也部分封关了,所以才能顶住。

但是很奇怪的是香港和台湾对中共或者说中国反抗情绪最激烈的地方,或者说最了解的地方。
当民主过于自由的时候,国家在治理的时候肯定就会存在一定的难处,这也许就是民主自由潜在的负面效应,可以看看这个视频,道理都是一样的,政府与民众如何平衡是个难题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nZVEQ3Ftug&feature=youtu.be
政府有違法事項的,有司法可以抗衡;沒有違法的不良處置,有民意可以抗衡。
mk999999999 深吹的克星
民主国家处理的好的很多的,印度台湾韩国都不错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我用一篇複製文答你
https://i.imgur.com/ptIkMqE.jpg

為什麼今天公民權只給退伍軍人?
因為他們是經過精心挑選的,他們更聰明?
荒謬!軍人並不比平民更聰明,在很多方面,平民聰明得多

軍人都是有紀律的人?
說法倒是很吸引人,但紀律是部隊強加給我們的,退役後還能不能自我約束,誰也說不定。

我猜,因為投票者他們知道,社會需要由他們作出重大決定,責任重大……所以他們會認真研究。

不要猜,這裡是完完全全的科學。其他社會體系的統治階層也是一小群非常清楚自己擁有重大權力的人。
權力的分配法則多種多樣:出生地、家庭出身、種族、性別、財產、教育、年齡、宗教,等等等等。所有這些體系都能起作用,但是效果都不好。不管哪個體系都存在許多反對者,認為它們是暴政。這些體系最終都崩潰了,或是被推翻了。

在人類歷史上,從絕對君主制到完全的無政府主義,人類已經嘗試了上千種方法,至於各種各樣的提議那就更多了。有些極端奇怪,比如螞蟻似的共生社會。

什麼我們的社會體系比我們先輩所採用的任何系統更好?

權利的對應物是什麼?
責任!權利和責任必須是對稱的,失去平衡必然產生動盪,直至重新獲得平衡。
公民權是人類權利中至高無上的,公民權就是強權,赤裸裸的強權。不管施行者是十個人還是十億個人,政治權力就是強權。
所以我們必須保證,行使這個權利的人,敢於付出最大代價以承擔自己的社會責任,我們要求任何一個行使公民權的人押上他的生命—必要時犧牲生命—來拯救社會的生命。由此,一個人所能承擔的最大責任和他所行使的最高權利相互對應,完美的對稱。
社會責任必須主動開發才能獲得,硬灌下去的話是會吐出來。所以我們才讓參軍這麼困難,退伍又這麼容易。
任何一個投票者或是政府官員,他們並沒有特別的智慧、才能,或是經過特別的訓練。但都已經通過志願參加的艱苦服役表明,他能夠將集體的利益擺在個人之前。
znhpark 洗脑失败案例
信息公布透明,重视程度足够,高效率的医疗体系。这样只需每个人自我管理自我隔离,就没那么多上吊,跳楼,红袖章等等次生灾害。比如韩国,从开始的最大爆发,到现在已经趋于稳定。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现在欧盟真的不行 未来属于昂撒五国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
zh2020 观察 我要移民
主要失败在刚开始没有重视,对该病不够了解。刚开始就应该对中国闭关或者隔离一些人。现在欧洲爆发不集中,只能封国,医护和物质都不足,不像中国直接封武汉然后全国支援。
ChingTW 無症狀感染
目前歐洲的處理策略是基於武漢肺炎死亡率低,傳染性高來決定的

我不認為處理得很糟糕,除了意大利莫名其妙地把自己的醫療能力拖垮了

確診數字多是正常的,因為這病毒的特點就是傳染力強,確診數字多寡我認為不重要

重點是只要本國的醫療能力沒被消耗殆盡,這個病毒一點也不可怕,還是那句輕症的自我隔離比較重要。
全民醫療導致醫療資源劣化,開放邊境導致病毒擴散,之後必然右翼保守化
很简单啊,这种疫情,要想控制得最好必须侵犯人权和自由,用枪逼着。所以你看看,这次全世界疫情,除了少数如伊朗以外,其他地区的控制程度和国家人均gdp几乎完全成反比。越烂的国家控制得越好。最烂的国家如蒙古,朝鲜,中亚,非洲那些国家,病毒几乎没有,即使有一两例政府就立刻下令国家封闭。最发达的欧美国家感染率最高,看看瑞士。。。
习大伟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新冠病毒”给国家,政府,和各族人民带来自由民主化后最严重的挫折,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它的发展,有复杂的社会历史原因。民主化国家的历史很短,我们人民对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资本主义,如何建设资本主义没有完全搞清楚,因而在探索中走了弯路。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过程中前进的。”——《西方历史八年级下册义务教育教科书》
hj1985 田园胖狐
现在过来挖挖坟,俄罗斯爆掉了,新加坡爆掉了,中国大陆疫情反弹了。哈哈,所以制度是一个因素,医疗资源也是个因素,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卫生部门对防疫的方针是否健全,是否有权力和能力在正确的时候能做正确的判断。有时候也需要点运气,比如新加坡一直做得很好,结果忽略了外来务工人员的宿舍,来了个灯下黑。做得好的国家和地区也大有人在,而且几乎都是社会治理比较良善的国家,极权嘛,像中国那样,基本上就是完蛋鸟,民间也极度缺乏政府补助。“外交政策”最新的文章显示从中国国防科技大学泄漏的信息显示他们所得到的数据库显示全国从二月底到四月末一共确诊案例有64万个(这个还是个不完全统计,因为没有包括一月份的,也不知道原数据是否完整)。民主国家嘛,也有做的不好的。我觉得这个回答虽然事后诸葛亮,但也可以满足问题的要求吧。
中国共产党网军的渗透已经影响到了品葱,即使是品葱也陷入到了分析中共为什么可以采取强力防疫措施或者民主国家的措施相比较中共的措施是不是更好这种中共设置的议题陷阱中。
这个议题的大前提条件就错的离谱,首先要明确的是,中共做的并不是防疫措施,而是维稳措施。和现代普遍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政府不同,中共政府是一个以秦政为基础的,结合一些外来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理论的政府。存在的意义并不是为了社会问题。而是为了维护特权阶层的利益和财富。防疫措施只是中共在武汉肺炎爆发以后所采取的维稳措施的环节之一而已。现在看来,这个防疫环节的力度要弱于宣传环节。
其次是中共采取所谓的让愚众称道的强力防疫措施,并不是因为中共才有能力这么做。更不是因为中共心系百姓安危,如果能有更加合理的封锁信息的措施,中共肯定会采取枪毙火化患者之类的手段。之所以没有那么做。是因为武汉肺炎是12月末期就出现了感染事件。这距离武汉封城的1月21日。出现了20多天没有处理事件的真空期,并且发生了诸多荒唐事件,为何如此不得而知,但是这20多天的真空期,才是导致武汉肺炎情况恶化到中共不得不将强力防疫作为维稳措施的一部分进行的最重要原因。
我没想到的是品葱作为冷静反共的论坛,竟然也会陷入中共设置的议题陷阱,讨论起来体制和防疫措施的问题。
由于无法独自发帖,借楼主的帖子说一下一家之言。
情报工兵 反贼之目的必须一贯、明确且完整:消灭共匪,恢复中华,合众为一,民权民生。
真正自由的是美国,民主的是早期苏联,欧洲全员封建君主专制个个军国主义。是因为他们二战被打烂了,被四百万苏联红军压境,国内红潮汹涌,为了吃马歇尔计划的饭,才竖起尾巴当美国的舔狗,结果一到关键时刻就原形毕露。英国瑞典德国的做法就是赤裸裸的纳粹和法西斯,是种族优生学的变种。我不是针对谁,旧大陆的各位都是垃圾。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25
  • 浏览: 11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