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我的」六個中國 — 一個香港人對中國的看法

2020/5/21 — 10:25

梁啟智在 Matters 發起活動,鼓勵大家書寫大家認知的中國。坦白說,我的專業不是社會學,對「中國」也沒有什麼系統性的思考,翻箱倒櫃後,也只找到這些年來的片言絮語和雜思。

小弟不才,惟有將這些年來的心路歷程拿出來獻醜了。

一、我的混沌中國

先暴露一下年齡:我成長於殖民地末年,那是一個介乎七八十年代「阿燦」和九七的一個區間的時代。在那個年代,民族情感遠不如今天敏感:在學校我會讀「中國」的語文、歷史和文化,會閱讀包括金庸小說在內的「中文」小說。在那個時候,倘若你問我,到底我是不是中國人,我或許會有點愕然,但應該未至於會否認。

那是一個我對中國的概念相對渾沌和原始的時代:我不會思考,究竟由商周秦一直至清帝國的歷史,真的是「中國」的歷史嗎?就算是,那是「我」的歷史嗎?那些在長平之戰、三國或什麼玄武門之亂等等的悲歡離合的,是我的國人嗎?什麼是中國?我手中小說中的文字,究竟是「中文」還是「漢字」呢?我是中國人嗎?還是「漢人」或「唐人」?或兩者皆非?

這些問題從來都沒有被提問,因為一切都是如此的理所當然。當然,很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的年紀尚小。但我相信,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外在的社會根本沒有這個提問的處境。那時候的中國,就像思考中不會觸及的佈景版,一直存在,雖然似乎構成認知的前設,但又似乎對實際的生活和認知沒有什麼影響。

二、(我的)醜陋中國

隨著年紀漸長,加上多了「自由行」來港,中國人的陋習和怪行開始出現在新聞和我的視野中:在大街中蹲著、吐痰、大聲叫嚷、拿著行李箱輾過途人後不顧而去,和種種土豪行徑。然後,或許由於香港在九七後和中國的關係變得更密切,傳媒都更多留意報導中國內的情況:地溝油,孔雀石綠毒奶粉,蘇丹紅,和種種的假食物假飲品,和什麼途人被車撞倒但十多人裝作看不到地從旁走過的荒謬新聞:這樣的新聞多到一個地步,我漸漸連什麼「不合作強姦案」等假新聞也不會起疑,不會認為那是虛構的惡作劇:畢竟,這有什麼荒謬呢?更荒謬的不是早就發生過了嗎?

然後,我也開始接觸到近代中國的悲慘歷史:土改和大躍進等帶來的大饑荒,文化大革命的十年瘋狂,然後就是六四的邪惡暴行(後來,我又讀到六四和東德柏林圍牆倒下的相對照,更突顯前者的邪惡)。當然,還有中國對西藏人「十七條和約」的反悔和隨後的威權打壓,和西藏人的悲壯反抗。

後來,我在大學的通識課和書本中也了解到中國那些拋妻棄子只為餬口的農民工和戶籍政策,還有那些上訪但竟然會在半路被截擊的故事,三自教會和家庭教會的情形,四川地震和種種天災暴露的豆腐渣工程和其他的腐敗,嚴重的空氣污染和環境破壞。最後,還有最初讀到中國冠冕堂皇的憲法的訝異:現代西方法制的不少組成部分都能在中國憲法找到:例如司法獨立、人權自由和權力制衡等等。當然,更令我訝異的是,是這些一直只是紙上談兵。

這些一絲一縷漸漸為我呈現了一個「醜陋中國」的形象:最後一根稻草,大概是柏楊先生的名著《醜陋的中國人》,那種醍醐灌頂的感覺,至今尤新。這令我開始質疑,我真的是中國人嗎?這些無論品性和(無)文化素質都和我相距甚遠的人,真的是我的「同胞」嗎?

三、「不再是我的」中國

這這個疑問最終被我加諸一個否定的答案。我仔細思考和追溯我的成長:

我出生的土地是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女皇陛下伊莉沙白二世的國土(因為香港是大英帝國的殖民地);
我的國籍和護照由出生起便是其中一種英國護照(例如 BDTC 或 BNO);
我受的基礎教育是仿照英國考試制度的會考和高考(又一暴露年齡系列),我也能夠說流利的英文(反而我的國語始終停留在「半桶水」的水平);
而我由大學開始受的教育,更幾乎可謂全屬西方文明的瑰寶:西方政治、基督教神學、西方哲學和英國的普通法等。我的文化處境某程度上完全沒有東方的味道和影子。
在這些反思下,我離開大學,進入社會。與此同時,我的國族身份認同也慢慢開始定型:我是成長於港英時代的香港人,我不是中國人。更甚的是,就算同為鄰國,台灣和日本等對我來說,也遠比中國來得親切。

而且,漸漸我開始區分:我說的是「粵語」或「廣東話」,寫的是「漢字」,而不是「中文」。我曾經旅遊的地方是「台灣」,他們說的是「國語」,而不是「普通話」。當然,我成長和受教育的地方是「香港」,而不是「(中國)香港」。最後,「中國」一詞,只會用於指涉深圳河以北那片土地的那個「鄰近經濟強國」和其中的人和事,其餘一切,都不是「中國」。

四、在古代找不到的中國

這樣的思考慢慢由現代延伸至古代:我開始思考,究竟我自束髮受教以來所讀的「中國歷史」,真的是「中國」的歷史嗎?我沒有在這方面痛下功夫仔細研究,但我慢慢接受了一個史觀:歷史上沒有什麼「自古以來」的「中國」:歷史上存在的,只是「周王國」、「秦帝國」和「漢帝國」等互不干涉和從屬的割裂皇朝興替。

更甚者,在歷經魏晉南北朝「五胡」亂華、有一半鮮卑血統的唐帝國的統治、宋帝國時和邊錘小國的交流(例如大理、吐蕃、西夏、大遼和女真人的金帝國)、蒙古人所謂的入主中原並建立元帝國,和後來女真人建立的大清帝國和被納入帝國一部分的西藏和新疆人,其實根本已沒有什麼血統純正的中國人或漢人。

所謂的「中國」,只是在大清帝國瓦解時按政治需要建構出來的神話(例如什麼五族共和)。真正的中國,大概只是於大清帝國被推翻後出現的中華民國的國號,和後來的竊據神州大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號:而這個中國,直至九七年之前,都和香港沒半點關係。

由這時候開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治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等詞組,對我來說,漸漸變成不可分割的同義詞。

五、納粹中國 Chinazi

這些某程度上仍流於較為疏離的學術反思,隨著香港和中國的抗爭愈趨白熱化而進入新一個階段。這個時候,中國不再只是一個我厭惡但無關痛癢的「鄰國」,而是一個矢志奪去和摧毀香港一切的極權邪惡國度,是一個我們需要對抗的敵人,是一個不共戴天的仇恨國度。香港(人)和中國(人)的關係,就如二戰時期的納粹和猶太人一樣: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不將之消滅,誓不罷休。

在這個前提下,任何和中國為敵的,我都視之為友:最顯著的例子,就是本來我對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浮誇和謊言也極為厭惡,但自從中美貿易戰以來,我竟然對他的惡感大減:他既然站在與中國為敵的立場上,在大關節上他就是我這個香港人的朋友,他的什麼缺點和短處,我都能夠「包容」。

若特朗普也是如此,其他本來我沒有惡感甚至有好感的,就更不用說了:例如在台灣總統大選,在未考慮仔細政綱和政績前,我已偏向蔡英文總統而不是親中的韓國瑜,等等。

六、沒有無辜的地獄中國(人)

近一年來,我的思考甚至進展至以一個「路西法效應」(Lucifer Effect) 的角度去看中國,和中國人(某程度上這也是柏楊先生《醜陋的中國人》的角度)。我沒有糾纏於究竟這個國度只是頂層的權貴腐敗,還是整個國家都腐爛掉?究竟在這個邪惡國度中,是否還有一些不受污染的「中國人」呢?

從一個路西法效應的角度去看,答案必然是否定的:無論你本身是怎樣的一名謙謙君子或怯懦的小個子,一旦你踏進那個史丹福大學的監獄,戴上那副太陽眼鏡,穿上那身制服,你也會變得粗暴和邪惡,你也一樣會毆打囚犯。處境決定了一切,沒有人能例外。

若是如此,在中國的邪惡土壤上,又怎會有不受污染的人?真的有人能「出污泥而不染」嗎?惟一能夠置身事外的,大概只有那些被政權隔絕於這個大染缸的人:那些鋃鐺下獄或被軟禁在家的人。但若身處那個社會中,人人都會受這隻真正的「支那病毒」(Chinese virus) 感染,所差別者,只是程度而已。那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地獄鬼國」。

用一句潮語表達,就是所謂的「芝蔴仁沒有一個是磨菇的」(支那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而事實上,中國這個政權能屹立至今,間接上也端賴中國人的沉默和默許:倘若有十分一的中國人能像香港人如今抗爭,習近平焉能像帝皇一樣安坐中南海?

結語:「我的」六個中國

讀到這裏,你大概也能明白,為什麼我在題目的「我的」二字加上引號:因為,來到 2020 年的今天,我不但早已不覺得中國和我有什麼關連,對我來說,中國還是一個必須消滅的敵對國度:如今在我的眼中,只有中國,而沒有「我的中國」。

事實上,有留意我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動向的,應該早已留意到我已經沒有使用「中國」一詞很久了:「中國」一詞看起來太平平無奇和文明了,和這個國度的邪惡粗暴毫不相襯:或許只有「支那」,才能勉強和這個國度的邪惡相符。

我想,這六個段落,大約就是我眼中的「中國」,或「支那」。

(原文: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88%91%E7%9A%84-%E5%85%AD%E5%80%8B%E4%B8%AD%E5%9C%8B/)
17
分享 2020-07-13

66 个评论

中华民国是唯一真正的美好中国。
民国38年,红色马列祸害中华,她英年早逝,只剩一息尚存。
民国89年,绿色政党上台执政,她失去了最后的灵魂,从中国余脉堕落成了台湾。

如今那个代表自由中国的伟大中华民国早已不复存在了。
没有中国,中国沦陷了。
未来只有推翻中共,在中国大陆恢复中华民国,才能让中国复活。
你的中華民國早就在1927年滅了, 北洋政府是合法從清帝國過渡, 有權繼承前朝領土 (當然少民也可以爭取獨立)

1927年後國民黨推行一黨專政, 廢除議會和憲法, 實行人治和言論審查, 此後的國民政府是非法政權, 法統已失
1949年只是一個僭主打倒了另一個僭主的鬥爭, 不屬於根本上的改變
你的中華民國早就在1927年滅了, 北洋政府是合法從清帝國過渡, 有權繼承前朝領土 (當然少民也可以...

1927~1937是大中华民国的黄金十年。1946年底行宪,中华民国已经进入完全自由民主的宪政阶段。国民政府的所谓一党专政是训政时期的过渡阶段,共匪的一党专政是红色法西斯独裁,能相提并论吗?
1927~1937是大中华民国的黄金十年。1946年底行宪,中华民国已经进入完全自由民主的宪政阶段。...

先把歷史事實跟政治宣傳分開... 如果1946年真的行憲了, 台灣後來就不會這樣慘了
黃金十年? 這也能吹?
破壞中華民國民主的人是孫文。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1373
1927~1937是大中华民国的黄金十年。1946年底行宪,中华民国已经进入完全自由民主的宪政阶段。...

黃金十年本質就是共產主義,蔣經國於贛南特區搞的交易公店,根本就是共匪1949-1978年的那個外貿部。打土豪劣紳,蔣家也做過了,只是比共匪溫和罷了。說到底,國民政府的「黃金十年」跟共匪掠奪人民私有財產本質是相同的
楼主转帖的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建立在中国人必须有几千年文化的基础上!
按照你的说法,中国为什么就不能是从清朝开始的概念?清朝是自称中国没错吧?外国人是称呼清国为中国吧?割让香港出去的《南京条约》里面是有中国和中国人这两个词吧?南京条约和香港很有关系吧?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还有什么疑问呢?
黃金十年本質就是共產主義,蔣經國於贛南特區搞的交易公店,根本就是共匪1949-1978年的那個外貿部...

1927年412清党反共以后,中华民国政府对共产党的严厉打击一刻都没有松懈。不然中共怎么会抱头鼠窜去逃亡,还美其名曰“长征”?
民族罪人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以及日本侵华,才使得中华民国铲除共产内奸的事业不得不中止。
说黄金十年是共产主义,那是绝无可能的!
先把歷史事實跟政治宣傳分開... 如果1946年真的行憲了, 台灣後來就不會這樣慘了黃金十年? 這也...

台湾后来是因为戒严令。你想想动员戡乱是为了什么?根本原因难道不还是为了抵抗共匪窃国吗?
行宪中止也是中共间接造成的。
破壞中華民國民主的人是孫文。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1373

不得不说,你们有些台湾独派,除了知道中华民国是统治台湾的外来政府,对于她的前38年历史一无所知。
简直到了大陆人都不如,闹国际笑话的地步。
“破壞中華民國民主的人是孫文”?你这句话是想把我笑死吗?
请问中华民国的国父是谁?你们台独恐怕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知道孙中山先生发动10次革命失败,辛亥革命是第11次吗?
知道袁世凯复辟,孙中山护法、二次革命吗?

简直了,看到一次笑一次,我都不想说什么了。你是不是以为中华民国国父是搬到台湾的蒋介石啊?毕竟你们只见过台湾岛上的中华民国,迁台之前对于你们来说是空白、是空气、不存在是不是?
你連二次革命是破壞民主都不同意了,還要台灣人以為中國人能民主?

中華民國就是被統派給葬送的。
不得不说,你们有些台湾独派,除了知道中华民国是统治台湾的外来政府,对于她的前38年历史一无所知。简直...

那你知道「中華革命黨」跟「聯俄容共」嗎?中華革命黨的誓詞是甚麼?不是要求黨員效忠約法,而是效忠領袖啊!而且是孫文謀求他心目中的統一大業不惜勾結蘇聯血腥鎮壓廣州資產階級。再說,他擔任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時,大元帥等同於總統,那為什麼他死前是委托胡漢文繼任大元帥,而不是副元帥唐繼堯接任?國民黨只是中華民國的其中一個黨,那相當川普身故後由共和黨主席Ronna McDaniel接任總統而不是彭斯接任一樣荒謬
對「中國人」而言統一比一切重要,所以你用這些民主社會的正常邏輯是無法說服他的。
皇位世襲對中國人而言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事情啊。
世界除了民主还有利益,美国不是非常想搞中共,因为中共死活对他们国家来说不大,国内,现阶段,革命是不可能成功的
1927年412清党反共以后,中华民国政府对共产党的严厉打击一刻都没有松懈。不然中共怎么会抱头鼠窜去...

蔣介石是故意讓紅軍流竄,,再以剿匪為名派中央軍侵害各地政府地盤,劉湘的四川就是被他這樣拿下的。
至於西安事變,其實影響沒你相像中那樣大。1935年7月4日,財政部長孔祥熙要求蘇聯大使鮑格莫洛夫回答:蘇聯政府是否有意簽訂互助條約?1935年10月9日,孔祥熙進一步詢問蘇聯大使:如果對日戰爭導致海路關閉,南京能否通過新疆陸路獲得蘇聯的軍需品?1935年10月19日,蔣介石會見鮑格莫洛夫。委員長在會議中再次提出,莫斯科和南京都需要比互不侵犯條約更進一步的合作。蔣介石不僅指望互不侵犯條約,而且指望軍事互助協定。1935年底,陳立夫和張沖奉命跟蘇聯人「商談對日軍事同盟」。11月15日,斯托莫尼亞科夫同意接受孔祥熙的要求。1937年4月,立法院長孫科和鮑格莫洛夫達成協議。莫斯科承諾用貸款和武器支持國民黨抗日,國民黨承諾不再進攻陝北的共產黨殘部。可見蔣不是全心全意剿共的,他還指望蘇聯支持他抗日。
不得不說你這種統派我簡直是見一次笑一次XD
而且不是「簡直是鬧國際笑話的地步」,而是「國際笑話」本身XD

清末各個革命團體發動了29次革命(不是只有11次喔XD)
其中孫中山出席2次(第1次乙未跟第6次鎮南關)
其他的時候他不是沒參與,就是自己待在東南亞、日本或美國,然後隔空嘴砲叫人去送死XD

修改:
給你提供一個新的崇拜對象:黃興
這人不但是孫中山的好基友(被坑得超慘,然後到死都對孫無怨無悔XD)
男女關係比孫中山乾淨很多(至少沒那麼蘿莉控XD)
沒有巴著求美國給他護照(笑)
而且還親身參與好幾次革命(我有印象的至少有5次以上吧?),還是第3次革命裡面戰鬥到最後的人,甚至留了兩根手指在黃花崗做紀念呢~
民國建立之後還認真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笑)鞠躬盡瘁,搞到胃出血掛掉

你崇拜這人的話,大家比較不會笑你喔,要不要趕快換個偶像啊?
不得不说,你们有些台湾独派,除了知道中华民国是统治台湾的外来政府,对于她的前38年历史一无所知。简直...

兄弟,不要緊的,我也曾經像你一樣,是國民黨跟孫文的鐵粉,我是瞭解了歷史事實後才改變的。來到品蔥的都是反賊兄弟,我們有事好好談
不得不說你這種統派我簡直是見一次笑一次XD而且不是「簡直是鬧國際笑話的地步」,而是「國際笑話」本身X...

哎哟,厉害了,我第一次听说民国国父变成黄兴了。
我知道你们不喜欢两蒋。还是麻烦你们看看,两蒋时代你们立法院里面挂的是谁的画像啊?是黄兴吗?
图片自己去查,查不到问你们老一辈。别整天抹黑孙中山先生,自己连他的照片都不认识。

佩服你们“去中国化”真是厉害。我们大陆的历史课都教过国父是谁(共产党再无耻,也没敢说毛泽东是国父哦),你们这一部分台湾人,羞不羞啊。
欢迎你们讨厌中华民国,不过我还是奉劝一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先了解一下中华民国的历史,你们才更容易打倒她。

还有哦,你们台湾以前有个国父纪念馆,现在估计被拆干净有些人也忘干净了。国父纪念馆纪念的是黄兴,对不对啊?
我要多2塊腹肌了XD
謝謝你啊XDDDDDDD
我要多2塊腹肌了XD謝謝你啊XDDDDDDD

非要我直接说出来吗?记好了,孙中山是中华民国国父。我估计蔡英文也知道,就只有你们一问三不知。
别当历史盲了。
原来台湾独派就这个水准。
可怜呐!
蔣介石是故意讓紅軍流竄,,再以剿匪為名派中央軍侵害各地政府地盤,劉湘的四川就是被他這樣拿下的。至於西...

是地方军阀先消极剿匪,包庇共产党势力,蒋介石才不得不派嫡系部队的。
对于这些和共产党狼狈为奸的地方土皇帝,不除掉你除掉谁啊。
那你知道「中華革命黨」跟「聯俄容共」嗎?中華革命黨的誓詞是甚麼?不是要求黨員效忠約法,而是效忠領袖啊...

联俄容共只是一时的战略同盟。
二战时候,罗斯福丘吉尔联合苏联打纳粹,是不是也罪该万死啊?
北伐一旦胜利以后,孙中山的继承者蒋中正先生,立刻毫不手软清除共产党,这还不够明显吗?
哎哟,厉害了,我第一次听说民国国父变成黄兴了。我知道你们不喜欢两蒋。还是麻烦你们看看,两蒋时代你们立...


你要跟他吵是無所謂,但能不能別開地圖砲,台灣招誰惹誰了,他的言論能代表2300萬人嗎?他的言論只能代表他自己,網路匿名甚至連他是哪裡人都無法確定。
兄弟,不要緊的,我也曾經像你一樣,是國民黨跟孫文的鐵粉,我是瞭解了歷史事實後才改變的。來到品蔥的都是...

我是中华民国的铁粉,是中华民国大陆38年的铁粉。确实如你们所说,现在的中华民国就只是台湾,和大陆没一点关系了。
这38年,是中华大地自盘古以来最辉煌的38年。
没有孙中山,哪有中华民国?
如果你们热爱曾经的那个亚洲民主共和国,为何不遗余力去诋毁这个神圣国度的缔造者呢?
你要跟他吵是無所謂,但能不能別開地圖砲,台灣招誰惹誰了,他的言論能代表2300萬人嗎?他的言論只能代...

我相信很多台湾人是懂历史、明真相的。我也知道个别人不能代表整个台湾。
可是某位仁兄连民国国父是孙中山都不知道,听小道消息以讹传讹还以为是黄兴。这等愚不可及,不嘲讽他嘲讽谁?
話說回來,我既沒說過中華民國國父不是孫中山,也沒說過中華民國國父是黃興,更沒說過我討厭中華民國喔XD

我只是告訴你,孫中山沒這麼偉大
(不去神格化一個人類,是尊重、民主跟多元包容的基礎)
然後順便建議你改去崇拜黃興,至少他爭議沒孫中山那麼大XD

不過鑑於你的閱讀能力就這樣,所以......嗯
換個方向想,至少你很有想像力?也算是一個優點啦,這種優點很棒,很民國派w
我是中华民国的铁粉,是中华民国大陆38年的铁粉。确实如你们所说,现在的中华民国就只是台湾,和大陆没一...

首先呢,中華民國的國父不只是孫中山一人,還有章太炎、唐紹儀等人。你只認識孫文,那是國民黨的宣傳效果而已。美國人說他們的國父時是說founding fathers,注意是眾數,是包括富蘭克林、杰斐遜和約翰亞當斯等人,而不是只有華盛頓一人。
我認同這38年是東亞最輝煌的38年,但前16年跟後22年又有不同。1911-1927年,盡管大家叫它為「軍閥混戰」時代,卻是東亞自春秋戰國以來最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年代。縱使軍閥間衝突不斷,但都是小規模的戰爭,一般傷亡數千人就能分勝負,而且不會拉壯丁不會打土豪,對一般平民生活沒有影響。可以自北伐後國民政府引入蘇聯那套手段,百家爭鳴已不存在,只是國民黨做得沒有共產黨那麼徹底而已。可以說,民國後22年是消耗前16年的成就。章太炎於1927年後自詡為「民國遺民」就是這個意思。
我一度也很崇拜孫文,認為他的肖像應掛在天安門城樓上。可是我後來發現,孫文都只是一個凡人,人皆有錯,孫文也一樣。像Simon Bolivar一樣,他是美洲解放者,可後來也變為不受歡迎的獨裁者。蝙蝠俠中有句台詞:「 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you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孫文跟Simon Bolivar一樣,都是變成了villain的例子。
黃金十年本質就是共產主義,蔣經國於贛南特區搞的交易公店,根本就是共匪1949-1978年的那個外貿部...

黃金十年本質就是共產主義這句話有個很大的問題
國民黨跟共產黨做的事都是計劃經濟,計劃經濟是由蘇聯發揚光大的,但這不代表計劃經濟就是共產主義的一環
真的實行共產主義的話根本不會有人負責「計劃」,社會將在大公無私的光環之下,由每個人自行提取社會資產來共同為社會的更美好而努力
當然這對人類來說早了至少幾千年,但那不是重點;重點是,計劃經濟只是共產黨為了表面上達成共產主義,而由共產政府主動安排人民該做些什麼事,來達成人人都在為共產主義的光輝努力的假像
而且這並不限於共產黨,各國政府對於公共建設也常採取計劃經濟的做法。

所以,你可以說國民政府黃金十年幹的事跟中國共產黨沒什麼兩樣,但不能說這是共產主義。
中國共產黨根本沒有真的實行過共產主義。
首先呢,中華民國的國父不只是孫中山一人,還有章太炎、唐紹儀等人。你只認識孫文,那是國民黨的宣傳效果而...

“北伐後國民政府引入蘇聯那套手段”?
为什么还在继续抹黑国民党和苏联、毛共勾结?
联俄容共只有1924~1927北伐短暂的3年而已,怎么总把暂时的战略同盟说成是同路人?
就算加上抗战8年,国共有合作还不到一半时间。这还不提抗战期间的国共冲突,共匪假抗日、不抗日、游而不击。抗战期间合作,怎么说也是无奈吧。
你看看抗战前后两次国共内战,杀得头破血流,你还说国民党反共不坚定吗?对得起死在共产党屠刀下的国军烈士吗?
是地方军阀先消极剿匪,包庇共产党势力,蒋介石才不得不派嫡系部队的。对于这些和共产党狼狈为奸的地方土皇...

首先呢,對地方軍閥來說,紅軍跟中央軍,只要進入了他們地盤的都是敵人。況且蔣介石是用共產國際的錢北伐,領導北伐軍的是加倫將軍,在地方軍閥們看來共產黨跟國民黨都是蘇俄勢力,根本沒甚麼區別。
联俄容共只是一时的战略同盟。二战时候,罗斯福丘吉尔联合苏联打纳粹,是不是也罪该万死啊?北伐一旦胜利以...

老實說,我真的認為聯合蘇聯打納粹是罪該萬死…
但是英美可以犯這樣的錯,因為英美國力遠比蘇聯強。即使如此,二戰後蘇聯還是有本事冷戰了五十年。而中國國力遠比蘇聯弱,犯了這樣的錯結果就是亡了國。
而且,你說聯俄容共是戰略同盟,可這個同盟的目的是甚麼?不就是為了「統一中國」。可問題來了,為什麼要「統一」呢?跟據1923年的曹錕憲法,明確規定了省權跟中央權力,可謂是一部聯邦憲法,讓它長期運行下去,中華民國會變為一個聯邦制國家,這樣有甚麼不好呢?為什麼孫文偏要撕毀這部憲法?不就是為了要建立一個中央集權的大一統政府嗎?
話說回來,我既沒說過中華民國國父不是孫中山,也沒說過中華民國國父是黃興,更沒說過我討厭中華民國喔XD...

不是我在神格化啦。
从1927到1949年,中华民国和中共的斗争,那就是神和魔鬼的斗争。最后魔鬼小人得志。
黄兴是中华民国的贡献者之一,当然值得肯定。但是崇拜功臣和崇拜领袖不矛盾啊。没有孙中山的领导,怎么会有其他革命党人的团结合作呢?
老實說,我真的認為聯合蘇聯打納粹是罪該萬死…但是英美可以犯這樣的錯,因為英美國力遠比蘇聯強。即使如此...

曹锟是贿选上台的。立了宪能服众吗?
而且那不是联邦制,那是各地军阀占山为王、画地为牢,一个个小号帝国而已。
孙中山北伐是军政,就是要扫除各地叛乱团体,军政结束是训政,训政之后到1946年进入宪政。建国三步,有条不紊。
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有了民族统一、五族共和,才有保障民权民生。
覺得無限上綱不是件好事

中國還是一個必須消滅的敵對國度,真的嗎?
你希望中國的一切包含地理、建築、物品、歷史、上面生活的全部人一起變成一個隕石坑?

雖然這樣可以的確解決很多事,但基本上,人類目前沒有能一次滅亡整個中國的範圍,還不會讓整個地球表面進入核冬天的手段

所以你想要的其實很簡單:
想要一個有中國,一個跟香港的主權、領土、政治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中國
一個你可以把他視為跟全世界其它99%國家一樣看待的,別人的國家

至於第五點和第六點,如果你能用更理性的方式看待中國,自家的香港,以及,全世界的其它國家的話,我相信你能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畢竟除了直接受害的國家外,其實真正在乎的東西就只有利益而己
不是我在神格化啦。
从1927到1949年,中华民国和中共的斗争,那就是神和魔鬼的斗争。最后魔鬼小人得志。
黄兴是中华民国的贡献者之一,当然值得肯定。但是崇拜功臣和崇拜领袖不矛盾啊。没有孙中山的领导,怎么会有其他革命党人的团结合作呢?

你都把中華民國比喻成神了耶,還說沒有神格化......

是說,孫中山的領導絕對不是同盟會系統團結合作的主因吧......
同盟會成立沒多久就第一次分裂了不是嗎?然後第二次分裂是因為宋教仁不爽孫中山,第三次分裂是因為章太炎指控孫中山貪汙,差不多這時同盟會就瓦解了。是之後辛亥成功他們才又一起組成KMT,但即使是這樣還是一堆內部派系,宋教仁掛點之後又走回分裂的老路XD

編輯:
剛看到一個貼文「【情景假设】共产党倒台后,面对方向选择问题,葱友们的分歧甚至冲突会剧烈到什么程度?会流血吗?」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8509
主文裡面講的那情況其實就有點像當時的中國呀XD
“北伐後國民政府引入蘇聯那套手段”?为什么还在继续抹黑国民党和苏联、毛共勾结?联俄容共只有1924~...

我沒有抹黑。1937年4月,立法院長孫科和鮑格莫洛夫達成協議。莫斯科承諾用貸款和武器支持國民黨抗日,國民黨承諾不再進攻陝北的共產黨殘部。這是歷史事實。而且我說「蘇聯的那套手段」是指計劃經濟,這些是蔣經國在贛南跟台灣都做過的。而且蔣介石後期視蘇俄為敵人並不代表他之前沒有勾結蘇聯。鐵托後期也是反蘇的,但可以說他是反共嗎?顯然不是吧
曹锟是贿选上台的。立了宪能服众吗?而且那不是联邦制,那是各地军阀占山为王、画地为牢,一个个小号帝国而...

曹錕部下付給舊國會議員的津貼,能不能算賄賂,其實完全是個立場問題。議員宣稱,這是他們應得的辦公費和差旅費,而且根據他們自己制定的標準,他們本來應該得到更多。如果你承認舊國會本身的合法性,這裡面就只存在適當不適當的問題,因為財政權永遠都是國會專屬的特權。
如果國會認為五千大洋還不夠支付天南海北的辛勞,那麼給實際出席的議員另發五萬大洋的欠條都在他們的權限之內。如果你不承認舊國會本身的合法性,就應該連他們非法占據議事堂期間的租金和茶水費一併追討。
何況有一點可以肯定,1923年國會會議科的支付用於交換議員的出席,而非投票。議員只要出席就能領到支票,投票卻是祕密舉行的。支持曹錕的主流派只擔心出席議員不足法定人數,不擔心得不到多數票,甚至致電國民黨議員,請求他們前來投孫文一票。
如果這筆錢的性質可以定為賄賂,賄賂的目標也不是為了擁戴曹錕,而是為了爭取分散在各省的議員返回北京。北京看守政府通過國會會議科付給出席議員的五千塊錢,能在1913年制定的《議院法》中找到依據。
楼主转帖的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建立在中国人必须有几千年文化的基础上!按照你的说法,中国为什么就不能是从清...

你先把思路理清再發言好嗎...

中原政權一直都是天下觀, 世上只有我朝(華夏正統)或者他人(低賤外夷), 這跟現代人所理解的國家完全不是一回事
「中國」是一個為了與洋人打交道不得不發明出來的概念, 原本這兩個字是指「中原」, 「清國」也是為了打交道而發明出來的詞彙, 其實滿清人根本不把境內的人當成共同體, 是一個假國家

「中國」的前身是一個有三千年歷史的秦漢式暴政前現代國家, 現在的「中國」是個多民族而注定瓦解的假國家
你都把中華民國比喻成神了耶,還說沒有神格化......是說,孫中山的領導絕對不是同盟會系統團結合作的...

章太炎就是个守旧的满清遗老,混进革命队伍里。
宋教仁确实有坚定的议会民主理想,结果被袁世凯杀了。
你说反袁不对吗?还说孙中山二次革命、护法运动是破坏民主,显然不可能嘛。
章太炎就是个守旧的满清遗老,混进革命队伍里。
宋教仁确实有坚定的议会民主理想,结果被袁世凯杀了。
你说反袁不对吗?还说孙中山二次革命、护法运动是破坏民主,显然不可能嘛。.

我沒說反袁不對,我也沒說孫中山破壞民主喔~
而且事實就是孫中山的領導根本就不是同盟會系統團結合作的原因啊

章太炎是守舊滿清遺老難道就不能參與革命了?或是說,難道就因為他是滿清遺老,所以不能指出孫中山的任何錯誤?
「掃除各地叛亂團體」完全是立場的問題。東北王永江認為張作霖不應虛耗東北財力干涉關內內政、廣東陳烔明認為應發展省務先於北伐、湖南譚廷闓認為應湘人治湘,請問他們都是叛亂團體嗎?說到底,還是立場問題,我是支持地方自治反對中央集權的,所以我反對北伐
我沒說反袁不對,我也沒說孫中山破壞民主喔~而且事實就是孫中山的領導根本就不是同盟會系統團結合作的原因...

同盟会是日本资助的。如果没有孙中山和日本人的友好合作,同盟会根本就建不起来。
同盟会是日本资助的。如果没有孙中山和日本的友好合作,同盟会根本就建不起来。

所以你的腦袋明明也很清楚啊
同盟會系統的團結是跟日本人的錢有關係
反而孫中山的領導是讓同盟會系統分崩離析的主因啊~
我沒有抹黑。1937年4月,立法院長孫科和鮑格莫洛夫達成協議。莫斯科承諾用貸款和武器支持國民黨抗日,...

请注意一件事,反对共产主义是写在中国国民党党纲里面的。
现在的国民党变质了,不代表曾经的那个国民党没有坚决反共。
希望楼主看了这篇文章能对支那国有一个更深刻的认识。

https://auntology.fandom.com/wiki/%E5%8A%89%E4%BB%B2%E6%95%AC%EF%BC%9A%E5%81%87%E5%9C%8B%E5%AE%B6
劉仲敬:假國家

無產階級專政建立的政權,它不叫國家,它叫 semi-state,它不叫 nation。state 跟 nation 不一樣的。state 是邦國,只要能夠實施有效統治的邦國都叫 state。列寧他不承認有 nation 和民族國家,因為 nation 和民族國家是什麼概念呢?它就等於承認有一個真實的國民共同體,國民共同體有權通過選舉或其他方式來決定自己的命運。而列寧是堅決否定這種概念的,認為這 純粹就是資產階級的欺騙。(推友說這其實是托洛斯基原創。)但是即使如此,列寧仍然不願意把蘇聯或者無產階級國家叫做 state,他把它叫做 semi-state,半邦國。

什麼叫做半邦國?說得乾脆點,它是一個統戰的白手套。真正的統治者是布爾什維克和共產黨,但是在世界革命得以最後成功以前,我們還不得不跟資產階級國家這些虛偽的國家一起混,我們如果沒有一個國家作為白手套,我們沒法跟它打交道,我們是要吃虧的。這樣子怎麼辦呢?儘管我們否定國家,但是我們為了統戰和利用資產階級,我們必須製造一個 semi-state,一個假國家。

這個道理跟政協會議的道理是一樣的。雖然我們實際上是要把一切權力歸中國共產黨的,但是為了欺騙和利用資產階級,團結最廣大範圍的人民,我們要召集 政協會議,政協會議裡面必須包括眾多的傻瓜,這些傻瓜以為共產黨既然講過新民主主義,那是不是可以給他們制定一部憲法,實施憲政呢。我們先把這些傻瓜騙起 來,騙進來成立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等他們進了以後,我們自有收拾他們的辦法。

semi-state 是列寧主義的精化所在,semi-state 產生了統一戰線的概念,統一戰線則產生了社會主義國家的概念,社會主義國家本質上則是統一戰線最核心的一部分。

社會主義國家都是雙重的,它的核心是建立在共產黨的基礎上的,不用說;它的外圍,也就是它的表面或者白手套,是建立在愛國統一戰線支持的國家上面。愛國統一戰線,就是實際上由共產黨控制,但是表面上由資產階級頭面人物出頭。是共產黨的那種統戰式的國家概念。這種國家概念的實質是欺騙。我們希望,你們跟我們打交道的時候把我們看成是國家,但是我們自己絕對不把自己看成國家。

這不是開玩笑。就是說是,我們制定的法律不像是所有國家的法律那樣是能夠行使的。你們自己以為你們是中國的公民,根據中國憲法實施某種權利;但在我 們看來,中國本身就是一個白手套,中國憲法這個東西就是欺騙你們這些資產階級的一種東西。我們需要利用你們去對付香港資產階級或者美國資產階級的時候,我 們暫時容許你根據中國憲法,想像你有中國的公民權利如何如何;但是在我們沒有敵人或者敵人變得不再可怕的時候,我們就要讓你們明白,中國憲法像廢紙一樣的 不值錢,你自己真正的身份實際上是一個已經被用完了的統戰對象,即將恢復你作為階級敵人的本色。

這個問題才是中國一切憲法問題的根本。所以現在的中國,因為大家用「國家」或者「中國」這個詞,都包含了各種互相矛盾的概念,所以本質上講就是自說自話,各自都在運用自己一廂情願的邏輯,去想要迫使別人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去理解中國。這樣的討論當然是不會有結果的。
「掃除各地叛亂團體」完全是立場的問題。東北王永江認為張作霖不應虛耗東北財力干涉關內內政、廣東陳烔明認...

陈炯明、谭延闿是借壳复辟的满清改良派旧官僚,在辛亥革命成功以后多次谋杀革命党人。
辛灏年先生早已撕破他们的丑恶嘴脸了!
希望楼主看了这篇文章能对国有一个更深刻的认识。https://auntology.fandom.co...

劉老沒說錯, 但他是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站不著腳這一點來批判
我這篇轉載的文章, 針對的是「文化中國」, 轉載不代表本人立場, 只是希望有更多人了解香港人的感受而已
没有孙中山,哪里能成功和日本人合作呢?天不生逸仙,万古长如夜。

好喔,你說的都對lol
如果不是對孫文失望,日本怎會轉為提倡「支那分割論」,真是成也內田良平,敗也內田良平,都內田良平的鍋子,有問題的不可能是孫中山
劉老沒說錯, 但他是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站不著腳這一點來批判我這篇轉載的文章, 針對的是「文化中國...


作為一個少數民族,我上的第一個小學,第一門語言不是漢語,語文課被稱為漢文,到一年級才教,小時候也不懂事,只知道同學們、還有村民對中國非常不感冒,那是八十年代。有同學穿了印有中國兩個字的運動服上學,被嘲笑甚至吐口水。

到了一、二年級,老師在課堂上讚美共產黨,被路過的村民聽到,唏噓嘲笑,小孩子們跟著起哄。

後來即使沒有村民路過嘲笑,小孩子們也敢唏噓起哄了。

我就是在這麼個氛圍中長大。

八十年代真的很亂,村民承包魚塘要自己買火銃和氣槍,火銃是為了晚上打出散彈珠子並嚇跑竊賊,氣槍是白天在小草棚裡偷偷瞄準竊賊打,因為氣槍聲音小。有個同學的父親貌似打死了個人,他父親後來屁事都沒有。
陈炯明、谭延闿是借壳复辟的满清改良派旧官僚,在辛亥革命成功以后多次谋杀革命党人。辛灏年先生早已撕破他...

參考劉仲敬對辛灝年的評價


辛灝年歷史觀商榷

[00:58:33]劉仲敬:首先,他是剝開了共產黨發明出來的歷史神話,所謂「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這個歷史神話。剝開這一層我們就可以看到,共產黨所謂的什麼「國民黨反動派」、「抗戰中流砥柱」之類的說法全都是胡說八道、經不住考證的。你只要從一個地方產生疑點,一步一步地挖下去,就可以看出共產黨的真實角色,這個其實不是很難。你只要翻到民國時代的史料就可以看出,共產黨在民國時代的真實角色是什麼呢?那就跟真主黨在黎巴嫩是一樣的,是外國敵對勢力打入中華民國內部的一個代理人機構。

[00:59:11]真主黨是敘利亞和伊朗的代理人,它不是黎巴嫩的人。黎巴嫩人之所以容許真主黨存在,無非是因為黎巴嫩是個弱小的國家,打不過敘利亞和伊朗,沒有辦法,只有讓真主黨待在黎巴嫩境內。而它待在黎巴嫩境內,也很少幹什麼有利於黎巴嫩的事情,動不動就要暗殺黎巴嫩的政要人士,破壞黎巴嫩人正常的政治進程。黎巴嫩在五、六十年代的時候號稱是中東的瑞士,經過它這一折騰以後,現在大家想起黎巴嫩,都覺得是一個恐怖主義橫行的地方。這個責任是多方面的,但是真主黨起到的作用無疑是最惡劣的。

[00:59:46]共產黨在民國時期發揮的作用也就是這個樣子的。大家都知道,共產共產,共產就是不要民族的意思,不要民族,把全世界無產階級團結起來。共產國際的大本營在蘇聯,中國共產黨是蘇聯共產黨的一個支部,它的組織、人員、錢財、武器都是蘇聯人給它提供的。之所以沒有辦法把它趕出去,是因為中華民國像黎巴嫩政府一樣是一個很弱的政府,而且是派系林立,互不團結,所以沒有辦法把它趕出去,只是勉強容忍而已。

[01:00:18]如果反過來說,說真主黨代表了黎巴嫩人民的根本利益,真主黨打擊黎巴嫩主流政黨、暗殺黎巴嫩總統的做法是真主黨解放黎巴嫩人民,這句話讓黎巴嫩人聽起來,覺得這肯定是荒謬絕倫的事情。共產黨在中華民國時期幹的事情也就是這個樣子的,只不過國際形勢對它更有利,有抗戰和冷戰這兩件事情中間一插,使它找到了機會,做到了黎巴嫩真主黨至今還沒有做到的事情,就是把黎巴嫩其他政治力量全部推翻了,自己建立一個真主黨統治的黎巴嫩。然後你假定真主黨統治了黎巴嫩以後,它要給自己發明一個神話,那麼這個神話也必然就會像共產黨發明的神話一樣。

[01:00:59]它要抹掉歷史記憶,要抹掉民國時期的老人都還記得的那個事實——它是蘇聯的傀儡組織,是蘇聯人派它進來顛覆中華民國的。要反過來說,把中華民國的統治者——這些統治者儘管有各方面的弱點,但是在49年前還是國際普遍承認的合法政府——把這些統治者當成是剝削階級、反動派和帝國主義代理人加以反對,然後把自己作為外國代理人征服中國的這個過程說成是它解放中國人民的過程,說成是中國人民自願擁護它推翻國民黨反動派的過程。這樣一種做法,在除了共產黨人以外的任何人看來都是極端的無恥。在共產黨的直接受害者國民黨人以及同情三民主義的人看來,那當然是更加無恥,更加無法忍受了。這一點,大家都很容易理解。

[01:01:51]到這一點為止,我跟他並沒有任何分歧。如果有什麼分歧的話那就是,我跟國民黨沒有什麼特殊的歷史關係,我個人也談不上是三民主義的同情者。所以,我也認為共產黨很無恥,但是,是不是認為國民黨就完全正確或者說是中國唯一的救星,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下面我們就要轉移到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分析問題有兩方面,如果我被強盜打了,首先,如果有人說強盜是來解放我的,我一定要跟他拼命,天下哪有這麼不講理的人;第二,如果有人來跟我說,「你看看,為什麼張三碰上強盜以後他就把強盜給打死了,你碰上強盜就讓強盜把你給打得滿地找牙,你要好好反思你自己的錯誤」,如果我碰到這第二個人還要跳起來說他是壞蛋的話,那就是我自己不知好歹了。

[01:02:40]國民黨的反應很像是這樣的,它到了台灣以後還說是美國人對他不夠好,之所以沒有反攻大陸是美國人限制它,這就有點不知好歹了。它正常的應該做的事情就是,應該反思一下,共產國際對凱末爾也採取了顛覆措施,為什麼凱末爾就把蘇聯和共產黨都給打敗了,為什麼你蔣介石就讓蘇聯人給陷害了?同樣是蘇聯,蘇聯人難道說是特別愛凱末爾,特別不愛你嗎?顯然不是。蘇聯也是在波蘭擴張失敗以後才轉向東方的,它對伊斯蘭世界的擴張和對遠東的擴張是同一個步驟,最後哪一個成功哪一個失敗並不是蘇聯人自己能夠控制的。那你要解釋一下,為什麼凱末爾要建立土耳其共和國,他就成功了,你國民黨想要建立中華民國,你就失敗了?這就要涉及更深層的問題。

[01:03:31]這個所謂的更深層的問題就有兩個層次。第一就是,就算你國民黨是完全正確的,共產黨是絕對邪惡的,好,你這個好人讓壞人給打敗了,你總得總結一下吧,「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這是古人包含智慧的箴言,那你就要考慮,我為什麼會失敗,他為什麼會成功?他這麼壞,為什麼會成功?我這麼好,為什麼會失敗?我錯在哪兒了?所謂錯,不一定說是我在道德上錯,國民黨人可以說,三民主義就是對的,中華民國就是對的,好,我們可以承認這一點,但是你這個正確的三民主義為什麼讓不正確的共產主義打敗了?它到底用了什麼手段把你打敗了?你得把這個經驗教訓給總結出來,如果你總結不出來,那你下次還是會失敗。

[01:04:14]很遺憾,國民黨在這方面做得很差勁。也許忠誠的國民黨人會認為,國民黨一切都是對的,但是像我這樣根本就跟國民黨沒有歷史關係的人看來,這就是說明你被強盜打了一次還沒有吸取教訓,強盜第二次打你的時候,像在台灣的時候,你還是讓強盜打了。所謂雷電不會在同一個地方擊中同樣的人,而你居然在同一個陷阱上面跌倒了兩次,那就說明你自己很沒出息。我如果要選擇可以支持的對象的話,我不會選擇這種不斷犯同一個錯誤的人。這是比較淺層次的問題,是涉及國民黨本身和國民黨支持者的問題。

[01:04:54]還有一個更深層的問題,國民黨為什麼失敗,凱末爾為什麼成功,這裡面除了國民黨本身的錯誤以外,還有更深刻的原因。所謂國民黨本身的錯誤,在我看來,我在《遠東的線索》裡面寫的就是,你根本就不應該聯合蘇聯去對付日本。大不了把滿洲國賠給了日本,你不跟日本人打仗,共產黨就沒有可乘之機,至多是像緬甸的共產黨那樣,在某些比較貧困落後、靠近蘇聯邊界的地方建立一些傀儡政府,但是它至少是打不到長江以南來。滿洲丟了就丟了,至少大江以南還是你國民黨的地盤,比跑到台灣要好得多。跑到台灣以後,已經吃了一次虧了,你無論如何要緊跟美日,不能夠再讓共產黨再統戰一次。再統戰一次,讓台灣人民看清楚,你跟共產黨的關係曖昧不清,很可能把台灣出賣給共產黨,結果你會在台灣都站不住腳。結果國民黨就這樣一再地犯錯誤,把自己的政治前途給斷送了。

[01:05:48]這個事情,它不能夠說自己沒有責任。你如果被強盜打了,那麼你自己沒有打敗強盜的能力,說明你身體不夠好,練武練得不夠好,你應該承擔練武練得不好的責任。你如果讓騙子騙了,你自己這麼容易上當受騙,怎麼別人不上當受騙,就讓你上當受騙了,你這麼容易受騙,你自己也要承擔責任。你就算是讓孔子復生,讓孫文或者蔣介石本人復生,我也要對他說這樣的話,而且他也是沒法反駁我這句話的。

[01:06:18]但是這背後還有更深刻的原因:凱末爾為什麼成功,國民黨為什麼失敗,這就跟土耳其民族和中華民族的構建方式的不同有深刻的關係。蔣介石那個構建方式是什麼呢?他的構建方式不像凱末爾,而是像恩維爾帕夏。恩維爾帕夏是凱末爾的老師。青年土耳其黨人革命成功、對土耳其進行全面近代化改造的時候,凱末爾只是一個中級軍官,而恩維爾帕夏是國家領導人。他的政策是什麼呢?就是,奧斯曼土耳其這個地跨歐亞非三洲的大帝國,我們是一定要保留的,像大清帝國一樣,我們不能容忍帝國主義把什麼利比亞、敘利亞這些地方都給分割出去,不行,奧斯曼帝國一定要統一,不僅奧斯曼帝國要統一,而且俄羅斯帝國控制的突厥語地區,比如像是哈薩克、吉爾吉斯這些地區,我們也要收復歷史失地。

[01:07:13]這樣一來,他就讓自己承擔了一個沒法承擔的重大任務,也就是說,他所設計的這個新土耳其要同時跟英國人、法國人和俄國人作對。這樣一來,就只有德國人能夠支持他了。他首先依靠德國人的支持企圖跟英法作對,去收復失地,結果敗得落花流水。土耳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跟著德國人走,結果導致了土耳其背離了傳統的保護人英國人,敘利亞的土地、阿拉伯的土地全都是丟光了。但是他還是不肯罷休,他趁著布爾什維克革命的機會,要收復哈薩克、吉爾吉斯那一帶的失地,所以他親自帶著兵打到中亞去,跟蘇聯紅軍打仗,結果死在蘇聯紅軍手中。

[01:07:56]凱末爾吸取他的經驗教訓,首先,他也像蔣介石和孫中山一樣,覺得既然是西方國家不支持我們搞近代化,我們就找蘇聯去支持吧,這不代表我們是共產主義者,我們只是在西方不支持我們、我們又是極端貧困落後的情況下,出於機會主義跟蘇聯合作一下,我們這些民族主義者跟共產主義者沒有任何共同之處,只是借助他們的力量建國而已。所以國民黨借助蘇聯的力量打倒北洋軍閥,凱末爾也借助蘇聯的力量打希臘人。

[01:08:28]但是以後他的做法就不一樣了:他馬上就跟英法簽署條約,承認摩蘇爾是歸英國人的,敘利亞是歸法國人的——這在蔣介石來說,就等於是他承認滿洲國是歸日本的——解決了他跟帝國主義的糾紛問題。然後凱末爾反過來,毫不猶豫地鎮壓了國內的共產黨,然後跟蘇聯翻臉,然後跟英法簽署互助條約。接下來是,他的繼承者最後就義無反顧地加入了北約,加入了西方陣營。以後,土耳其的國本才真正穩定。

[01:08:57]我們設想一下,如果凱末爾也像是他的老師恩維爾帕夏和他的同道蔣介石這麼做,那他應該做什麼呢?就是,我們首先借助蘇聯人的幫助把土耳其共和國建立起來了,然後接下來下一步我們就要收復滿洲國,打倒帝國主義,收復失地,讓中華民族站起來,不光是大清帝國的土地我們要收復,連東南亞那些華人我們都要去插一槓子,那樣的話,他肯定就要收復敘利亞、收復利比亞、收復伊庇魯斯、收復地中海的各島嶼。這樣一來,誰能支持他呢?他也會像蔣介石一樣發現,要跟帝國主義作對的話,也只有斯大林才能支持他,而斯大林的支持不是免費的。

[01:09:37]蔣介石抗日,發現英國人保持中立,美國人保持中立,誰也不來管,最後只有斯大林願意用他的武器和空軍來支持蔣介石抗日,但是這裡面是有條件的:你必須解除對共產黨的禁令,恢復共產黨的合法地位,讓共產黨加入統一戰線,讓共產黨到敵後去發展。發展出來的結果是怎樣呢?我們都已經看到了,共產黨從延安那三萬人一下子擴大到抗戰以後的三百萬人,趁著你國民黨跟日本人打仗的機會,把你國民黨派到敵後去的那三個省政府都給消滅了,把國民黨在敵後的機構消滅得乾乾淨淨,然後,戰爭一結束,蘇聯人就把滿洲的武器統統交給共產黨,讓共產黨有了推翻你的基礎。

[01:10:22]如果凱末爾也像蔣介石一樣做的話,那麼他也就只能恢復土耳其共產黨的合法地位,依靠蘇聯的援助打英法帝國主義。就算是他收復了敘利亞和摩蘇爾的失地,那麼戰爭一結束,斯大林的紅軍進了柏林、橫掃東歐的情況下,難道說土耳其共產黨不會借著蘇聯的勢力,順便把凱末爾的繼承人趕出土耳其?那樣的話,他也就只有塞浦路斯可以去了。那樣的話,我們就可以想象,塞浦路斯的土耳其人會建立一個像台灣國民黨這樣的流亡政府,而土耳其在亞洲大陸上的大片河山都要變成土耳其蘇維埃共和國的了。土耳其蘇維埃共和國會緊跟著蘇聯的屁股後面走,直到蘇聯本身垮台為止。

[01:11:03]這兩者的根本問題就是:凱末爾糾正了恩維爾帕夏的錯誤,他不再搞泛突厥主義,也不再搞奧斯曼主義,他選擇了小土耳其主義;而蔣介石卻堅持要維持大中華民族,要把滿洲、蒙古、西藏和海外的華人都維持到他的統治下,所以他就落到了跟恩維爾帕夏一樣的下場。他得不到凱末爾的下場,是因為他沒有走凱末爾的路,這才是根本性的問題。

[01:12:54]主持人:國共兩黨在追求大一統上是完全類似的,像辛灝年老師的《誰是新中國》對中國未來藍圖的勾畫,實際上就是蔣介石的大一統中華民國的概念。你是怎麼看的?

[01:13:43]劉仲敬:這就涉及到國民黨意識形態的根本性之處。我們都知道,孫中山是有前後兩截的。他前一部分是美國的崇拜者,要凡事以美國為師,建立一個民主共和國,聯邦制度他也是不反對的;後半截呢,他要求以俄為師,要由國民黨實行一黨專政,實行訓政。這兩個孫文是怎樣聯繫起來的呢?這就涉及到中華民族構建的根本問題——這也是大土耳其主義的問題:如果你搞奧斯曼主義,像恩維爾帕夏那樣,敘利亞人就要問一下,憑什麼你來統治我們阿拉伯人?為什麼你們可以建立民族國家,我們就不能建立民族國家?孫文最初的革命,在他第一個中華民國時期,他要求「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換成我的語言來說,他就是要把東亞從內亞征服者的統治下解放出來。這樣做實際上就是承認了,滿蒙藏這些所代表的內亞跟東亞在文化上和歷史上有著太多的差別,不適合構建為同一個民族。

[01:14:44]像恩維爾帕夏,他想把土耳其人和阿拉伯人構成同一個民族,結果遭到悲慘的失敗,而且不僅是在政治上失敗了,在道義上也說不過去。憑什麼阿拉伯人一定要讓你領導呢?同樣的道理,滿洲人、蒙古人為什麼要跟你做同一個民族呢?如果人家非要建立自己的民族國家,你有什麼正當的理由來反對呢?如果你是古人,康熙皇帝或者成吉思汗,你可以說我用征服者的權力,誰打贏了誰就行;但是你如果要建立民主,民主就是讓人民自己說話,人民願意跟誰就跟誰,那麼不可避免地,像大清帝國和奧斯曼帝國這樣的多元帝國,你得讓各地的人民有自己選擇的權利。如果他們要高興建立亞美尼亞國、庫爾德國、敘利亞阿拉伯共和國或者希臘東正教共和國,你有什麼理由說,你一定要只能建立一個大奧斯曼共和國或者大奧斯曼帝國?或者說是,你只能建立一個土耳其國,不能建立阿拉伯國?這個在道義上本身就是站不住腳的。

[01:15:42]所以,孫文早期在邏輯上還比較一致,他直截了當地就說是,驅逐滿蒙,我們自己各人建各人的國就行了;但是後期的話,自從跟蘇聯人搞到一起以後,他就直截了當地要恢復大清帝國的整個版圖。那麼這些版圖,各地的人民是不會自願重建這樣一個帝國式的國家的,既然不能自願地建立政權,那麼就只有用不自願的手段了,那麼不自願的手段就只有用列寧主義先鋒隊的手段了。就是說,你們廣大人民是無知的,你們不懂得什麼叫做政治,你們也不用管政治,我們這個先鋒隊組成的國民黨對你們實行專政,代你們管政治。

[01:16:20]但是這樣的話,你還要民主幹什麼呢?你已經把人民排除在政治之外了,那老老實實的人民就要說一句話,我們驅除什麼韃虜反對什麼大清?以前政治上的事情大清替我們管,我們只管納糧就行了,現在你們國民黨來了,你們說「政治上的事情我們管就行了,你們繼續納糧就行了」,那麼我們吃飽了撐的跟著你們去推翻大清?你自己已經背叛了自己,跟著你這條路有什麼民主可言?如果你跟大清有什麼區別的話那就是,你們國民黨的專制雖然比蘇聯和共產黨的專制要稍微溫和一點,但是比大清的專制來說已經是更苛刻了,我們等於是從大清那種比較溫和的專制落到了你們這種比較苛刻的專制當中,我們為什麼要擁護你?這在道義上是說不過去的。

[01:17:03]你要是全憑槍桿子的力量,那就大家無話可說,誰能打贏算誰的;但是如果想要搞民主、要用說服的力量的話,這樣的邏輯是沒有辦法說服人的。所以這樣的構建方式自身就是不能自圓其說的。國民黨最後真正實現統治還是依靠蘇聯槍桿子的支持,最後才打敗了北洋軍閥。如果真的按照民國初年議會選舉的方式,就算是宋教仁當了總理、孫中山當了總統,那麼下一屆還是會有其他的政權,也許梁啓超就是下一屆總統了,他不可能一直執政的。而且梁啓超總統或者孫中山總統都沒有辦法拒絕達賴喇嘛和西藏人脫離中華民國,另外建立西藏共和國的。所以中華民國注定只是個過渡性的概念。

[01:17:48]你要麼真正實行民主,那麼孫中山和宋教仁可以當一屆總統或者總理,但是下一屆就要由梁啓超和其他政黨來當,同時,滿洲人、西藏人或者是穆斯林也完全有權利像你一樣建立他們自己的國家,所以你的國家是注定要分裂的。要麼你就說,統一高於分裂,是最重要的,民主不民主不重要,那麼我就要效仿蘇聯,自己建立一個列寧黨,自己搞專政了,不管你們高興不高興統一,我們都要強迫你們統一。那樣的話,你有什麼資格去反對共產黨呢?你唯一的理由就是,共產黨是在位的專政黨,而我是在野的專政黨,何必呢?人們群眾,除了跟國民黨有特殊關係的人,或者說是因為跟國民黨有特殊關係而被共產黨整了、要向共產黨復仇的人,其他人佔人口大多數,為什麼要跟你國民黨走,要把一種專制換成另外一種專制?要民主很好,但是大家一起民主,我如果要民主的話,我就講不出有什麼理由一定不讓西藏人獨立、一定不讓新疆穆斯林獨立。

[01:21:13]主持人:民國派提出的口號是「光復中國大陸,恢復中華民國」,版圖和憲法都繼承蔣介石時代的大一統中華民國,你對這種觀點怎麼看?

[01:21:36]劉仲敬:這個就要從道義和現實這兩個角度分析。從道義上講,這是站不住腳的。中華民國直接繼承了大清的版圖,這個理論就等於是要在歐洲建立一個神聖羅馬共和國,在俄羅斯建立一個大斯拉夫共和國,在中東建立一個大奧斯曼共和國。無論是歐洲人、東歐人還是中東人,對這種事情都不感冒。他們想要做的事情是,各人建立自己的小共和國,波蘭人建立波蘭人的共和國,庫爾德人建立庫爾德人的共和國。

[01:22:09]歐洲之所以現在是特別太平和富裕,恰好就是因為它已經走完了這個過程。波蘭也好,捷克也好,各民族都建立了自己的國家,然後在大家都自由民主的基礎上再建立歐盟,所以天下就比較太平。而中東之所以不太平,就是因為這個過程還只走了一半。像庫爾德,它就等於是很像十九世紀的波蘭,還處在剛剛獨立建國的過程中。沒有走完這個過程,所以中東的情況就比較混亂。伊拉克實際上是三個不同的族群拼湊在一起的,所以它即使是在民主以後也不穩定。伊朗像是以前的奧斯曼和大俄羅斯一樣,也是各個不同族群拼湊起來的國家,所以它的路才走了一半。中東有很多問題,但是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民族構建還沒有完成。

[01:22:52]中華民國所發揮的作用,實際上就是大清帝國解體以後的一個維持會,它不可能逃避世界其他地方都走的歷史規律。你一定要把大清帝國的版圖保全下來,那麼最後你還是得選擇共產黨。這裡面是有歷史必然性的。你想,國民黨的專制不徹底,所以它就鎮不住西藏;而共產黨的專制比國民黨徹底,它就能夠鎮得住西藏。所以等於是共產黨實現了國民黨沒有實現的理想。從這個角度來講,國民黨對於共產黨剽竊它、迫害它是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因為共產黨替他們做到了他們自己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

[01:23:30]而西藏這件事情就很充分地表現出國民黨自相矛盾的性質,你又要自由民主,又要大一統,我在《民國紀事本末》上就說,這種說法就等於說是,我又要減肥又要天天吃甜食,這是不可能得兼的事情。你要自由民主,那就不能要大一統;要大一統,你就只能放棄自由民主。共產黨是做得很徹底,我索性根本就不要什麼資產階級虛偽民主了,乾脆專政到底,結果它反而能站得住腳;而國民黨則是兩頭落空,一方面要大一統,一方面又捨不得自由民主,結果它落到了現在這種下場。

[01:24:08]結果是,民進黨把自由民主這邊給佔了,共產黨把大一統這邊給佔了,國民黨落得兩頭落空。在台灣人看來,你為了大一統準備犧牲自由民主,把我們出賣給了共產黨;在大陸人看來,你滿口自由民主,但是你沒有能力實現大一統,讓你們來了以後西藏還是要獨立。結果,本來想兩面都佔到的,結果卻搞到兩頭落空,何必呢?我在《民國紀事本末》上把這種做法就叫做,腳踩兩條船的人,結果是首先就落水。國民黨現在這種情況就是首先落水。
好喔,你說的都對lol如果不是對孫文失望,日本怎會轉為提倡「分割論」,真是成也內田良平,敗也內田良平...

当时的“支那”不是贬称,甚至还带有一点点正面的意味。革命党人经常以“支那”自称,以区别自己不是满清。现在刚好相反,有些反贼称共产党和粉红是支那,来区别自己是真正的中国人。
支那一词是在日本侵华之后变臭的。
以后看到这个词,请先注意时代背景。
參考劉仲敬對辛灝年的評價辛灝年歷史觀商榷[00:58:33]劉仲敬:首先,他是剝開了共產黨發明出來的...

这文章通篇是在侮辱中国国民党(历史上坚决反共的国民党,不是现在的国民党)和三民主义。
典型的谴责受害者的卑劣观点。
无视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极度邪恶和老奸巨猾,把尽力而为、功亏一篑的国民党说的一无是处。
和“被强奸是因为长得太漂亮、穿的太暴露”一个逻辑。
甚麼叫中國余脉墮落成台灣説得好像是國民黨真能 真想 真會 反攻大陸一樣

如果共产党愿意投降,我相信至少21世纪之前的国民党是愿意反攻大陆的。
而且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大陆时期的38年。
当时的“支那”不是贬称,甚至还带有一点点正面的意味。革命党人经常以“支那”自称,以区别自己不是满清。现在刚好相反,有些反贼称共产党和粉红是支那,来区别自己是真正的中国人。
支那一词是在日本侵华之后变臭的。
以后看到这个词,请先注意时代背景。

?????????
那個,我沒覺得支那是貶稱喔,甚至應該說,如果是在沒考慮中國人感情的情況下,我會覺得稱呼中國地區為「支那」才是比較學術跟準確的用詞
這段話的重點是「分割論」喔大大
?????????那個,我沒覺得支那是貶稱喔,甚至應該說,如果是在沒考慮中國人感情的情況下,我會覺得...

日本有脱亚论和兴亚论两派。
脱亚论主张日本加入欧洲列强行列,一起瓜分中国(支那)。
兴亚论主张日本帮助中国进行民主革命和近代化转型,作为亚洲同盟共同抵抗西方。
有不同观点很正常。
為什麼會把「名為中國的帝國應該解散,而且東亞永遠不要再出現下一個大一統帝國」聽成「希望中國物理消滅」?
你先把思路理清再發言好嗎...中原政權一直都是天下觀, 世上只有我朝(華夏正統)或者他人(低賤外夷)...
那德国又是什么?德意志是单一民族国家吗?普鲁士能完全等于德国吗?奥匈帝国又去哪了?哪个国家民族是像你想的那样几千年国土和民族恒定不变的?
既然清朝自称是中国也被称为中国,那至少从清朝起,包括割让香港时,中国和中国人已经成为相对稳定的概念。你此时此刻仍有中国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身份证没错吧?你会被称为中国籍男子/女子没错吧?
至于你不想做中国人,那没问题,等你移民了,并自我认同不是中国人,那没问题。我支持你。
作為一個少數民族,我上的第一個小學,第一門語言不是漢語,語文課被稱為漢文,到一年級才教,小時候也不懂...

對比之下, 現在的遍地粉紅證明習豬的洗腦工程起效了, 當然也多虧了中國人他們在天性上的軟弱和沉默
那德国又是什么?德意志是单一民族国家吗?普鲁士能完全等于德国吗?奥匈帝国又去哪了?哪个国家民族是像你...

所謂的「分離主義」就是當地居民不認可現有的主權國家, 希望自立門戶, 當然要把中國侵略者掃地出門了
維人藏人作為自古以來的獨立國家, 更加可以理直氣壯地說要驅逐中國人, 這是很好理解的

你的說法就好像說「中共是中國現時的執政黨, 反黨就是反對國家」一樣蠢
所以我就不會再浪費時間回覆你了, 你層次真低...
所謂的「分離主義」就是當地居民不認可現有的主權國家, 希望自立門戶, 當然要把中國侵略者掃地出門了維...
你主楼贴的文不是装模作样表示对中国和中国人概念的疑惑嘛,所以我就回答了你。
从南京条约到今时今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身份证,客观上,法律上,民俗文化自我认同上都说明了香港人是中国人。

至于类似中国这种概念的内在矛盾,哪个国家民族没有过?英国人是什么?英格兰人?那苏格兰人是不是英国人?如果是,难道北爱尔兰人也是,但为什么爱尔兰人又不是呢?印度也曾经是英国的地方,那你认同印度人至少曾经一度是英国人吗?

很明显,印度也属于 overseas,不是英国本土。

至于你的移民倾向我并无异议,加油。
你主楼贴的文不是装模作样表示对中国和中国人概念的疑惑嘛,所以我就回答了你。从南京条约到今时今日中华人...

身份本身是一個社會建構過程。孫文為了跑江戶好像也拿了張美國護照,但其對美國應沒什麼認同。因此拿法理上某人是什麼身份就該認同什麼欠說服力。再說香港永久性居民不全是中國公民,有不少外籍永久性居民只拿了外國護照及香港身份證,當中「中國」一詞還是後加的,那麼他們有必要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說回香港人認同,其實早在19世紀末已經出現,當時香港開始有精英把香港的穩定跟中國大陸的混亂作對比,於是就產生以香港為家的意識。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何啟。
何啟生於香港一個混血新教家庭,自己也信奉基督教,他之後去了英國修讀法律和醫學,回到香港後憑專業致富。他為英殖香港底下的普通法制度、自由貿易制度感到自豪,認為英國應該再在中國領土上擴張,由其帶領中國進行改革。他曾為此要求港府再出兵攻打中國,可惜事未成。同時他是香港首批擁有本土意識的人,認為香港政府應優先照顧長居於此的人,而非來自大陸的「過客」。明顯地這裡已經有「我者」及「他者」的區别。
至第二次國共內戰及中共奪權,大批中國居民從大陸逃難來港,成為日後香港經濟發展的基石。之後再有戰後嬰兒潮、六七左派暴動、港英建設福利社會、香港經濟大幅抛離中國等因素,令香港出現了一批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對他們而言,大陸不過是一個親人定期到訪的落後地方罷了,不過拜教育政策及社教化所賜,他們還是會認為自己是「文化上的中國人」,與「香港人」身份並行。(現今這類人會被本土派稱為「大中華膠」)
香港此地亦誕生屬於自己的文化,例如港產電影、電視劇、流行音樂等等,再加上經濟因素,令「香港人」慢慢成為了一個「想像的共同體」-一種融貫中西,充滿現代性的身份,與大陸那些「落後的中國人」不同。例如當時的「電視劇《網中人》,當中由廖偉雄飾演的中國大陸新移民「程燦」,其土氣形象便象徵了香港和中國大陸的差別,「阿燦」也成為不少香港人對中國大陸移民帶有貶義的稱謂。」
之後香港前途問題、改革開放、六四事件等等,也影響了香港居民的身份認同,但這我就不詳述了,重點是九七之後。
成長在九七之後的香港年輕一輩更不追捧中國文化,反而多元文化更佔主流,因為過去中國文化仍有一定「想像空間」,但現在卻成為了must,而且對於中共那種侵犯人權、各種中國民間負面事件可以知得更多。在後物質世代底下,即使中國有多強大,文化有多偉跡,也不會令他們認同中國人此一身份,現實有太多落差及反面例子。正如某外國人看到中國各種文化,也絕少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一樣,他本身就已在一套獨特文化中長大生活,看到中國文化很厲害,然後呢?他都不屬於一個「想像的共同體」,突然要人接受你是這個共同體的人,實在無法做到。
利申:當年通識教「今日香港」時全級排名1-11名以內+有自己政治意識時就不認同我是中國人的香港本土派。對於中國人這個詞可謂零認同。你把我稱為中國人我還覺得噁心,為何要認同自己是一個這麼噁心的身份?我也不欣賞中國文化,對於中國經濟及政治更是想毀掉重做。我的唯一歸屬就是香港,而不是一件稱為中國的東西。
身份本身是一個社會建構過程。孫文為了跑江戶好像也拿了張美國護照,但其對美國應沒什麼認同。因此拿法理上...

算了吧, 跟大一統極端派談身份認同, 人權, 國際法等等都是多餘的
牠們會先主觀地認定你是同類, 然後用各種各樣歪理「證明」你也是支人, 然後你不接受就叫你滾出家園
可是我為甚麼要離開家園, 牠們憑甚麼命令我?

所以大一統份子跟粉紅, 皇漢一樣都是思想落後的極端份子, 品蔥被這類低劣言論污染實在是可惜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酒跟民主都是好東西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0
  • 浏览: 4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