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品葱的画饼理论师

一群饥肠辘辘的人在盲无目的寻找食物,这时一群自称懂现代烹饪方法的厨师出现了,他们开始在墙上画饼,传授指导他们如何做大饼吃,期间经过争论,总结理论如下:
1.生面饼必须要先切开了再烤,一定要抛弃直接烤熟整块饼的想法,因为不切合实际,顾虑太多烤不好饼;
2.必须用大火一次性烤熟不要怕焦,说用小火慢烤的人态度不够积极思想不纯粹,不配待在厨师队伍里;
3.大饼必须先改名为披萨,用大饼这个称呼,是落后庸俗的表现,带有传统封建奴性思维,脑子里有了披萨这个概念,烤出来的饼才会纯正好吃;
饥民问:“那什么时候可以吃到?”厨师们回答:“我们很多人就住在烤箱里啊,外面有人正在烤,我们叫他加速师,哈哈,等烤箱足够热了我们就有饼吃了。”
1
分享 2020-06-04

34 个评论

admin 公共账号
已转移水区,水区内容不会在首页出现。若您认为本次转移有误,请在本帖操作栏中选择「投诉 - 请求移出水区」;发帖投诉或直接回复管理员不会得到处理。
【理由】描述不足:描述不足,或黑话过多,使得品葱多数用户无法轻易理解的话题
品葱网友看见14亿人被强奸了

品葱网友打不过强奸犯,被铁拳揍扁

品葱网友转头一想,我打不过强奸犯,可以去给他叫好啊

品葱网友给强奸犯叫好,加速加速,被强奸的人越多,警察来的越快

警察会来吗?
廚師烤餅 X
醫師治病 O

一群病入膏肓的人在盲無目的尋找治療方法,這時一群自稱懂現代醫療技術的醫師出現了,他們開始在桌上寫診斷書,傳授指導他們如何治療癥瘕,期間經過爭論,總結理論如下:
1. 病灶必須要廣泛性切除,一定要拋棄保留腫瘤的想法,因為不切合實際,顧慮太多治不好病
2. 必須用手術刀一次性切除不要怕疤,說吃中藥調理的人不懂醫學沒有常識,不配待在醫師團隊裏
3. 癥瘕必須先正名為癌症,用癥瘕這個稱呼,是落後庸俗的表現,帶有傳統窪地瓦房店思維,腦子裡有了癌症這個概念,治起病來才能迅速有效

病人問: “那什麼時候才能治好? ”

醫師們回答:“窩萌很多人就坐在救護車裏啊,前面有人正在開車,窩萌叫他加速師,蛤蛤,等到了醫院窩萌就能開始動手術啦 (๑◔‿◔๑)
你也太高看只有网线的网友了吧…
现实中的烤饼有教程,具体,解饿
此站首先让人别憋死,并不提供任何硬件设备。
廚師烤餅 X醫師治病 O一群病入膏肓的人在盲無目的尋找治療方法,這時一群自稱懂現代醫療技術的醫師出現...

哈哈,1.你如何证明统一是个恶性肿瘤呢?我觉得是个中性词汇,它和民主自由没有必然联系,至少目前国内状况没有现实路径可走,追求民主自由优先,就像饼先烤熟了,是否要切开看食客的人数和需求;2.温和渐进改良派和中药性质根本不同,可能你理解错了我隐喻的对象;3.这个问题和第一点类似,中华的称呼如何和癌症联系在一起?最后感觉你比较乐观,加速师未必是开到医院,有可能是火葬场,也有可能是陡峭的山路或悬崖,我个人觉得是在赌运气
你这个比喻很糟糕。假如中国是一块饼,那么这块饼的厚度、topping、甚至面粉种类,在各处都有很大不同,如果你想把它烤熟,当然要切开分别烤了。
你这个比喻很糟糕。假如中国是一块饼,那么这块饼的厚度、topping、甚至面粉种类,在各处都有很大不...

类比的东西不可能想的那么细,那你觉得切饼的人是谁呢?有个精准的上帝之手来切吗?能预知每块饼的性质并施以相应的火候烤熟吗?事实并不存在这种理想的路径
我还以为是隔壁品韭派乐迪网友耐不住寂寞跑到这来输出革命呢
我还以为是隔壁品韭派乐迪网友耐不住寂寞跑到这来输出革命呢

哈哈,我可能保留了以前墙内的写法习惯,因为在墙内直接露骨的反贼文章根本发不出来
阴阳怪气,不被转到水区才怪。

品葱也有不同派别,我们加速主义这派的行动纲领简单明确,配合总加速师把整体环境搞砸,让更多人遭受铁拳从而觉醒。

没大饼给中国人吃,只有拳头。
啊,不是我要搞启蒙啦(我也没有启蒙过谁XD)。你看不是有不少人在搞启蒙(编程随想这种)。但就结果来看,启蒙了这么多年,弄出来一个加速主义,也是很有特色社会主义特色哦。
现在所谓清醒的人的意识应该都是你所描述的那样的吧 。但容我指出,这本质也是加速主义,它隐含的意思是:“我可以在这个加速世界里独善其身。”虽然我觉得在现在这个社会采取这种策略无可厚非啦。但是我又觉着,有的人觉得自己死后的世界如何,是他这个活着的人的责任,而另一种人觉得自己死后,世界就与自己无关。你觉得是哪种人比较多的世界更美好一些呢?以及你喜欢生活在哪种世界呢?
其实我觉得无论是哪种加速主义,形成的根本原因,还是我们不知道除了摇旗呐喊“加速!”以外,还能做什么哦。
正因为我们无事可做,才会“独善其身”,才会抓着一个加速拼命使力哦。
[url=/article/item_id-403818][/url]
3.这个问题和第一点类似,中华的称呼如何和癌症联系在一起?最后感觉你比较乐观,加速师未必是开到医院,有可能是火葬场,也有可能是陡峭的山路或悬崖,我个人觉得是在赌运气

[url=/article/item_id-403818][/url]

惡性腫瘤不過是避重就輕的說法,真實的情況是弗蘭肯斯坦,因此救護車當然有可能直接開進火葬場,最好的結局是開到烏魯木齊公安局,那兒有位法醫特別擅長治療弗蘭肯斯坦 (๑◔‿◔๑)

@Liuzhongjing
人才有靈魂,弗蘭肯斯坦是沒有靈魂的。民族發明,是上帝對真假民族的甄別。科學家都知道,失敗的實驗排除了錯誤的假設,縮小了下一步實驗的範圍,對科學的貢獻比證明假設正確的成功實驗還要大。目前的實驗已經證明中華民族不是民族,中國人不是人。下一步只有兩種可能。第一:雖然中國人不能發明民族,但諸亞諸夏仍能夠發明民族。第二:索多瑪連十個義人都湊不齊,你們都該死。
那何必发出来呢? 
品葱网友看见14亿人被强奸了品葱网友打不过强奸犯,被铁拳揍扁品葱网友转头一想,我打不过强奸犯,可以去...

葱友有说让香港警察下手狠点 大力点吗 多杀点人吗 还没被封也是神奇 💩
葱友有说让香港警察下手狠点 大力点吗 多杀点人吗 还没被封也是神奇 💩

所以香港人是人 不能被加速 这个我理解
但是中国人不是人 被铁拳就是活该?
你国品葱右逼网友不希望你国人每天被铁拳揍扁吗?
所以香港人是人 不能被加速 这个我理解但是中国人不是人 被铁拳就是活该?你国品葱右逼网友不希望你国人...

那是你觉得 你直接把所有你不喜欢的右派看成了这样子 你知道加速主义真正去干的都是什么人? 我们只爱看总加速师刹不住车 有几个人天天加速冲塔…… 再说了 葱友加速在厉害 也厉害不过一个人
难怪

品葱典型右右人当场表演中共逻辑 果然跟你国一丘之貉
「加速主义下的支国屁民很惨」->「干什么?我们还是有人性的 加速主义只让支国人被铁拳 不含香港!香港人才是人 支国人死得越多越好!」
品葱典型右右人当场表演中共逻辑 果然跟你国一丘之貉「加速主义下的支国屁民很惨」->「干什么?我们还是...

瞬间脑补一万字 您是受训过吗? 我有说我支持加速主义吗 ? 中国人会怎么样那也不是我能决定了 我只能在一旁看着 我能怎么办 去杀了包子?
那是你觉得 你直接把所有你不喜欢的右派看成了这样子 你知道加速主义真正去干的都是什么人? 我们只爱看...

「对啊 所以支国人就是贱 被习近平轮奸就是活该 支国人DNA不太一样 里面都是武汉病毒
我看到支国人被铁拳 我就爽 我就是没人性啊!」ー铁拳论
送你一程吧

这不是铁拳论的主要论点吗 就是要靠铁拳把人砸醒 还有没有人性了
这不是铁拳论的主要论点吗 就是要靠铁拳把人砸醒 还有没有人性了

人醒不醒 我不在乎 被砸那是他可怜 不用绑架我
人醒不醒 我不在乎 被砸那是他可怜 不用绑架我

没人绑架你 也没人说你 你对号入座干什么?
我说的是很多反共反到失去基本普世价值的人 难道不可笑吗?
看到14亿人这么惨 每天被铁拳 反而很兴奋 这和站在中共角度高谈阔论的粉红有啥区别?
加速主义被人讨厌是肯定的 不去管就行了 他们也什么都影响不了

影响的了 现在葱葱网友唯一认定行之有效的策略 不就是「铁拳加速主义」?
我是真不懂了 「铁拳加速主义」有效的话朝鲜早就成人类国家了

每次看到中共国下悲惨新闻底下评论区的喝彩我就特别无语
我认为靠没人性的阴阳怪气没法对抗暴政 只有真相和团结才可以
影响的了 现在葱葱网友唯一认定行之有效的策略 不就是「铁拳加速主义」?我是真不懂了 「铁拳加速主义」...

你好。
我不是来专门抬杠,但请想一想,对于这些可怜的铁拳受害者,铁拳不就是真相吗?共同的阴阳怪气,不是团结吗?
我可以捏着发言记录说自己没专门喝彩过挨了铁拳的人哪怕是粉红。
实践和理念有可能是割裂的。我知道你应当是好人,但政治可能是肮脏的,悲哀的是温和的叙述真相只对少部分人有效。
更何况,铁拳是共产党的罪恶,这里的网友除了一张嘴一块键盘,无论说什么,哪里能改变铁拳的轨迹呢。
朝鲜有中共在输血,中共在与美交恶以后已经没什么输血渠道了。
如果非常在意认同,可以尽可能发表自己的观点。总能吸引到相似的人。
你好。我不是来专门抬杠,但请想一想,对于这些可怜的铁拳受害者,铁拳不就是真相吗?共同的阴阳怪气,不是...

谢谢你的回复!

我个人认为,加速主义里包含了一种投降主义在里面,也就是顺应铁拳甚至为铁拳比对抗铁拳时候的反击更有效。而共同的阴阳怪气也不是团结,我认为是一种对被铁拳者的集体残忍,和集体失声。
朝鲜就算没有中共输血,靠拿着核子弹剥削自己的人也能活得下去。
更别说土库曼斯坦这类输血少也活着的独裁国家。

一张嘴一块键盘就是武器,通过讲道理和真相启蒙更多人,才是我们应该要做的。期望铁拳砸醒更多人,不可取。因为一旦中共哪天给了胡萝卜,中国人就不生气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5
  • 浏览: 8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