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打脸了许多粉红对美国暴动的恶意造谣

文章很长,贴不完,点进去看。
---

【明报专讯】美国黑人George Floyd受警察扣押时被杀,多个城市爆发因抗议警暴而起的种族冲突。对应香港过去一年的示威浪潮,一时之间香港的蓝丝黄丝还有中国大陆的官方媒体均各取所需地大幅评论这场太平洋另一端的冲突,并且得出各种相反结论。处于风眼的明州双城,正是我度过读博岁月的地方。于是我找来了博士毕业后仍然留在双城的旧同学,问清楚当地居民的真正感受。

■ 抢眼的破坏 不被看见的群众互助
问:先问最重要的问题:你现在安全吗?在外面看美国的新闻,很多时候会聚焦在纵火和抢掠之上,据说还说有民居被毁。你们担心自己的安全吗?那几个混乱的晚上怎样过的?

答:我们都很安全。其实大部分的示威抗议者都很和平,我自己、我的学生、同学、同事、朋友很多人都上了街,上街的人什么颜色都有,什么年龄层都有,青少年、大学生、年轻人、LGBQ社群、家庭带小孩的人很多。暴动是上星期三警察第一次对和平群众发催泪弹跟橡胶子弹以后开始的。一开始破坏商家的起因是群众被放了催泪弹,需要水跟牛奶洗眼睛,所以冲进了3rd precinct警察局旁边的Target,但是遭到店家驻警阻拦,有人就气愤破坏商店。接着有很多机会主义者趁火打劫或蓄意扩大冲突。动乱持续到隔天,由于一直不逮捕、不起诉犯案警察(这个背后理由很复杂,基本上跟长期的警察拥有过多权力有关,连州长市长都管不到,需要另外解释),所以众怒之下,很多比较激进的抗议群众就把警察局烧掉了。当时市长显然也觉得抗议有理,不想阻止群众发泄怒火,所以基本上是让抗议群众烧警察局烧到高兴。但真的,本地人不会想要烧自己的家、自己的社区,所以暴动的位置仅限于Lake St.的商店大街,有人住的房子都没被影响到。甚至也有不少商家其实觉得自己的店被烧没关系,支持寻求社会正义比财产损失更重要。到这个时候为止,我都没觉得会担心自己的安危。

不过到星期五之后,情况有变。很多市区的居民都注意到有很多外州车牌、或是什至没车牌的车子大量进出,然后很多Minneapolis(明尼阿波利斯), St. Paul跟都会区商店遭到武装分子破坏及抢劫,同时在Lake St.上的破坏向西延伸,很多是刻意、或有计划的纵火与抢劫。从这时开始,很多居民意识到这已不是本地的示威者在抗议追求正义,而是有人借机激化警民对峙,甚至刻意烧掉少数族裔居民经营的商店。州长与市长很快就发表声明,引进national guard(国民警卫队)进来保护critical infrastructures(重要基建),并说有很多证据显示这些有组织的破坏是white supremacists(白人至上主义者)要趁机激化种族对立跟仇恨的。直到这时候,我才有一点担心自己不是白人,会不会容易被针对,不过市区内很多社区都自发地经由social media组织了晚上居民互助的守夜队。实话是,我觉得满感动的,邻居们不分种族都同心一起守护自己的社区。

由于从星期五晚上开始双城与都会区的城市都开始宵禁,我虽然很想上街、但是也担心上街不安全,所以周末的晚上都是待在家里陪着守夜,同时在各种social media上交换守夜信息。但是我真的要很认真的跟大家说,抗议者(protesters)、暴动者(rioters)跟抢劫者(looters)通常是不同群人。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和平抗议者,而且其实抗议是24小时整天到处都有,都很平和,但是这些画面却很少被新闻报道。在George Floyd死亡的路口,抗议场面其实很温馨,各种颜色的人在一起互相支持,期待一个结构性歧视可以被消弭的更好的未来。至于我为什么会担心上街不安全,是因为我怕我作为一个有色人种,我会因为违反宵禁,遭到警察暴力(对待)! Minneapolis跟St. Paul的警察体系长期违反人权已经很有名了。

问:当地人怎么看抗争期间的纵火和抢掠的?香港过去一年出现了过去极罕见的汽油弹和公共设施与商店破坏,但是攻击的对象都很有针对性的。明城的情况却不是这样,波及无辜的情况似乎相当普遍?

答:如同我说的,破坏的位置多是商家,大部分的破坏都是机会主义者跟white supremacists造成的,而且范围都很局限,绝对不是什么抗议者伤及无辜。我其实会觉得,换个角度看就像是平常会发生的抢劫、趁着警察与消防队人力不足难以调度的时候,一次一起发生而已。我认识不少本地参与抗议的anarchist(无政府主义者)的朋友,但是这些人真的根本不会想要伤害本地的商家跟自己生活的地方,更不可能波及无辜,他们反而是会群起在和平抗议群众受到警察暴力攻击赶快去救人的那群人。其实星期五晚上以后,几乎所有的都市内的地方社区都在守望相助,举报外地车牌或是无牌车。都市内大家都很清楚,破坏大多是外人干的。

不过不住市区居民的认知又是另一回事了。因为媒体的关系,不少乡下跟郊区倾向把市区跟有色人种妖魔化。很多人其实在一开始虐杀(George Floyd)影片流传的时候表现的是漠不关心,直到开始看到有纵火、财产损失,才开始说暴民好恐怖,会很大声的喊要national guard赶快进城,要以暴制暴才有效。我对这种声音一直都很反感,其实这个是标准的觉得财产物品比人命重要,完全不会谴责警察暴力,只会谴责暴民,而且在这些人心中,暴民都是黑人(其实很多影片都显示武装纵火抢劫的白人居多)。这些人心中隐藏没说出来的话就是黑人人命不值钱。这些人不住市区、也甚少进到市区。因为都市不是他们的社区,所以他们也才说得出以暴制暴,暴徒杀光都没关系这种话,讲得事不关己、毫无同理心。只能说美国郊区化过程真的是反映美国长期各种结构性的政治、经济、社会与居住不平等,也是这些不平等的结果。郊区居民相对偏白、也privileged,不少人觉得市区居民的很多问题只能怪他们自己。

问:我在新闻中也看到很多香港人熟悉的画面在明城出现:冲突过后市民合力清理现场,物资站放满了市民送来的食物和生活用品。在香港,这些看起来很有组织的场面马上就成为抹黑抗争是有幕后操纵的所谓证据,明城的民众互助有否受到同样质疑?

答:完全没有。你家门口的商街被烧了、附近邻居买不到日常用品、小孩的免费午餐没人送了,去帮忙不是很正常吗?大家都是自发地帮忙,一开始实在没有什么组织。结果就是像是Sanford Middle School公开征求168袋的食物组,结果双城居民几个小时送去了超过一万份!大家最后还要急着找遮阳伞与新的捐助地,免得食物因为晒太阳快速腐败。这算什么有组织啊?

很多组织都是居民去帮忙清理才逐渐成形的。大家发现物资会重复、捐款会过多这些问题以后,才开始想办法要比较有系统的整理需求向外求援。我很多学生都在过程中出力帮忙。不过现场一团乱的情况常常有。

■ 警权过大 歧视天天上演
问:让我们拉阔一点去看。这次出事的地点是明城的城南,其中的湖街更是少数族裔聚居的地方。我记得你也在城南住了很长时间,你对城南爆发了这么严重的冲突感意外吗?

答:一点也不意外。发生在双城哪里、明州哪里、甚至是美国哪里我都不意外。美国的种族歧视根深柢固,而且很多是结构性与制度性的歧视。美国警察权力过大、工会特别有力,加上检察官基于尊重警察是一起执法的同僚而有不起诉警察的惯例,这些情况导致美国警察暴力层出不穷,却很难进行改革。特别是警察在少数族裔聚集区内使用racial profiling(种族定型)、对黑皮肤褐色皮肤的人特别粗暴,这种事是天天上演天天发生,搞出人命的案例也是层出不穷。以前死人但却没爆发大规模抗议,很多时候是因为证据有限,智慧手机、社交媒体不发达。抗争天天都有,但是因为沟通管道有限,规模都相对小。但是时代变了,智慧手机普及、社群网络发达,这次好死不死,居然全程虐杀都被路人手机拍到、还不同角度都被上网疯传。你如果看过整个影片,3个警察跪压在双手反绑、毫无抵抗能力的George Floyd脖子跟身上,长达近9分钟窒息致死,有良心的人都知道这是完全违反人权的lynching(私刑)。如果你看到你邻居朋友这样被虐死,你能不恨不怨不想讨公道吗?当然大家就上街了嘛。

请不要忘记,一开始所有的抗议都是和平的,但是警察却对手无武器的和平群众射催泪弹橡胶子弹,刻意激化抗争。对比之下,前几个礼拜,几乎天天一堆保守派白人持枪武装去州长住处包围示威抗议,说COVID-19的stay at home order是剥夺他们人身自由,但是警察却没有祭出催泪弹橡胶子弹,连劝导都没有。结果现在死了一个黑人,证据确凿就是被虐杀,但一堆和平无武器各种族裔都出门抗议的结果是被警方武力攻击。这样民众怎么可能不愤怒。大家上街抗议的就是警察暴力,结果警察却祭出更多的暴力,这摆明了就是要激化冲突啊!这个就是美国警察所谓的warrior style(军人风格)训练的结果。这种警察应对方法就是要激化抗议场面、扩大事态,然后再用高度武力与暴力压制抗议来加速结束示威。有这种警察暴力跟警察训练,不严重的冲突也会给他变得很严重。警察的暴力应对方式是很需要被质疑的,其实这更证明了现在抗争寻求警察结构性改革的诉求的重要性。

问:我记忆中的明城在政治上是十分开明的。现任市长是民主党的,市议会13席有12席是民主党的,余下的1席是绿党的。如果换转是美国南部共和党主导的县市,发生这种事情我还可以理解;为什么明城也会出事?

答:当然共和党也向来都是站在警察那边,不少警方的支持者很多也支持racial profiling。所以其实这次抗议示威,除了是为George Floyd与以往众多的警察暴力死者讨公道,更重要的是要寻求改革,改革长期以来警察权力过大以及结构性歧视有色人种的问题。并且,警察暴力有一部分的来源也是因为超过94%的警察根本不住在Minneapolis里面。这次虐杀George Floyd的主嫌还连明州居民都不是、是Florida的居民!对这些警察来讲,执法的地方跟自己生活的地方没有关系,其实更容易使用暴力。以往市政改革多次想要求Minneapolis的警察要住在Minneapolis里面,结果都被工会强力反对,无疾而终。

其实大规模抗争发生在民主党主政支持进步价值的都市,我一点也不意外。就是因为明州与双城支持进步价值,所以我们的有色人种相信社会会支持他们,敢、也有能力站出来发声,并且有无数的白人朋友一起加入声援。如果是在保守的共和党主政的州,有色人种才一开始集结可能立刻就被警察暴力「秒杀」了,怎么还会有机会让大家上街抗议。其实美国civil rights movement的研究显示,当年整个运动会扩大发生,跟Kennedy(甘迺迪)当总统很有关系。因为相对开明支持进步价值的风气,让黑人觉得运动是有希望的,而不是上街必死、抗争无用,因此有更多人上街、整个运动得到更多支持。一个都市有抗争,代表都市是充满动能、还有改革希望的。一个连抗争都没有的都市,才是死掉的都市。

我很难过看到George Floyd在我住的都市遭到虐杀,但是我很高兴我们住的都市能够包容并支持社会运动的发生,持续为George Floyd还有其他有色人种追求社会改变。同时,明州州长与其他州级的部门其实是支持追求正义与改革的。昨天(6月2日) Minnesota Department of Human Rights对Minneapolis Police Department发了一个civil rights charge,将对Minneapolis Police Department进行结构性歧视的调查,希望可以用调查结果进行改革。我想我们的抗议有达到促进社会正义的效果。

有社运存在 民主才健全
问:说到政党政治,或者我们可以再拉远一点:很多香港人认为在香港的畸形政治制度下,激烈的抗争行动有时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美国好歹也是个民主国家,社会有问题应该可以投票解决。如是者,有意见认为相对于香港抗争者来说,美国抗争者的激烈行动是缺乏合理性的。你如何看这种观点?

答:就跟前面说的一样,这次抗争的起因是警察暴力,而警察暴力是一个长期的结构性歧视的结果。由于警察权力过大,州长市长管不到,民意代表也很难监督,所以我们需要用社会运动的方法来发声。民主国家制衡政府的机制不是只有选票而已,而且不要忘记,所谓的选票机制其实是一个少数人的利益会被多数人利益盖掉的机制。然而不管是双城市区还是整个明州,整个人口结构是非常白的。少数族裔的人数太少,就算有不少白人愿意支持少数族裔争取平权,但是这向来不是在选举里面受欢迎的政策、投票要过也都不容易。我觉得把民主只简化成可以用投票解决的政治体制,实在很糟糕。这个就像是那个两只狼跟一只羊的故事一样﹕他们3个投票决定晚餐要吃什么,狼两票说要吃羊、羊一票说要吃草,结果羊就被狼吃掉。投票看似民主,但是在社会很多元复杂的时候,也很容易被转化成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力,掩盖了少数人的声音。

民主代表的是人民有自由言论与用各种不同管道发声的机会与能力,为了不让少数人的声音被掩盖,社会运动一直是被边缘化的族群推动与自身利益相关的议题的最主要方法之一,也是各种社群对抗国家暴力(警察暴力是其中一种)最重要的管道。所以,在正常的民主国家,你会不时看到有人在街上抗议,这个才是正常的。你如果在一个国家看不到抗议,那个国家的民主大概早就死光光了。

问:中国大陆官媒把这场抗争视为上佳的素材,配上美国当前疫情的消息,借此大力宣传美国的没落和民主不是好东西等等。自从特朗普上台已来,美国本土确实也有很多担忧美国民主前景的讨论。虽然这两套说法的出发点很不一样,但都认为美国出了大问题。你如何看待这些「美国终结论」?

答:就跟我刚刚说的一样,社会运动是民主社会里面很重要的发声管道,有社会运动的存在才代表民主是健全的。我可以理解很多中国红色媒体大概不懂什么叫做民主与社会运动,毕竟在中国,十几个人在公共场合群聚公安就会驱赶,很多人一辈子没机会体验什么叫做上街抗议。不过前几个世代的中国人倒是不少人上过街,参与过社会运动与暴动。中国经历了全国大规模的五四运动、十年动乱的文革、1989的天安门运动,但是你看,中国今天也活得好好的呢,也没有终结嘛!还有不少人觉得现在的中国国威强盛呢。那到底是凭哪一点觉得一堆美国人上街会导致美国终结呢?最后,我倒是听过很多在美国的中国移民朋友说移民的原因是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享有民主与自由。如果自由民主真的不是好东西,美国都快要灭亡了,这些每年成山的中国人申请移民都是来干嘛的?

川普(按:台湾人对特朗普的中译)的强人作风与专制倾向、再配上他一系列白人至上的论点,加上国家暴力与警察暴力,的确令人忧虑。但也因为如此,我们看到很多的年轻人、以及以往不参与政治的人,在川普上台后,更积极地参与政治、加入推动社会正向改变的各种运动。这也是为什么这次George Floyd之死引发的抗争,有这么多各种族裔、不同背景的人愿意站出来,持续地支持抗争。我刚刚才收到一位白人朋友送来的邀请,邀社区妇女带着花跟躺椅今天晚上去双城地区的各个警察工会门口用feminine energy去抗议警察暴力呢!我不知道大家在太平洋的另一端到底看到美国的什么,不过我在这里看到的是满满的社会活力正在支持着社会改革。

LINK:
https://m.mingpao.com/pns/%e5%89%af%e5%88%8a/article/20200607/s00005/1591468127059/%e4%bb%80%e9%ba%bc%e4%ba%ba%e8%a8%aa%e5%95%8f%e4%bb%80%e9%ba%bc%e4%ba%ba-%e8%ba%ab%e5%9c%a8minneapolis%e7%9a%84%e5%ad%b8%e8%80%85%e8%aa%aa-%e4%b8%8d%e6%84%8f%e5%a4%96%e7%9a%84%e5%8f%8d%e8%ad%a6%e6%9a%b4%e8%a1%9d%e7%aa%81?fbclid=IwAR1HMWWhizZjGHzuTFv0hNydZLlQPkPxb3X5OmWJqjic9CLPU_nKO_qLRQI
8
分享 2020-06-09

9 个评论

粉蛆不听,粉蛆不看,粉蛆只想抱团高潮,美国暴动四个字,持续高潮一整年
墙内从未如此关心过黑人人权和生存状况,直到这次示威爆发。前脚尼哥尼哥叫着,后脚就抢占道德制高点。
“美国天下大乱,就算我月薪1000块天天吃土,我也开心”
粉红们看到的剪辑,可都是各种暴力打砸抢烧的视频集合。

而这种避而不谈暴力活动造成的损害,自认理中客还不忘黑川的左派采访记录就想打脸粉红?只会更让他们觉得民主虚伪,自欺欺人。
支持美国黑人与少数族裔正义的抗争!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我们一起去天安门抗议美国虚伪的人权与种族歧视,正义必胜!!!
并说有很多证据显示这些有组织的破坏是white supremacists(白人至上主义者)要趁机激化种族对立跟仇恨的


去你大爷的。眼瞎了吗?打砸抢烧的几乎都是黑皮。难不成黑皮也是白人至上?
rts 黑名单
一家之言而已,他说是就是喽。
美国黑人犯罪率非常高是事实啊,那个黑人在使用假钞后拒捕三个警察都没能把他塞进警车里,在力量存在明显差距的情况警察使用了过度暴力,如果处于同样情况下很多体能弱势的一方都会选择下手更重一点保证不会被反扑吧。问题在于后面其同时发现黑人开始虚弱询问是否停止压制的时候,为首的那个警察拒绝了,并且在等救护车时没有及时施救,这件事应该算一个警察执法问题而不应该扯到种族歧视上。而现在网上遍地的抢劫视频里也的确证实了黑人群体本身的问题,难道因为某个群体犯罪率高还要给特别优待么?
昨天我被我一个岁月静朋友问,说美国现在怎么天天这么乱,感觉快亡国了。

我就说,别老天天看墙内假新闻了

然后给他解释了一下现在什么情况,还好他这人不是粉红,很快就明白自己被忽悠了
“请不要忘记,一开始所有的抗议都是和平的,但是警察却对手无武器的和平群众射催泪弹橡胶子弹,刻意激化抗争。”
你这个“但是”用的非常中宣部化,属于移花接木,省略关键过程,误导大家。好像警察是对和平人士射击。而且你的逻辑也不对。警察射催泪弹与否的依据并不是你是否手无寸铁,而是你扰乱次序的程度。并不是说你只要是和平的,就可以占据任何地方,就可以妨碍任何人,就可以扰乱社会次序,就可以强迫别人下跪。任何以道德的名义扰乱次序是不可以的,美国完善的民主体系允许纠错,警方的恶行也可以被追究,人民可以用选票说话,选出的议员可以通过法案限制警察的不当行为。美国的种族歧视现象一直在减轻,否则奥巴马不可能当选。你反复强调和平抗议者和抢劫者是不同的人,但和平抗议者是抢劫者的后盾,警察对黑人罪犯的任何暴力都会激发所谓和平抗议者的抗争。和平抗议者提出削减经费和解散警察的要求无疑是对罪犯的怂恿。从很多方面看,所谓和平抗议者和抢劫者本质上是一伙人。尤其是一些白人民主党人士,嘴上支持黑人,但绝不去黑人区居住。为了选票不惜伤害美国的法律与次序。用选票得不到的东西,就用暴力来得到。而且是以道德的名义,这与中共闹革命的套路如出一辙,值得大家警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16
  • 浏览: 3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