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内共产党倘若不倒台,香港将会变成比深圳还要忠党爱国的化粪池。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正在加强对港洗脑的力度,奴化教育的强推以及教师的再培训,将会令香港教育从业者变得更加奴性以及丧失独立思考能力,并且通过中国的教育方式强加在香港人身上,香港的下一代将失去批判精神以及独立思考能力,粉红遍地,这种情况倘若不改变三十年后香港人恐怕会比中国人还要奴性。届时,香港将会成为中国最忠诚的金融城市,而香港人将会变成只为专门吸收外资而存在的傀儡。

事实上我想这绝对也是共产党在追求的目标,新疆已经走在前面了,学生被强迫穿上汉人自己都不会穿的汉服来读书。
8
分享 2020-06-11

34 个评论

带钢丝的韭菜 🤬不友善用户
是的,到时候香港市井间的语言,将从粤语、英语,变成带有严重江西、湖南、湖北口音的普通话。

2014年,我第一次去香港。那时就已经能看出端倪了。比如公共厕里,便池周边一圈尿,靠近脸这边还有一堆口痰。
三十年中共不倒以中共天生的侵略性,地球都倒了,美国救不了地球等外星人吧
巴比伦花园 灰名单 回复 带钢丝的韭菜 🤬不友善用户
我能不能单纯的问一下,你为啥这么痛恨江西湖北湖南人。。。

内陆省份,农村人口比例大,总体教育素质偏低,相似的还有安徽河南贵州等。看老粤语区就可以知道,外来务工人口多了之后,你会讲粤语都成异类了,广西南宁上世纪本来也是粤语区,政府大力推广普通话,现在粤语人口不足三成。2010年广州游行“撑粤语 顶硬上”(那时大家还是有血性的),香港澳门都有不少人参与,政府迫于压力减少了普通话政策,但还是顶不住外来人口的温水煮青蛙。。。。。。在语言方面香港的未来可以参照广州(可能更糟),但是本土广州人现在还是喜欢对标香港的,才有机会保有大量粤语人口,一旦香港沦陷了,广州也没指导了,粤语阵地基本失守
30年共匪还在的话,我直播倒转吃屎
因为如果30年共匪还在,那一定粪坑遍地的了,一定绝对适应得到吃屎的了!
從牠們的經濟狀況和執行力來看,共匪在香港的勢力未必能撐到明年
至於幾時完全消滅,這是牆內人要關心的事
我不这么认为。香港地少人多,再容纳大量新移民的能力已经不足。同时,虽然英美等国有对港进行政治庇护移民的开口的可能,但是人数和七百万港人来说也仅仅是九牛一毛。绝大多数港人的家业、子女都在香港,是走不了的。尤其是黄得发亮的香港年轻人,他们其中还有很多没有BNO护照,他们是离不开香港的。他们的后代所处的家庭教育环境可想而知,那一定是充满了对中共的仇恨。学校里要求唱国歌,在街上、楼道里有监控不让乱说话,难道还能立法禁止新一代港人在深夜里,脑海中唱响《愿荣光归香港》?
确实不需要怀疑大陆人的污染能力
再好的制度和地方和人
一样会被大陆人破坏殆尽
带钢丝的韭菜 🤬不友善用户 回复 巴比伦花园 灰名单
我能不能单纯的问一下,你为啥这么痛恨江西湖北湖南人。。。


不要屡次歪我楼。
你在其它地方已经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了,我的解释是,我从来没有痛恨过 “江西、湖南、湖北人”。因为生活中我湖南、湖北朋友很多,我还经常当着这帮家伙的面说这个。

你大可不必屡屡无视我的解释、屡屡试图把我往 “地域歧视” 的陷阱里引。
只要不封網,學校的洗腦就不可能生效
最有威脅的其實是源源不絕的新移民,你能想像我最初在公園看見一群小孩對話全部用普通話那刻是何等震驚嗎
我不这么认为。香港地少人多,再容纳大量新移民的能力已经不足。同时,虽然英美等国有对港进行政治庇护移民...
家庭教育永远不如学校教育影响深远,很多家长没意识到香港很多小孩已经开始被同化了。

英国统治上百年都没能灭掉粤语,却让中国三十年时间给灭了,说来也是讽刺。
只要不封網,學校的洗腦就不可能生效最有威脅的其實是源源不絕的新移民,你能想像我最初在公園看見一群小孩...
要改变一个地方人的思想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快,粤语首先被灭绝,然后灌输洗脑,三十年就能造出一代合格的洗脑产品,看看国民党统治台湾这段时间带来多少中华胶你就知道了。我也难以想象在香港读书的小孩居然一口北方口音,差点以为我翻到中国。
家庭教育永远不如学校教育影响深远,很多家长没意识到香港很多小孩已经开始被同化了。英国统治上百年都没能...


事實上,歷任港督中還有特別喜愛中文的比如十七任:金文泰。他自己粵語講得好,還推動了港大創辦中文系,其中收留了不少清朝的遺老遺少。
如此看来中国人更像是殖民者


我牙牙學語的年紀是生活在南方的小城,所以我的普通話很不標準,平翹不分,鼻邊音不分。後來隨家庭原因移居北方城市,因爲口音受到身邊人惡意取笑。還被家長送去什麽播音班,爲了訓練一口標准的普通話。回想起來,這真的很惡劣的經歷,上升到了歧視的程度。再想想,這只是新疆民衆所承受苦難的小小部分.......(個人信息已模糊)

對於方言的抹殺,真的是特別邪惡的政策。如果CCP能夠再執政幾十年,那麽90年代生人真的是最後一批會講家鄉方言的人。
是的,到时候香港市井间的语言,将从粤语、英语,变成带有严重江西、湖南、湖北口音的普通话。2014年,...

你去的是假香港吧?是香河吧? 哈哈哈哈哈
香港的物业还是不错的,不仅在香港,在北京,香港物业管理的商场很好,很干净,比如太古里、颐堤港、银座港铁商场,特别是银座港铁商场,小小的,但是洗手间很干净,东直门商圈最好的和朋友见面聊天的地方。
只要香港保留超级便宜的免税烟酒就行,一个通行证两条烟,两瓶酒,软中华、五粮液就行,我买来孝敬领导做生意用。毕竟体制内领导出境太麻烦,各种审核,他们需要白手套。
三十年中共不倒以中共天生的侵略性,地球都倒了,美国救不了地球等外星人吧

说的非常对,30年内共党要是还没倒人类就毁灭了,也就不用太担心香港了。。。
痛恨不知是否达到了这个程度,但是厌恶是我对中国人最真实的感受,当你在电梯里遇到有人抽烟,有人大声放抖音丝毫不顾及同行人感受的时候,你就会想这他吗还有没有一点公德心,中国人的品格绝大部分都很低劣,他们连最基本的公德意识都没有,你更不能期待他们有同情心有爱心。
其实夏商时期的文明才是正常的健康的,从周文化开始就已经开始慢慢变态了,后来又有了楚人秦人等的变本加厉...


夏、商的所谓 “健康”,很大程度都是周人杜撰的,甚至 “夏” 本身都可能是杜撰的。
所谓的 “商纣王(帝辛)”,凭良心说,其实也是被黑的。
这是因为周人不是东亚土著,而是入侵者。杜撰出所谓的 “夏桀” 是为了衬托所谓的 “商汤”,顺着这个逻辑,只需要把 “帝辛” 给黑出翔,周人当然就也有了被本地土著接受的理由。

东亚土著,就是印第安猴子迁徙过程中,留在亚洲的残余。
武王克商以后,姜太公本来是建议把前商余孽杀干净的,或至少召公也建议杀一部分、放一部分,但武王最后还是采纳了周公的意见,全给放了。于是,这就给整个华夏埋下了祸根,一直祸害到现在。
因为印第安猴子之孽种的文化,既野蛮又反智。看看宋国、楚国的作风就知道了。
经过多年的改造,宋国人慢慢文明了起来,楚国人却一直在扰乱人类文明秩序。并且楚人还把自己的反人类作风,总结成了《道德经》——这玩意,就是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最早的、亚洲版本的《共产党宣言》。
共产主义、射秽主义、法西斯,是一个妈生的,有了一个,就一定会带出另外两个。
极右的韩非这个法西斯、与极左的墨翟这个射秽主义者,恰恰都是《道德经》毒害的产物。

今天的楚人,血缘上早就不是先秦楚人了、或至少也不完全是,但文化上还跟先秦时代没什么两样。否则 “中共” 这种反人类邪教组织的元老,为什么大多是来自楚国的猴子呢?
它们只是在反人类的 “汉族文化(楚文化)” 外面,包上了一层 “共产主义” 的洋皮而已。它们跟非洲、美洲的军阀毒贩没什么两样。
不要放棄希望。前蘇聯在東歐搞得那一套也相當暴虐。後來英雄的東歐人民還不是埋葬了共產主義。今天的波蘭、匈牙利、捷克等國,都是共產黨已經在年輕人中喪失了人心的淨土。
Brendan 回复 带钢丝的韭菜 🤬不友善用户
你考虑过在matters开帐号吗(或者已经有了?)?
你可以看看十年這部電影,就是香港人的擔憂,ps墻內被禁
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台湾从一个夜不闭户,粮仓满满的地方,变成一个米价腾贵的穷困地方也就是三年之内而已。变成下一代都会说国语的地区也只用了二十年左右。
依這個地球暖化的情況看,幾十年香港怕不是要被浸了,都不用爭了,有利益的地方才爭,沒利益各方派系便自然散去了。
Kong_666 新注册用户
是不是共產黨呢?我部分認同吧,因為黨只是一件工具,關鍵是在用它的人。

在白頭翁上台之前,共產黨對於國際社會是有利用價值的,因為共產黨的對利益的渴求和控制的欲望,它使中國成為了一個實驗埸,使得部分發展在有效的犠牲剝削下取得了成效,而模式上,利益是高於控制的,在偏門上幫助了人類的物質發展,並在國際格局上造到了美中俄三方平衡的角色,這一點在已故藝人狄娜的出版書籍《暗戰》中亦有提及過。

但在白頭翁上台後,共產黨的模式從利益高於控制,變為了控制高於利益,而保護共產黨的一道道安全機制,也開始逐一失效。

但如果說造成這種局面,也不單純只能怪白頭翁,因為江主席在位時留下了貧腐治國的政治遺產,期間造成了利益高於控制的模式,導致黨內在政治思想上欠凝聚力,變得利益掛帥,政治部分的欠力也使該黨變成了某蔡姓研究人員所提及過的一隻政治殭屍。

而白頭翁就像是把政治殭屍變為喪屍的變種提供變異因子的病毒。

把一項刻意特點強加在別人身上是一種在潛意識上試圖思想控制的一種手段,但在被視為懲罰的情況下,這種手段的效果會被大幅降低,而且還會造成反效果,從心理出發,懲罰所禁止的行為在懲罰消失後便會很快恢復,而透過鼓勵造成的行為才是長久的,而且集體潛意識以及基因記憶等因素也會有影響的,但這些理據由於比較複雜,可能有待日後我抽時間弄個明白,或者其他朋友來幫忙分享一下。

嗯,坑好大。

總體而言,我覺得香港是不是會變成白頭翁或者某些利益集團所想的樣子,這要看香港人的能力和性格,思想及行動,如果有一個香港人是以極端的浪漫主義作驅動價值的而且有足夠的能力,當意識到一切無力回天時,也許TA會選擇在香港還是美麗的時候,以瞬間爆發的方式帶香港一起消失。
带钢丝的韭菜 🤬不友善用户 回复 Brendan
你考虑过在matters开帐号吗(或者已经有了?)?


没听说过这个,我去查查。
如果有个平台,能够让人发表学术类性质的论文,不用担心中共抓人、不用担心变态喷人,还老能结交到有水平的学者,我也不想留着现在这地方受罪。
我也是一个楚地人,但是我觉得若大一个中国只有江浙一带和两广一带的传统文化稍微有还一点人性,其他地方的...

笑死我了,中共早期领导人大部分都是江西、湖北、湖南的,湖北红安将军县,屠川大将李井泉也是江西人。浙江衢州南孔,你反对的中国传统“变态”文化核心区就是浙江。我发现很多湖北、湖南南、江西人总是跟你一样双重标准
抱歉,我表达不清,让您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认为真正健康的早期中华文明已经被周人、楚人、秦人彻底消灭了...


东亚土著的文化,跟留在非洲那波人、迁徙到美洲那波人,是一样的。它们中间有一个很明确的传承关系。
看看 “弓箭” 这东西就明白了:你别小看这个,以为它构造简单、以为所有人都可以无师自通地造出它。现代文明传入澳大利亚之前,澳大利亚的土著就造不出 “弓箭”、也造不出 “独木舟” 来。你把弓箭扔给早年的澳大利亚土著,它们会拿这个当投掷武器用。说明人类文明如果真是发源于非洲,澳大利亚土著就是很早前迁徙出来的。它们能活到现在,完全仰仗当地没有大型食肉动物。也正因为澳大利亚没有大型动物,使得当地土著普遍营养不良,所以个子远比其它人种更小。

是周人(尤其是伟大的周公),给东亚土著、这群跟印第安猴子一个级别的东西带来了真正的 “文明”。
“周公制礼”,即 “周礼(不是指书籍)”,本质就是带有严重种族歧视性质的社会规则、却让你没理由逮住把柄,这就是伟大的周公的大智慧——
早年间的齐人(山东人),不比别人高尚多少。按照周公的认识,有 “仁、武、奢、淫” 四个特征:
仁,心肠热,这个值得提倡发扬;
武,脾气暴,三句话聊不到一起,就动手打人,现在我拿 “周礼” 搞你,严禁你扰乱社会治安;
奢,好面子、喜排场,现在我拿 “周礼” 搞你,严禁你浪费社会资源;
淫,这个不解释,现在我拿 “周礼” 搞你,严禁你败坏社会风气。
直到今天,你仍然能从大量山东人、甚至部分东北人身上,看出这个特征。
而伟大的周公,直接把规则全国推行,那么没这些毛病的人屁事没有,有这些毛病的人却寸步难行。虽然它摆明了就是专门冲着某个人群来的,你却没法说这是 “种族歧视”。久而久之,齐国就从一个盛产人渣的穷山恶水,大体上变成了一个文明之邦(尽管仍然有 “齐人攫金”,但那只是个别现象)。

你提到的恶法,其实间接来自宋国人、楚国人等等前商余孽,被商鞅做大,以至于你养的牲口瘦了几斤肉,都是 “罪”,这是在以 “规则” 的名义给你画地为牢。只要你明确 “犯罪”,国家当然就有理由抓你去白干活,来 “补偿” 国家。一直传到现代的 “收容制度”,就是脱胎于这个 “商鞅式恶法”——你不是本地户籍,你就 “有罪”,然后国家就抓你去郊区筛沙子。
甚至是在一些号称 “反共” 的网络平台,由于管理员的血管里始终流淌的是 “汉族文化”,它们也照样是在以这个逻辑 “管理” 平台秩序。它们自己制定的规则,自己可以不遵守,但却很能跑到别人面前大唱 “规则” 的高调子。

楚国和梁国交界处有瓜田,楚国人不管,梁国人辛苦耕耘。到了收获的时候,梁国的瓜田大丰收,楚国的瓜田跟二战后的柏林、东京似的。楚国人不爽,连夜把人家梁国人的瓜田给毁了个干净。
你觉得今天的中国人的作风,来自谁?
是不是有什么传承?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加速工程师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12
  • 浏览: 6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