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中國出現小卡迪羅夫們

預防出現小卡迪羅夫們,先從關心品蔥的土皇帝們做起

原文出處
超越「一國兩制」的車臣君主:普丁忌憚的「土皇帝」小卡迪羅夫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4751478

聯合新聞網The Glocal

08/0317:48



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總統——小卡迪羅夫(Ramzan Kadyrov)——日前在社交媒體上,刊登了一張自己在武器庫雙手持槍的相片,洋洋得意地對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隔空叫陣。圖/小卡迪羅夫Telegram

文/孫超群(The Glocal 研究員)

龐佩奧,我們開戰吧!接下來將會更有趣!

(Помпео, мы принимаем бой! Дальше будет интереснее!)

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總統—— 小卡迪羅夫(Ramzan Kadyrov)——日前在社交媒體上,刊登了一張自己在武器庫雙手持槍的相片,洋洋得意地對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隔空叫陣。這事源於美國國務院在 7月20日宣布,當局掌握大量可靠證據,指控這位車臣「土皇帝」在近十數年間,參與酷刑及法外處決等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故依據《2020財政年度國務院外國運作及相關項目撥款法案》的第7031(c)條規定,對他實施制裁,禁止他及其家人入境美國。

雖然小卡迪羅夫對妻兒被制裁感到憤怒,但他早已是被華盛頓制裁的常客,故此這次不只無減他的氣焰,更公然以挑釁的姿態炮轟美國可恥。

小卡迪羅夫言行浮誇,地位顯赫,在俄羅斯屬「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只對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忠誠,而後者亦鮮對他有任何意見。到底,他有何本錢能夠成為「高度自治」的封建領主呢?



被華盛頓制裁的小卡迪羅夫,在俄羅斯屬「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只對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忠誠。圖/卡迪羅夫被刪除的個人IG

▌分離分子向莫斯科投誠—— 由老卡迪羅夫說起

卡迪羅夫兩父子在兩次車臣戰爭中與俄羅斯中央政府的關係演變,鞏固了他們在車臣的地位。老卡迪羅夫(Akhmad Kadyrov)由當初的「分離主義恐怖分子」華麗轉身,成為莫斯科政權的忠誠擁護者。後來小卡迪羅夫繼承父親的政治遺產,繼續雄據一方。

1991年蘇聯解體,車臣在軍人杜達耶夫(Dzhokhar Dudayev)的帶領下,成立了「伊奇克里亞車臣共和國」(Chechen Republic of Ichkeria)。甫執政的葉爾欽政府,面對國家百廢待舉,無暇他顧。然而,後來車臣境內俄羅斯人不斷蒙受迫害,日趨嚴重。於是在1994年,莫斯科政府乘著支援北奧塞梯的契機,以恢復領土完整之名,揮軍南下,與車臣政府爆發「第一次車臣戰爭」。

老卡迪羅夫在車臣境內是極具名氣的穆斯林學者及遊擊隊指揮官。他領導這場對抗俄羅斯人的「聖戰」,好勇鬥狠,心狠手辣。1995年,他更被任命為車臣穆夫提(Mufti),地位聲勢如日中天。在莫斯科眼中,他是恐怖分子;但在西方媒體中,他是自由戰士,被譽為大戰巨人歌利亞的大衛。

雖然這場戰爭在1996 年以車臣勝利告終,但共和國已千瘡百孔。早在戰爭時,政府內部已嚴重分裂,杜達耶夫被俄軍擊殺後,不久繼任總統的馬斯哈多夫(Aslan Maskhadov)與激進軍官巴薩耶夫(Shamil Basayev)互相傾軋。



圖為1996年,俄軍巡守車臣首都。這場戰爭在1996 年以車臣勝利告終,但共和國已千瘡百孔。圖/美聯社



圖為車臣戰爭的非法處決。圖/路透社

政府亦難以控制首都格羅茲尼(Grozny)以外的國土。除了車臣本地人,還有外來的伊斯蘭聖戰士參與戰爭,龍蛇混雜。例如「車臣阿拉伯聖戰士」(The Arab Mujahideen in Chechnya),沙地阿拉伯出身的聖戰士伊本.哈塔卜(Ibn al-Khattab)便是該組織核心人物之一,他更與巴薩耶夫為伍。這些外來戰士思想激進,自成一閣,靠綁架勒索贖金等犯罪維生。

老卡迪羅夫視他們為車臣獨立的威脅和阻礙,使運動變質,恥與之為伍,多次公開抨擊他們所信奉的伊斯蘭教遜尼派激進清教派「瓦哈比教派」(Wahhabism),更因而多次遭暗殺未遂。最後在1999年,老卡迪羅夫決定倒戈投向曾經的敵人——莫斯科的懷抱裡,在同年爆發的「第二次車臣戰爭」中,與甫上任的普丁並肩作戰。

獲老卡迪羅夫實質支持下,普丁以強硬姿態順利控制車臣大部分地方。2003年,老卡迪羅夫被選為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總統,但翌年就被昔日戰友們暗殺。繼任的親俄總統阿爾哈諾夫(Alu Alkhanov)擔當攝政王,直到2007年小卡迪羅夫屆滿30歲法定總統年齡後退位,讓其上位。第二次車臣戰爭期間,車臣共和國政府堅拒與馬斯哈多夫等人妥協,特別在  2002年莫斯科歌劇院脅持事件後,兩方關係更為僵持。最終在2009年,莫斯科終於正式宣布戰爭勝利。

小卡迪羅夫繼續以主權換取治權,擁護普丁,兩人愈走愈近,也為他在車臣的地位奠下基礎。



1999 年,老卡迪羅夫決定倒戈投向曾經的敵人——莫斯科的懷抱裡,在同年爆發的「第二次車臣戰爭」中,與甫上任的普丁並肩作戰。2007 年小卡迪羅夫上位後,繼續以主權換取治權,擁護普丁,兩人愈走愈近。圖/小卡迪羅夫

▌分享權力各取所需

為了普丁,赴死我也願意!

數年前,小卡迪羅夫在俄羅斯國營電視台Russia-24的訪談節目中如是說。他更揚言,自己是「普丁的小卒」,就算普丁下令要他下台,他也會照做。當然,這只是給普丁面子的取悅說話,因為小卡迪羅夫心知肚明,他需要普丁,但普丁也需要他。

對莫斯科來說,車臣共和國是一顆潛伏著分離主義的炸彈。若車臣大亂,分離主義必定蔓延至整個北高加索地區,影響國內其他少數民族,繼而破壞俄羅斯領土完整。兩次戰爭後,面對車臣內部經濟不景氣、貪污及罪案頻生,莫斯科視穩定車臣政局為當務之急。為達此目的,莫斯科十分依賴小卡迪羅夫的相助,憑後者在車臣的威望及軍事力量,為莫斯科減少管治車臣的成本,分擔責任。



對莫斯科來說,車臣共和國是一顆潛伏著分離主義的炸彈。圖/車臣總統府辦公室



莫斯科十分依賴小卡迪羅夫的相助,憑後者在車臣的威望及軍事力量,為莫斯科減少管治車臣的成本,分擔責任。圖/車臣總統府辦公室

莫斯科運用政府財政補助及地方自治權,換取小卡迪羅夫的忠誠。過去十數年,莫斯科平均每年補貼車臣共和國約  8成的公共財政開支;另一方面,又允許小卡迪羅夫持有一支由約3萬人組成的地方私人軍隊「Kadyrovtsy」(Кадыровцы) ,擁兵自重。

這支軍隊身穿俄羅斯軍服,卻只對小卡迪羅夫宣誓效忠,軍隊中的核心領導人,均是向他投誠的前車臣分離主義分子。就此,俄國反對派多番抨擊小卡迪羅夫的特權,更譴責其私人軍隊到處姦淫擄掠、濫殺平民。但這位車臣土皇帝不把普丁以外的人放在眼內,普丁為了戰略及國安考慮,也只好對他的行為視若無睹,無奈默許。

小卡迪羅夫在車臣的管治模式,猶如一位封建君主,有異於其他俄羅斯地方官員。在車臣,他的畫像隨處可見,不少街道、學校、清真寺都以他雙親的名字命名。更重要是,他有權力任意解釋俄羅斯憲法,令一切事情合他心意,完全不受制衡。車臣共和國名義上是俄羅斯聯邦的一部分,卻儼如一個獨立王國。

縱使他專橫,小卡迪羅夫卻十分效忠普丁,在心底裡抑或基於政治需要,對普丁確實存在一份敬意,也經常模仿他,為自己塑造強人政治的形象,發起個人崇拜。在《Russia-24》訪談節目上,他施展渾身解數,打西洋拳擊、騎馬,令人聯想起普丁打柔道、狩獵時散發的雄性英姿。



這位車臣土皇帝不把普丁以外的人放在眼內,普丁為了戰略及國安考慮,也只好對他的行為視若無睹,無奈默許。圖右為卡迪羅夫與其聲稱走失的愛貓。圖/路透社+卡迪羅夫官網



兩人在「強人」形象塑造上,似乎頗有志一同。圖/美聯社+卡迪羅夫官網



縱使他專橫,小卡迪羅夫卻十分效忠普丁,在心底裡抑或基於政治需要,對普丁確實存在一份敬意。圖/卡迪羅夫被刪除的IG

即使小卡迪羅夫享有特權,車臣與莫斯科的關係是相向的。前者享受比其他共和國更大的權利時,亦要為中央政府默默地履行一些「義務」。

例如,小卡迪羅夫曾遣派車臣軍警到烏克蘭東部及敍利亞,協助俄羅斯執行軍事任務。更甚者據報他亦有份參與2015年暗殺俄羅斯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的行動,幫助普丁執行政治任務。

若沒有普丁,車臣就不存在。

小卡迪羅夫曾經在一次訪問中,這樣誇口稱讚普丁。事實是,全靠老卡迪羅夫當年歸順朝廷時,與普丁私底下達成權力分享協議,才能成就他今天在車臣以至俄羅斯國內的特殊地位。



據報,小卡迪羅夫亦有份參與2015 年暗殺俄羅斯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的行動,幫助普丁執行政治任務。圖/法新社



「若沒有普丁,車臣就不存在。」 圖/歐新社

▌以虔誠穆斯林之名,行獨裁鐵腕管治為實

車臣大多數人口為穆斯林,與信奉東正教為主的俄羅斯截然不同。小卡迪羅夫自詡為虔誠的溫和穆斯林,又在車臣實施伊斯蘭法律(Sharia Law),鼓吹人民遵從多項保守的社會規範,變相打壓人權,但這些峻法與伊斯蘭宗教或車臣地區傳統不一定有直接關係。

比如說,小卡迪羅夫曾公開支持「榮譽殺人」(Honour Killings,即鼓勵人民殺害不守「伊斯蘭法律」的女性,因為他們為家族、社區帶來恥辱)、禁酒、強迫女性戴頭巾等等。2015年,一名車臣父親到警察局自首,稱兩年前殺死了自己的女兒。據悉,該名父親在法庭上自辯,因為女兒與前夫離婚後的生活道德敗壞,多次偷偷喝酒、不戴頭巾,令家族蒙羞,結果在一次爭執中,他不小心錯手殺了自己的女兒,而事後他依然認為自己沒有做錯。

雖然他最後被判監7 年,但小卡迪羅夫多次在公開場合鼓勵「榮譽殺人」的社會風氣,間接威脅女性的生存權利。另一方面,小卡迪羅夫無視俄羅斯聯邦法例禁止一夫多妻制,鼓勵男性可娶四個妻子,此做法亦嚴重打壓車臣女性的地位。

然而,以上一切與其說是宗教保守回潮,不如說是權力結構腐敗而生的社會現象。



小卡迪羅夫曾公開支持「榮譽殺人」,其治下的車臣對於婦女權利嚴重打壓。圖/歐新社



他的獨裁鐵腕管治與其說是宗教保守回潮,不如說是權力結構腐敗而生的社會現象。圖/歐新社

小卡迪羅夫十分討厭LGBT族群,在打壓同誌及同志團體上不遺餘力。俄羅斯本身的文化十分反同、恐同,但這種風氣在車臣尤甚。之前車臣政府曾多次圍捕及綁架國內同志(儘管同性戀在俄羅斯屬合法,但事實上小卡迪羅夫多次對LGBT族群發動濫捕或濫用私刑),當中有人下落不明,有人因此喪命,事後小卡迪羅夫又揚言:車臣境內沒有同性戀者。

除了剝奪同志權利之外,他更對新聞自由嗤之以鼻,厭惡新聞工作者。過往多宗報道車臣新聞的調查記者被殺案件,被外界懷疑是小卡迪羅夫政府所為。例如在2006年被殺害的自由派媒體《新報》(Новая Газета)記者Anna Politkovskaya ,及在2009年被暗殺的《新報》撰稿人Natalya Estemirova,她們本身都曾與小卡迪羅夫有過嫌隙磨擦。小卡迪羅夫在對待同志和記者上惡名昭彰,這也是美國國務院日前製裁他的理由。

面對異議者,小卡迪羅夫有一套與別不同、行之有效的技倆—— 就是「公開侮辱」。他那遊樂人間的性格,對此格外樂此不疲。小卡迪羅夫的具體做法是,如果有人公開批抨、取笑他或政府的話,他就拘捕並強迫這些異見分子,在鏡頭面前承認錯誤,向他公開道歉,並把整個過程公諸於世。此做法本來是用來對付異議武裝分子,強行要求他們的雙親在鏡頭前,痛斥自己如何教壞自己的兒子,這不但打擊人的尊嚴,更破壞其家屬的自尊心,藉以施壓。



自詡高高在上的小卡迪羅夫,對於「公開侮辱」等殘酷的統治手段格外樂此不疲。圖/車臣總統府辦公室

類似的實例還有2015年,車臣一位年輕博客主公開取笑政府的宣傳廣告,結果被小卡迪羅夫強迫拍攝一段影片,讓他只穿著內褲向政府道歉,並逼迫他說:

由現在開始,普丁是我的爸爸、祖父以及一切!

後來,這段影片在Instagram 上廣傳。相關類似個案多不勝數,雖然手法十分侮辱,卻有效到民間異見者不敢再發聲。

簡單來說,小卡迪羅夫就是乘著現實政治便車上位的的狂人君主。他的存在,是莫斯科與車臣互相依賴下的產物,兩者關係比「一國兩制」還要特殊。高加索的政治現實,令他成為政治暴發戶,助長了他的傲氣,造就了他那剛烈如火、專橫跋扈的個性,這注定了他成為視自由人權為無物的獨裁者。更厲害是,普丁與他友好的同時,亦忌他三分。

數年前,曾傳出小卡迪羅夫打算退位讓賢,但這恐怕只是一場謙虛的政治公關秀而已。現實是,無論下一屆俄羅斯總統是誰,莫斯科都需要像小卡迪羅夫這樣的車臣管治者,就如現在的普丁需要他這個土皇帝一樣。



小卡迪羅夫就是乘著現實政治便車上位的的狂人君主。他的存在,是莫斯科與車臣互相依賴下的產物,也讓兩者關係比「一國兩制」還要特殊。圖/美聯社
7
分享 2020-08-06

25 个评论

东亚人赢得了“民族解放”,却成了奴隶。车臣赢得了“民族解放”,也成了奴隶。也许任意屈从于依赖强人的路径是不可行的,只有靠个体的觉醒才行。
不愧是UDN,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写这么长一篇就是写不出理由。

空话随便讲,什么事都不能影响。
小(卡迪羅)->小夫
由此可知我們需要胖虎
而根據乳透社”習近平胖虎說”中縝密的推理,成功論證習近平=胖虎
故此得出車臣需要習近平
支持將總書記移送車臣,維尼送車刻不容緩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南航空运活体器官逾500宗 器官来源再受关注
中国国有航空公司、南方航空至今,超过500宗空运活体器官的消息持续发酵。其中涉及南航新疆公司,以及多宗大学生失踪的武汉1间著名医院,持续飙升的临床手术量,更引发广泛关注。有人权观察组织和民主人士表示,中国器官移植情况不透明,令人担忧背后隐藏人道灾难。(黄小山 / 文宇晴 报道)

据悉,有关消息最初由中国民航体系内的宣传部门,在今(2017)年7月对外提供,并经官媒中新网报道,指南航新疆分公司、新疆阿克苏机场、乌鲁木齐机场,以及空中管制单位的共同保障下,完成了紧急转运3个活体器官的任务。其中1个运到乌鲁木齐,另2个器官经中转送到杭州。

报道中还说,南航已于去年率先开通中国民航首条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的绿色通道。而南航新疆公司单在去年的7个月内,就已经有7宗成功转运人体器官。而截止目前,南航成功运输活体器官超过500宗。

而据民航官方的发布显示,即使是在偏远的伊宁、喀什这样的支线小机场,亦已开通运送人体器官的绿色通道

媒体人士的讨论显示,中国的活体器官移植一直被怀疑是按需要杀人。但根据官方数据计算,发现完全难以自圆其说。器官移植配对极为困难,但卫生部发布的讯息显示,中国民众愿意死后捐出器官率只有百万分之0.6的极低位,而配对成功率只有数万分之一甚至10万分之一。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人口死亡有977万。需要多少脑死亡、同时生前又愿意捐赠自己器官的人,才能够配对出这么多的活体器官

卫生部前官员陈秉中对本台记者证实器官移植配对非常难,他认为,卫生部需要公布器官的来源,以打消民众的顾虑。

本台记者致电连续3年心脏移植手术量第一的武汉协和医院心脏外科,该部门人士透露,最近他们就做了10多宗,1年在200宗以上。而每1宗的心脏移植费用最少约30万,最多的几百万。

她说:大致的费用,最多的可能花个几百万,最少的可能3、40万。现在全部都是脑死亡的心源。(1年)200例(宗)以上。我们是属于术后快出院的1个病区,10几个人,都是最近的。我们这边配型(对),华东地区算是比较快的了。不能知道心源来自哪里,这个是不能给你们提供的。

而中国卫计委保障人体器官运送的紧急值班电话,以及中国红十字总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这厮不就是你姨说的土豪凝结核吗?车臣现在不就是名义上的俄国领土实际上等于独立吗?鹅爹现在对车臣的控制完全维系于小卡迪夫对普京的忠诚。如同候景对高欢的忠诚,高欢死了,侯景就反了。以后普大大隔屁了,继承者hold不住,小卡迪夫也许会想"窝道莫斯科皇帝只有天上人才做得,搞半天原来是你丫一废材坐在皇帝位上号令老子",那时车臣换张皮独立也就分分钟的事。

其实90年代车臣第一次独立本来都快被鹅爹默认了,那时鹅爹也很虚弱。讲道理,鹅爹对大一统和郡县制的执着远没有桂枝那么狂热,鹅爹其实更倾向于诸侯分封制一点。然而,那时车臣自己作死,又是入侵达吉斯坦达圣战,又是在莫斯科搞恐怖袭击,逼的鹅爹不得不除之而后快。本来以鹅爹那边苏共时期过渡过来的官僚的尿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都尽量装作看不见你丫独立了,你丫不闷声发大财,却偏偏主动往我跟前晃还扇我一大嘴巴子,你说我能不揍你丫的吗?

小卡迪夫不过是把车臣和鹅爹的关系恢复到了90年代初的两国都能接受的的状态:你口头上认我做大哥,我事实上默认让你独立。

桂枝的小卡迪夫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上你葱的应该都是反贼或者自称反贼吧?谁是对TG威胁最大的反贼势力?窝老觉得肯定不是法拉盛那帮平均年龄60岁偶尔出现在蓬佩奥的演讲中亮个相的民运,或者各路民主小清新。轮子都比民运更有前途,女权/狗粉/田园耶教徒战斗力都比民小强。

真正能够致命打击到TG的,只有各路凝结核,即包括小卡迪夫这种伊斯兰民族势力这种,也包括体制内有能力搞东南互保的两面人。要是没有罗马尼亚共产党里的两面人推波助澜,齐大大也不会那么快领盒饭。

行动派毛左也有一定威胁,可以给TG增添不少麻烦,但这种麻烦并不是致命的,能否做大,就看能否再出一个张学良或者皇军侵华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历史性机遇了。
这厮不就是你姨说的土豪凝结核吗?车臣现在不就是名义上的俄国领土实际上等于独立吗?鹅爹现在对车臣的控制...

你觉得这种统治和维尼专制有提升吗?还是你觉得你姨能被大蜀国本土土豪当成诸葛亮?
小同志,饭要一口一口吃,不要用静态的眼光看问题嘛。桂枝只要先解体,哪怕是先解体成一系列小独裁者统治的国家,从全局上看,也是有利于事情向自由民主的方向发展的。

如果南斯拉夫处于大一统状态被一个强力大独裁者控制,那么别说米国,就是斯大林都不敢轻易惹他。南斯拉夫解体了,变成米若舍维奇这个小独裁者统治的塞尔维亚,米国和北约就敢肆无忌惮空袭塞尔维亚输出民煮了。

如果阿拉伯还是被大独裁者统治的大一统国家,那么别说他吞掉科威特,就是吞掉土耳其欧美恐怕也只敢谴责一下。但现实中阿拉伯早已解体,比如伊拉克这个被小独裁者萨达姆统治的国家,一旦吞掉科威特,米国人就跳出来装正义使者膺惩伊拉克了。

如果桂枝是大一统的拥核的维尼国家,那么哪怕民小们全家都被TG的坦克碾死,欧美顶多也就口头谴责一下同情一下。你看看东土耳其的再教育营,米国除了象征性制裁几家桂枝公司,有其他任何的实质性举措吗?但是如果在东土耳其搞教育营的,是从桂枝分裂出来的一个甘肃那么大的由小独裁者统治的国家,恐怕就会优先享受米诺舍维奇的待遇。

当然,五毛们会说:"你太美化美国了,事实上一些独裁政权就是美国支持的!"

的确,米国出于实用主义考虑的确支持了一些独裁国家,比如为了反苏而支持南美的军头政权和邓产党的第二桂枝共和国,对这些国家大量侵犯人权的行为睁一眼闭一眼。为了遏制伊朗及其代理人,米国一向支持沙特王室,肢解掉一个民小记者结果屁事没有。但是苏联解体了,南美的军头政权没有利用价值了,米国就开始和平演变这些国家了。以后要是伊朗完了,沙特不安分开始输出瓦哈比抢夺伊朗空出的生态位,窝老相信那时候米国也会给沙特安排一个"利雅得之春"的。

你看,桂枝解体这难道不是一件利己利人的双赢大好事吗?桂枝由大独裁变小独裁,民小们成事和米国干预的概率就高了一些,米国也犯不着为了遏制桂枝而再想当年对付苏联那样去支持一些"我们的bastard独裁者",整个世界都变的更好了呢!
反共必须为了自由民主而反共,不能为了反共而反共,否则必定会出现新的独裁者,比如蒋介石。
这厮不就是你姨说的土豪凝结核吗?车臣现在不就是名义上的俄国领土实际上等于独立吗?鹅爹现在对车臣的控制...

两次车臣战争的实质就是车臣人已经赢得独立但没有投靠海湾王爷国而是又投靠了俄联邦。所以你老说的“小卡迪夫不过是把车臣和鹅爹的关系恢复到了90年代初的两国都能接受的的状态:你口头上认我做大哥,我事实上默认让你独立。”这句结论是没有错的。

其次,你老说“桂枝的小卡迪夫不是太多,而是太少”这句话大错特错!而是桂枝根本就没有!就比如你老说的桂枝的各种伊斯兰民族势力,东突厥那支情况不熟悉不予置评外,本人就是桂枝西北地区某自治区的人,亲眼目睹中共全面整治“泛清真化”“泛阿拉伯化”并没有费太多力气,如同当年把河东拜火教祠堂粉刷成关帝庙那样进行全面改造当地清真寺,在当地也没有闹出什么风波来,我就知道当地回民费拉化/编户齐民化已经初见成效,当地所谓回民土豪凝结核已经彻底被中共“蓝金黄”,不要说小卡迪夫这种军阀、连白彦虎门阀式门宦都早已绝迹。更何况一帮汉穆岂可比肩高加索山民呼?

至于也包括体制内有能力搞东南互保的两面人,我看他们很难有什么大作为,因为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两面人”,谁都不想负责,谁也不想接手桂枝现有社会经济烂摊子;更何况习维尼比齐奥塞斯库有自知之明:他自己非常清楚,知道底下的人并不是真心拥护他。从他本人在今年6、7月份时隐时现就可见一斑。

至于张学良这种人能否出现我个人觉得不大可能(理由同上),但是皇军侵华这种重大历史机遇想都不用想了:米国日本本来有完全能力把香港变成第二个立陶宛却毫无作为!而且相比较佛洛依德之死所引发一系列社会运动又一次说明英美真没把与自己有历史渊源的香港太当回事;把话说白了,除美国外其他欧洲国家和日本对于中共倒台、肢解桂枝兴趣不大;除印度外,包括美国在内谁也不想真的准备真刀真枪的跟中共国干一架。
车臣在苏联时代根本无声无息,苏联垮台以后,穆斯林土豪凝结核与东正教费拉散沙的差距才凸显出来。你今天看不到支国底下涌动的暗流就对了,萨尔浒开打的时候,张献忠还只是个小学生。
车臣在苏联时代根本无声无息,苏联垮台以后,穆斯林土豪凝结核与东正教费拉散沙的差距才凸显出来。你今天看...
那是其一:俄国就从来没有“编户齐民”这种概念,有利于偏远山区的少数民族重建、积累、保存土豪凝结核来说非常沾光。
其二:很多人忽视一点,因为苏联是强制性义务兵役制,少数民族也要服兵役,车臣男性普遍有一定军事素质;车臣前两位总统杜达耶夫是苏军空军少将、马斯哈多夫是苏军上校就可见一斑。
其三:第一次车臣战争时期,车臣人争取到了外援,查一查哈塔卜其人就可知。

对于桂枝来说,现在已经没有努尔哈赤肯入关了。
你觉得这种统治和维尼专制有提升吗?还是你觉得你姨能被大蜀国本土土豪当成诸葛亮?

这种状况是社会规律的必然,不是你喜不喜欢的问题。

中国人倒是很可能连那种幸运都没有。
小卡德罗夫这套电视认罪的手段似曾相识啊🤔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纽约时报曝光超过400页新疆集中营文件
到2019年11月27日为止能下载到的新疆集中营相关的共匪泄密文件(jpg及pdf格式)打包共享,欢迎补充和传播

https://github.com/vpxuz/Uygur

https://i.imgur.com/aLYyTM4.jpg
https://i.imgur.com/4MCLGKu.jpg
https://i.imgur.com/d8I7Ge9.jpg
https://i.imgur.com/Xy7l5x5.jpg
記得很多車臣武裝分子乾脆就是前蘇聯派去阿富汗打仗的老兵。

是的,第一次车臣战争非常像苏军内战,天时地利人和全部在车臣人这边,所以打得战果非常好。
那是其一:俄国就从来没有“编户齐民”这种概念,有利于偏远山区的少数民族重建、积累、保存土豪凝结核来说...
編戶齊民就是同化政策,俄羅斯當然有編戶齊民,在亞洲跑馬圈地一番後,移民了許多俄羅斯人去建設城鎮,進行同化的(時間已經很晚了,而且自然條件惡劣),不過這進程被列寧給打斷了,但現在又開始編戶齊民了。俄羅斯身份證上的民族欄被取消了,還把一些少數民族的自治共和國、自治區改作州、邊疆區,有幾個自治共和國的官方語言居然都沒有當地的民族語言,只有俄語。那些少數民族的身份也越來越沒存在感了,很多人就只說俄語,傾向自己是俄族人,克里米亞原來有一個很大的韃人語協會,俄羅斯來了之後也給取締了。
车臣人太能生了,旁边的亲戚印古什人都羡慕死。
第一次苏联人口普查时候车臣人才20万出头,都快被灭族了,结果现在都150万了。
还好你苏除了斯大林对少民狠,其他时候都比桂枝仁慈多了,所以车臣人被斯大林打包送哈萨克之后,很快就回来了,然后疯狂生,把俄族人全部轰了出去。建议维吾尔人也采用相同策略,人口就是最大的力量。
车臣在苏联时代根本无声无息,苏联垮台以后,穆斯林土豪凝结核与东正教费拉散沙的差距才凸显出来。你今天看...

车臣在苏联时代人口不够啊,一直到50年代前车臣人不过3,40w,苏联第一次人口普查更是只有20万人,斯大林还打包把车臣人送到了哈萨克,差点把车臣人灭了族。隔壁印古什闹不起来的原因不就是因为人口不够还强迫被割了地,其实车臣人印古什人就是一个民族。还好车臣人特别能生,从1925年的25w到现在的150w,比现在一些非洲国家都能生,直接导致了俄族人被边缘化。然后俄族人又生不动,自然无可奈何
矢作萌夏 观察 回复 紅十月 观察
編戶齊民就是同化政策,俄羅斯當然有編戶齊民,在亞洲跑馬圈地一番後,移民了許多俄羅斯人去建設城鎮(時間...

你俄大部分共和国都是如此,但是高加索那边依然普遍是本土语言文化根深蒂固。西伯利亚还有个唯一没怎么被灭族的雅库特人,始终还有50多万,他们能活到现在真的很奇迹了,毕竟大部分西伯利亚远东民族(楚科奇堪察加)之类早就没影了,语言文化也灭绝了。
可别意淫了,车臣人ufc赛场上的人均第一战斗民族,你国要是配拥有,已经又被入关N次了。
可不可以说一句,如果文章属实,这个小卡德罗夫的道德水准比梁家河骡子高几个档次
好的制度可以让流氓也不至于至于作恶
法轮功,摩门教,川普... 在民治制度下都无害化或者减少危害
分裂带来的系统分布就是这种制度的一部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