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是否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维基:

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个国家由于某种优势达到了一定收入水准,而停留在该经济水准的情况。由于工资上涨,制造商常常发现自己无法和别国的低成本生产商相竞争,但他们仍未能处于高附加值产品的先进经济体内,这就是中等收入陷阱。比如南非巴西,近几十年来一直苦苦挣扎于世界银行称之为中等收入的行列(人均国民总收入约为10,000至12,000美元,按2010年物价)。类似地,一国若人口庞大,自然资源有限,它便会滞留于低收入国家之列,此为贫困陷阱。若该国人口少,但石油储量丰富,该国将自动获得高收入。假如该国的各方面优势都差不多,它就会被夹在中等收入当中,因此中等收入陷阱是较为普遍的发展陷阱。

通常,被困于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表现为:

  1. 投资比例低;
  2. 制造业增长缓慢;
  3. 产业不够多元;
  4. 劳动力市场状况贫穷;
  5. 国民受教育程度较低;
  6. 人口老龄化少子化严重,内需不足。
已邀请:
戈培爾同志 戈培爾同志,保守自由主義者,普魯士萊特人。學術界出身,曾經是海德堡大學古典文學歷史系哲學博士。1924年8月參加工作,1925年3月加入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為現任納粹黨和德意志第三帝國主要領導人之壹。
首先做个比喻来简要说明:中等收入陷阱类似于中年危机。一个人能否跨过中年危机,直接因素在于他如何利用年轻时靠出卖劳力赚来的第一桶金,间接因素在于家庭,眼界,习惯,文化等等更深层的默会知识,隐藏变量。

还有一个概念叫做后发国家诅咒。后发国家固然可以搞弯道超车,直接复制先进国家的技术和制度等等,带来一波快速的增长,但是暂时的繁荣并不代表问题被解决了,反而掩盖了深层问题。
先进国家之所以先进,落后国家之所以落后,都是有原因的。走捷径,是要付出代价的。上帝自有其隐秘公正。
就像成绩差的学生依靠抄袭在某次考试中取得了高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成了好学生。作息,习惯,甚至智商的差距,并没有因此改观。
暴发户可以和贵族开一样的豪车,住一样的豪宅,这并不代表他成为了贵族。相比于有形财产,贵族在无形资源上的积累才是最为关键且最难学习的,这包括文化,习惯,社会关系,甚至基因。这些无形资源的积累要远远慢于有形财产。
好了,下面且听我细细分解。


为何拉美地区陷入了广泛持久而难以摆脱的中等收入陷阱?
拉美地区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曾经有过一段辉煌时期,依靠矿产出口与种植园经济积累了许多财富,阿根廷在20世纪初期一度国民生活水平与美国相当。但为什么如今却走在截然不同的道路上?

问题出在财富的再投资上,也就是如何利用自己赚来的第一桶金。如果第一桶金只是拿来挥霍享乐,派发福利,甚至贪污腐败,而不是精打细算,用来再投资于那些可以收获长远利益的事业,例如基建,文化,教育,医疗,研究,用来进行产业升级,在某些领域进入世界顶端行业,那么随着矿产价值的下降,人力成本的升高,产业升级的黄金窗口一旦错过就再难找回。

而决定上面这一切如何发生的根本因素,就是政治制度。政治制度决定了社会的哪些部分能够在第一桶金中拿到更多。若是缺乏监督监管的的大政府政治,那大部分第一桶金必然被官僚以非法形式拿到。灰色资金天然缺乏流动性,也缺乏在本国内进行长远投资的意愿。同时贪污腐败的官员未必有投资眼光与能力,政府主导的投资也必然充斥着效率低下与利益输送。总之,政治制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而影响政治制度的更为隐蔽的因素则是文化基因。北美与拉美截然不同的命运像极了他们的宗主国英国与西班牙在大航海时代的表现。西班牙是在大航海时代最先暴富的国家,但西班牙王室的大量财富来源于对非洲美洲的直接掠夺,不知道如何利用,于是大肆挥霍,而英国荷兰则率先开展殖民地产业,在三角贸易中收获大量财富,并促进了本土工业发展,产业升级,走上了领先之路。同时,在殖民时代首先崛起并能有效利用资金进行产业升级工业革命金融革命的国家,都是新教国家,而不是西班牙意大利等天主教国家。

新教与天主教存在什么区别呢?新教的核心教义是要教徒自己研读圣经,反对教会垄断。而想要读圣经首先要识字,这就导致接受了新教教义的地区广泛办学扫盲,发展教育,新教地区的识字率远高于天主教地区。马丁路德德新教教义反对权威,解放了个体,强调个人的权力与责任,由此发展出的国家普遍是小政府,大社会。同时肯定了信贷,以钱赚钱的正当性,经济则以自下而上的自由市场为基本。因此资本主义和工业革命大概率发生在新教地区。



一家之见,权当抛砖引玉。
ZacharyYang 只是一只羊
不会。但是中国经济减速后,在这一代人基本不可能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就像楼主所说,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发展到一定水平之后,无法向价值链更高端攀升,于是收入水平停滞。中国并非没有高附加值产业,有很多领域已进入高端价值链。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中国较发达的一线城市,比如深圳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已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了。但是中国仍有大量低附加值产业存在。劳动力结构中受教育程度低、技能水平的低的工种仍占绝大多数。所以总体平均下来,收入水平仍然非常低下。

长远来看,中国人口众多,市场体量巨大,想象力肯定是无穷的。即使共产党再腐败,庞大人口所能产生的创造力是不可低估的。想想中国各行各业的进步速度,激烈的竞争,不是小国寡民的经济体能比拟的。然而这样的成就是在只有5%的人受过高等教育,80%的人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下创造的。中国的下一代人才梯队会比现在整整提高一个档次,再下一代又会提高。所有没有理由认为中国的发展会止步不前。

然而必须要指出的是,目前来看中国可腾挪的空间已经不多了。到了这个收入水平,中国不可能再靠乡镇企业提高农村收入水平,也不能再靠低端制造业吸收农村剩余劳动力,铁公鸡和房地产也不可能一直搞下去,服务业也难以吸收那么多低技能劳动力。再加上僵化的体制挤占了社会大量资源,本来指望改革,结果上来个开倒车的领导人……

所以结论是什么?最乐观的估计,中国经济增速会在2030年回归常态,也就是每年2~3%,然后「中国奇迹」就结束了。但是长期来看,中国仍然会发展更多的高附加值产业,会逐渐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
发现评论区有一些很好的观点,但是没有声望不能回复,所以贴在这里:

@teddycmh 说的国际形势我都赞同。「中国的高附加值产业」数量很少但不是没有,主要集中在IT行业。当然,整体水平和欧美不在一个层级。但我想表达的意思是:中国之所以还有向上的空间,不是因为中国能跟美国竞争高端产业,而是因为中国的发展水平还是很落后,即使无法发展出更高端的产业,收入水平仍然有提高的空间。

@刁明澤 的观点也有道理。高端产业需要人才,而人才需要尊重和自由的土壤,特别是顶尖人才。这确实与中国的制度不相容。但我说的人口的意思是,中国的人力资本还有很大的提高空间。也许中国再过100年也不会有能和美国匹敌的顶尖人才,但只要中国从80%的人只有小初文化变成80%的人都有高中或大专文化,这就能带来巨大的人均收入提升。
四)停车


  • 有一些国家,在6000~7000美金的阶段,忍不住了,权贵开始抢劫劳动人民。
  • 有一些国家,在25000~30000美金阶段,忍不住了,权贵开始抢劫劳动人民。
  • 有一些国家,在600~700美金的阶段,忍不住了,权贵开始抢劫劳动人民。


看清楚了么,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

世界上只存在一个陷阱,“抢劫陷阱”。

你开始抢了,你就掉坑里了。

http://www.shuikult.net/html/muying/569.html



有一些国家(拉丁),他们只有轻微的耐心。等到国家稍微小富6000美金时,抢劫红眼病就发作了。于是他们国家就“停车”了。

有一些国家,比拉丁还不如。还要劣等民族。他们在600~700美金的阶段,完全野蛮的阶段,就开始抢劫生产者。他们就是努比亚,赞比亚,坦桑尼亚。

黑人国家。根本发展不起来。


还有一些国家,你可以说他们是“道德高尚”。但更有可能是父辈们的精神坚毅。他们的父辈,在19世纪把欧洲打造成了全世界文明的中心。

可是近代欧洲人一样堕落,寄生虫遍地。欧洲能熬到“高等”收入再掉陷阱,倒不如说因他们发财发得早。



总体来说,学术界有一个词叫做“全球平庸”。

意思说,锐意进取的阶段,到1990年就差不多结束了。从此以后,大家一起掉坑里。



  • 掉坑的时候,你GDP有25000美金,你叫“高等收入”陷阱。
  • 掉坑的时候,你GDP只有7000,这叫“中等收入”陷阱。
  • 掉坑的时候,你GDP只有500,这叫“低等收入”陷阱。


但其实这是同一个坑。发生的时间是25年之前。
没有什么中等收入陷阱,对一部分国家来说,是低收入就陷阱,而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这些国家,也不是一条齐斩斩的线,低的有七八千,高的有一万多,且年年都有变化。
高收入国家里面,也有不断掉队的,欧猪四国跟不上其他国家,差距逐渐拉大,韩国则继续缓慢增加,当然这只世界经济金丝雀也是最容易受伤的,一遇危险先半死。
发达国家里面,美国就是一个异类,蓬佩奥说美国也是发展中国家,这是千真万确的,因为美国真的是这么多年,发达国家里面没有原地踏步而是继续发展的国家,与其他发达国家的差距正在拉大,要不然早就被中国赶超了。
说到中国,中国确实也是异类,打破了"中国崩溃论",让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这不符合正常规律啊?
其实秘密就在于,中国是一个内部殖民的国家,中国以"负福利"把一部分人给抛弃,其他人就轻松越过门槛。
以前人们都说,一线城市像欧美,乡下好像亚非拉。北上广深那些小资,收入堪比发达国家了,城市建设也搞的好,干干净净没有贫民窟,而贡献这一切的农民工被当成消耗品,年纪大了就城市扔回乡村。然而这个循环终于出问题了,农村老龄化严重,也无力创造足够多的新一代农民工。共同富裕只是泡影,扶贫勉强算是兜底,仍然出现杨改兰,很多扶到不该扶的假贫困户身上了。
但是中国仍然可以把《北京折叠》变为现实,以举国之力实现一部分人的天堂,赵家人和依附于赵家人的人,记住闭嘴塞耳拍手就好,当旁边有人被拖走时候装作看不见不知道,直到自己也被拖走之前都会岁月静好的。
中国的发展举世瞩目,犹如东北黑土地被竭泽而渔,三十年快速走完发展之路,社会本钱也消耗的一干二净。现在甚至比三十年前还不如,这是一个空气是有毒的,水体是污染的,土地是重金属的,甚至于需要千年才能净化的深层地下水都被排污,沙漠里面也堆了污水污物,社会道德沦丧,人人都是互不信任,家庭趋于解体,婚姻不再稳定,生育需要很大勇气,拿什么再突破?
他们也知道这个危机,内心深处是惶恐不安的,于是就出来比烂一说,妄想把其他国家拖下水踩一脚,自己就好了。然而你可以欺骗所有人一时,也可以欺骗一个人一辈子,却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
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么黑心恶毒丧失人性的党国,知道自己受骗,也发现是没法救,那么就隔离吧,谁舍不得便宜谁跟中国好了。
Kerr_Bird 同志,你好,我是跤(蕉)警,请你尻边停车,接受屌插。
早就进去了,因为跳出陷阱需要大刀阔斧改革。你没有看到现在没有提了吗?因为现在的目标不是发展了,而是保党。
這問題我感覺問反了。其實「中收陷阱」就是個有誤導性的詞。
如果一個坑是絕大多數人能避開,少部份人能會踩進去,那可以叫作陷阱。

你翻翻近一百年來的歷史,是掉進坑裡的多呢,還是爬出來的多?

我看這根本不叫中收陷阱,叫中收海峽還差不多
九成國家都會翻船,只有一成能安抵彼岸的

與其問為什麼有些經濟體會掉入中收陷阱,不如果為什麼極少數國家能登岸吧
Loisela666 我只是一介凡人,独身在僻野残存.
首先有个最要命的问题,cn现在连低端代工厂的设定都摆脱不了,中等国家收入陷阱就是必然的。
他们想到的办法就是就另辟蹊径,弯道超车。开始全世界嗯偷,前些年的cn制造2025就是这样的,可是偷这玩意儿也不是长久之计,也果然就被抓的七七八八。
现在偷也偷不明白,靠教育发展人才来创新,又因为体制和风气的缘故,也搞不出来正儿八经的人才,就这样吧,只能说。
不会。中国的制度保证它可以毫无阻碍地回到低等收入陷阱里
如果你们读过杨小凯的经济学文章,就可以理解在极权体制下所谓弯道超车或者后发优势都是不存在的。他从理论上证明了如果没有政体改革,也即没有欧美式的自由民主体制的保证,经济上的改革开放是难以为继的,因为这会动摇统治的基础,同时利益既得者会垄断社会的财富和资源,使得社会缺乏发展的动力。

现在中共所做的一切不是已经印证了杨小凯的分析吗?
收入陷阱是如何形成的?

  政治與經濟是一體兩面,互為表裡的。政治決定了經濟水平的上限,當經濟發展到政治所容許上限,要進一步發展,須進行政治改革。

  政治有一個特點是自穩性。一個政體一旦形成,沒有外力,是不會變革成功的。

  當經濟需要變革,但是,沒有外力促使政體革新,那麼,經濟便會停滯,收入陷阱出現了。

中國没有機會走出收入陷阱。

 政治變革需要外力。像是台灣、韓國,當經濟發展,沖擊政體時,在地緣軍事威脅下,成功的進行了政治變革,從而越過了收入陷阱。
 
 中國的情形比較慘,因為沒有促使政體進行變革的外力,所以經濟沒機會繼續發展下去了。
带带卡戴珊 冲塔是不可能冲塔的,只有加速才能维持生活这样子
Acemoglu在《国家为什么会失败》一书里探讨过这个问题。他认为中国的攫取型政治制度+开放型经济制度在中低收入期能带来高增长,但在达到中等收入后则难以为继。不过他应该也没想到在总加速师上台的短短几年后连开放型的经济制度都摇摇欲坠。
总加速师应对经济下行的策略是一带一路+产业政策(工业2.0/中国制造2025),抛开其可行性,具体成效不谈,这两大战略的主力军都是国企央企,这样的政策背景下民企外企的市场资源(金融、人力)和生存空间必然受到进一步挤压,接下来就是三大改造-公私合营了嗷。(腊粉狂喜)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14或者15年就进去了。之后搞2025计划,搞弯道超车放卫星,都是试图摆脱陷阱的努力。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还没资格进入中等收入陷阱吧…………以中国的体量,进入中等收入陷阱,GDP要比现在再增长20%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如果中共不再統治中國了,中共建立的黨營企業解散了,中共無法運用權力尋租在中國撈錢了,社會民主黨成為執政黨,估計中國的貧富兩極分化就沒有現在嚴重了,中國人民的人均收入會大幅度提升。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大部份經濟分析師都有共識,2008年就進入中等收入陷阱了,2008年後放水QE,刺激經濟,實體經濟衰退,轉到虛擬經濟,金融,房地產和泡沫上


實際中國是全世界眾國印鈔力度最大,貨幣貶值最嚴重,QE規模最大的。很多人都有印像,物價越來越高,錢的購買力越來越低,退休金越來越不夠用,其實是把退休金養老的負擔都順帶壓縮了


高登人真是很傻B,我說中國2008年已經陷入經濟危機,中等收入陷阱,高登傻仔說我是五毛洗底,真是司馬傻B
一枪一个小朋友 财富是自由的泡沫,自由是勇气的泡沫,勇气是信仰的泡沫
中国的问题不是掉入中等国家陷阱,而是能不能进入中等国家。稍微有点脑子,就知道,中国除了面积人口大外,其他也就比非洲巴布亚新几内亚索马里好一点。不要装作中等国家,偶们是低等国家。明白这一点好不好?墨西哥,阿联酋,智利,阿根廷...你觉得中国和这些中等国家能比吗?西朝鲜是没有机会走进中等国家,而不是没有机会走出中等国家陷阱...
朱圈观察 猪圈观察
不赞同把个别城市,诸如深圳上海等单独剔出,提所谓已经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这些城市不是独立的经济体
正如里约,圣保罗,雅加达等,按照这个逻辑都已经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
印度孟买人均gdp约1.1万美元,似乎也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这就跟中国猪 拿深圳跟香港比 上海跟台湾比 海淀区跟瑞典比一样 田忌赛马一样的自欺欺人罢了
不入关,不可能越过中等收入陷阱.
---
最简单的逻辑,就是哪怕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一半,中国总gdp会到美国的多少?
美国会接受一个,gdp为美国两倍的国家吗?
---
反之,如果美国不再是中国发展的阻碍,那大概率中国已经取得了全球经济发展的主动权,
这时候中等收入陷阱就没什么意义了,因为这玩意不会发生在世界经济的发动机上.
很简单你觉得在一个人口庞大的国家,干密集型工业的低端工作,能享受高收入高福利的待遇吗!只有体制内的才算是低端工作(吃喝玩乐)高收入,体制内的早就跨越陷阱了,至于厂狗韭菜,想拿高收入?毛都没有
cansinlej 香港獨立
不會發生,因為中國大批貧民賤民(大概12億以上)連中等收入都不會達到。
酒精炉 小火锅
还没有中等收入呢,就陷阱了
                                        
hu_xiaopeng 世界自由公民!独立经济学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最新最深的财经解读,欢迎关注油管频道:财经冷眼
中国经济增速掉得太快,就可能重蹈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覆辙
我是老党员 80末理工男
人口负增长,收入分配改革迟迟推动不了,医疗教育住房压得喘不过气来,基本已经跌入陷阱了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靠的就是贫富分化。

在码农金融狗等群体中,年薪基本在五万到十万美金这个级别,已经是顶级发达国家的水平了。我在中美欧加都工作过,同样的职位工资差别不超过百分之三十。当然你可以说中国加班时间多,没错,这也是我不选择在中国工作的理由之一。但中国码农金融狗可支配收入更高也是不争的事实。

而一般人的年薪,就算是北京上海,也只是在一万美金上下。但是,这些人不但没感觉到不对劲,往往还化身粉红捍卫中共。

所以我认为中国已经完美渡过中等收入陷阱,手动狗头
ioth 变量老帅
让少数人先富起来,那是国策,不是什么中等收入,是真的富。包括所谓首富,都是上10亿美元了,还什么中等?
发贴的也是引导员吧?为什么美国法案都是限制美国,变成了中国内政?
为什么官员财产不公开?为什么军费不公开?为什么军队不归政府,要归党管?
你关心中等收入?我不关心,我也不谈什么民主、自由,人权,是啊,国内好着昵。

像台湾一样,把党产和政府脱钩,别的都是扯。
bbasile 观察
一旦房地产停步了,中国就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别问为什么。
其實高收入國家的經驗也有參考價值,而且要分行業看,因為中國既有高技術也有低技術行業

保有行業不受低工資國家衝擊 
有三個方法: 
自家制式/生態圈(微軟)
奢侈品化(意大利法國的製衣業食品業) 
保持技術優勢


自家制式/生態圈=主要適用於IT業 
奢侈品化=主要適用於輕工/食品,汽車等也適用
技術優勢=所有非輕工



可以把情況搬到中國。 

中國有多少人正從事低技術(輕工):還多
中國有沒有壟斷生態圈/制式的產業?無
中國有沒有奢侈品化的產業?無,MIC=劣
中國有沒有獨步領先技術的行業? 無
中國有沒有正在搞的新領域? 有,AI
該領域有沒有競爭者?有 全世界都在搞


所以可以看見了,中國除非獨步全球搞出像「IT」這種革命性的新行業出來,否則很難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史蒂芬 喜欢中国现代史
现在中国底层的务工者,有几个人工资能跟的上物价,房假更是个遥远的梦,钱也越来越不好挣,人自私贪婪,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呢?
肯定会了,世界上超好过1亿人口,有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就一个国家:日本。何况还有中共统治
不一定,假如你把中國各省類比於聯邦內各自為政的行省。東南沿海有可能越過中等收入陷阱。但反之,內陸諸省以目前狀況是不大可能越過中等收入陷阱的
中国要摆脱中等收入陷阱, 有几个可能. 1. 出现工业革命级别的大变革, 并且中国成为先行者. 2. 爆发世界大战, 并且成为战胜方的领袖势力. 3. 出现火山爆发, 地震, 小行星撞地球级别灾难摧毁美国. 如果这三个可能都不会出现, 那么中国一定会在中等收入陷阱里挣扎. 
中国只有人均gdp快达到世界平均水平了。政治体制,教育,科研,法律,媒体,文化等等所有的方面简直一塌糊涂,离世界平均水平还早着呢。现在谈什么中等收入陷阱,实在有点儿奇幻了。对于中国,哪怕只是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国家,都让人觉得遥不可及。
想起来以前支乎讨论这个问题也热火朝天,当时看了一圈答案全是模棱两可之词,毫无意义
答案很肯定是一定会落入的,天朝的经济增长秘诀无非就是以基建为代表的投资和吸血房地产之间的二人转嘛,只要这个二人转有一个要崩盘了这个增长引擎就崩了。15年那一会不还提出什么给经济增长引擎换挡、供给侧改革一堆鬼玩意,最后消费占GDP占比从15年开始反而增长逐渐放缓,最后证明这一堆花里胡哨的东西还是败给了包子逐渐扩张的权力欲望。
还有别忘了天朝还有10多亿人还没有达到中等收入,依我来看未来天朝经济增长会让这10多亿人平均无限缓慢地逼近中等收入,然而开始无限期的滞胀。这还是以未来的环境不会变得更坏来看,然而最近一看这形势又开始搞什么新基建了,我看也别等什么陷阱了,直接看泡沫爆炸的烟花算了
现在的问题不是中等收入陷阱,而是维持中等收入不倒退,不过很难。
这个话题有点太简单了吧。
我们早就是中等收入的国家了,现在正迈步赶超老美,时间不会太长,就能跃据全世界第一位了。
或者,我们某一部分群体,早就是小康的N次方的水平了,当然了,那些没脱贫的人群就不算了啊。他们应该为严重拖了整个国家的后退而感到无地自容。
所以,我们明天既能成为全球最发达的国家,没有之一。
过来看看 观察 过来看看
以中国的体量,不管什么制度,要想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必须和美国打上一架,这是无解的,哪怕中国完全民主了,也避免不了这个结局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娜娜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27
  • 浏览: 14017
  • 关注: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