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losphere」Fatty: Thy Name Is Guilty

美国官媒消息
美国疾控中心和英国调查团队近期对新冠重症患者进行调查,发现有将近40%的患者体重指数BMI值在30以上,证实肥胖者感染新冠后,容易成为重症,并且增加死亡的风险。今年4月因为感染新冠肺炎而进入重症监护病房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康复之后制定全民减肥政策,包括限制垃圾食品广告,规定餐厅在菜单上列出每道菜的热量等措施,希望提高全民健康,减轻国家卫生系统的负担。那么,肥胖有哪些潜在因素会增加新冠重症和死亡的风险?民众要如何远离肥胖和三高?政府又能采取哪些公共健康措施?

加州圣地亚哥格罗斯蒙特医院主治医师,美国肥胖医学专科医师傅阳恒指出,肥胖者感染新冠后容易发生重症和死亡,这跟肥胖本身以及肥胖的潜在因素有关。研究发现,新冠病人发生血栓和中风机率高,傅阳恒医生说,如果肥胖症患者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其面临的血液凝结风险可能会更高,病情也可能会更为严重

他说:“凝血它有三个大要素,具备三大要素造成凝血。第一就是静止状态,第二个是血管内壁细胞的损伤和功能障碍,第三个就是处于高龄状态。肥胖的人在没有得冠状病毒的情况下,就满足这三个条件,比方说肥胖的人不怎么运动,膝关节有问题。再一个比方说肥胖的人腹部的腹壁非常的厚,这些脂肪组织就增加腹内压的增高,腹内压的增高就会造成下肢静脉回流的障碍,这个就会促进血栓的形成。那一旦得了冠状病毒之后,隔离起来,你就更没有机会去运动了。”

除此之外,傅恒阳医生指出,炎症也许是肥胖会导致新冠肺炎重症的重要原因,因为脂肪过多会引发炎症。再一个问题是脂肪细胞它有很多冠状病毒的受体,就是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脂肪细胞越多越大,受体就越多,所以更容易被冠状病毒感染

傅医生说,其次,肥胖人群血液中氧分压低于体重正常的人,平时就会处于一个缺氧的状态,被新冠病毒感染后呼吸是否会更加困难,增加死亡的风险

他说,体重指数BMI是衡量一个人是否肥胖的重要指标,以一个人的体重公斤除以按照米为单位的身高的平方来计算,美国的标准是18.5-24.9为正常,25-29.9为超重,30-34.5为一级肥胖。对于亚裔要降低2个百分点,比如华人的BMI值在23-27.5就是超重,超过27.5就是一级肥胖。傅医生解释,这和华人的遗传因素有关

新冠疫情居家隔离期间养成了更多的肥胖者,如何远离肥胖和三高?傅医生说,重点是热量的摄入和支出要平衡。一般减肥饮食摄入热量要控制在1200-1500卡路里,如果摄入热量少于1000,就一定能减肥。他提醒大家,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总的卡路里

他说:“在饮食当中,最重要的是总的卡路里是多少,至于你是低脂、低糖,这个不重要,你一定要找到那种组合,使你能坚持的组合,这是至关重要的。”

至于热量的支出,傅医生说,人体能量的70%用来维持机体生存,10%用来消耗食物,剩下20%用来运动。他说,运动对减肥的帮助很小,但是如果你不运动,每减4公斤的话,就会损失1公斤肌肉,因此运动对增强健康非常重要。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全球39%的成年人超重,13%属于肥胖。今年2月底美国疾控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40%的成年人属于肥胖,严重肥胖占10%。据2017年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对全球成年人体重调查报告,中国肥胖人数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胖子最多的国家。英国首相约翰逊推出新政策,不准高热量、高脂、高糖、高盐的食品在晚上9点之前在电视上作广告所有大型餐馆都要在菜单上注明每道食物的热量

傅阳恒说这些措施对其他国家有借鉴作用,他还希望政府支持那些低热量餐厅和食品制造商。他呼吁超市在商品上标明热量和营养成分,在建造社区时,多建自行车道、泳池和公园等设施;公司让员工用1小时来做运动,学校要增加健康生活方式教育。

先解释一下:所谓BMI达到30(肥胖),就是一个身高6'(183cm)的人,体重达到100.5kg。计算方法是身高(米)的平方,乘以BMI,得到体重(kg)。若是未达到超重的BMI值23,那么体重就应该是77kg。

用BBC两个多星期以前的话来说就是,首相要对肥胖来一次Crackdown,虽然英国的肥胖率比美国低了许多。

不过,我个人是不觉得能有效啦,因为戒吃可能比戒海洛因还要困难。

既然长胖是自然的过程,那么活在丰裕世界的人,普遍长胖也是自然而然的结果。根据2019年的统计,美国42.6%的人肥胖,非西裔黑人群体最高,达到49.6%,差一点点就半数,还不考虑统计误差以及那95%或者97%的置信度在内。

不管怎么说,SARS-CoV-2还是有很大机会改变人类世界的。

--------------------------------------------
闲话讲完,说(引申出来的)正题。

记得在某个博客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大意):I want to stay thin, so I starve myself。虽然讲的内容完全和健康不相关,而是在说文明与费拉的关系,但是这句话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

当前的疫情状况,加上这句话,讲出了文明的实质。

文明是一种负担,是对自然的悖逆,其动机是基于对神的向往,所以不惜自我折磨,自我奉献,乃至自我牺牲。所谓文明,就是这种追求之中产生的「自决」(Self-determination),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秩序,自己塑造自己的世界(当然前提是建立在世界的真实这个基础之上)。

由于文明这个概念实在太大,只能缩小到一个点才能看个清楚,比如「肥胖与自制」这种发达国家司空见惯的常态。

文明的真正创造者,真正维护者,乃至可以说作为文明本身而存在的群体,就是撑起文明之重担的群体。一个最简单的衡量标准,就是「自制」,对自我的控制,对自己生活的控制,对自己所追求的价值,前进的方向,乃至社会圈子的一切的控制和掌握……光从这一描述就能明白,那是何等的重担,有多么悖逆人作为生物的天性:生存和欲望,无需节制,无需忍耐。

肥胖,提供了一个观察现代西方社会「自制」程度的绝佳视点。肥胖率越高的群体,其文明的负担越小,这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普遍的肥胖,肯定意味着普遍的「自制缺乏」,或者最起码,意味着普遍的「负担较小」。

虽然并不能说「肥胖率越低的群体,其文明的负担越大」,那是过于天真的幻想。原因无需细述。

--------------------------------------------
每当这种小小的细节出现,我就忍不住想,假设神不存在,那么为什么每当社会的挑战来临,就总是这种「负担较小」的群体在倒大霉?
1
分享 2020-08-09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