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分析加速主义的目标和对象

在进入主题之前,请先让我聊一下中美脱钩的问题。

最近跟一位学经济的同学交流了一下中美脱钩的问题,TA认为中美完全脱钩是不可能的,理由如下:

1. 美国需要中国的劳动力。
2. 美国需要中国的市场。

在交流中,我可以反驳第一个理由(比如目前各个公司的生产线都在往印度和东南亚迁移);但是第二个理由并不好反驳。美国的公司(比如苹果和迪士尼)在中国都有大量的市场,他们自然不愿放弃这个市场,也成为了中美脱钩中的重要阻力。除此之外,很多的中共国公司也跟其他国家的公司牵扯过深,比如腾讯就入股了大量的美国公司(全资持股做英雄联盟的拳头公司)。在这种情况下,指望其他公司主动放弃在中国的利益是不现实的,而美国政府本身也不具太多的干预资本市场的权力。

要解决这种问题,或许加速主义能派上用场。

加速主义的对象:各大企业

加速主义的目标:把赵弹引向各个企业,迫使他们在中共国的利益受损(甚至被完全破坏),从而使其失去维护中共的立场,加速中美脱钩。

加速主义的操作方式:在墙内找到各种外企乳滑的蛛丝马迹,到微博上炒作一番(或者到有关部门举报),如果企业舔共并做出整改,就把相应的事情引到墙外批判一番,逼企业站队。

实例:迪士尼因为花木兰而国内外都不讨好

再举一个例子:在国内逼外企承认匪安法好,如果不承认就是港毒,如果承认,就截图发到墙外,让国际主流舆论批判它。

[剩下的内容待补充]

-----------------------------

另一个话题:为什么中美脱钩会导致共匪解体?

因为共匪是由人组成的,会受到利益的驱使。如果中美成功脱钩,美国就能放心的制裁共匪,而共匪在国外的财产就会受到巨大的损失。在这种情况下,共匪内部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因担心受到制裁而倒戈。而且维尼提供的利益是绝对比不上他们的损失的,更何况想要再给共匪提供利益就一定会搜刮民脂民膏,更容易引发人们反抗。

至于人们到底会不会反抗,这篇文章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

题外话:有些人可能觉得我们在这里讨论的内容都会被共匪监控到,因此都会在决策时被共匪考虑到。他们忽略了这些问题:

1. 视奸品葱的网警不一定重视这些东西。
2. 即使他们重视,也不一定有办法把这些东西经过层层机构一路传进决策层。
3. 即使真的传进去了,维尼也不一定看得懂这些东西。
4. 维尼身边的人不一定和维尼穿一条裤子,他们也可能会阳奉阴违,让情况恶化,从而把维尼搞下去。
5. 即使决策层都搞定了,还要让别人去执行;这些人也不一定想让维尼继续干下去。
2
分享 2020-08-14

10 个评论

「美国需要中国的市场」就是胡扯,从来没有贸易逆差的国家离不开贸易顺差国家市场的奇闻。
「美国需要中国的市场」就是胡扯,从来没有贸易逆差的国家离不开贸易顺差国家市场的奇闻。


与其说是“美国”需要,不如说是有大量的美国企业在中国有很大的利益。而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用加速主义迫使这些企业离开中国。
这样的文章真的没人感兴趣吗。。。
這邊閹黨太多,等一下被圍攻光明頂。
加速是蔥的曖昧禁忌,大家欲言又止,罵的不好意思明著罵,捧的又常被無視
瑤瑤覺得,其實不需要反賊加速,我們相信總加速師就好,咱們坐等支爆,別給總加速師添亂吧~
还是要做好长期斗争准备,马杜罗还在蹦跶,伊朗朝鲜政权也在维持着,只能看看苏联奇迹能否复制了
不太容易,粉紅對自己擁有的那頭牛是不太會中計,沒有他們的加速,能炒作起來但時間不會長,例如上年想加速NBA、英超,反對聲音太多的話,太大的企業多數不會成功,共匪會Ban 掉一、兩個/一段時間表態,而且控制輿論的輕重掌握得很好,拿其他事情洗掉討論是很容易的事。

這個樓主要再想一想
我的疑惑和答案几乎和你一样,nba就是一个例子,不过问题是似乎没有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人通过道德绑架阻止西方资本家又立又当。


而且我认为鲁迅说得对,人的悲欢并不相通,如果单单从正义论角度出发,西方民众不理咱们是正常的,人家有自己的事谁这么闲去管远在千里的国家的内政?


所以这里可以借鉴LGBT文化,把反共从单纯的政治议题中抽离,应该把它发展成为流行文化,面对流行文化,人只会考虑能不能挤进去,不会考虑合不合理。
楼主提了一个我也很关心的问题,恰好昨晚看到新闻,以色列和阿联酋达成了和平协议,关键是:这事是川普宣布的,很微妙吧。

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从2009年启动,到现在差不多11年,一件件事情渐渐落了地。中东撤军,到阿拉伯和平,CIA和国防部终于把精力从中东撤出了。

我能想到的发生这些事情的条件有2个:1.能源多样化,美国对原油的依赖程度在下降,页岩油的开采量上升成本降低,更别提氢能源电能太阳能了;2.霸权国家对国际秩序要做风险对冲管理,谁可能崛起威胁现有秩序,就对谁打压。

我理解的美国现在的加速脱钩行为就是风险对冲的做法,本来中国这20年的发展就跟WTO和永久最惠国政策紧密相关。挂钩的时候助力中国崛起,脱钩也就是把助力去掉,算不得什么太严重的事情。

加速的动作一旦开始,就很难停下来了。一开始是企业要选边站,配合着媒体的监督和国会的聆讯,然后是行政力量也会动员起来,从中东撤走的那些机构有了在大中华地区“再就业”的机会。

压力一天天加大,什么时候到头?当然是“亚太再平衡”的时候啊。南海小岛礁莫名沉没,或者是跟民进党有了官方的对话,都可能是一种信号。

至于政党解体这个话题,就更复杂了,谈点简单的党政分离、军队国家化等等现代文明的标配:什么时候维持差的制度的成本显著超过收益,那这个制度就会趋向于转型,晚清就是例子。但令人担忧的是,转型不一定都转好,也看内外各种力量如何发挥作用。

看工业文明的历史,我得出一个结论:无论你是否愿意,工业革命都会传遍世界,彻底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这次,也一定是这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5
  • 浏览: 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