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进评】不要在群体的谵妄中迷失

不要在群体的谵妄中迷失

老胡一直不理解一个完全没有道理的逻辑:作为中国人,我很骄傲。老胡认为这是没有逻辑的,是因为,成为一名中国人(国籍上),一个人需要做的是:被生出来。被生出来这件事情,既没有难度,也没有需要努力的地方,为什么就值得骄傲了呢?另一个方面,倘若【生在中国】真的值得骄傲,那么,这种骄傲的程度,绝对不应该高于【生在阿尔及利亚】或者任何一个国家。再换个角度想,投胎(请允许我偶尔“迷信”一次)成人的话,显然,生在梵蒂冈/列支敦士登这种地方的概率,比生在中国要低,要从【中奖率】来看,你不得不说前者要更稀有。
老胡想说的主要内容,其实并不是这些。只是老胡最近注意到,在最近近乎狂热的民族主义宣传之下,很多年轻人头脑过于狂热,已经在推崇所谓“入关学”这种学问。平心而论,一种说法被提出来,哪怕离谱如“入关学”,也值得好好讨论,但是在民族主义狂热分子的鼓吹之下,这个话题已经没有了【讨论】的余地。归根结底,这种近乎撒癔症的狂热,老胡看来是在教育阶段把【爱国主义】和【祖国的优秀人】强行捆绑的结果。
举例而言,杨振宁是中国人,我也是中国人,所以我感到骄傲。老胡真心实意地问问大家,这算是什么骄傲的资本?类似的,我们是不是可以说,爱因斯坦是人,我也是人,所以我感到骄傲?
老胡觉得,会因为这些事情感到骄傲的人,应该是【没有其他值得骄傲的地方】,只得凭借他人的成就,牵强附会地解释成和自己相关,来满足自己可鄙的虚荣心。不得不说,抱有这种心理的,大有人在。而中共在教育中,很巧妙地加入了这方面的思想引导。这是很成功的,因为现在中国有十三亿人,不出几个能人,老胡都觉得不可思议。而且,做出点成绩的人的绝对数量,在中国是不少的(毕竟十三亿的基数摆在这里),这就导致了这种畸形的【民族自豪感】在肆意滋长。
老胡的另一个发现是,在学生们的素养更加高的校园中,“自由派”比较多,当然这些高素质人群中也不乏毛粉,毛左等保守主义的人,但一般而言,这些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会随大流。这是因为这些人自己的思考本领是过硬的,他们往往不会觉得,自己需要【把自己划到一个圈子】里来寻找自豪感,因为他们不需要,他们值得骄傲的事情更多。一名岁月静好小粉红可能会说,我作为中国人我骄傲(这种骄傲的原因见上文) ,而一个学富五车的教授就不会这么说,至少不是真心的。因为,他们不需要用【其他中国人】往自己脸上贴金。
再老胡看来,这种狂热的爱国主义,第一是没有道理的,第二是要不得的。每个人,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何必一定要画一个圈把自己和其他【牛人】一起圈进去,好像这样就能战上光呢?

最后,老胡还是要说,作为中共宣传口的一员大将,老胡很明白宣传的重要性。虽然说,把年轻人教育得更蠢是比较容易的一件事,但是我们不能总这么干,老胡也曾向上面反映过这个问题,如果全部是这种沉静在虚无缥缈的【大国自信】中的小粉红,以后的宣传工作将越来越走在钢丝上。不过,加速吧,有没有救老胡已经做不了什么了。

写得有点乱,见谅。前段时间,老胡在忙什么大家应该也有所耳闻,最近可以说是终于可以喘口气,就回品葱,继续【锡进评】了
2
分享 2020-08-19

1 个评论

客觀上是沒錯,但説服不了那些人,地球人類最後就會因爲彼此的芥蒂而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何況90%是垃圾人口),所以要趕快開闢一塊溫馨和文明的外星球社區,嚴格篩選其中居民。至於地球上人的結局,不死光的話也會全部變成不開化的野蠻人。

外星球殖民地好的就是基本沒法偷渡,還有通信延時,無法即時通訊,因爲外星飛船極高的技術壁壘和造價,地球只要陷入動蕩之中,就再無能力製造了,這樣他們就很難侵擾到外星殖民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遥想当年天安门前,一腔热血。哪知后来为了钱,胡编乱写?欢迎欣赏老胡的评论,简称“锡进评”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20
  • 浏览: 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