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曉穎母親專訪.上中下三合一篇】

來源: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BD%98%E6%9B%89%E7%A9%8E%E6%AF%8D%E8%A6%AA%E5%B0%88%E8%A8%AA-%E4%BA%BA%E5%9C%A8%E5%81%9A-%E5%A4%A9%E5%9C%A8%E7%9C%8B-%E6%BD%98%E5%A4%AA-%E9%99%B3%E5%90%8C%E4%BD%B3-%E4%BD%A0%E8%A6%81%E7%9B%A1%E5%BF%AB%E6%8A%95%E6%A1%88/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BD%98%E6%9B%89%E7%A9%8E%E6%AF%8D%E8%A6%AA%E5%B0%88%E8%A8%AA-%E6%AF%8D%E5%A5%B3%E6%84%9F%E6%83%85%E6%B7%B1%E5%8E%9A-%E9%81%87%E5%AE%B3%E5%89%8D%E4%BB%8D%E7%9F%AD%E8%A8%8A%E4%B8%8D%E6%96%B7-%E6%B0%B8%E9%81%A0%E4%B8%8D%E8%83%BD%E9%87%8B%E6%87%B7/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BD%98%E6%9B%89%E7%A9%8E%E6%AF%8D%E8%A6%AA%E5%B0%88%E8%A8%AA-%E6%82%A3%E5%89%B5%E5%82%B7%E5%BE%8C%E9%81%BA-%E9%A0%BB%E5%9B%9E%E6%83%B3%E6%A3%84%E5%B1%8D%E7%8F%BE%E5%A0%B4%E6%83%85%E6%99%AF-%E5%A5%B3%E5%85%92%E9%81%BA%E9%AB%94%E9%A4%98%E7%99%BD%E9%AA%A8/

前言:潘曉穎,原是一名普通不過的少女,一夜之間成為新聞頭條。涉嫌在 2018 年 2 月 、於台北殺害潘曉穎的陳同佳,去年 10 月在香港因 4 項洗黑錢罪刑滿出獄。當著過百傳媒,陳同佳向潘曉穎家人鞠躬致歉,承諾赴台投案。事隔 11 個月,諾言尚未兌現。


《立場新聞》獨家專訪潘曉穎母親,首次剖白女兒被殺害對家屬帶來的悲痛與創傷,兩年零七個月以來的心路歷程。此時此刻,只得一個信念支撐潘太前行:「因為我係佢媽咪,希望盡快有公道,令佢可以安息。」

2019 年 10 月 23 日,陳同佳在港因 4 項洗黑錢罪被判的 29 個月刑期屆滿,眾多傳媒守候下,陳同佳步出壁屋懲教所,公開向潘曉穎家人鞠躬致歉,他說,願意為自己的衝動、犯下的錯事自首,承諾赴台受審及服刑。痛失女兒的潘曉穎母親接受《立場新聞》專訪,對於陳同佳至今未兌現承諾,她首度開腔:「人在做,天在看,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陳同佳)要盡快兌現承諾,盡快去台灣投案,要對得住自己,對得住我哋死去嘅女兒。」

「佢(陳同佳)犯案嘅時候其實已經係一個成年人,出獄差唔多一年,依家都廿多歲,如果真係要為自己造成咁大嘅錯失去承擔,佢應該盡快兌現承諾。」潘曉穎母親說,不想繼續無奈地等待,「我哋一路等,由佢(陳同佳)舊年 10 月出獄,到台灣大選 ,到農曆新年,跟住到疫情,(等待)都係無了期。」

潘太認為,兩地疫情經已緩和,疫情不可能再是遲遲未行動的理由。或者,很多人視此為一個藉口。潘太強調,台灣當局一早已經與香港警務處開通「單一特別窗口」,隨時準備陳赴台投案,「佢又要求警方保護,(我)真係好無奈、無助、難過。」她說,此刻最希望台灣、香港可以盡快協調,令陳同佳到台灣投案,「唔好再拖延時間。」

不知會引起社會事件 「感到非常內疚」

由潘曉穎被殺案到《逃犯條例》修訂,之後引發的連串社會運動、政治動蕩,出乎港人所能預料。

潘太說,一家人既是受害者、也是普通的升斗市民,看見女兒的案件不幸成為一連串風波的起點,作為死者家屬,她感到非常難過、無奈。

談到當初就女兒案件曾尋求民建聯協助,現在回想有何看法?潘太表示,當時徬徨無助、六神無主,在朋友介紹下找民建聯協助,只要求香港與台灣做司法互助,以處理女兒案件,「我們不知道會引起一連串社會事件,感到非常內疚。」

陳父曾言「一命賠一命」 潘太:請勿信口開河

陳同佳父親今年 6 月接受《蘋果日報》專訪,表示就算最終要「一命賠一命」,兒子也需要為自己過錯負責,又稱自己有鼓勵兒子到台投案。潘曉穎母親說,當日報道所引述陳父的言論,猶如在她傷口上灑鹽,「佢(陳父)話一命賠一命,就算台灣有死刑,個仔都應該負責……但到真係要做嘅時候?我覺得佢係信口開河,只係得個講字。」

潘太透露,報道刊出後的好幾天,基本上「食唔落飯」,刊出當天更是情緒崩潰,忍不住哭了數小時,需要立即致電心理學家,教她如何紓緩情緒。其後,潘太需要增加精神科藥物劑量,精神才能勉強支撐下去。

受訪只望女兒安息

潘曉穎家人低調多時,首次接受傳媒專訪,記者問潘太:「為什麼討回公道,對你如此重要?」她回答, 曉穎是她唯一最疼愛的寶貝女兒,期待和見證女兒討回公道,是她能夠支持至今的唯一原因,「因為我係佢媽咪,因為陳同佳被判嘅只有洗黑錢罪,謀殺罪係未能審判,對個女冇公理、冇公義,希望盡快有公道,令佢可以安息。」

潘太亦希望藉著今次專訪,感謝社會各界人士及傳媒朋友一直關心女兒的案件,她和家人已承受不少壓力,懇請傳媒朋友給予家人一點空間。

《立場》已向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北京市政協委員管浩嗚轉達潘太的意願,並了解陳同佳的回應,管浩鳴回覆稱「同佳由一開始都沒有想逃避去面對這件事」,又認為若陳同佳不想自首,回港後也可以承認殺害潘曉穎,「也不會搞到有逃犯條例這一件事」。他又解釋,希望兩地能盡快通關,好讓他能前往台灣,安排他回台自首事宜。

《立場》亦正向特首辦及保安局,查詢港府與台方商討陳同佳赴台的進展,以及港府有否向潘家提供支援。
————
佳節將至,這是潘曉穎母親痛失女兒的第 3 個中秋。每逢新年、家人生日、過時過節,不論如何強裝振作,潘太坦言,在這些日子總是格外思念女兒。曉穎是家中獨女,是父母心中的一顆明珠,在潘太眼中,女兒孝順乖巧、關懷家人。昔日兩母女把臂逛街、旅遊、過節,十分親密,甚至到女兒遇害前,家庭群組內仍短訊不斷:曉穎每到各處都會「打卡」、主動向家人報平安。兩年零七個月過去,潘太只能與女兒夢中相見,「係烙印,永遠不能釋懷。」

潘曉穎一家有一個家庭 Whatsapp 群組,曉穎常常分享生活點滴、學校內「威水史」。雖然表面上裝作漫不經心,但曉穎一直沒有忘記為家人帶來驚喜:在家人的生日或特別節日,曉穎或許送花、或許預備禮物、或許預訂一個精緻可愛的蛋糕。潘太說,曉穎事事惦記家人,潘爸爸本有些病患,女兒會監督他的飲食,「對(家中)老人家孝順,會陪老人家睇醫生,呢個孝心係好難得。」

潘太與女兒情同姊妹、常分享心事,她知道女兒「多人追」,2017 年暑假,潘太已經約略知道曉穎結識陳同佳,當時並不贊成女兒與陳來往。提及女兒被殺案轟動全港,潘太坦言,曾看過、聽過不少抹黑女兒的輿論,固然感到難過,看到來歷不明的消息或報道,她尤其氣憤,「當睇到阿女負面評價,當然好唔開心。」

潘太說,曉穎絕不止關顧家人,在師長、朋輩眼中也是乖巧友善,「我個女雖然讀一間唔叻嘅學校,但佢攞好多嘅獎,操行獎佢係攞哂。」曉穎被殺前一年,在就讀的學院獲得獎學金,家人也有出席頒獎禮;女兒在校內會幫助學習有困難的同學,曾經因此得過「朋輩輔導獎」。

潘太憶述,曉穎知道爸爸疼愛她,有時頗為精叻、調皮,每逢做功課到夜深、或與朋友外出後夜歸,總會叫爸爸到樓下接她,讓他「順便」支付的士費;要是曉穎乘巴士或小巴回家,也會要求爸爸到車站接她,再一起歸家。

不再逛街、看戲 免睹物思人

曉穎愛美、個性活潑,潘太以往常常和女兒「孖公仔」逛街購物、到戲院看電影,每年一起外遊最少 2、3 次,悲劇發生至今,潘太說自己沒有再步入過戲院,「我唔太想去 shopping 睇戲,因為都有好多思念。」以往兩母女喜歡一起看文藝片、搜羅甜品店一起品嚐,現在潘太不敢再走到銅鑼灣、尖沙咀等旺區,「好多生活點滴,諗起佢點樣同我分享,但依家咩都冇晒啦。」

中秋節將至,適逢限聚措施放寬,不少家庭正計劃如何共慶佳節,對潘曉穎家人而言卻是份外傷心、難過。潘太直言,中秋本是人月兩團圓節日,但現在他們已一無所有,沒有心情再慶祝。剛過去不久是潘太、曉穎的生日月份,以往兩母女總會一起慶祝,「好難忘每一個點滴,總之就係冇咗個完美家庭,失去咗就係失去咗,但我覺得佢仍喺我身邊,冇離開過。」

正如曉穎喜愛的熊公仔、所有物件,今天仍然放置潘家內、睡房中,未動分毫。
————
痛失女兒 950 多天,潘曉穎母親仍常常夢見她,初時夢中的女兒或蹲、或躺,總之無法站起,看起來很虛弱,「好痛心。」悲劇後,潘太患上創傷後遺及抑鬱,藥物、輔導都未能讓她釋懷,「有時覺得自己真係好無用、好內疚,作為一個母親,咩都做不到,到依家都無法為女兒討回公道。」每當夜深,潘太仍頻頻回想女兒遭棄屍台北的破爛草叢,骯髒氣味、野狗、蒼蠅與昆蟲,「諗起個女點俾啲狗食佢身體,揮之不去。」

潘太說,過去兩年多的精神非常差,她患上了抑鬱症,除了因為未能為女兒討回公道,因女兒案件不幸成為連串社會事件起點所帶來的難過感受,也是她患上抑鬱的主要原因。潘太現在同時向臨床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求助及求醫,「夜晚會諗起女,好夜先瞓,要食兩種藥先瞓到。」她一天比一天消瘦,因為常常吃不下。潘太曾經嘗試聽取心理學家建議,盡量少看、少接觸與案件有關的資料,但她坦言很難做到。

行李箱內是你的女兒

拖行李箱、棄屍現場,這兩個畫面與場景,一直在潘太腦中揮之不去。「初時有個畫面,佢(陳同佳)拖喼嘅情況,你會諗起,嗰個喼入面就係阿女,就係你個女嚟。」台北捷運竹圍站外潘曉穎遭棄屍的草叢,潘太在路祭女兒當天看到野狗、蒼蠅、昆蟲,空氣中有骯髒的味道,那時是冬天,潘太厚外套外露出的雙手,短短一分鐘已被叮出多處紅腫,「一個著住睡衣嘅女仔,被人棄置喺荒山野嶺、一個好荒蕪嘅地方,非常之難過難受,心痛係非筆墨可形容。」

此情此景,潘太每晚臨睡前仍會回想起,因害怕情緒崩潰,她當時無法與丈夫一起認屍,更不敢觀看女兒遺容,「我哋去做火化(遺體),臭到戴口罩都聞到味,我直頭唔敢去睇,聽我先生講(遺體)已經係白骨嚟,organ(器官)已經變晒漿,用個袋裝住。」潘太憶起丈夫認屍之後,情緒十分落寞,「佢都接受唔到個女突然俾人殺死。」
0
分享 2020-09-21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支持香港獨立!(你要對我不友善,我只好退隱)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21
  • 浏览: 1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