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共谍案昂旺100万保释上诉庭搁浅

纽约共谍案昂旺100万保释?上诉庭搁浅
纽约市警111分局警察昂旺(Baidamajie Angwang)。
纽约新闻
纽约共谍案昂旺100万保释?上诉庭搁浅
辩方:他非间谍 讨好领馆只为方便回中国 检方质疑昂旺的政庇和归化入籍有诈

纽约东区联邦法官10月2日不顾联邦检察官的强烈反对,下令被指控为中共代理人的纽约警察昂旺(Baimadajie Angwang)以100万美元保释。检察官立马提出上诉,检辩双方在上诉法庭一番唇枪舌战后,上诉庭法官当天不允许释放昂旺,定于下周二再做裁决。

美国助理检察官基尔蒂(Michael Keilty)表示,33岁的昂旺获释后会走进纽约中领馆,逃避对他的司法检控。“我们与中国之间没有引渡协议。如果他今天被释放……他要做的就是穿过那条隧道,过那座桥,走进那些建筑物之一,我们就再也抓不到他。他走了。”自从9月21日在长岛被捕以来,皇后区111分局前华裔社区联络官昂旺一直被拘留在大都会拘留中心,他被控以外国政府代理人身份,电汇欺诈、虚假陈述和妨碍官方程序。

但联邦法庭法官布卢姆(Lois Bloom)定下以100万美元保释金,当日释放昂旺,由昂旺家人的住所和9名亲友签字提供担保,包括昂旺的妻子、岳母和3名曾经与昂旺一起在海军陆战队服役的旧战友。

法官令昂旺与妻子和2岁的孩子一起住在长岛家中,昂旺每天配戴电子脚链居家监禁,除特殊批准外不得离开纽约东区。

布卢姆法官说他批准保释的理由是:现在和正常时期不一样,由于瘟疫大流行导致众多案件积压,就连在刑事案件中决定是否对嫌疑人提起控诉的大陪审团(又称起诉陪审团)都要延误,昂旺案可能要经过数年的审判。“尽管我确实明白政府的担忧,但我也知道美国是无罪推定,和中国(有罪推定)不一样。”

但联邦检察官立即提出上诉,要求推翻保释决定。综合双方律师昨日在保释和上诉聆讯的两个半小时舌战,及他们在开庭前提交法庭的文件,双方的争辩分成三大部分。昂旺的政治庇护和归化入籍问题
昂旺的代表律师卡门(John Carman)在保释聆讯前提交法庭的文件中,披露了昂旺的一些背景。他说,十多年前,少年昂旺第一次入境美国,然后又回到自己出生的西藏村庄。在美国受到自由启发的他,没有意识到批评中共政府会有危险。在他获得第二次赴美签证后,他被中共警察抓到监狱中待了几天。他的父母听从当地警察局长的要求,交了一笔赎金,才把昂旺弄出来。那次关押,昂旺并没有被指控犯罪,也没有见到法官,但是警察在放他出来前,把他打了一顿,作为他就中共压迫西藏人公开表达观点的惩罚。

卡门说,昂旺17岁时再次持学生签证入境美国。之后他(逾期居留)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并于2009年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2010年,他在军队中快速获得美国国籍。他被派往阿富汗七个月。回国后,被派驻圣地亚哥,并于2014年退役。此后,他加入了美国陆军预备役,并搬到纽约地区。

在加入纽约警察局之前,他家的一个朋友雇他当翻译和私人助理,两人一起去过香港。2016年他从纽约警察学院毕业、加入警队。同一年他结婚,妻子是中国人。

自从昂旺的庇护申请获得批准以来,曾多次回到中国。但卡门说,昂旺是在2010年获得美国国籍后才回中国,那时他已经成为美国公民,自恃有美国政府在他背后提供保护。

检察官基尔蒂反驳说,申请政治庇护者必须证明,由于对未来可能会遭受迫害的合理恐惧,自己无法或不愿意回到祖国,昂旺多次回中国,不符合政治庇护声称的担心在中国遭受迫害的行为。如果他被发现以欺诈方式获得庇护,他将面临驱逐出境。关于昂旺的政治庇护和入籍问题,检察官提及,FBI也在调查他入籍申请是否有欺骗成分。因为昂旺在填写入籍申请表格N-400时,在“是否申请过免除驱逐?”一项回答“否”,相当于否认他已经申请政治庇护一事。

昂旺的动机?
卡门律师说,昂旺不是间谍,对社区根本没危险,他所联系的中领馆2号官员只是一名“社区事务干事”,其主要任务是评估藏人是否适合中国签证。他讨好这名可以给他10年签证的官员,只是为了更容易带2岁的女儿回中国见她的祖父母或曾祖父母。由于其父母和妻子在中国的祖父母年纪很大,因此在短时间内能否去中国旅行成为一个紧迫的问题。有鉴于此,法院应评估昂旺对该官员的友善态度。

卡门提出,昂旺自己都无法获得中国十年签证,而其他中国人24小时就能拿到,这令检方指控“昂旺是中共代理人”毫无意义,“如果美国海军陆战队退伍军人昂旺在美国国旗前宣誓效忠、不背叛美国,那么,他沉迷于结交一个有权阻止他探望父母的中国官僚的动机会是什么呢?”

检察官基尔蒂反驳说,中领馆2号官员的职责何止发签证这么单纯,“中国藏族保护与发展协会”是中共统战部一部门,负责消除潜在反对中国政策和权威的根源。昂旺是中领馆维持对纽约藏人社区控制的一个统战资产,被告的说词只是试图淡化他充当中共代理人的行为。

“实际上,昂旺身为纽约市警察,公众寄予信任的人,所做的事情却是监视他邻居的日常生活。”基尔蒂说,昂旺“向纽约领事馆报告在纽约地区的藏族和其他人的活动”,“发现和评估纽约藏族情报资源”,并通过邀请参加正式活动向中国官员提供了与纽约警察局高级官员接触的机会,这更恶劣。

昂旺虽只获得中国普通签证,但他和中领馆官员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给予某些藏人十年签证可能是招募情报人员的一种手段,“你很难找到100%像我们这样……(对中共)热心的人”,然后推断他昂旺应享有优惠待遇,因为他正在协助中领馆搜集情报。并说,他在纽约警察局的职位对中领馆是很有价值的,因为他可以向领事馆提供纽约警察局NYPD的信息。检控官基尔蒂说,昂旺为提高中共的软实力出谋献策,包括他想招募一名俄亥俄州的美籍藏人血统的男子,此男子虽然竞选政治职位失败,但显然计划未来再次竞选。昂旺估计,这名藏裔候选人会带来情报来源。

昂旺会弃保潜逃吗?
卡门律师指出,检察官寻求在囚犯受到病毒感染风险的紧急情况下,于审判前长期单独拘留一名没有犯罪纪录的军方退伍军人和警察,虽然监禁条件可能仍比中国现有条件好,但它毕竟是一个惩罚性的环境。据律师了解,美国藏人申请中国签证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批。言下之意,昂旺没有逃亡中国的风险。

但检察官指出,昂旺在过去5年与中领馆两名官员联系,有能力逃跑。此外,执法人员在逮捕昂旺当天,在他的房子里发现多个未知华人的中国护照复印件和纽约州身份证,非常令人起疑。即便政府扣押他的美国护照,也未必能阻止他逃跑。

针对卡门律师称“中国现在不太可能欢迎昂旺”,检察官反驳说,恰恰相反,中共若协助他逃亡或保护他免于起诉,还可以作为一种招募工具(宣传中共的威力),数年前联邦检察官起诉中领馆前外交官钟丹案中,也以这个理由阻止保释钟丹,审判前一直关押他。

针对辩方称“政府对非法外国代理人还没有适用的指南”,检察官表示,鉴于被告的行为恶劣,政府打算寻求长期监禁。检方指出,对某些通过欺诈手段获得美国国籍的人,刑事案件结束后很可能会面临遣返,那他就更没有动力继续留在美国面对这些指控。

另外,执法人员暗中录制的一通电话中,昂旺曾告诉中领馆2号官员,他希望在纽约市警察局获得晋升,以“协助中国并为国争光”,“如果我不能(在纽约警局)继续晋升的话,我也可能是中国政府的雇员。”

卡门律师说对昂旺用普通的保释条款就足够了,检察官则说,鉴于昂旺与中共政府的紧密联系以及逃亡的经济手段,要求一直关押昂旺。最后上诉庭法官科米特(Eric R. Komitee)决定:卡门律师在周日(10月4日)中午前提交文字信,检察官在周一(5日)晚7点前回应,法官周二(6日)裁决是否保释。
4
分享 2020-10-05

8 个评论

把他放回中国就永远不要回美国了,间谍回中国只能等待审判
支持将昂旺绳之以法!狗特务必须统统抓干净!
>>支持将昂旺绳之以法!狗特务必须统统抓干净!

美国监狱待遇比方仓医院好N倍,除了关塔那摩
這種人最好的辦法就是 包一包 全家送中 (玩笑話 現實上也很難) 
紐約跟加州真的沒什麼救了
那些親民主黨的人大腦到底在想些什麼??
白左自虐出精神病了嗎?
品葱五毛:为什么说支持民主党才是反共
此人通過政疪卻反過來出賣同胞,他真的還算是人嗎?

各葱友請相信我,在美多年,親眼目睹老共之滲透真是無處不在,歎為觀止。
我就靜靜坐在這裡,等著看看有哪些 "大愛溫和左人" 跳出來為這頭共碟說好話、「反共不能變成跟共匪一樣」「思念老家想回中國並沒有錯」之類。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07
  • 浏览: 1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