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费拉右派

以前有个公知叫北大飞,本来也是反党人士,但是川普上台以后彻底疯逼了,在推特上到处宣扬共和党还不如共产党,后来甚至开始给观察者网撰稿抹黑美国,基本上可以认定是个五毛了。从公知到五毛,就是这么简单。
共产党既然可以利用川普上台来收割民主党支持者,如果万一拜登上台了,当然也可以反手收割一波川粉,因为背后逻辑都是一模一样的,而这和川普做的事情是否正确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倒不如说,就是因为共产党已经在暗中支持拜登了,所以接下来他们才更有可能去利用拜登的胜选来收割川粉。
这个操作的手法是这样的:首先利用匪谍去煽动华人当中反对他们所支持的一方(如果他们支持川普,就煽动民主党;如果他们支持拜登,就煽动川粉),把对立面说成是十恶不赦的坏分子。然后在他们所支持的一方胜选之后,顺势扩大被煽动者的愤怒。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初白左和黄皮白左对保守派的种种妖魔化宣传当然基本上都是不实的。如果说这里面有蓝金黄在作祟,我一点都不会奇怪。

但是,我们就从常理上讲,民主党的观点是否正确姑且不论,但是要说他们在美国有着一半,或者接近一半的支持,总归是没问题的。你可以说民主党里有很多无良政客利用民众的善意来达成自己骗选票的目的,甚至很多根本就是共产党蓝金黄的对象,这都没问题。但你绝不能说那些被他们欺骗的民众都是圣母婊——如果有人这么讲,那么我也可以明说:他就是小粉红的同路人。
白人就是靠着不断的自我反思,才成为地表最强种族的。只不过万事万物都不可能没有缺点,政客自然有能力从每个人的所有欲望当中找到可以为己所用的缺陷,仅此而已。
反正横竖都要被政客骗,因为天性善良而受骗上当的行为哪里不比那些为了钱财或者为了苟活而受骗上当的行为更高尚?指斥白左政客是一回事,但是如果连赎罪心态本身都要否定,把这种心态看作是伪善、圣母婊,然后再回过头来口口声声高呼民主,你自己不觉得荒谬吗?如果你自己相信民众群体中有一半都是人渣,你还要把政治权力交托给这个一半人渣的群体,这是什么行为?
那么我当然可以有一个大胆的猜想:如果一个人将全体保守派或者全体白左支持者(而不是高层政客)都视为洪水猛兽,并且能够排除小粉红反串的话,那他十有八九被共产党带节奏了。

而且这里还有一个旁证:现在我们总觉得品葱特别右,看不到几个左派发言,但是我清楚的记得几个月前品葱还是非常左的。当然立场翻转不是不可能,但是总得有个右派人数逐步增长,左派人数逐步减少的过程才对。而品葱似乎就是突然翻右,即使我是个右派也没法觉得这很正常。
而品葱显然可以认定大多数人不是小粉红反串。那么结论就很明确:共产党在有意诱引一些反贼进入无脑反左模式,为将来拜登上台以后收割川粉作准备。

当然,但是这种支持一方的同时扩大对立方优势的行为是任何正常组织都无法实现的。共产党能这么做,当然是因为华人的观点无足轻重,即使华人明确支持其中一方,也绝不会扩大这一方的任何胜算。

该讲的讲完了,接下来开始得罪人:
实际上上面这些都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阿姨一直在讲的事情,然后因为他老“辱骂”了费拉右派,在品葱反复被挂。当然,北大飞投匪事件我估计很多人不知道,但我想对于任何一个语文能力合格的人来讲他都能看出“川普”和“费拉右派”不是一个意思,任何群体中都一定会有垃圾,而任何一个川普支持者都没有义务去为其他川普支持者的言论负责。事实上我们非常清楚16年大选的时候支呼满地都是挺川粉红,甚至美国的很多地区都出现川普支持者扛着纳粹旗帜招摇过市,如果有人因为别人骂了某些川粉就跳脚,那么这些挺川粉红和新纳粹是不是也骂不得?
当然仅从道义上讲,费拉右派还不像以上两者那么糟糕,他们主要的问题就是明明自己无足轻重还拒绝关注自己面对的关键问题。阿姨苦口婆心的告诉他们要有自组织才能抵抗独裁者,没有自组织就成费拉了,于是他们煞费苦心的把费拉发明成人格侮辱用语。正常情况下人格侮辱都是有其明确侮辱内容的,比如“操你妈”的意思就是要和被骂的人的母亲发生性关系,说这是人格侮辱没问题,但是这些中国人把费拉发明成人格侮辱,你也不知道究竟是费侮辱了他们还是拉侮辱了他们,只能感叹中国人的玻璃心真是世所罕见。也难怪小粉红四处出征,因为毕竟中国人天性如此,只是有的人多喊了两句民主口号而已。
费拉的幻想是:我们打不过共产党就是因为坦克太厉害了。虽然我已经彻底原子化啥也干不成,但是我找十万个原子跟我一起上街,共产党也要低头的。可是要我说:废话,且不说你根本就没有能力召唤十万个原子跟你上街,就算你真的做到了,妈的坦克一来你让这十万人怎么跑?如果你是小组织反抗,你根本没有必要硬抗坦克,坦克来了你就跑,拖到匪共后勤瘫痪就算你赢,我不说这很简单(反共还想简单?),可你所谓的十万原子上街根本就是意淫,那能比吗?
所以当初岳昕被抓的时候居然有一群反贼替她打抱不平,我就奇了怪了:就其立场而言岳昕迟早有一天要公开武斗资本家,那些赞同她的人莫非是做好了一起下水的准备不成?而且在费拉们不停放低底线统战岳昕的时候,岳昕对他们的仇恨倒是溢于言表。他们也从不琢磨一下岳昕作为毛主席的好学生为什么不学习毛主席去统战他们——我就直说了吧,毛腊肉统战的向来都是有统战价值的人。自甘费拉还想着统战,连岳昕都看不上你们,不屑于统战你们。也就法轮功和姨粉在意识形态上接近你们,而你们最仇恨的就是姨粉和法轮功。
岳昕都惨成那样了都不屑于统战你们,你们还指望美国人会高看你们一眼?你还别跟我谈道义,论道义的话我不知道有哪个红脖子会把半个美国的民众视作寇仇,可费拉右派做到了。最有可能同情中国人的恰恰是费拉们口中的那群圣母婊,可费拉最恨他们。是,我也看白左搞的很多事情很不爽,可是有话你去骂政客啊?白左民众那种同情眼前的苦难而忽视自己看不到的苦难的做法是有问题,可他们毕竟活在你们心心念念的民主世界,迟早会纠正自己犯下的错误,用得着你们说三道四?你骂白左之前有没有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他们能做到的事情你们能不能做到?白左民众那种同情眼前的苦难而忽视自己看不到的苦难的做法并不对,但它确实是人所俱来的本性,就算是真右派也不敢说自己能摆脱这种本性,可是费拉敢。但要我说,这根本就是无知者无畏,你自己就没有人性,当然觉得摆脱白左民众的那种错误再容易不过了。
25
分享 2020-10-23

55 个评论

??? 看不懂 怎么这么乱

唉 反共要被骂 不反共也要被骂 

左反也骂 右反也骂

无知者无畏倒是真的

https://m.youtube.com/watch?v=Ubnl0-PqGVA

不知道为啥想起了……

现在我们总觉得品葱特别右,看不到几个左派发言,但是我清楚的记得几个月前品葱还是非常左的

的确是有这种感觉 自BLM时期起吧
乔木这逼感觉和北大飞可能有点像??
归根结底,还是个没摆正歧视链的问题。
>>乔木这逼感觉和北大飞可能有点像??归根结底,还是个没摆正歧视链的问题。

互相歧视
就事论事不行吗。
那些是讲理的,那些是带节奏,不讲重点,顾左右而言他,自己没有能力判断出来吗,为什么就必须要满脑子的共谍之类的阴谋论。
指斥白左政客是一回事,但是如果连赎罪心态本身都要否定

尊重敌人、对敌人也要公平的西方文明,这些好像是民主小清新经常讲的,什么时侯马基雅维利主义的姨学(政治无道德)也讲这个了?

并不是否定他们赎罪的心态,而是否定他们的道德绑架,比如说「所有白人都是种族主义者,没有一个无辜的」,和中国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https://i.imgur.com/xLk8897.png
来源
https://medium.com/age-of-awareness/yes-all-white-people-are-racist-eefa97cc5605

下面有几千条留言,你看下面有多少美国人认同这套XX理论?

还有纽约时报几十周畅销第一的名著《White Fragility: Why It's So Hard for White People to Talk About Racism》,请你去参考一下https://okapi.books.com.tw/article/11316,BLM运动期间,激进人士就是拿以上这些理论去打砸抢烧杀的。

否定美国所有传统、否定美国所有历史,还要否认美国制度的,差不多都是上文之类的人。如果在中共国,可以理解,但美国也要学姨学的否定历史观?如果川普当选了,他们这么偏激,是不是要发明个美国大洪水理论出来?这种强行绑架他人去灌输的赎罪心态,你叫所有美国白人怎么接受?

如果我支持某项不太激进的理念,就会带上费拉右派之类的帽子了?我在品葱还被许多激进派讽刺是精神左人呢?我到底是左?还是右?都是别人说了算。

如果要讲道德,就请不要用姨学去讲。因为姨学本身是一门现实政治,却要把理想主义扯进去,不伦不类的。
KC1984 黑名单
人生在世总得信点什么,想要什么都信,又什么都不信,处处逢缘又不负责任,这样的人多了问题就来了,有点信仰吧,哪怕是共产主义呢(
巨内宣 黑名单
而品葱显然可以认定大多数人不是小粉红反串。

还有一种可能性,
相比品葱有效驱逐了共匪,
也有可能是共匪花了比较高的成本(要能有理有据的发表反共言论)在品葱投放了sleeper agent.
這種人在孫子兵法中往往叫做死間,世界上是有這種一輩子隻幹一件事情或者幾件重大事情而長期潛伏的間諜的。這種間諜,除非你真的像巴讓諾夫那樣掌握內幕,否則你不可能從他的言行上分析出來。
>>互相歧视


我的意思是,能够支持共和党大于民主党,但不能支持支那大于等于民主党,共和党大于民主党大于支那,这就属于正确歧视链。完全把民主党妖魔化为支共同路人也是不对的,虽然反共决心确实比共和党弱很多,绥靖倾向也强很多。
北美carl 回复 KC1984 黑名单
>>人生在世总得信点什么,想要什么都信,又什么都不信,处处逢缘又不负责任,这样的人多了问题就来了,有点信...

确认一件事 就保持自己的立场
>>还有一种可能性,相比品葱有效驱逐了共匪,也有可能是共匪花了比较高的成本(要能有理有据的发表反共言论)...

我说的不是这个事,我说的是共产党在整个海外华人群体当中投放敌视保守派/白左的舆论,其中一部分接受这种舆论的人恰好也上品葱。
全职猎人 黑名单 回复 KC1984 黑名单
>>人生在世总得信点什么,想要什么都信,又什么都不信,处处逢缘又不负责任,这样的人多了问题就来了,有点信...

共产主义不是信仰
是的,最近总感觉阿姨时常被揪出来批斗……
別的撇開不說,什麼白人是不是地表最強種族之類的我都撇開不說
我從今年年頭的時候就在品蔥了,那時候就是很右啊?當然最近似乎是越來越右,但年頭的時候挺川倒奧已經是品蔥政治正確了,已經有一大堆支黑、姨學家和加速主義了
你說的幾個月前品蔥左到底是幾個月前?12個月或更早之前的話語言上一般我們都說是一年前了
樓主是剛剛從平行世界穿越過來?

還有白左被人討厭的原因不是贖罪心態,而是『逼著別人一起贖罪』的心態
你自己覺得有罪惡感要贖罪,那很好,那是良心
你要不想贖罪的人和你一起贖罪,那叫道德綁架
>>共产主义不是信仰


不,共產主義是錯誤的信仰,認為天國可以通過人的鬥爭和努力實現。
>>我说的不是这个事,我说的是共产党在整个海外华人群体当中投放敌视保守派/白左的舆论,其中一部分接受这种...


2016年的时候,我也认为中共不太可能直接鼓动支持川普的言论,华人是受美国选战媒体的影响。
>>不,共產主義是錯誤的信仰,認為天國可以通過人的鬥爭和努力實現。


假想的是什么信仰拉,信仰跟神有关,跟真理有关
>>

宣稱自己為真理卻不是真理的不是假信仰是甚麼嘛。

不是所有可以稱之為信念的都是真而對的。聖經也有提到鬼魔的道理。
>>??? 看不懂 怎么这么乱唉 反共要被骂 不反共也要被骂 左反也骂 右反也骂无知者无畏倒是真的htt...

因为人多了…
现在是让这篇文章再次复出的时候了。
果然,大选期间匪谍做功的效果就体现出来了,什么“美国完蛋了,未来属于中国的”“拜登通共以后共产党只会好不会差”“美国要变成社会主义了”之类的白痴言论都出来了,就差明说投匪了,真的,阿姨别的不说,看这群费拉右派的眼光真是太准了。
本站的左右一直都反复横跳,从建站开始这种翻转已经持续了很多次(比如有一段时间本站的姨粉和支黑简直要上天),右派增加是因为很多中间摇摆派都被民主党一系列赤膊上阵的骚操作给捏着鼻子逼成川粉了(比如我),你去看油管公子沈、Leonard、Klaus甚至狗哥都成Trump supporter了。剩下的左派由于气氛变化减少发言、退出本站或者干脆自闭也很正常
哈哈哈 現在才看到樓主的文
正好上星期好像有篇是費拉右派說香港人怎樣怎樣左會害死英國的
恰恰正中樓主所說的一部分 
就英國鄉民在問政府為什麼不救英籍港人的時候
那些費拉右派正在被他的redneck好同志吐口水
把"費右"放進美國的 是一直死扛右翼責罵的左派
結果沒想到阿 辛辛苦苦到最後一票沒撈到
還要被"費右"討伐 那些左人也是黑人問號天底下為什麼會有這麼奇葩的生物
我幫你了要被你幹 redneck們吐你口水反而你要把臉貼上去
思來想去還是黑叔叔跟老墨忠誠 最多他們也就打打鬧鬧不會給我反覆橫跳
左右 就政治立場不同罷了 要是法國大革命就有在出產的左派是有什麼嚴重問題
恐怕西人們也不能爽到現在
真正有問題的 是貪腐集團跟與其勾結的支人
對右人而言 廣大redneck同胞才是我的基本盤 你們跟他們起什麼沖突我也是不能幫你的 你愛投誰就投誰吧
對左人而言更不用說 忘恩負義的小黃皮 吃我的黑叔叔鐵拳
那時候我就這麼認為了 這種行為只會把小黃人在西方的地位進一步搞下降而己
支性難除 整天想要鬥人 人必自悔而後人悔之
>>我说的不是这个事,我说的是共产党在整个海外华人群体当中投放敌视保守派/白左的舆论,其中一部分接受这种...
白左和共产党有什么实际区别吗?你觉的白左里有几个理想主义者?
>>哈哈哈 現在才看到樓主的文正好上星期好像有篇是費拉右派說香港人怎樣怎樣左會害死英國的恰恰正中樓主所說...
一谈右派就redneck,这种话体现了左派的无知和自大。笑死人了。照你的逻辑,只要是白人右派就是redneck?华裔进美国和左派有什么关系?无非就是外交对等原则。你那么喜欢被黑人打?我建议你去看心理医生。为什么华人右倾,同样的问题可以问古巴裔,照你的逻辑,为什么左派辛辛苦苦把你放进来你却只投共和党?你在弗罗里达问这种问题你只会被古巴人送进医院,可惜你没这个胆量,你只敢在网上当键盘侠批判中国人。你显然对右派的构成都没有正确认知,而且对redneck这个词都没有正确认知,以为右派只看肤色,所以你还是被揍的少了。
>>果然,大选期间匪谍做功的效果就体现出来了,什么“美国完蛋了,未来属于中国的”“拜登通共以后共产党只会...
然而事实上拜登就是什么都不会做,更不会和中国撕破脸,民主党里边的极左翼就是推崇社会主义,阿姨是你什么人?为啥老是捧他臭脚?
>>一谈右派就redneck,这种话体现了左派的无知和自大。笑死人了。照你的逻辑,只要是白人右派就是re...


古巴人訪問不是說一堆了 他以前吃過共產苦頭 現在就不想要被共產中國搞爛美國阿
到底懂不懂 他們跟費右不一樣可沒在美國想要批鬥誰
>>古巴人訪問不是說一堆了 他以前吃過共產苦頭 現在就不想要被共產中國搞爛美國阿 到底懂不懂 他們跟費右...
所以呢,你舔着脸过来说华裔右派如何如何是几个意思?古巴人没想批斗谁?你跟古巴人说民主党好看他们批斗不批斗你
>>然而事实上拜登就是什么都不会做,更不会和中国撕破脸,民主党里边的极左翼就是推崇社会主义,阿姨是你什么...


好啊,那就顺着你的“美国要变成社会主义”的逻辑推演下去,到最后美华就两个选择,要么暴动——“我来到美国就是躲避社会主义拥抱资本主义的,现在美国要变成社会主义我要用子弹说话;”要么投匪——“完了,灯塔熄灭了,自由女神像要举起镰刀锤子了,我躲避这么多年社会主义,到最后还是躲不过去,那还不如早点投共,国民党都可以投共我为什么不行”,呵呵,这两个选项都是自取灭亡。你真的相信了费拉右派灌输给你的那一套,就会变成匪谍的统战工具,就像1945年的粉红色民主党派一样高呼“民主已死”然后投奔延安。
至于拜登,他什么都不做就是最好的,在拜登主持的国际协商体制下,美国不可能进一步进行任何行动,它的盟友中不坚定的几个,比如韩国和德国有可能会首鼠两端,而在半数美国人投票反对他的情况下,拜登在国内的四年其实将会非常充满争议性,正如同川普在16年之后,因为16年实际上也是有近半数美国人投票反对川普的。这样的现实导致了他的一切政策都极难推行,而拜登比川普更惨的一点就是他是职业政治家,川普可以说他自己本来没必要趟浑水的现在已经仁至义尽了,而拜登不能说这样的话。因此一旦出现危机时刻而国际协商体制根本没卵用的情况下,比如2022年两韩合并,或者2023年金马沦陷,或者美国人存在跨国信托机构中的养老退休金不翼而飞的时候,人民早已忘记川普是谁,这时就会发生戏剧性的局面,美国人会忘记两年前正是他们中的一半把拜登推向总统宝座,像对待张伯伦那样对待拜登,Guilty Men这样的某某十大罪人小册子就是为他专门准备的。
而那个时候张伯伦/拜登为平息公众意见而做的新闻检查就会反过来成为他的罪证,不要以为只有现在民主党搞新闻检查,二战前的张伯伦政府也是用一样的手段控制公众舆论的。如果这个时候民主党胆敢学共匪压制民意,那么从南方红脖子到华府大法官都保证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这个时候不要说脱钩了,印尼式的暴力排华都是有可能的。
能把这人对比共产党和共和党的文章链接发出来吗?
>>然而事实上拜登就是什么都不会做,更不会和中国撕破脸,民主党里边的极左翼就是推崇社会主义,阿姨是你什么...


现在保住美国比让川普反共都重要了
>>古巴人訪問不是說一堆了 他以前吃過共產苦頭 現在就不想要被共產中國搞爛美國阿 到底懂不懂 他們跟費右...
我不懂,就你的言论而言我知道左派就是一堆键盘侠和怀威而不怀德的人。天天redneck本身也是无知和种族歧视的人。redneck本身指的是干农活脖颈被晒红的人,跟中国一样,可以引申为土气,土老帽。现在则是可以被左派泛指所有共和党人,卡尔马龙在左派嘴里也是redneck,查尔斯巴克利也是redneck,你喜欢玩身份证治我陪你玩
>>好啊,那就顺着你的“美国要变成社会主义”的逻辑推演下去,到最后美华就两个选择,要么暴动——“我来到美...
我明白了,在你们左派眼里,华裔右派无论如何都不得好死对吧?你脑子是有什么问题?天天费拉费拉的?我说的是民主党里的极左派你看不懂人话?如果你在美国却不拥枪,别人暴动你还好意思说别人费拉,那我只能说滚到一边去
>>我不懂,就你的言论而言我知道左派就是一堆键盘侠和怀威而不怀德的人。天天redneck本身也是无知和种...

我什麼時候說過右派只有redneck 你腦補的?就是整天在搞稻草人才不想理你
>>好啊,那就顺着你的“美国要变成社会主义”的逻辑推演下去,到最后美华就两个选择,要么暴动——“我来到美...
看这意思你不在美国?你不在美国你还聊的那么起劲?合着民主党暴动不费拉,华人暴动就费拉,你是个什么东西啊?姨学家都是精神病院出来的吗?
>>我什麼時候說過右派只有redneck 你腦補的?就是整天在搞稻草人才不想理你
“對右人而言 廣大redneck同胞才是我的基本盤 你們跟他們起什麼沖突我也是不能幫你的 你愛投誰就投誰吧”哎呦,翻脸就不认账了?
>>“對右人而言 廣大redneck同胞才是我的基本盤 你們跟他們起什麼沖突我也是不能幫你的 你愛投誰就...


在民主政治學當中,「基本盤」(英語:Base / Base voters) 一詞特指一群選民,其取向幾乎都只是支持和投票給一個政黨或一個黨派的候選人。選舉當中,不管有其他政黨候選人來進行挑戰,在競選當中而發表更為特殊的政見,基本盤選民仍然不會動搖,仍不會去支持投票給前來挑戰或競爭的其他政黨候選人。基本盤選民只投票給自己長期支持的政黨或這個政黨的候選人。

就母集跟子集的關係很難懂是不是
>>我明白了,在你们左派眼里,华裔右派无论如何都不得好死对吧?你脑子是有什么问题?天天费拉费拉的?我说的...


第一,我不是左派,我是广义意义上的自由派,不是所有反对你的人你都可以扣一个左派的帽子。第二,让你自认为你会不得好死的是你的思维模式和你事实上充当匪谍前线而不自知,还有你根本不看人言论断章取义的能力,我不知道你这个能力是从哪个国家教育里面学过来的,不过应该不是美国教育教你这样的,你树稻草人的本事已经通天了,越这样反而越坐实了费拉的身份。
>>在民主政治學當中,「基本盤」(英語:Base / Base voters) 一詞特指一群選民,其取向...
美国农业人口,就是你所谓的redneck,只占总人口的2.3%,而白人占了总人口的73%,你小学算术学过吗?
>>第一,我不是左派,我是广义意义上的自由派,不是所有反对你的人你都可以扣一个左派的帽子。第二,让你自认...
我充当匪谍前线而不自知?你被姨学洗脑而不自知还差不多,什么叫“不看人言论断章取义”?我不知道你中文拼写哪个国家教育里面学过来的,不过应该不是人类教出来的。我断章取义还是你断章取义?因为我从没说过美国会变成社会主义国家这样的话,你后面自己脑补一大堆,然后得出华人除了等死没有其他选择的荒谬结论,我没问候你家人已经相当客气了
说得好。无论形势变得再差,就算全世界都被共产党控制,我们仍然要坚持真理,坚持反共,这才是品葱应该有的样子。因为美国换一个总统就改变自己信仰的,只能说是内心太过脆弱。
>>美国农业人口,就是你所谓的redneck,只占总人口的2.3%,而白人占了总人口的73%,你小学算术...


Redneck 是一個美國俗語,即表示一些思想頑固,受過很少教育的農民和鄉村白種人士。由於見識不多而又不願接受新事物,所以行為落後。Redneck 原本是美國北方人對南方人的稱呼,有少少蔑視的含意。但時至今日,Redneck 已經代表典型美國南方人的一種文化象徵。

首先 在農業現代化背景下 農業不再是由只有受過低等教育的人才會投身的產業
第二 跟據引用的wiki資料 redneck的概念範圍在約定俗成下已經被擴張解釋成代表典型美國南方人(不只你所謂的農業人口)的一種文化象徵
第三 要玩泥漿去找別人玩 跟你講話真的累
>>Redneck 是一個美國俗語,即表示一些思想頑固,受過很少教育的農民和鄉村白種人士。由於見識不多而...
对对对,反对堕胎吸毒就是redneck,你们左派经典操作,明明是歧视被你说的那么冠冕堂皇,redneck是文化象征我猜chink也是文化象征,对吧,你们怎么那么不要脸呢
>>我充当匪谍前线而不自知?你被姨学洗脑而不自知还差不多,什么叫“不看人言论断章取义”?我不知道你中文拼...


那是我误解你了?“民主党里边的极左翼就是推崇社会主义”(这是你的原话),和“拜登当选美国会变成社会主义国家,至少会往左倾”是不是一个意思?还是说你认为拜登当选美国不会变成社会主义国家?你当然可以不相信我后面的推断,但是你的意思好像已经表现得很明确了。如果你的倾向表现得是这个样子,那么我认为我其实没有理解错。
“华人除了等死没有其他选择”反倒是你自己脑补的,我从来没这么说过,因为只要选择不暴动也不投匪就不会自取灭亡。我是非常希望所有美华都可以平安无恙的,但是我受不了的是非有人跳出来引诱他们往破坏宪政体制的方向发展。拜登上台民主落幕了,川普上台了民主复兴了,原来川普就是民主,民主就是川普。作为外乡人凭借自己的一知半解在政治集团前面冲杀,这就是我说的“充当匪谍前线而不自知”
>>??? 看不懂 怎么这么乱唉 反共要被骂 不反共也要被骂 左反也骂 右反也骂无知者无畏倒是真的htt...

你别在左右的视角来看,不要站队地看一点也不乱啊
Newer 观察 回复 Noone
>>本站的,从建站开始这种翻转已经持续了很多次(比如),右派增加是因为很多中间摇摆派都被民主党一系列赤膊...

狗哥貌似没表过态吧。
Leonard那程度无非是给川普辩护几句而已,算不上川粉
>>然而事实上拜登就是什么都不会做,更不会和中国撕破脸,民主党里边的极左翼就是推崇社会主义,阿姨是你什么...

我奇怪了,什么都不会做是你定的吗?我想这年头连钦点大法都外传了?
>>我奇怪了,什么都不会做是你定的吗?我想这年头连钦点大法都外传了?
他把柄那么多能做什么?
>>他把柄那么多能做什么?

哪来的话柄?不会是他儿子吧?
>>那是我误解你了?“民主党里边的极左翼就是推崇社会主义”(这是你的原话),和“拜登当选美国会变成社会主...
你不要搞错了,我并不是川粉,甚至不能算右派,只不过极其讨厌左派,而美国的政治形势,根本不允许中间派生存,所以所有中间派都被迫站队,这就是现实
>>就事论事不行吗。那些是讲理的,那些是带节奏,不讲重点,顾左右而言他,自己没有能力判断出来吗,为什么就...


赞同,看了很多姨学视频文字,私以为其核心是“马基雅维利”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蛮族勇士打爆一切)
>>哪来的话柄?不会是他儿子吧?
他儿子干的事情你以为他没有参与?不然你以为朱利安尼在干什么
>>你不要搞错了,我并不是川粉,甚至不能算右派,只不过极其讨厌左派,而美国的政治形势,根本不允许中间派生...


所有中间派都被迫站队早在2016年就已经出现过了,现在只是强化版,这一点你的观察其实是对的,这是共识政治的破裂。世界上所有依赖共识政治的国家都在面临社会割裂的问题,而在不同地区问题制造者是不一样的。在东亚,比如香港和台湾,导致共识破裂的最大问题制造者就是中国。在美国会以更加复杂的方式出现,比如以移民问题,堕胎问题,控枪问题,左右派的面目出现,让外乡人看得眼花缭乱,然而这些都是符号。实际问题在于一个国家之内不能有两个平行的社会出现,good old days已经结束了,要么这两个社会在宪政政治的框架内解决问题,要么破坏宪政框架,将外部势力引入来解决国内的矛盾,就像凯撒最终使用高卢的军队来解决他和元老院之间的矛盾,这个未来才是最可怕的。
>>他儿子干的事情你以为他没有参与?不然你以为朱利安尼在干什么

那个硬盘门但现在还没有明确证据,唯一明确的是邮件文字,但邮件来源又非常可疑。
涉及中国的CEFC公司的邮件只指明了hunter biden,拜登是否参与其儿子的生意是根本没有证据的
>>那个硬盘门但现在还没有明确证据,唯一明确的是邮件文字,但邮件来源又非常可疑。涉及中国的CEFC公司的...
对对对,没有证据,凡是左派的都没有证据
>>对对对,没有证据,凡是左派的都没有证据

难不成有证据?欢迎拿出来,那样就有理由发动调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