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察觉到的墙内人的思维结界

有时候真的感觉墙内的人就如同黑客帝国里的蝼蚁一般,完全置身于虚幻之中,不断对各种虚假信息做出应答,觉醒者被不断抓捕,然后无声无息地被消失。  本文在破除结界上应当有些帮助吧,可是,红色药丸与蓝色药丸之间,你会选择哪一个?


1垃圾的两级化思维。除了普朗克发现的量子力学外你几乎就找不到什么是突然变化而不连续的了。而中共的教学,宣传,全部都是把你往这种思维方式上培养。 剥削是绝对的,剥削程度是相对的,究竟这个过程里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是如何的呢,这么想是不是一连串思维就找到本质了? 而中共告诉你资本主义剥削是罪恶的,共产主义没有剥削,没有没有就没有,如此教学,还有几人想到他们被剥削压迫的情形?  (创造比改良难得多,将思维从无调成有,比思维上从少调成多难得多)这种垃圾思维不只是削弱了创新能力,而是直接把一个人的思维降到了白痴的水平,一个人倘若能够受多套评价系统的影响,那么在做事情前他或许还会不断评估一下各种方案的优缺,而一旦他的脑子里就只是这种垃圾的两极化思维系统,做事情前哪还需要动脑子?听领导的话就是了。 什么思维,辩论,别人说的都是狗屁,就自己看的这条是唯一正确的,然后越来越固执偏激,就如同那些说共产主义是永远代表先进的文化,制度的人。


2山洞中被篡改扭曲的真相培养了扭曲的思维。  究竟什么是真相?这个问题其实很搞笑,因为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掌握事情的全貌进而客观理智的分析,我们只能使得我们了解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更多更全面,而很多时候我们只是看到了别人希望我们看到的东西然后产生了别人希望我们产生的印象......(真相这个这么极端的词可不也是近代才被创造使用的)  我们亲身看到的只有很少一部分事情,更多的东西来自于别人的转述,而后者很可能是不真实的.......我们看的很多历史在记录时就有问题,又被删改了太多。现代当下情形又何尝不是此。

一个人说了谎,他的证词,就应当和众人不同才对啊。而现实里,女方问男方的七大姑八大姨这个男的怎么样,那些亲戚都说他好,虽然本来那厮本是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TG党员,那些亲戚就是无条件偏袒他,夸他是个很优秀的人,就是合伙窜供了呗。现在那什么人民日报,新华日报,中国各种媒体现在都被统一了口径像是一个人在讲话,然后好些墙内的人就说我看了中国各种新闻媒体了,他们各自给的观点都可以互相印证,是可信的,难道那么多的媒体全部都造假了?不信大多数媒体的难道相信少数人?

其中原理内核相通:正常情况下的确是采纳大众的观点就可以观察到事情的大概了,而一旦背后有人窜供,不论你拿了多少被窜供的证词都会偏离事情的本来面貌,在这个弥天大谎中声音是如此地一致,如此完美就如同一个化了妆的女生一般,完美至于前所未见,以至于让人怀疑它的真实性。

逻辑体系有问题,供推理的基础信息有问题,最后事情的结果再被刻意统一到了共匪想要的样子以至于放目四野,全部都是虚假的垃圾。共匪不断地制造垃圾,而很多人却仍然惬意地在那个垃圾堆里拱来拱去,经此多年历练,终于,大量人成了中共想要的那种思维扭曲的奇葩。

墙内凭借着共匪70多年来不懈绞杀言论与清洗,终于到了这种只有同一种声音的局面。没成想墙外还没被共产军队打下来呢,只是凭借资本控制一下,竟然就直接制度被共产化了。苏联你弱爆了,几十年的红魔发展到了最后非但没有再赤化其他国家反而自己被搞死了,哪像我匪共这么天下无敌,愣是让全球不敢打这个军事上和朝鲜并列的后清,将他们拖到心术等超限战里再用中国积累了几千年的官场倾轧经验对那些如婴儿般的西方政治体制尽情蹂躏,用不了几年就可以把他们共产化了。我匪共天下第一,地狱里的马克思列宁都得靠边站学着点。


3对程度词的不理解。   越是可以拿客观指标说事的越是主观不了,换句话说越是你没法拿指标一起比的东西,就越是主观性强。  墙内的新闻评论老是什么中国最民主最nb,最有用什么的,对于那些说不清楚的东西,只能说是发文人的口中那些东西如何如何,绝非真实情况如此,如果你想做出评判,更多的应该是抽取那些客观的数据以还原情境以助自我判断,而不是不假思索将作者的思维作为自己批判的结果。

如果真的是很希望拿他人的批判结果以为辅佐的话,大量之前的反馈应该可以说是非常重要了吧。 知道了富人口中的一小笔钱与穷人眼中一大笔钱之间的差别,知道了双标的差距才能明白中共新闻里他国的黑暗与中国的光明的真实情景会在你的眼中如何了吧,人家最穷的那些领救济的那批人的收入都超过了你仰望的高峰。


4统计与概率

统计

寻常人都以为文章里有了个统计就厉害得不得了了,肯定是非常高大上,准得不得了,可是我却看整个统计学猫腻贼多。

信度当先。没有人会把一个疯子的话当回事,因为那个人给出的信息对自身的不会对自己未来的评判带来任何帮助,相信这个常识大家都懂,可是一旦面对新闻里的各种统计就又懵逼了-------很多新闻里的统计从信息采集到分析差得一塌糊涂,可是只要冠上了据XX统计/研究表明的字眼,大量人就不假思索地把他当作真实存在的事情而不加思考了。于是很多时候就看到了媒体,广告各种披着科学可信的外套瞎扯淡。

而其实,进行统计分析研究,其选取范围,采集方法,计算分析,直至最后出结果进行批判,中间任何一个步骤有了问题其信度都将大打折扣。至于我看报告,我更喜欢查他的偏向动机,实验数据,方法乃至于他以往的分析精准度等细节,毕竟哪怕是流程看得再正常,只要他改改数据,哪怕是改变了结果的顺序,都能给你带来完全不一样的感受。更何况在墙内只要是一项东西难以弄明白就常常会被骗子特别是中共拿来行骗。


概率

没有人能够预知未来,当真有人从未来穿越回来了也早就知道一切也都定好了,再加上统计量也只是解释一组事情的比例,对预测单个事件来说只是一个很粗略的参考,所以说预测未来某件事情发生的概率这句话本来就非常扯淡。

而以往的所谓概率,也只是把曾经发生的各种事情之要素抽出进行归类,然后计算在具备这些要素后发生的频率而已,复杂点的,也不过是将各要素加权计算而已,可是很可能大量要素与事情发生的关系连相关性这一关都过不去,更逞论还有大批相关要素未知,测不清楚。说白了这就是个可靠性波动非常大的东西,一通乱绕还绕得人看不清楚其中的猫腻错误。故,看报告最好直接看权威机构的第一手材料,听那些看似逻辑严密之人的一通乱绕很可能就被骗进去了,而以墙内的各路知名砖家们良心与水平最多选一的现状来看,没有什么是值得信赖的了,当墙内新闻出现统计,概率等信息时就代表着它又要撒大谎了。


墙内到处都是这些虚假的垃圾,只凭借墙内的信息你是找不到真实情况是如何的,最多,你也只能保证不被各种垃圾资料给带偏,思维模式不会被带坏,时刻知道自己的无知以待破墙之后找机会重建思维了吧。看着墙内的各种垃圾乱飞,群魔乱舞,真的是对好些人既同情又忍不住想骂他。不过现在墙外空气竟然越来越和墙内一致了,一些能翻墙的也建不好自己的思维了。至于我自己,不论我是聪明到了何等地步,我都绝不希望在我奋斗的同时身边呆着一个时刻希望欺骗我的人/组织,因为它时刻可能破坏我们的成果,或许这也就是正邪不两立吧。
2
分享 2020-11-22

1 个评论

補丁:當你意識到牆內信息有假,而且很多是假了以後,牆內信息就足夠你感覺到(注意不是『知道』而是『感覺到』)真實情況如何了
例:
美國政府『疫情可控,不用恐慌』
美國人民『還好可控,我們開趴』
歐盟政府『疫情可控,不用恐慌』
歐盟人民『還好可控,我們旅遊』
中國政府『沒有疫情,有也輸入』
(部分)中國人民『疫情嚴重,準備遺書』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