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篇旧文】 理钊:“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难在哪里

1943年,晏阳初在美国发表了一个公开演讲,他说,如果没有“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其他的“四大自由”即民主与和平的目的都不可能达到,没有任何一国能超越其民众而强盛起来。(吴相湘著《民国人物列传》,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年4月第1版)当时,晏阳初所提出的这个“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在美国知识引起了共鸣,并被称之为“第五自由”。罗斯福所提出的“四大自由”,在1942年元旦被由26国联合发表的《联合国家共同宣言》正式采纳。1948年,《联合国人权宣言》也重申了“四大自由”的精神。(2017年3月20日《青年参考》杂志)如今“四大自由”已深入人心,而晏阳初的“第五种自由”却有少人知。

愚昧无知,一个时常被人使用的词语。它所指的意思,倒也简单,也就是对一些基本的常识,不知不识,以致使自己的生活处于一种原始的本能的支配之下。大约是十年前,据说是中央电视台的一名记者,在西北地区采访了一位放羊的孩子。记者问:“你每天干什么?”放羊的孩子回答:“放羊。”问:“放羊为了什么?”答:“挣钱。”问:“挣了钱呢?”答:“娶媳妇。”问:“娶了媳妇呢?”答:“生娃。”问:“生了娃呢?”答:“放羊。”…… 当年,这一则问答是为引起人们对于教育的重视。当然,因为被问者还是孩子,正处于学习的时期,他只要有了受教育的机会,读了一些书,也许就会发现,人活着除了娶媳妇生娃娃,也还有其他值得追求的情趣。

可是,如果是一位已经成了成年人的青年,还是这样回答,他的脑子就算得上是愚昧无知了。晏阳初先生一生所追求的,就是要破除这样的愚昧无知。所以,他一生都在从事平民教育运动,且从1929年河北定县的实验起,总结出了在贫困落后地区开展平民教育,必须“生计、文艺、卫生、公民四大教育连环同时并行”的宝贵经验,成为国际知名的平民教育活动家。

但细论起来,有一种“有知”,如果按照知识丰富多彩、多姿多样的标准来衡量,也应该划入愚昧无知的范围之内。因为这种“有知”,就是只知道一面的知识,或者是一个方向的知识,而不知其余。比如盲人摸象的故事中的盲人,摸到了象腿,便说大象是一根柱子,摸到了耳朵,便说大象是一把扇子。

与因为贫穷或其他原因,而不得学习的机会以致无知无识有所不同,造成这种“有知的愚昧无知”,大多是有人刻意为之的。这种情况是,他的学习、生活环境是一种封闭、隔离的环境,主导营造这个环境的人,为着他明确的目的,比如或为了使之听话,或使之忠心,或两样兼而有之,于是只选择一种知识、一面知识或一样知识进行传授。在这种封闭、隔离的环境中,对一主导者提供的惟一的那一种知识,经年的学习之后,脑子里便只有那一种知识、一面知识或一样知识了。除此之外的,便以为可笑。明末的一位儒学人士,就曾嘲笑西方传教士所说的地球是圆的,说地球既是圆的,那居于圆球另一面的人,岂不要天天头朝下地活着吗?

脑子里装满了一种知识的“有知的愚昧无知”,虽然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假若他还愿意知其二,甚至更想去探索、学习其三、其四,使自己的知识立体起来,倒也并不要紧。再说,人类所面对的世界,本身就是一个知识与信息的海洋,即便是世界上学问最大的人,也不敢说他已掌握了世界上的所有知识。学海无涯,人生有限。所以,若水三千,人只能取一瓢饮罢了。

但是,很多“有知的愚昧无知”者,往往有一个很大的毛病,那就是他觉得这世界上,只有他脑子已有的那一种知识,而没有其二,更没有其三。或者是他也承认除他已有的那一种知识之外,也有其二,甚至其三。但却坚定地认为,那些其二、其三,或者是他所知之外的所有知识,都是谬误、邪说、歪理,不但不予认可,还要反坚决反对,甚至是将其消亡。这样的“有知的愚昧无知”,不但是愚昧无知,而简直是有病的愚昧。精神病学上有一种病,叫做偏执性精神障碍,即俗称偏执狂病的。对于有知的愚昧无知的病,我觉得不妨借用过来,稍稍改一个字,名之曰“偏知狂”。看看我们周围,又有多少这样的愚昧无知病患者呢?

所以,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做起来十分难。使人有受教育的能力,即上得起学,是实现这一自由的首要。这一点,现在似乎倒也正在解决,比如,由政府举办免费的教育,已成为世界的通例,使人识得基本的日常生活所需要的字,有一种读书、读报、上互联网的能力,了解信息、学习技能,已渐成世界趋势。现在,难就难在开放、自由的学习环境的造就,使人能依自己所愿所想,自主地选择想学习的知识,了解想了解的信息。现在,一些地方,对此还是卡得很紧,管得很严,划出知识的边界,关着信息流通的大门,不断地制造出新的“有知的愚昧无知”者。

最大的难处,还在于那些“偏知狂”病患者。他们不但不觉得自己有病,而且对那些想走出“有知的愚昧无知”境地的人,或者是帮着他们追求真知的人,纠集起来,发作起“偏知狂”病来,或者围攻、或者漫骂、或者告发,甚至是直接动手围殴,以至弄掉了他人的饭碗,他们才肯罢休。所以,当一国之内,有着数千万乃至上亿的“偏知狂”患者,要实现“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何其难也?更何况还有更多的这样的病患,被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来。

2017年9月4日
0
分享 2020-12-02

3 个评论

在中共看来,难在它和"宗教信仰自由"是相矛盾的
我也在想另外一个问题,要不要保障民众"保持愚昧无知"的自由?
中共的四大自由:
宗教自由↔不信教且不让人信教的自由
言论自由↔不说话且不让人说话的自由
免于贫困的自由↔保持贫困制造贫困的自由
免于恐惧的自由↔保持恐惧制造恐惧的自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