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区政府发布严正声明:公务员必须保持政治中立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8/01/P2019080100742.htm

特区政府声明
  *******
  特区政府对于近日有人以公务员名义及不具名方式发出公开信,更有人以公务员名义发起政治集会和罢工,并呼吁公务员参与,特区政府发言人今日(八月一日)作出以下严正声明:
  公务员一直以来都秉持政治中立原则,紧守岗位,以专业精神尽心尽力为市民服务。公务员必须尽忠职守、坚守法治、行事客观、不偏不倚,时刻确保他们的行为不会妨碍他们以专业、公正的态度执行职务;这亦是市民大众的期望。
  无论政府同事对近日事态想法如何,都必须保持政治中立。政府内部一直有既定渠道聆听政府同事的意见,任何同事均可利用这些渠道表达意见。
  特区政府绝对不接受任何冲击公务员政治中立原则的行为,动摇市民对公务员政治中立的信心,令市民觉得公务员无法不偏不倚地执行职务;甚或使外界误以为个别人士是代表全体十八万公务员或所属部门,令人误以为公务员与政府对着干,制造政府内部分化和矛盾,亦会严重影响政府的有效运作、施政和向市民提供的服务。
  事实上,以不具名方式发表立场,令人难以判断有关人士的真正身分。
  根据《公务员守则》,公务员必须保持政治中立,不论本身的政治信念为何,公务员必须对在任的行政长官及政府完全忠诚,并须竭尽所能地履行职务,不得受本身的政治信念支配或影响。就任何公务员违规的情况,特区政府会按既定机制严肃跟进。
  在这艰难时刻,政府同事应保持团结,一起努力维护公务员队伍的核心价值,切勿因个人理念而影响政府有效运作,动摇市民对公务员不偏不倚执行职务的信心。 
  完
  2019年8月1日(星期四)
  香港时间16时38分
2
分享 2019-08-01

10 个评论

在人权和基本的公民自由受到严重威胁和侵犯的时候出来抗争,不是选什么立场和政治左右问题,而是做人最基本需求。 给北京当狗的港府自然要企图利用“政治立场”来混淆这一概念。

政治立场好比在饭店是点清蒸鱼还是点香辣土豆丝的问题,而现在香港公民面临的是吃饭还是吃屎的问题。
特首有没有做到这一点呢?
特首不是香港语境中的公务员
管理人员和员工
理客中嘛,要求反对共产党的人中立,支持共产党的时候就舔的疯狂。怎么不叫港警保持中立。
政府尿一褲了?
政府公務員不代表政府機關表態發言,僅僅代表個人,就不屬於這則聲明的管轄範圍。

官府的這則聲明是多此一舉欺騙外人。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如何看待徐州八孩丈夫被刑拘一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735112
1、高级领导懒得管百姓死活 : 
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就是通报都是“徐州丰县县委宣传部“撰写并发送的,而不是由中央一级的宣传部门,如新华网,环球网,或者观察者网等发的。

这说明,中央领导干部,没人给宣传部门下过指令,说这个事情应该怎么统一定性,应该怎么写。都是地方官员全权负责。
大领导们一个人都没出来说句人话。他它们日理万机,国事大事,就是没有老百姓的事。
一个得了精神病的妇女,被铁链锁着,没有高级领导觉得这个事情有哪里不对。更没有一个人觉得,我作为国家领导人,是不是应该给老百姓多花点钱,改善一下精神病人家庭的福利待遇和减少妇女被拐卖的情况出现。

至于杨某侠,那是常态,中国现在太穷,大家忍一忍,等把美国干掉,这些事情自然就没有了。

中国的皇帝们是不太关心百姓死活的,若是权力稳定,臣子听话,他们可以有闲情逸致去给老百姓点银子抢一抢。当他们自己的龙椅坐得不是很舒服的时候,他们必然不会去关注一个老百姓的苦难。

到了习近平这届,他们甚至都懒得让宣传部门统一口径,任由地方官员自己去乱搞。

2.地方官员极度害怕丢掉乌纱帽。

徐州地方官员知道这个事情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害怕自己丢乌纱帽。因为这些地方官老爷知道,若是承认我们这里,老百姓穷得要买媳妇,那等于承认我们无能啊。

这也是为什么第一份通报说 - 我们没有拐卖妇女,没有穷人买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徐州官老爷们发现事情根本没有平息之后,就只能赶快去真的调查一下 - 这个人到底从哪里来的?到底是不是买的?

他们最后通报了一个故事:
这个女人已经52岁了,父母双亡,没有名字,天生精神病,就一个小名叫小花梅。亲戚觉得这是负担,让人贩子桑某把她卖到苏州。买家反悔了,她就流浪街头,被现在的丈夫捡回家。


我不论故事真假,我就问
几天能查完的事情,

你们这些官老爷,

不到自己丢乌纱帽的时候,

拖十几年也不会去查。

4.谁的运气好,谁的运气坏。

徐州官老爷运气不好,通常这种事情不会发酵,因为每天微博上都有这种事情,通常根本不会产生群体效应。但是徐州这次偏偏就成了全面关注的焦点,一坨鸟屎就这么掉在了徐州官老爷们的嘴巴里。

徐州官老爷运气不是不好,
你家不一定会遭贼,但是当小偷数量越来越的时候,总有一天你家也会被偷。
他们的不作为,一直没人发现,直到2022年了,才被人发觉,原来你们徐州,你们中国今天还有人被锁链拴在房子里,被当作牲畜一样养着。

以至于官老爷们可以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不是我们责任,都是前任的错~习近平总书记一定会保护我们的,因为把我们打倒很简单,但是最后打得是你习近平和中国人的脸。

杨某侠是不幸的。她的精神、身体的疾病在过去,现在和未来也无法有人去关心,去医治。连小粉红都觉得她有精神病,那就是家庭的负担,这种事情很正常。没有人会想政府应该去掏钱给精神残疾群体家庭解困,减负。她甚至可能连基本的行动自由都没有,她的子女也把她当作负担,当作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人。

杨某侠又是极其幸运的,因为
中国有千千万万个像她这样,被拐卖的妇女,

她们去向不明,生死不明,

她们和她们的家人,哭干了眼泪,最后数十年之后,在绝望中,悄悄死去,

无人知晓

杨某侠起码还有人给她去调查,去寻找下落。无论故事是不是编的,大家都想给她一个交代。

=========================================
这个人间悲剧,我们不希望它再次发生,也希望它能得到尽快的纠正。
香港公务员首先是香港市民,然后才是公务员
蛋蛋8964 已停用 观察
看起来是吓尿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