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1章 山雨欲来】

目录

(北京,中南海)

凌晨三点四十二分,卧榻上的主席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仍在和中国梦里纠缠的他,耳膜里充斥着的是与国安委约定的频率:每五个响铃音中间多了一个do的音符。

不用多想,主席也知道那个电话是独立于家用内线的专用固话,且一定来自于国安委。若是内线或者非紧急来电,贵为一国之君的他定然不会理睬,但这个紧急来电,再有气也没辙。

自从大权小权一把抓,主席府上的专用固话每日打进的数量多了百分之三百。孤身一人精力有限,只允许涉及威胁统治的重大安全事故过目。国安委麾下的数百个特派局曾大量将民间对主席发出侮辱及调侃的特勤通过专线告知。起初,主席亲自部署,亲自抓人,乐此不疲。但后来认为几个屁民的发言无伤大雅,暗自下发通知,遇到此类小事,只需基层国保抓人即可,无需再行通报。为了区分重大事件和鸡毛蒜皮之小事,特意让专人给自己定制了一款特殊铃声,只允许国安委办公室亲自拨打那个特殊号码才能生成。也就是每隔五个音添加一个do。不是威胁统治的重大特殊事件,不会通过国安委高层直接通报。

“喂?”穿着睡衣的主席,拿着话筒,略显疲倦但蓄势待听的那个字从麦克风输入。

很快,那边传来了国安委办公室主任尹桥的声音:“有新进展,常年作恶多端的反共黑客组织‘注水’,已被九组查到了端倪!目前已经确定其真实身份,通过大数据分析,此人也是反共网站‘品葱’的创办者。国安委已通知保卫人员,准备部署抓人......”

“慢着!”主席此刻睡意全消,取而代之的是布遍全身的巨大惊喜,“麻烦通知中央军委,我需要至少三个班的武警兵力!”

“用不着这么麻烦!”尹桥据理力争,他似乎并不想主席的心腹国安委被看扁。

“不,听我的。”主席的语气平和下来。

“......好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您继续睡!”

放下电话,主席揉了揉酸痛的睛明穴,心中的舒坦,从头一直到脚底。

“注水”这个词,成为了最近三年挥之不去的噩梦。

近年来,中国越发低迷的经济有些带不动发展的迹象,面对日趋严重的群体性反抗,主席的方法是动用国安委的特派局成员解决反抗的人来解决问题。原本以为,黑头套和铁锁链能让“境内外反动势力”噤若寒蝉,销声匿迹,事实却完全相反。大约三年前,被封嘴的国内自由派人士纷纷聚集于一个名叫“品葱”的匿名网站里,发布大量反共言论和时事,水印上还标记“主席女儿资助”等挑衅性话语,更有用户将网名起为“后入主席女儿”“活摘主席睾丸”等侮辱性词汇,令主席寝食难安。

其实,如果单纯发表反共侮辱性言论,并不足以让政权动手搞强力镇压。手无寸铁的屁民口嗨的反共能有多大分量颠覆国家政权?不如留着粪坑,防止近几年因过度维稳导致的阶级矛盾激化。

但九组近一年亲自通过国安委递交的特勤显示,“注水”正在策划一项重大的计划,而这个计划的核心便是玩真的————推翻共产党的统治,行动之所以敢于展开,绝非“注水”虚张声势,而是源于“注水”手里的一项秘密武器,九组在拦截其通讯数据中,找到了反复出现的一个暗号,通过穷举攻击解密后,认定其明文为“秘密武器”,但具体是什么秘密武器却无法仅通过分析数据得知。

国安委秉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坚持要求必须严查。中国自六四以后的国策就是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更何况有足以颠覆政权的秘密武器,即使是假的,也必须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把始作俑者关进大牢,永世不得超生!

三年了,总算是熬出头了,又一次取得了同反动分子斗争的胜利,境内外反动势力面对我,不过是螳臂当车的歹徒,只有被碾碎的命运!

主席的双手和屁股一起感受温暖而又奢华的真皮床垫和貂绒大被,眼皮逐渐下沉,准备再入席梦思与之缠绵。

“出什么事了吗?”床头的台灯开关被打开,主席的耷拉的眼皮和眼眸瞬间被一阵令他不愉快的光照刺痛,说话者是旁边的主席夫人。

主席夫人平时鲜与主席聊天,她有自知自明,每与主席聊十分钟的家常就可能浪费掉中国一个县的产值。

“没事。”主席随口搪塞,然后身躯倒在了床上,很快鼾声如雷。

主席夫人此刻却无法入睡,她望着卧室四周挂满名贵装饰物和古画的墙壁,却总觉得少了最关键能透气的窗户。主席官邸的居家卧室在两年前的装修中被搬到了地下室,平头老百姓几乎每家屋里的单间不会少了窗户这个配件,在主席家却不能存在。主席的心理医生私下告诉夫人,主席不希望有任何不安全因素存在,哪怕是可以防12.7毫米反器材枪弹的防弹玻璃,他也觉得比不上厚实的墙面。

夫人望着一旁已经睡死的主席,默默掀开被子,穿上纯棉拖鞋,踮着脚尖走到了隔壁卧房,那里是主席和夫人独生女所在的房间。踏入女儿的卧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放在床上的一个大号小熊维尼玩偶,这是女儿最喜欢的玩具。书桌上的那副由檀木相框装帧起来的相片被夫人轻轻拿起,相片上是女儿在美国哈佛大学时的毕业照,身着黑色学士服,戴着学士帽。据说这也是民间网上唯一能找到的一张主席女儿的照片。

女儿并不在卧房,自从她成为“九组”的组长以后,女儿与她父亲一样,几乎彻夜不归。女儿如今已经26岁,一直担忧的婚事却毫无着落,眼看着也即将和平头百姓中数不尽的单身女性一样步入剩女之列,主席夫人彻夜难眠。

主席夫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主席掌权八年以来,她什么都享受了,却又仿佛缺少了些什么。即使在家里,大门也是由中央警卫局安排的荷枪实弹的士兵24小时把持,食水、出行、生病、旅行等均有政治局报销,在中国“六亿人收入不足一千”的那个群体看来,这是神仙才能享受的生活。但有时她觉得,没有窗户的卧房墙壁上,各种古画所描绘的一簇簇线条、各种从外国带回来的昂贵的动物头部收藏品上的一双双黯然失色的瞳孔,就如同监狱的一根根铁栅条一样,将自己和主席一起禁锢了起来。

下一章
3
分享 2020-12-28

1 个评论

好极了,看起来更有文学性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