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沐:马列主义与民族主义结合更邪恶

近代以来,民族主义与马列主义对苦难的中国轮流施暴,对世界文明轮番发起攻击。中国人既苦马列主义,也苦民族主义。其两大恶之花就是义和团和红卫兵。
   
    义和团对内推行暴民主义,对外进行国际恐怖主义,既可能因为一根火柴就杀掉一家八口农民,并斥之为“二毛子”,也可以因为文化不同,就可以杀掉几千名传教士及其妇孺,而斥其为“洋鬼子”。后来更上升为对有世界文明意识的朝廷命官的屠戮,以及外国使馆区的战争行为。不仅颠覆世界文明准则,连中国人基本的行为规则也糟践殆尽。今日所言的国际恐怖组织,其血腥野蛮未必可以与之比肩。
   
    当然,我们如果仅仅将其理解为当时的暴民政治,恐怕还失之肤浅。义和团现象本质上是一种朝廷顶层设计,一种国家战略。当然,最后付出的代价也很大——这就是导致中国巨大损失的《辛丑条约》,不过买单的可不是上下勾连的害国贼,而是无辜苦难的中国百姓。
   
    但是,历史的悲剧总容易周而复始,义和团六十年后,又出现了席卷神州的红卫兵现象,不仅破四旧,也将五四时期漂洋过海来到中国的“德先生”和“赛先生”彻底打倒在地,更踏上两只脚。由于有马列主义的指导和武装,红卫兵比义和团更加“心明眼亮”,更加火眼金睛,革命意志更坚决,将一切封、资、修一扫光!
   
    据中共曾经的二号人物叶剑英在内部会议中透露,文革整了1亿人,死了2千万人;而邓小平曾向外国记者承认,“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数字,永远都无法估算的数字” 。叶剑英在1978年12月的会议上也指,文革令中国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其灾难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要看到,当时由于只是奉行马列主义的,还信奉“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那一套阶级斗争理论,对世界上的所谓“被压迫人民”其实还是网开一面的。也就是说,对于外部世界的民族文化并没有一棍子打死。
   
    但是后来随着国际共运的瓦解,和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崛起,不仅马列主义依旧居高临下,民族主义也逆势登堂入室。虽然二者理论并不咬弦,甚至南辕北辙,但经过御用文人的生拉活扯却似乎在当今中国变得浑然一体。其实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目前马列主义与民族主义在中国的合流,既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朴素的宗旨,也缺乏民族主义的正常内涵,即使连义和团当年那点“愚昧的真诚”都没有。实实在在就是维护中国既得利益集团这样的“无产阶级”权柄的“马列主义”,和将金钱二奶藏在西方的“爱国者”利益的“民族主义”。而二者的结合则无异是毒蛇和猛兽的旷世婚典。
   
    我们现在悲哀地的发现,中国社会在马列主义的指导下,阶级却日益固化;在民族主义浪潮下,对世界优秀文化毫无来由的敌视。比如,许多马克思主义的学者对社会不平等的忠实捍卫,大批文化学者对洋节的仇视,令人想到的不仅仅是“反讽”那么简单,而感受到的是红卫兵和义和团幽灵升级变异、携手回归的森森寒意!
   
    也许有朋友问,老万,圣诞期间不喝酒,却写文章,不符合你这个懒人的习惯啊!实情是:平安夜骑驴出门观灯,其时也,微风拂拂,瑞雪飘飘,其地也,华灯齐放、仙乐邈邈。老万虽未在灯火阑珊处看见“那人”,却深感夷人过年祥和美好,颇似吾国之春节和元宵,于是想起“四海之内皆兄弟”这句话,马上产生“村桥原树似吾乡”感、“执子(加拿大)之手,与子偕老”感------喜极,用微信和中国方面分享,结果引众亲友或怒、或冷笑,以老万崇洋媚外、有失民族气节也!急忙辩称:“此乃西洋劳动人民之春节也”!亲友愈怒,谓余毫无民族自豪感,人鬼不分,不可救药也!于是苦笑,于是觉“高天滚滚寒流急”,于是成此小文。
   
    今夜,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乱七八糟说个球!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2
分享 2021-01-09

4 个评论

范松忠 黑名单
这标题不错!赞成。

我更恨的是民族主义!
马列主义与民族主义结合,既不是马列主义也不是民族主义,其实是怪胎!
我更讨厌的是民族主义, 反中共也是了解到中共和民族主义狼狈为奸以后才开始真正反中共的
其實也不用發名新名詞
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史達林主義、民族主義
重新排列組合
馬克思早被丟掉了

講求嚴密組織的列寧黨+講求個人崇拜的史達林主義+民族主義
啊不就是法西斯嗎,何必發名新名詞…

中華法西斯主義,在政治學上這樣定義如今的中國,即使沒有十成正確也有九成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再绝望我也不会去自杀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11
  • 浏览: 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