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连自由也没有,为什么要讨论自由的糟粕?(捣乱问题逻辑详解)

  这个就是捣乱问题。

  顺便说一下:我上一篇文章又不知道被转到哪里去了。应该是“高升”了。“高升”到一个我无权回复的地方。所以此类问题只好重新开贴。

  这种问题可以正面回答。如果一个问题你连正面回答都不能,直接指为捣乱,那是你有问题。
  正面回答就是:就是因为中国人就是因为识别不出什么是自由的糟粕,中国才沦陷的。正是自由的糟粕掩护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也是自由的糟粕在掩护共产党。罗斯福的四大自由是糟粕,眼下的美国自由派也是糟粕。你看看,自由派在美国呼风唤雨数十年,他们对共产党可有一点像样的举动?直到痛恨自由派的川普上台,情况才发生改观。

  但正面回答一般也不能说服提问者。中国有句老话: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有时候,话并不取决于你说得对不对,而取决于你有没有说话的资格。
  提问者一旦有了先入之见,否定你说话的资格,你进行解释是没用的。他根本没给你留后路,因为你总没本事“给中国人自由”。
  其实,就算中国人今后获得了自由,你讨论这个,他不乐意,你还是没辙。因为他完全可以说:中国人获得自由这么晚,你讨论那么早的事干嘛?

  大体上,这种逻辑就像那种五毛逻辑。
  你在中国说共产党坏话,你滚出中国去。你在美国说共产党坏话,你一个美国人,凭啥对中国指手画脚?你有种回来。

  如果用反问的方法呢?
  例如:中国眼下连儒家都没有,你干嘛指责儒家不好?
  实际上,如果是以“中国人的资格”来否定别人说话,很容易就把所有中国人的嘴都封住了。这跟“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并不一样,“败军之将”是一小撮人,他们是单方面被歧视的,中国人在很多讨论环境下其实是全体。

  这个当然也不能说绝对有用。记住,任何类比,他要是想找出不同来,那他总是可以找的。不过,如果他本着“无论对错,这个话你就不该说”的思路出发,他一旦陷入“找不同”,那他本身就输了。而且,只要你类比够多,够狠,他要找出足够的不同,也难。他要有那个精神头,他完全可以用在对你的主贴挑刺上。

  最后在说下点相关的逻辑:
  反对一个大目标本身并不重要,支持亦然,关键是你反对或支持的具体是什么。
  例如希特勒。很多人反穆斯林,就被指为纳粹思想。其实,希特勒是高度亲穆斯林的,武装党卫军还有一些穆斯林师呢。
  在此背景下,自由派怎么才能把反纳粹和亲穆斯林彻底挂钩?
  也好办。在德国那种反纳粹法律很严的地方,他们干脆禁止你贴出纳粹亲穆斯林的证据。如果你贴出希特勒和穆斯林握手,或者纳粹党卫军穆斯林师的军容,他们就直接告你宣传纳粹。

  这并不是特例。方方面面都是如此。例如儒家思想,里面当然有糟粕。但你放心,自由派完全可以吸纳糟粕,摒弃精华。例如:
  儒家的等级思想,本来是可以用来抗拒共产主义的。自由派要予以彻底摧毁。自由派完全不考虑,平等必须是慢慢来的。
  而儒家知识分子鄙视人民的傲慢嘴脸,却被自由派知识分子照单全收,甚至变本加厉。老舍热情洋溢的把骆驼祥子的路描绘成“死路”,然而,中国劳动人民生生不息从来是一个基本的历史事实,老舍自己却投湖而死。到底谁的路是死路?
20
分享 2019-08-09

66 个评论

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汗,我当初邀请你来的时候没想到这个论坛这么……
ppter3 [ 封禁 ]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中国又没有ISIS,你凭什么说ISIS不好?中国又没有宗教法庭,你凭什么说宗教法庭不好?你根本叫不醒装睡的人
太監沒有老二,天天討論性生活的危害,還是他們閹了好
  眼下没有太监,你还讨论太监?呵呵。
  你不承认中国沦陷跟马克思、罗斯福这样的西方人有关,天天拿老祖宗说事。老祖宗早没了,你不知道?
知识分子不要以为脱离了人民群众了,因为知识分子本来就是人民群众的一部分。
过度聪明的人往往是自作聪明。
骆驼祥子的路正如老舍的路,都是死路。
你要是说韭菜一茬又一茬,那确实是生生不息。
说白了就是:在一个强权面前,人们已经习惯了反智和讨论不带逻辑的生活。
马克思主义确实是洋垃圾进入中国。罗斯福就有待商榷,楼主为何不继续讨论而去挂一个路人的评论呢?
所以作者所谓的自由的糟粕是什么?
老舍一点没有自绝于底层人民的意思吧,那个时代底层百姓要想有善终着实不易。老舍至死没丢良心还被你扣这么大一帽子,哎。看过 茶馆 吗?
A大概等于B,B大概等于C,C大概等于D... ...得出结论A=Z
没办法继续讨论啊,那篇文章被转到别的区了,我没有发言权限。
  对人类的要求太高,所以会觉得骆驼祥子的路是死路。看看旧时贫困阶级在其它国家(尤其是英国)的生活状态,就应该明白,骆驼祥子是大多数人的常态。
  对人类的要求太高,有两种结果。第一种是沦为空想,这还是好的,只要国民党统治不灭,老舍就不会走上死路,只不过也没多少人拿他当回事就是了(国民党能不灭,就是因为没多少人被老舍之流煽动起来)。第二种是与进步浪潮相辅相成,结果自然会被淹死。
小钙 回复 3k3k3k
我给你转移到新手区了,欢迎讨论
说的非常好,这就是五毛惯用的伎俩。也就是说那些看起来别扭并且绕弯子的话文章基本都是五毛。
只看到了那个儒家的例子,感觉有点不恰当。
1.中国人获得自由这么晚,你讨论那么早的事干嘛?
讨论自由和获得自由时间早晚没有关系。只和人们是否认识到自由有关。这和题目的类比还是有点区别的。
2.没有自由,为什么要说自由的糟粕
没有儒家,为什么要说儒家的不好
因为强国人一直没有自由(maybe);而儒家,强国人则沐浴了千年。自然可以说儒家的不好。
对于大部分强国人(maybe),没有认识到自由是什么,所以认识到自由并且愿意传播的人首要目的是让他们认识到,理解到,享受到。(目前很难)在他们认识的过程中再告诉自由有哪些糟粕,而不是一上来就告诉自由的糟粕,这样让人印象很差,从而印证了强国宣传的极大正确性,顺手帮了强国一把。
  呵呵。
  好坏是比出来的,这是最重要的政治原则。例如,丘吉尔曾经说过,民主制度无疑是最坏的制度,除了人类试验过的其它制度以外。在此背景下,说儒家坏,也需要以了解外国为基础。
  你现在明白新文化运动的死穴了吧?
  他们并不知道西方文明是啥样的,就一味吹捧。世间的事,一贯是“学坏容易学好难”,更何况他们以这种肤浅的心态为基础。其结果,必然是学那个坏的。学完以后,还要阻止别人批判。
你也说了,新文化运动中,他们并不知道西方文明是什么样的。这同样说明他们没有认识西方文明,便大肆宣扬。从结果上也肯定了他们不认识西方,不了解西方。我从来没有说讨论糟粕不好,而是主张认识后再进行宣传。
而且您不必如此动怒,观点有分歧是必然的。
  你这个逻辑就不对了。
  凡事都有先后,如果不是他们先轻率的把糟粕引进来,我自然也不会讨论。是他们先说好,然后我再说坏的。很多的人逻辑就是:对西方事物只能说好,不能说坏。
  共产主义就是在这个逻辑之下被他们引进来的。而且实际上,西方事物他们不喜欢的(例如希特勒、麦卡锡)他们照样也还会说坏。
。。。我没有指责讨论糟粕不对,我是赞同的,不讨论文化的好和坏就不叫认识了这种文化。我也没有指责他们就不该引进来。我认同之前您说的,他们盲目一味吹捧,造就了如今的情况。而令我担心的只不过是影响。如今强国的自由基本上只有一点点,只怕用力过猛打灭了。
  罗斯福那种自由,恰恰是我们遭受奴役的根源,你还怕拍灭了?
  自由向来是相互的,不该有的自由有了,该有的就没了。如今中国某些人的自由很丰富,例如,共产党领导人。而这种自由,就是拜包括罗斯福在内的西方左派所赐。
因为没得到过,因为得不到,所以想要得到。
3k3k3k 回复 misaka
那也看得到什么。中国也没有实现过纳粹主义。
misaka 回复 3k3k3k
你这话说的就像抬杠,多数人还没吃过人呢,那是不是要去实现一下?人要向上看,总想着自己比非洲过得好,比朝鲜过得好,那你永远无法进步。
等等,我没明白楼主主要在讨论啥
不过话说回来我觉得骆驼祥子是挺绝望的吧,他之前不是遇到过一个老头晕倒,救了人家听说了人家一生,觉得自己以后也会这样没奔头吗
就是一辈子干苦力,攒钱娶媳妇,然后全家继续在底层苦哈哈干活,不知道哪天就死了,就像他这样,如果没遇到祥子那就晕倒在路边,死了

祥子自己也是,看似是一系列意外导致的灾难,如虎妞难产而死,神婆骗钱,侦探骗钱。但是不能让祥子自己一个人担下所有意外呀。总还要有点社会保障的。

虽然我不喜欢老舍后期给TG唱赞歌,但他写祥子还是写得不错的。
这个标题是两个问题,两者并没有必然联系。a不能导出b。 逻辑学上这些案例太多了。
我是不愿意去专门解释逻辑学里头的各种谬误的。
一个正确的题目应该是,可以是这样: 中国人有一定的自由,但为什么没有公开表达自己的自由和公开讨论的自由。
对不?
中国人可以信教,但是不能公开传教
中国人也可以搞同性恋。可以3p,可以嫖娼,只要不被抓,就没有事情。但是他们不能公开自己的性取向然后去带着性取向去做公务员,做军人。

中国人可以反党,但是不能公开自己反党的言论,可以在私下说
中国人可以自己出版书籍,但是你打印出来偷偷在网站上当别的东西卖,或者在圈子里卖都可以,
唯独不能去公开出版。
中国人可以因为污染严重集合起来到市政府骂街,但没有合法的游行申请接口。根本就不存在允许游行的情况。 除非你的利益受到直接损害。
中国人可以批评各种东西,但唯独不能公开讨论统治者和他的行为。
其实,中国是有一定自由的。但是没有公开讨论这些自由的自由。
3k3k3k 回复 misaka
  你只知道纳粹主义是吃人,不知道自由主义纵容共产党、穆斯林是吃人吗?纳粹主义至少还反共呢,罗斯福却支持共产党的基本逻辑“免于匮乏的自由”。
唔看了一下大概知道题主在讲什么了。但宣讲福利的必要性和直接宣讲杀人啊种族仇恨啊还是有区别的吧。而且就算罗斯福当时是在给共产党站台,以后这话也可以做别种解读,比如,做“基本社会保障还是需要的”来解读我看就没啥问题。

依我看,政党什么都是虚的,要紧的是理念本身。言论自由可能导致大外宣肆无忌惮进攻?那就出来对等原则。好比如果怕民众一起选择自愿被强人奴役,那就宪法里规定人权天赋不可放弃此种选择无效咯。
3k3k3k 回复 hygld
  “基本社会保障是需要的”和将其提升到基本自由的角度,是两回事。
  一旦某一概念被拔高,它就有了压倒其它的权利。如果罗斯福同时强调“拥有财产的自由”和“免于匮乏的自由”,不对两者的高下进行排序,实际上也已经过分了。单单强调“免于匮乏的自由”,自然是给暴力剥夺别人的财产提供道义理由。
hygld 回复 3k3k3k
这个只要不进宪法我看没啥问题。民主国家里,宪法写明不得侵犯私产就足可对抗了。除非你说这种政治哲学辩论最后会导致修宪……


ps:我看你说自己不是极右或者极左,但是你不觉得资本主义确实会导致富人积攒极多财富、穷人最后得靠财政利用基建/福利/甚至直升机撒钞票这么直截了当的转移支付才能过活么?我个人倒是在左的道路上半途拐弯奇思妙想认为母系社会可破阶层固化(毕竟父系婚姻制度下丑挫穷确实容易一代代被压制也得不到基因改善的机会),搞福利没前途。但如果不奇思妙想,我觉得稍微拔高一点“免于匮乏的自由”没啥问题(只要禁止侵犯私产)。
好吧我承认这纯粹出于同情心没啥道理,因为我并没觉得共党的问题是为了穷人侵犯私产。共党的问题是自己作为有枪的土皇帝在侵犯私产。指责它拿来打幌子的所谓为了劳动人民那套是没到点子上。
对了,其实共党发家的时候也不是靠这个幌子“得到支持”的。也是靠暴力啊。我姥爷讲新四军那会,是半夜翻墙进来捉人(捉了我家一个长工还是啥的)去当兵的。根本不是它自己宣称的,给穷人做主得到穷人支持。后来起势,依然还是老一套住进人家家里逼着出人参军不然不走。当然也有实在活不下去的穷人跟进去,然而这跟当山贼是一样逻辑,并非因为土共有什么针对穷人的宣传……
所以问题不是同情穷人,是暴力。
3k3k3k 回复 hygld
  四大自由是针对全世界的(例如里面讲过裁军),并不是美国宪法可以约束的。
  同情穷人当然没错,但把穷人的需求置于其他人之上,就错了。
  首先,要论证穷人的需求凌驾于其他人之上,然后,才可以鼓吹用暴力来实现这种需求。这个因果关系很简单吧?
hygld 回复 3k3k3k
不是,我的意思是,罗斯福再说什么,当年也不会是他的话导致了共党起势。底层敢去打仗的逻辑从来都是跟着威逼利诱(抓壮丁+当山贼)走。毕竟打仗可是要掉脑袋的。共党搞得好,也就是靠对外会打对内能组织(各种整风能不怕么)外带苏联外援。我不认为马克思那套有一点点作用。用好1984里的极权术,意识形态上就算搞飞天意面教我看TG也能席卷中国。所以本质上还是因为腊肉够枭雄够没下限够狠毒(是的我还有点英雄史观)
3k3k3k 回复 hygld
  没有罗斯福撑腰,赤匪早被枪毙光了。为什么苏联不允许宣传资本主义,而美国和中国允许宣传共产主义?凡事要讲对等。
hygld 回复 3k3k3k
不能靠枪毙来解决思想啊。所以宣传的问题就宣传解决,搞对等原则不就挺好?而且对等原则的好处就是是基于对等这个道理来定,避免了“给思想定罪”的问题。
我觉得你一定要论证罗斯福的话有问题完全没必要。就算这话可能导致许多恶果(而且还真不一定,你说他给赤匪撑腰,但就我看赤匪是靠自己没下限搞极权以及领头的腊肉牛x发家的),但是可以有很多手法解决,没必要碰触“给思想定罪”这种争议点。我觉得很多人给你点踩也是因为这个。
3k3k3k 回复 hygld
  搞对等就得枪毙啊。汗。
  别说跟苏联共产党搞对等,就算跟中国共产党搞对等,共产党在农村屠杀地主,国民党还不能在城市枪毙亲共分子?
  这就如同纳粹轰炸同盟国平民,同盟国当然要轰炸德国平民。
hygld 回复 3k3k3k
这就是我说的,暴力就不行啊。大外宣不对等可以搞对等。但是共党屠杀地主国民党该去保护地主对抗杀地主的匪徒啊,城市枪毙是什么鬼……
“纳粹轰炸同盟国平民,同盟国当然要轰炸德国平民”恕我不能认同。同盟国该做的是保护平民对抗敌军,而不是去炸德国平民……

你这思想太恐怖了。
3k3k3k 回复 hygld
  有两种人。
  第一种人宁可中国人死掉一半也要实现自己的伟大理想。例如,毛泽东。
  第二种人是宁可让第一种人祸害中国,也要实现自己的伟大理想。后一种人总是要单方面的宽容恶人,给恶人以上位的机会。
  你所谓的“保护”根本做不到。国军去保护人民,亲共知识分子在背后捅国军的刀子,造谣污蔑,阻挠美国政府援华。要能把他们都枪毙,而美国政府又装没看见,天下自然太平。
  注:美国吸取了中国的教训,等到韩国政府搞枪毙左派的时候,它就装没看见了。虽然美军就驻在韩国,要干涉韩国内政易如反掌。
hygld 回复 3k3k3k
“你所谓的“保护”根本做不到”——ok也许韩国那会这么搞真的很有意义。但是你这套反而是到处宣传才比较可怕吧?因为这确实就是给思想定罪了,今天是共产党,明天呢?不要说只有共党可怕,因为你说共党为了某种价值把暴力鼓吹成合理的,但是你为了防共党也搞了对“造谣污蔑”之人就上枪子这套啊。

我也不是彻底反暴力的,有些情况我承认也很两难,暴力有时候也得拿来搞搞威慑用嘛。不过我对于这种情况的认知是:ok请枪毙左派的那波人自己担好给只是发发传单嘴上口嗨“造谣污蔑”的左派吃枪子的罪,历史会记得你们对社会的客观贡献的,但永远别用这套污染普通人的心。

就像刘慈欣那套社达,emmmm也许极端情况下是得“牺牲一些‘没用’的人”。但是我不认为这些应该成为一套理论。让它成为当时那批人面对当时的极端情况做出的临时选择就可以了。
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这样的逻辑有无道理?
3k3k3k 回复 hygld
  这不是给思想定罪,而是给共产党定罪,OK?
  为什么纳粹可以定罪,而共产党不可以定罪?
单就“中国人连自由也没有,为什么要讨论自由的糟粕?”的正反面观点我认为没有脱离大陆人“成王败寇”的极度物质主义线性思维。

像sfbullet所说的那样,如果没有意识到自由是什么,是不可能去理解何为自由。所以只能听风是雨,跟随某共政治宣传走,也就变成了我们常说的“太监抱怨性生活的不好,乞丐抱怨有钱的不好”。

”这个当然也不能说绝对有用。记住,任何类比,他要是想找出不同来,那他总是可以找的。不过,如果他本着“无论对错,这个话你就不该说”的思路出发,他一旦陷入“找不同”,那他本身就输了。而且,只要你类比够多,够狠,他要找出足够的不同,也难。他要有那个精神头,他完全可以用在对你的主贴挑刺上。“对于这个,在大陆,就叫比气势。谁气焰高涨谁就赢,这和军阀混战年间谁大谁恶谁正确无二。因为没有法律,也没有恒定规则,所以人们纷纷比较谁拳头硬,但在比试拳头硬之前,却是狐假虎威、斗气势。所以一般看到的,都仅仅是没有什么真实力的人互相之间的公鸡斗气,实际上没有任何真实的较量。
有个概念叫做”具体危险“或”现实危险“。众所周知亚里士多德是支持奴隶制的,比如说我现在公开推崇亚里士多德,难道我就是要搞奴隶制,我就是反人类?这不能划等号吧。同样,支持纳粹主义也好,支持共产主义也好,也不等于一定是支持暴力。现在德国既有纳粹主义政党,也有共产主义政党,但当局都不管,因为没有发生暴力的“现实危险”,没必要管。美国情况也大体如此。
  共产党当然是具体而现实的威胁,至少在中国是。
  至于美国,麦卡锡主义,其实不该在本帖讨论。本帖是从反对罗斯福四大自由那贴来的,罗斯福、杜鲁门导致中国沦陷,而导致的方法就是反对中国枪毙共产党(指为搞独裁,进行武器禁运)。
  至于麦卡锡那贴,我也说了,麦卡锡主义有“美国人为中国人做出牺牲的意味”。这就如同美国人如果反对付出其子弟的生命来解放中国,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不等于中国人可以痛骂美国人前来解放中国。同理,美国人在共产党威胁不太显著的情况下,反对麦卡锡反共,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中国人何必跟着骂麦卡锡?
关于纳粹党,现在反对的是,德国联邦宪法法院2009年11月4日关于刑法典130条第4款合宪之判决。这个判决判定,纪念鲁道夫赫斯的言论,不属于不受言论自由的范围。就像我类比的一样,纪念亚里士多德,难道就是宣扬奴隶制?而判决理由极其卑劣,对言论自由限制找不到宪法依据的情况下,竟然从宪法外臆断德国基本法隐含反纳粹条款。侵一项人权,找不到宪法依据,竟然可以这么做。如果这种法学方法发扬光大,以后德国的人权还有保障吗?

禁止任何政党活动,有正当理由,确实应该禁。不过不是单纯以纳粹共产什么名头来定罪。
  中国共产党都搞成这样了,你还说什么不单纯以名头定罪?
麦卡锡主义是在美国搞的,并没有人在中国搞麦卡锡主义。既然是美国的事情,当然要看共产主义在美国的危险大小为标准评判。从这个角度,我认为麦卡锡主义矫枉过正了,为了防止对自由的侵犯,侵害了更多的自由。当然,尚未达到皮诺切特,弗朗哥他们那种程度。

我是美国公民,但对一件事情的评判合理与否,与评判者本人的身份无关吧。无论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对同一件事情,可能有不同看法,但总要尊重事实吧。
  本帖不是讨论麦卡锡主义的。汗。
  我说麦卡锡主义是自由的糟粕了???
  本贴是从罗斯福四大自由是糟粕那里引申来的,罗斯福杜鲁门阻挠国民党枪毙共产党。
  至于麦卡锡,我也承认他有过头之处,但作为中国人我们首先应该感谢他。至于你作为美国公民,如果你完全不考虑中国人的立场,那还是请你回避这个问题吧,最好连整个中文环境都回避。
  这个问题的实质是:美国人用过头的方法帮助中国人,中国人应该是什么态度的。
罗斯福,杜鲁门对美国人民负责,何时需要为中国人的利益负责?
罗斯福杜鲁门的政策,对中国人来讲,只是个外部条件。在这个环境下,中国人内部出了问题,中国总体利益受损,自然要在中国人里面找罪魁祸首,如何能怪罪到罗斯福杜鲁门头上?

以后无论任何时候,要让美国帮忙,总得让美国也有利可图,最起码忽悠到美国政府相信自己有理可图。
  不负责不等于可以亲共啊。
  中国不是内部出了问题,而是遭到日本、苏联的侵略。而苏联就是美国扶植起来的。美国可以扶植苏联,可以阻挠国民党反共,对华进行武器禁运,还可以毫无责任?
  美国人待在美国,不干涉任何外国事物,才能免于对中国负责。
我看二战期间美国和中国协议提供的武器都给足了啊。美国也没有什么国际法义务必须继续给中国供应武器吧。不想卖武器那也是美国的自由。美国也没和中国签过什么条约说不能扶植苏联吧。美国对中国没有承担什么义务,哪来的责任? 路边一个乞丐冻死了,路过没给钱的人,通通杀人罪?
  美国没有条约义务,就可以扶植共产党而不承担道义责任?
  你这个是偷换概念。
  就算是美国人让共产党人执政,那也可以符合美国宪法,但那显然是混帐事。法律义务和道义义务是两回事。
美国谁执政好不好,那也是以美国人利益来判断的。美国就是这个世界上一个国家而已。和中国平起平坐的两个国家。美国有什么帮助中国的道义?中国出了问题就怪美国那是何等的荒唐。哪天美国要出了问题,是不是也应该怪中国不帮忙?
  美国扶植共产党,岂能没有道义责任?这跟帮忙有关系?这是作恶。
美国扶植共产党?这玩笑开大了吧。美国也就是袖手旁观而已。路上一个乞丐冻死了,难道路人通通枪毙
  你不知道美国从苏联开国时,就反对武装干涉苏联?二战时给苏联的援助更是极为庞大。至于宣传“免于匮乏的自由”,给赤色分子渗透中国提供便利,指责国民党政府独裁,就更不在话下。
美国援助苏联没错啊,中国出了事也要怪到美国头上?医生救了个病人,然后病人恢复健康出院后三拳两脚把别人揍死了。医生就是杀人犯?
  嘿嘿。
  你说美国干嘛援助苏联?是因为有医生的义务,还是出于好心。都不是吧。如果有人专门援助杀人犯,即便能逃避法律惩罚,难道没有道义义务?
美国专门援助杀人犯?美国二战援助了苏联,还援助了英国,法国,中国等等。战后又援助了西欧重建,还支持希腊和南韩政府打内战。当然都是以美国自身利益为出发点。这些国家都是杀人犯?
美国不是警察,不负责抓捕杀人犯,更不负责拯救地球,也背不起这么大的锅。
  美国不是专门援助杀人犯?
  我告诉你,在那一阶段,无论谁反共,美国都拦着。例如,丘吉尔早就想和苏联翻脸了。
  一开始支持希腊打内战的,也是丘吉尔。
  至于丢了中国以后,美国痛定思痛,改成打共产党,就不在指责韩国搞独裁了。有种永远别打,等共产党把美国也灭了啊!
美国有孤立主义思想,自己不想反而已。什么美国拦着,英国就不反共了?英国是美国的傀儡国?美国哪来的拯救世界的道义责任?中国人出了问题不检讨自己,瞎赖到美国头上。连英国的事情都要怪到美国头上。若这样的民族个个如此,永远被奴役的命
你们好,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发表下自己的观点,首先。。一个自由的环境,必定是允许多种不同的观点存在的,基于这是一个自由开放的平台,我希望有人可以不因为我的观点不同而直接攻击我,谢谢大家。
很遗憾,如果是我理解的自由的话,人类这个群体从来都没有过自由这个东西,我们生而为人,没有选择生的自由,也没有选择死的自由,所以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如果答主所指的是一些狭义的自由的话,也就是在一定秩序下的自由的话,我认为某种程度上中国人也是有自由的,不存在完全没有自由的情况。
比如,中国人有选择食材的权利,这在某些宗教,是有限制的。中国的女人在一定程度上也比某些宗教国家拥有更多的自由。但某些特定的领域,中国又是没有完全的自由的,比如在中国存在众所周知的言论管制,也存在人权上不重视,个人在集体或国家面前,是需要牺牲自身利益的,同时还有全世界最大的互联网过滤器,"长城‘’,这些都是中国缺少自由的领域。
所以我们来讨论这些自由为什么在中国较少,我们可以很直接的认为这是因为。。共产党是邪恶的,它很坏,是个专制的政党,这么思考非常简单,但这是错误的,一个坏的东西,他一般不是一开始就坏的,而一般往往是好的,比如近代的中国,被很多号称民主典范的国家侵略过,比如英国,美国等,又比如民主的希腊公投处死了苏格拉底,又比如发动贸易战的美国总统,又比如民选上台的希特勒,我列举了这些,不是为了说明这些国家不好,而恰恰是这些国家的政治体制非常优秀,对全人类的发展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我才特意把这些负面的东西拿出来,向你们诉说一件事,自由从来不是时代的主题,时代的主题是科技,宗教,经济,自由是斗争的产物,它从来不是必然的,所以中国在某些方面缺少自由,不足为奇。
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共产党才能发展中国!
我认为,中国国家主席是习近平!
  美国拿着孤立主义大力援助苏联?
  你知道吗?
  共产党就是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把中国搞砸的。
我认为,中国国家主席是习近平!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