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以理直气壮的态度使用暴力

大家都知道使用暴力不对,原因在于暴力无助于平稳的解决冲突,还会给参与冲突的各方都带来损失。即使似乎没有任何正面因素,为何历史上的冲突大部分都不是和平,而是暴力解决了呢?因为它有效。
香港特区政府,是你匪的白手套,这是老生常谈。白手套的用处就在于人肉盾牌,被这一白手套迫害的屁民的怒火无法直接撒向戴手套的人。不幸香港的民众没有那么神通广大,可以绕过这个白手套直接打击你匪(比如说众筹买核弹直接丢进中南海)。那么就只有一条现实路径,就是这个白手套会在冲突中被抹黑,撕裂,抛弃。
在尊重体制前提下的抗议和武装政变推翻政府之间有一个广阔的中间地带,就是用非法手段来扰乱社会秩序,但并不使用暴力伤害任何人。这也是目前运动的方向。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中间地带只是暂时存在。特区政府只要保持权力一天,就只会把这些非法手段都说成是暴徒的犯罪行为而不是什么公民抗命。善良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卑鄙是善良者的墓志铭。最终,只有反体制的暴力可以打倒体制的暴力。非暴力的非法活动起到的作用只是划分出支持体制和反体制两个阵营,是为了给最终的摊牌和革命做舆论上的准备。
明白这些,就知道了反体制这一方应该做的事情。不是说要随意的使用暴力,而是在使用暴力的时候应该光明正大的承认自己的行为,并把责任推给体制。归根结底,人们犯罪不是因为人们自己做了错事,而是法律错了,政府错了。人们使用暴力是因为政府没有给和平手段以机会。任何革命都会不可避免地伤害到某些甚至是多数人的利益,但这都是被革命的一方的错误导致的。归根结底,这是一场战争。战争是政治的延伸,而暴力是战争的必要手段。暴力不是什么应该令人反思的错误,而是应该加以锻造的武器。合理的使用它,针对那些应该被针对的对象使用它,就可以打开那唯一的,可以通向自由的道路。

这只是一点碎碎念,通俗地说就是和平手段行不通,违反法律也行不通,反正最后都是要被你匪派出的绿皮狗镇压,不如在那之前做点真正能造成伤害的事情。说话难听一点,反正都是人血馒头,不如做得漂亮一点。等死,死国可乎?作为内地张献忠的一员,我的态度就是如此。
2
分享 2019-08-15

20 个评论

写这个不是为了鼓励暴力。而是希望大家能突破“使用暴力在道德上错误”这种心理障碍。你国人向来都是支持暴力的,看到敌对势力使用暴力的时候,指责的角度是“哈哈你用了暴力看来你和我一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非暴力这种道理用在你国人身上完全是一种浪费。使用暴力只有也只应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它作为手段的有效性。
曼德拉、甘地都使用过暴力,要看舆论被谁掌握了,“完美受害者”的心态要不得。
建议文章再分下段,段落太长手机看着很累
当激进是相互的状态时,对方就可以加速升级镇压的力度。而中共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多数港人失去理性的暴力抗争出现。
我反對你的說法
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兩次事件升級都是中共在背後搧風點火的
由此可見,暴力的示威才是中共想看到的,讓他可以將這次事件定性為暴動,然後道德至高點下重手鎮壓
抗爭者在這次事件中有兩大籌碼,一是國外的輿論,二是中共的投鼠忌器,而用你說的暴力手段,無疑都是在削弱這兩個籌碼,而且也僅能對中共造成極其有限的傷害
說白了,抗爭者連玉石俱焚的本錢都沒有,到了僅要關頭,中共無疑還是會下重手鎮壓的,到時候就變成華沙起義了
倒不如盡量保持和平理性,利用國際輿論給中共壓力,並且讓中共沒有出兵的藉口,強迫中共妥協才是上策,即使不成功,也能給中共最大的外交傷害
好像没看清楚lz的文章,实在抱歉,我重新编辑一下

我说说对暴力手段的看法就好了
我不反对暴力,抗争的时候主动的放弃了暴力手段作为选项之一那种是属于和理非中毒,而是得看在什么情况下用

如果是自卫反击的情况下使用暴力,那种还可以为大家所接受
但是如果是主动性的使用暴力袭击警察,或者纯粹为了泄愤殴打人
只会带来负面影响,因为你又没法通过暴力手段消灭一支香港警队,又无法赢得舆论,这有什么用?
使用过度暴力会得不到西方国家支持,而是还会导致运动内部分化,最终导致的就是人越来越少,都不用中共出兵镇压,自己就瓦解掉了
腊肉指示: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但也不要左倾冒险主义和右倾投降主义。
我给你发枪,快去武装革命吧,你打先头
是的,中共不断在暗地里搞事。林郑不下台以及拒绝成立调查委员会,都是在给中共背后搞事做掩盖真相的动作。
我想说的是,只有在人们反对暴力的时候,煽风点火才能起到它预定的作用。所以应该改变人们的立场,不要反对暴力,这样就不会被你匪的阴谋手段带跑了。我承认运动是否能和平终结,取决于你匪的投鼠忌器,只是我不觉得你匪会投鼠忌器,现在运动没有大台不可能也不应该自行散水,五大诉求你匪不可能接受,就注定了最后的结局。香港人被抹黑成反中暴徒,抹黑成外国特务,不管香港人做或不做什么都一样。
西方国家支持不支持,并不取决于运动的暴力因素。大多数国家没有干涉你国内政的能力,香港如何他们只有说两句空话的分量,而真正有能力的英美的立场只取决于对你匪的敌意和香港的特殊地位。不过你说的有正确的地方,运动确实需要香港舆论支持,我也是想让香港人不因为暴力就反对运动才发文的。说到使用暴力的节制,最简单的问题,面对黑警捕人或者打人,你动手就是袭警。要是在自卫的情况下袭警可以被大家所接受的话,我觉得这就是舆论的一大进步了。
不要先入为主的就反对暴力然后带入到反对运动这没错,合理使用武力是正确之举
共党一味的抨击面向政府暴力的暴力真的很好玩,想当年,老毛子是跪着求蒋公让出政权的吗?
香港不可能自己靠武力达到目的,这个是大前提。目前最大的资产和助力来自于国际关注度和压力。所以为了保证国际关注度,迫使绥靖方持续释放压力,武力的使用也要以这个目的来安排。

这方面的关键是强弱对比问题,当目标处于弱势地位时,武力要被克制,不让会失去道德高地,让镇压者拿到口实,反过来宣扬他们的正义立场;当目标处于强势地位时,武力可以勇敢的姿态呈现,体现出弱者的反抗,争取到同情和舆论立场。

武力是手段,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
枪在谁手上?理直气壮使用暴力?最终是香港学生流血不是你。
请看这篇文章: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110。我相信在这篇文章中我已经论证了暴力对抗专制政府的合理性。
但是我想说,在现在大部分人都不理解的情况下,还是要尽量不使用暴力,否则对舆论可能不利。
但如果到了抗争者不得不使用或意外使用了暴力的时候,我们都应该为抗争者辩护!
最后,作为大陆人,我没资格对香港人该如何抗争指手画脚,只希望香港人一定以最小的代价赢取最大的成果。
打不过就跑,保重自己!留得青山在!
首先,我並不明白你的意思,為何不反對暴力的話,就不容易被搧風點火給影響了,希望能解釋的清楚一些
再來,投鼠忌器的關鍵並不在外部而在內部,你可能忽略了一個因素,那就是中共並非鐵板一塊,習包子跟蛤蟆派是有矛盾的(關於這點可以在YouTube上搜尋明居正,他解釋的很清楚),一但包子下手過輕或過重,都會成為蛤蟆派攻擊包子的藉口,而這點又與國外輿論掛勾
再談談國外輿論方面,要知道英美都是民主政府,一旦英美的民眾都支持香港,兩國不想制裁也得制裁,因此,在兩國民眾心目中留下良好印象還是必要的,最不濟也能減少損失
在保卫自由时,极端不是恶;在追求正义时,中庸不是善。
煽风点火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说是为了镇压,那么只要宣传机器自说自话就可以说服墙内的屁民。如果说是为了瓦解运动,那么只要人们不因暴力而反对运动,运动就不会因为煽风点火而瓦解。你匪内部的矛盾不会改变对香港的立场,你蛤自己都是镇压学运出身,他有什么立场反对镇压。同理,英美的民众只要不像某些人那么和理非(幸运的是确实不像,美国人的说法是这正说明了全民持枪的作用),也不会被暴力所影响。
首先,我認為牆內的輿論主要是防止抗爭延燒內部,搶先製造沈默的螺旋,實際上韭菜怎麼想我相信中共不在乎,因此這齣戲還是演給牆外看的,希望如你所說他們不是這麼迂腐吧...
另外,分化方面,一小撮人使用暴力與許多人都使用暴力,對和平派來說,我相信後者更糟糕一些,除非真能在香港製造一個適度使用暴力是合理的氛圍,那當然很好,但我認應該很困難,因為這次抗爭是去中心化的
另外,我指的是蛤蟆派而不是蛤蟆本人,也就是當初在包子的反貪中大受損傷的江系人馬,蛤蟆本人都以已經半隻腳踏進棺材了吧...
政治运动的目的是什么?其实就是改变民意。面对某一种特定的局势,民众需要改变自己才能对它进行有效的应对。从前没有本土,现在有了,从前没有勇武,现在有了,这既是进步。面对你匪,这些都是应该要有的东西。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