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疫苗已非後疫情時代唯一關鍵!台灣迎來美國默沙東新冠口服藥三期試驗

pixel
風傳媒

國內 調查
搶疫苗已非後疫情時代唯一關鍵!台灣迎來美國默沙東新冠口服藥三期試驗
葉滕騏 2021-07-10 15:00
 
隨著後疫情時代來臨,國內外專家多認為,未來新冠病毒恐將「流感化」,人類將長期與之抗衡;而各國也從新冠疫苗的研發轉趨投入研究治療用藥。示意圖。(資料照,美聯社)
隨著後疫情時代來臨,國內外專家多認為,未來新冠病毒恐將「流感化」,人類將長期與之抗衡;而各國也從新冠疫苗的研發轉趨投入研究治療用藥。示意圖。(資料照,美聯社)

新冠疫情影響全球逾1年半,世界各國從爭搶疫苗,到近期轉趨投入對新冠病毒治療用藥的部署。其中默沙東(MSD)藥廠的新冠抗病毒口服藥莫納皮拉韋(Molnupiravir)備受關注,6月中時獲得美國政府12億美元的採購合約。而1個多月前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CECC)的一場會議,成為此藥物在台灣進行第三期試驗的契機,也是首款國際藥廠在台進行第三期試驗的新冠治療用藥。

莫納皮拉韋目前已在「台灣藥物臨床試驗資訊網」確認核准,據了解,在一場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國際藥廠臨床試驗進展科學數據討論會議中,衛福部在看過莫納皮拉韋的一、二期臨床數據後,詢問是否能有機會在台灣進行三期臨床試驗。

20210709-美國默沙東(MSD)藥廠的新冠抗病毒口服藥莫納皮拉韋(Molnupiravir),已在「台灣藥物臨床試驗資訊網」上確認核准。(取自台灣藥物臨床試驗資訊網)
美國默沙東(MSD)藥廠的新冠抗病毒口服藥莫納皮拉韋(Molnupiravir),已在「台灣藥物臨床試驗資訊網」上確認核准。(取自台灣藥物臨床試驗資訊網)
產官合作促成第三期臨床試驗留台
由於美國默沙東預計在今年第三季就要取得第三期臨床試驗數據,台灣此時要加入臨床試驗,將面臨申請流程和試驗時間壓力。最後在衛福部協助和台灣默沙東向美國總公司積極爭取下,在6月28號完成核准、7月啟動臨床試驗,成功將第三期臨床試驗留在台灣。

對此,默沙東表示,正值新冠疫情疫情期間,執行跨國臨床試驗不易,特別感謝主管機關全力支持,啟動莫納皮拉韋在台灣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達成產官合作;這彰顯台灣科學法規的嚴謹與高標準,以及國內的臨床研究能力符合國際間醫學實踐經驗,也說明台灣生技製藥競爭力及投資環境指標與全球並駕齊驅。

美國政府預計採購1700萬劑莫納皮拉韋
過去曾被認為能用於治療新冠肺炎的用藥有洛匹那韋(lopinavir)/利托那韋(ritonavir),及一度被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力推的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後都被世界衛生組織(WHO)認為無法有效對抗新冠病毒;僅有瑞德西韋(Remdesivir)被多國採用,WHO則建議是在有條件的情況下使用。



前美國總統川普一度相當推崇羥氯奎寧。(資料照,美聯社)
莫納皮拉韋是默沙東與 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 合作開發的口服抗病毒藥物,主要用於早期輕度至中度的新冠病毒治療。根據默沙東今年3月初發布的第二期臨床試驗報告,顯示在使用此藥物5天後,能夠明顯降低患者體內的傳染性病毒量;同時對於多種新冠病毒,如SARS病毒 和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也同樣有效果。

莫納皮拉韋目前正在全球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美國政府在6月中即宣布與美國默沙東藥廠達成附帶條件的採購協議,若後續通過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緊急授權,就將以12億美元採購1700萬劑莫納皮拉韋。據了解,除了美國,已有其他國家也正在討論簽約採購。


美國默沙東(MSD)藥廠的新冠抗病毒口服藥莫納皮拉韋(Molnupiravir)。(取自默沙東官網)
新冠病毒料將「流感化」 治療用藥補足醫療缺口
國內外都有學者認為,新冠病毒未來可能「流感化」,人們將與新冠病毒進行長期抗戰,如同對抗流感,「疫苗」和「治療用藥」是最重要的2項關鍵。台大兒童醫院院長黃立民日前受訪時表示,要回到正常生活,除了接種疫苗達到群體免疫外,第二是有很好的口服藥物,前者是預防,後者是便於治療。

新冠疫苗的出現對疫情控制出現曙光,但對變種病毒、疫苗數量和施打率,以及醫療量能仍存在不小的考驗。美國去年投注大量資源在疫苗研發和採購,近期則宣布再投入32億美元進行「防疫抗病毒計畫」(Antiviral Program for Pandemics)加速研發抗病毒藥物,用以補足疫苗不足之處。


面對新冠疫情持續肆虐,疫苗成為與病毒共存的重要關鍵之一。(資料照,柯承惠攝)
美國目前包括默沙東、輝瑞(Pfizer)、羅氏(Roche)藥廠與抗病毒藥物開發商Atea Pharmaceuticals正在合作研發此類藥物。此計畫另一重點是促進新的抗病毒藥物研發,不只是針對COVID-19及變異株,也包括可能造成大流行的其他系列病毒。

台灣有個說法是中國跌倒台灣發大財,意思是在美中角力間,臺灣可以因此得到好處
2
分享 2021-07-14

13 个评论

研究治疗用药?不是说病毒类的都很难治吗?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8517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台湾一共才几百个病人,能凑够三期需要的人数吗?
台灣染疫總人數有破萬喔。
欽點軍隊經商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 台湾一共才几百个病人,能凑够三期需要的人数吗?


就算人數少也沒關係,只要美國藥檢局通過就行了,臺灣只用裝裝樣子就能用了,主要是要肯下大本錢。
哈哈哈,挺好的

支那最终会沦为一个笑话

03年支那一期病毒,死亡率高那么多,我也没见支那人那么如丧考妣呀

现在这帮贱畜一听见个病例就要死不活,结果这两天河南等地陆续淹死学生,也没见这帮贱畜出来关心生命呀,支那人真是扭曲
>> 研究治疗用药?不是说病毒类的都很难治吗?https://pincong.rocks/quest...


這裡有很淺顯易懂的介紹:
https://youtu.be/k7k7iQKhYFg
病毒很難治的關鍵原因是:病毒一旦脫離宿主細胞無法複製自己,而細菌不須宿主細胞,只要有養分也能複製自己。

細菌比較好殺,因為人類現在發明了抗生素;換句話講,由於病毒是侵入健康細胞內複製自己,所以你殺死了病毒,也可能殺死了細胞,也就是所謂的副作用,這也是為何治療病毒疾病會比細菌疾病難的多的原因,萬一藥效太強,病毒死了人也去了。

目前新冠疫苗的基本原理都一樣:注射入人體後,讓免疫系統認識病毒的長相,當病毒侵入時,免疫系統就可以精準工作,不會像開坦克到天安門那樣亂殺一通的造成重症或死亡(重症或死亡都是免疫系統因為找不到病毒所在,乾脆無差別攻擊),這也是為何國藥與科興疫苗面對變種病毒容易被突破的原因,因為武漢株與變種株長得越來越不像,所以當變種病毒侵入人體時,免疫系統沒辦法第一時間發現入侵者。

而默沙東的新藥,則是不管你未來新冠病毒突變成N種,我只要能抑制身體細胞不停幫你生產出病毒,那麼病毒量當然會慢慢變少。

那麼,即使打了疫苗後還是確診,就可以使用這種藥物治療。

這個方法,與輝瑞的口服藥是一樣的,都是過去對付AIDS和C肝(丙肝)病毒在用。默沙東目前為止在這場新冠口服新藥的競賽中,跑得比較快一點。昨天公布2/3期的期中報告,在高劑量組的表現還不錯。
>> 这里有很浅显易懂的介绍:https://youtu.be/k7k7iQKhYFg病毒很难治的关...


那么辉瑞的口服药对付AIDS效果好吗?AIDS能治愈了吗?还有狂犬病也是,以前都是不治之症,现在可以拿下来吗?
>> 那么辉瑞的口服药对付AIDS效果好吗?AIDS能治愈了吗?还有狂犬病也是,以前都是不治之症,现...


AIDS不可以治愈,但是正确的服用药物
可以使其体内病毒控制在极低水平,甚至都检测不到病毒载量
检测不到病毒也就不会传染
这样只要一直维持服药,病毒就会一直被控制
直到停止用药,病毒载量重新升高,变得有传染性。
>> AIDS不可以治愈,但是正确的服用药物可以使其体内病毒控制在极低水平,甚至都检测不到病毒载量检...


如果新冠也是这样就麻烦了,疫苗每人两针都有好多国家买不起,如果口服药需要终身服用,一大堆穷国更买不起
qbc 新注册用户
希望台湾要抓住机会了 来台湾进行三期实验可以 但代理台湾地区的代理权只能给台湾 台湾就是反应太慢了 这次如果默沙东不够钱 台湾应该投资一些钱
>> 那么辉瑞的口服药对付AIDS效果好吗?AIDS能治愈了吗?还有狂犬病也是,以前都是不治之症,现...


不是的。一種抗生素可以對付幾種,甚至幾十種的細菌,但是一種抗病毒藥物就只能對付一種病毒,而且還不一定有效,這是因為大部分病毒都很容易突變,例如冠狀病毒就是時常突變的病毒,而細菌反倒沒那麼容易突變。

(當年人類可以在真實世界中消滅天花,也是因為天花屬於少數較不易突變的病毒)

AIDS全世界目前為止只出現三名完全治癒患者,身上完全檢測不到HIV病毒。所以,廣義上目前的醫學技術還沒有辦法治癒AIDS(人類對抗大部分的病毒都失敗)。

為了AIDS,人類也發明雞尾酒療法。我樓上講到,病毒必須有宿主才能夠被複製,如果你用對付細菌的方法攻擊病毒,也會連帶把宿主殺了,於是如何在不殺死宿主的前提下讓病毒慢慢下降,就是現在科學家的研究方向。雞尾酒療法顧名思義,就是將幾種不同的抗病毒藥物混合在一起,以求壓低病毒被複製數。

狂犬病毒是可以被消滅的,因為狂犬病如果沒有及早治療,致死率將近100%,而我們已經知道,病毒和細菌不一樣,細菌沒有宿主也能活,病毒只要宿主死掉,傳播就斷了,例如台灣在1959年以後就沒有人類感染狂犬病的本土案例,全都是動物狂犬病;相反的,covid-19為何很難斷,因為covid-19的致死率沒有像狂犬病那麼高。

小結:目前科學家對付細菌和病毒的策略不一樣。對於病毒,不會追求清零你體內的病毒量,而是阻止病毒繼續利用宿主細胞複製自己出來。因此,現在AIDS已不是絕症了,只要按時吃藥壓下病毒,還是可以正常生活。

美國藥廠輝瑞與默沙東,用的就是我上述的思維。不過還有一批科學家就想到,既然大部分能傳染給人類的病毒,全都是從蝙蝠身上來,那麼就表示冠狀病毒對蝙蝠不起作用,所以蝙蝠身上一定有什麼祕密。

這也就是現在西方國家會有一種觀點,認為這次新冠病毒,是武毒所人員工作時發生洩漏事故造成的,或者說,病毒是中共改造出來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