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94章 幸存者据点】

上一章

(小楼里)

“爸爸,外面应该没,没有丧尸了吧,昨天,昨天我以为它们会冲进来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拼命抓着一个五十岁男性的衣袖,眼神仍然迷离和恐惧。

“孩子,别怕,应该,应该都过去了。”中年人不知道怎的,拿着铁棍的手一直在打颤。

“老大,出于安全,我看我们还是别出去了吧,再等两天。”一个头发留成长毛的男人说。

“我们已经在这呆了三天了,食物和水已经所剩无几!再不出去找吃的,我们就全都得饿死!”另一个男人说。

“金华,那你去开门看下情况,我们在后面掩护你!”中年人对长毛说。

“老大,我......”中年人明显感觉脚在不由自主地抖动。

中年人看到他抖动的腿和快要吓尿的架势,气得大骂:“你他妈的就这点出息?我还放心把女儿交给你?!”

金华仍然没有停止打颤,眼里依依不舍地看着年轻女子,“小倩,你同意我去冒险?”

小倩没有回答,眼光不自觉地回避着。

“没钱没出息,要是以前,我他妈不打断你的腿!”

“算了。”剩下的那个男人上去拦了一下中年人,“毕竟这事可能不比丧尸,也不能完全怪金华。”

“金华,你不去我去!”那男人横下一条心来,站在了最前面。

“老大,外面好像有声音!”男人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什么声音?”中年人小声问道。

“好像,好像是有人在说话!”

......

门外确实传来了两个男人交谈的声音。

“陈斌,当心点,这地方太得瑟人了,怎么楼梯上全是血?!”

“是啊,你也抓着点扶手,当心别滑下去!”

“我在幸福小区已经当过一次车轮了!”

“行了,都这样的情况了你还知道开玩笑————话说这地方应该没丧尸吧?”

“小心点好。”

......

“老大,是活人,活人!!不是丧尸!!”男人兴奋地叫起来。

中年人却抓紧了手里的铁棍,他知道,如果是丧尸反而不难对付,就不知道来的活人到底是何方人也,会不会对他们不利。

“无论如何,现在外面有人了,我估计丧尸已经都走了。”金华说,听到外面不是丧尸,他不再抖了。

“都给我等等!”中年人严肃地说。

所有人连忙都不说话了。

“最好不要惊动他们!也许他们是不知哪里跑来的土匪!”

“老大,他们就两个人,我们有四个呢!”

“小倩不算!”中年人看了看自己的女儿,然后回过头来又说,“三个人而已,比他们多了一个,而且鬼知道他们有没有帮手,上个月吃的苦还够少吗?都给我吸取教训。”

“......我明白了,别招惹为好,知人知面不知心!”

......

“陈斌,就在这里吧,这屋门好像没锁。”

“卧槽,老大,糟了,他们怎么在我们这里停下来了,我们他妈的招谁惹谁了,这小楼里这么多房间,为什么偏偏选这里......”

“锁了。”陈斌试了试把手。

“都别慌,他们打不开门的,这屋门的防盗锁性能还是很好的,上次那么多人撞都没撞开。”

“哼,这破锁,拦不住我,看我的!”朱子宇轻蔑着看了下门锁,从背包里拿出一根细铁丝。

“你要干什么?别告诉我你要撬门。”

“在警校读书时,撬门开锁可是必备技能!”朱子宇笑道,同时手里的铁丝开始鼓捣起那个防盗锁来。

陈斌在一旁安静地观摩着。

一分多钟后,寂静的楼道里响起咔的一声,宣告了朱子宇撬门工作的结束。

“便宜货。”朱子宇将铁丝放回背包,“这地方还真落后,居然还不换装成电子防盗门。”

朱子宇慢慢拧动把手,打开了门。

吱呀————

视野里看不到一个人,屋里的光线也很暗,朱子宇从背包里拿出强光手电筒,拨开了开关。

光线照亮的地方是一张圆桌,圆桌上放着一根没有烧尽的蜡烛,和两三个食品包装袋。

“看着情景,不久前好像有人住过。谁————”

朱子宇预感到身后有危险,一个转身,正巧瞅见一个男人举着铁棍要向自己的脑袋敲过来,朱子宇连忙闪躲,男人敲了个空,朱子宇趁势伸出右脚一脚踢了过去,把男人踢到了桌子中间。

男人不甘示弱,再次向朱子宇发起进攻,朱子宇不慌不忙,一套擒拿格斗术下来,男人当场被制服在地。

“哎哟,痛,痛死我了!老大,老大救命啊!!”

这屋子还有别人?

陈斌、朱子宇二人吃惊不小,以为遇到一个人都算是最大的奇迹。

“屋里还有人?给我出来!”朱子宇压着男人,喝道。

屋里没动静。

“再不出来开枪了!”朱子宇拉了一下冲锋枪的枪栓。

“别,别!!”屋里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接着,陆续出来二男一女。

“你们......”陈斌正要发问。

“你是————警察?!”小倩兴奋地叫着,抢在所有人之前,“你是不是来救我们的?!天哪,这可真是太好了,我们太需要救援了。”

现场气氛一度尴尬。

朱子宇看了看小倩,苦笑了一下。他回想着几天前,张星还在时的那一支队伍,如果没有黄进搞出来的事端,他还真可以算是救援中的一员。

“你们,咳咳。”中年人清了下嗓子,“你们应该不是救援吧。”

“不是。”朱子宇干瘪地答道。

“我就知道。”中年人坐在了沙发上,“不过,至少你们看样子不是土匪。”

“喂,你还压着我多久,快把我放了!”

被压在朱子宇腿下的男人狂喊着。

————————

(十分钟后)

六个人围拢在桌前,中年人给除了小倩的每个人发了一支烟,然后用打火机挨个点燃。

“大叔,你们一直在这里吗?这栋居民楼怎么了,怎么外面全都是血?”

“外面全都是血?!”金华跟着附和了一句,同时心里又开始怕起来。

朱子宇吸了一口烟:“看样子,你们呆在这好几天都没出去吧,连外面什么样都不知道。”

“咳咳。忘了自我介绍。”中年人说,“我叫邹大海,这位是我的女儿,叫邹倩。”

陈斌看了一下邹倩,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长得很普通,但显然惊吓过头了。

“这位是,咳咳,是小女的男朋友,叫金华。另外这个叫邓小铭。”

“我是他们的邻居,本来住在隔壁。丧尸爆发的时候,我碰巧找他们帮忙,结果就防了丧尸。”邓小铭补充道。

“你们在这挺久了吧,我是幸福小区的,离你们这里应该不远,小区不是都被封锁了吗,怎么你们?”陈斌疑惑地发问。

“哎,这事说来话长。”邹大海叹道。

在众人的聆听中,邹大海缓缓道来事情的来龙去脉。

邹大海所在的小区在一个月前也被警察和防疫部门实施了封锁,当日封在这里的居民户一共127人。大概半个月前,警察突然通知说有任务要被调走,一个排的特警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就离开了小区,防疫部门也跟着离去。警察临走前告诉众人说是情况紧急,以后会马上接他们撤离。但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起初,众人隐隐听到远方有炮火和枪声,以为确实是在执行任务,但后来就沉寂下来。等了一个星期,警察也没有出现。众人觉得要弃楼逃生,他们自制了简易近战武器,成批成批地跑到了附近的地方,城市在封锁后已经停止了运转,众人没有了工作,有的逃进深山或农村,生死不明,有的遇上了雪狐驻军,把他们赶了回去。邹大海等四人就是其中的人。他们最后还是回到了小区,等待所谓的救援。

后来,陆续又有好几户人家回到家中,随着食物的匮乏,人心的黑暗开始暴露。一些人开始抢夺邻居家里物资,并杀人,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人就变成了丧尸,大肆撕咬。邹大海等四人龟缩在家里,拼死打死了几个土匪和丧尸,然后锁了门,门很坚固,抢劫者撞了很多次都没能撞开。

丧尸越来越多,小楼里的幸存者逐渐被吞吃殆尽,丧尸起初还来他们家里砸门,但后来也渐渐游荡着离开了。最后小楼就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窝在家里幸免于难的人。

“要不是我们家还储存着几袋大米和蔬菜,我们可能也会被饿死。”邹大海掐灭烟蒂,“这已经是一个星期前的事了,不过,三天前,这里又出现了怪事!”

“怪事?”朱子宇疑惑地问道。

“是的,就在三天前,我们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一阵的惨叫声,就是这个楼里的。本来,这楼里肯定不止我们四个,但我从猫眼里往外看,看见好几次血骸在四处乱飞,不过我觉得不是丧尸干的。结果,现在小楼里好像就只剩我们四个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事先都和几户邻居留了联系方式,直到四天前,我们还能保持联系,但从三天前开始,我们再打电话、发讯息,他们都没了回应。”

“这么看来,一定是出事了。”朱子宇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下一章
2
分享 2021-07-15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沉默的大多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7-15
  • 浏览: 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