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25章 新的突破口】

上一章 目录

         中华民国国防部递交总统的报告

金门在昨日早上九点十二分捕获一名疑似大陆地区的偷渡客,同时缴获木船一只,我军在捕获之前向此人开枪,但未击中目标。被捕获时身上有五个受枪击后留下的弹孔,都没有击中要害。初步判定是共军95式攻击步枪所打,不排除此人是共谍的可能,现在已经申请派重兵前往金门把守军医院防止其逃跑或被营救。待其稳定后,送往台北询问。在彻底搞明白事实以前,希望不要惊动北京当局。


(台北)

男人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梦里他回到了童年,父母带者九岁的他在早地上野炊,篮子里放着法式长面包,烤架上的牛排和胡萝卜散发着阵阵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气,他从淡蓝色的室外垫毯上拿起烤钳,想要用试着拨弄上面的美味佳肴,却被妈妈一把拦住,伸出要打他的动作。

“你从小就不听话,给我放开,别玩危险的东西!”

男孩哇哇大哭。

“孩子需要锻炼独立能力,你哪根筋不对了?”爸爸抢过了妈妈手里的烤钳,将其递给了男孩。

男孩破涕为笑,他不断地把玩烤钳,又随手将一大把食盐撒到了烤架上,将牛排和胡萝卜变成了白色的世界。

爸爸和妈妈为着王风的所作所为正发生着激烈的争吵,但唯一露出笑脸的确是他。被烤糊的牛肉又在盐里浸过了一番,早已失去了美食的风范,可男孩却觉得这是美味,舌头能感受到焦糊和咸两种在五味瓶之外的风味,只有他最能享受。而且衬托着美食的还有美景。

不是山清水秀,不是鸟语花香,也不是巧夺天空的雕刻和山峦峻岭,是男孩觉得他才能看懂的美景,尽管他九岁的时候貌似并不懂得这些。



……

男人醒来的时候觉得脑袋清醒了不少,但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陌生。

这里好像是病房?

没错,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吊灯,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外加一股浓浓的医药味,和小时候自己发烧被妈妈抱紧医院门诊室的那种一样。身上的枪伤似乎还留着隐隐的痛和麻木感。

男人挣扎着坐了起来,他的右手伸到背后将软软的枕头竖放,腰身发力,保持坐姿。这时右手手背传来了阵阵痛感。

一股红色的液体随着吊针的尾部输液管涌出,男人吓了一跳,但很快保持镇定,手背晃了晃,又抬头看了看挂在架子上的输液瓶。

男人并不清楚自己在哪个医院,但此前几乎快要消失的记忆片断仍尚存,因此他大概知道地点。

“你醒了?”这时,一个被口罩遮住半个面容的护士走了进来,看见他后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护士只往滴液管上面敲了几下,就转身离去,男人都还没来得及想好怎么对这个护士开口说点什么,就只能任凭她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逐步远去。

片刻之后,他又目睹一个人走了进来,这次不是护士,而是一个穿着蓝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他径直从病房一角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了男人的身旁。

男子目不斜视,表情极为严肃,甚至略带些不易察觉的凶光。男人很快就明白来者不善,他只得定了定神,用刚刚清醒不久的脑子思考各种对策。

“你叫什么?是从哪里偷渡过来的?职业是什么?目的是什么?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他连珠炮般的盘问几乎切中了所有的关键点。

男人似乎对此并不感到意外,而是咳嗽了一下,平静地说道:“在我明白我在和谁谈话以及我身处何地之前,我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你会中文,证明你肯定是从大陆地区过来的。”男子仍然严肃。

男人不再说话,用眼神和沉默一起强调他刚才的所言。

男子这次沉吟片刻,从西服内衬里拿出证件:“我是中华民国国家安全局第二处副主任黎杰,你现在在台北国防医学院三军总军医院里。”

“什么,我在台北?”这次男人感到惊讶了,“我记得我是在金门岛上面被军队抓住的。——今天几号了?”

黎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被抓已经是两天前的事情了,你在金门岛上接受了取子弹的手术,手术后你至少醒过来两次,嘴里一直念念有词地说‘到了,这里是台湾,民主、自由的象征地’。怎么,你该不会说你都忘了?”

男人惊讶的眼神并没有消失,看上去他是真的忘了,虽然他自己都不相信,不过对方显然不会骗他。

“不是因为你做完手术后有多次保持清醒状态,且没有生命危险,你不会这么快被运输机送到台北来——我还以为你脑袋瓜子是正常的,现在看来,你应该被放在那里多呆几天。”

“不用了,我觉得至少我现在是清醒的。”男人下意识推了一下之前自己戴着的那副眼镜,不过他推到的只是空气,眼镜早不知跑哪里去了。

“你现在已经知道你在哪以及我的身份,那我希望你现在回答我,你到底是什么人?”黎杰的口气不依不饶。

男人这次仍然保持着小一分钟的沉默,随后坚决地答道:“我现在还不能说。——我需要得到书面询问我的授权,不管是军方还是情报部门,我希望你现在已经完成了向你们的总统申请的工作。”

黎杰严肃的表情逐渐转变为愤怒,话出口时,这种情绪更加强烈:“你以为你是谁?请注意你现在的身份,不管你是偷渡客还是共谍,你能做的就只能是如实回答我的问题,你没有权力来管我们的程序!”

男人这次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我想说的事情非同小可,不得到书面授权以及不在完全保密的前提下,我不会说哪怕一个标点符号。不过我可以提前透露——我要说的事情可能关乎着两个地区,不,两个国家,乃至全世界的命运。希望你以及整个台湾,都要慎重对待。”

黎杰这次没有再说话,脸色的怒气有些消散,男人趁机再添一把火:“我要说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关于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丧尸事件’背后的一切。——嘿嘿,我觉得对台湾来说,不正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宝贝吗?这可是中情局也不一定能搜集到的特号情报。”

黎杰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下一章
1
分享 2021-04-30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