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第23章 平民窟】

上一章地址: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3696

(北京日报,2016年9月30日)

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致全国人民电

鉴于近日北京已经发生了严重的不明疫情,现通知广大市民,从9月30日开始,包括河南河北在内的两个省将实施戒严,所有民用车辆暂停运行,超市和商店将实施管制,无关人员禁止在军事行动地区逗留。

戒严期间,供水、供食、供电及通讯运转统一由军方管理,中小学生全部提前放假,戒严持续时间由未来疫情状况决定。

戒严期间,希望所有市民遵纪守法。特别提醒,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人不得在微信、微博等公共平台发布谣言及扰乱公共秩序的消息或是在品葱等墙外网站借题发挥,写有关末日的小说。情节严重者,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可以最高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

自古以来,灾难兴邦,中华民族在一次次灾难中都在党的领导下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这次也一定能度过难关,振兴中华。


(9月30日,北京,上午八点)

老杨是北京市的一名普通超市老板,女儿女婿结婚后就去了南方,只有老伴陪伴自己。最近老有人在外传所谓“末日”谣言,老杨起先并不相信,后来却动摇了,打电话想要确保女儿女婿安全,但发现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打不通,用手机打也一样,打10086去问,被告知是线路故障,短时间内修不好。很快在报纸上老杨看见了政府公开宣布的戒严令,全城现在已经是人心惶惶了。

在一片往常的嘈杂和心中的不安之中,老杨打开了超市的门,准备开始一天的正常营业。刚一开门,就看见一群人一窝蜂冲了进来,现在才八点钟,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而且老杨发现前面进来的还貌似正常,但后面的一些人竟然拿着各种钢棍、锄头,穿着打扮貌似是农民工的一些平常很少光顾的人也跟进来了。一些人冲到超市货架上,疯狂抢着各种食品,老杨刚开始还有些欣喜,但后面就发现不对了。几个农民工随便抓起一些零食包装袋,不打算付钱就准备往外面跑!

老杨一下子明白过来,赶忙冲上前去,拦住了一个想要夺路而逃的农民工:“你干什么?你还没付钱呢!”

农民工穿着一身一看就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服装,脚下一双解放鞋,转过头来一脸凶光,一说话唾液到处飞:“你给我走开!听到没有?!政府现在下狠手了,军队马上要进城!不趁机搞点食品生活用品,以后就麻烦了,快放开,我们也要活命,你说是不是?”

老杨拼命拉着对方的脏衣袖,一脸低声下气:“不要啊!你抢了我们的店,我们怎么活啊?”逐渐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占下风,小超市规模不大,除了他和老伴两个没有其他营业员,面对蜂拥而入且很多不怀好意的人群,他们根本无力抵抗。

“老东西,放手!放手!!听见没有?!妈的,不放是吧?”农民工被激怒了,忽然操起随身携带的一根钢棍,就向老杨的脑袋一棍子砸下来。

“你干什么?!你不要乱来!!!”老杨大惊失色,本能地连忙举起双手阻挡,农民工显然并不是吓唬吓唬,而是动真格,一棍子敲在老杨挡住的双臂上,疼得老杨当场摔在地上,双手离开了头部,农民工似乎并不解气,又一棍子敲下来,这下直接敲在脑袋上,一下子敲出一片血。

老杨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

农民工跑走了。本来还打算付钱的几个人一见状,立刻倒戈,少惹事为妙!赶快拿着各自的东西跑了出去。没一个人上前去查看情况,更没人打算阻止刚刚发生的罪恶。

老杨吃力地摸着脑袋上的伤口爬起来,手一摸,放到眼前看,一手的鲜红液体,调整好视线,便看见老伴也在哀求不要抢东西,甚至竟然当场跪下了,抓住一个人的裤腿不松手。

那个人留着毛寸头,手里拿着一罐桶装饮用水,脚一次一次踢在老伴心口上:“狗日的的,滚!滚开!!滚开!!”

老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几脚都没有把她踢开。死死抓住对方的裤腿不放。

“你不要逼我,你不要逼我!!”毛寸头高声喊着,眼中的怒火逐渐转为杀机,“赶快放手!!放手啊!!!”

毛寸头真的认为自己被逼,丢下饮用水,操起棍子,大喊一声,一棍砸向老伴脑袋,老伴当即昏迷,毛寸头抓着棍子一棒接着一棒地敲在她的脑袋上,棒棒见血,每敲一次,毛寸头就发疯般地大吼一声,吓得一旁的几个女的早已尖叫逃走,而更多的人,却根本面无表情,仿佛这一切再正常不过,有的甚至缓步离去。

毛寸头每一棍都下的是死手,金属棍子敲在脆弱的后脑勺部位,马上制造出一个巨大的血口,一棒棒继续敲,直让伤口不断扩大,不知道敲了多少棒,最后一棒下来,老伴的半个脑袋忽然像是西瓜一样炸了个口,一大堆不知道什么东西和鲜血喷涌而出,溅得毛寸头满身都是。

毛寸头在鲜血的刺激下这才有些清醒了,他晃了晃脑袋,看见眼前一切,仿佛刚才回过神来,顿时惊慌失措。一旁观看了整个过程的老杨认定,这恐怕是永远也挥之不去的阴影了,艰难地半爬半走地来到收银台前面,拿起上面的电话,拨通110报警。

毛寸头转身就往外跑,连饮用水都丢在原地不要了。

电话传来嘟嘟声,占线,110竟然也会占线!

有几个还在清醒的人,看着眼前一片血洼,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老人,也呆立在原地,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幻象还是现实?

老杨双眼爆红,额头上青筋暴起,一侧的伤口一直在淌血,从右侧眼睛轮廓往下滴落,像是加上了一条红刀疤。老杨一言未发,静静地从货架第三排处拿起一把包装好的菜刀,几下子撕开包装,扔在地上,右手拿刀,面见眼前一个吓得捂住嘴巴,穿着白色休闲服,戴着帽子,年纪不大的女孩,什么都没说,一刀就往她背上招呼。

女孩旁边有个男青年,是她的男朋友,见状大事不好,赶快上前阻拦,但在这种失去理智的人面前,阻拦已经等同于阻挡,老杨一刀下来,当场砍中男青年的左侧肩胛骨,刀子一发力往里深达几公分,男青年放声大叫。女孩见状更是尖叫,想跑,却又放不下她男朋友,老杨表情僵硬、木然,菜刀卡在男青年肩膀上,老杨却连刀都没拔,又从货架上取下一把新的刀子,走到已经双腿发不起力的女孩面前,一刀捅向她的腹部,女孩被捅倒在地,老杨不像毛寸头那样吼叫,但这种寂静已经更让人恐惧,连续往其腹部捅了五刀,直到女孩发不出惨叫了,又往左胸上补一刀进去。之后嚓的一声拔出来,刀子连同刀把都被染成了红色。

男青年看着这一切已经呼吸都呼不出来了,左肩还在剧痛,来不及为女朋友哭喊惋惜什么,因为他连自己接下来的命运都只能看老杨脸色行事。

另一群准备往里冲,手里拿着各种家伙的农民工吓呆了,虽然数量上占压倒优势,但见这情形显然也没有之前邪恶嚣张气焰还打算往里抢了,一个个呆在在原地。

“还有哪个准备进来的?”老杨握着滴血的菜刀。

“还有哪个狗日的准备过来单挑?!”老杨发出这辈子最大的吼叫。

农民工们顿作鸟兽散……

——————————

小林是花园小区的业主,年23岁,一天前刚和丈夫刘刚领了结婚证,丈夫从大学时代追了她三年,小吴十分保守,不仅从没让人碰过,连手都没和男生拉过,花了很大力气才终于到手,毕业后修成正果。

对最近的各种传闻他们一直都不信,因为正筹划着去哪里度假。然而,很快更确切的小道消息散播,邻居有很多是年轻人,说什么丧尸爆发,末日就要来了,政府已经下令戒严了,到时候连用电都会被管制!望见满大街都是为“末日”做准备,刘刚坐不住了,也跟着跑到街上抢购各种物品去了。一个人在家中。空气中仿佛散发着各种不寻常的气息,令孤单的小林各种后怕,总觉得有什么事会发生。她抓起电话给丈夫打手机,但响了很多声都没人接,这时,大街上传来一些砸东西声、摔倒声和人大喊的声音,弄得她更是心惊胆战。

她抱着一个桃心枕头,捂了捂自己的睡衣。

门咔嚓咔嚓地响了几声,从外面打开了,小林原本欣喜若狂,以为丈夫回来了,结果门一开,两个陌生面孔出现在眼前,小林大惊。门外站着两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人,满脸堆着丑陋的笑容。一个保安拔下了插在门上面的钥匙。

保安王二和陈五是两表兄弟,曾因打架、盗窃等被判过五年,出狱后找不到工作,曾跑到这里的小区来应聘保安,但因有劣迹没被批准,二人干起老勾当,农村出生,没文化,三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两条,一直对着各种美女照片撸管,经常半夜一起比谁先不射。最近北京似乎出了事情,二人趁乱一直蠢蠢欲动,准备干点儿大的,于是盯上了经常上下班出入小区的小林漂亮身躯,仔细鼓捣她家门锁,配了把万能钥匙。

小林当场就瘫坐在沙发上,二人一脸淫笑,看着小吴苗条的身躯和散发着淡香的睡衣,下面的东西一下子就大了几倍。王二一下扑上去,揪住小林的睡衣就撕拉起来。

小林的丈夫刘刚回来时看见大门开着,顿时觉得大事不妙,赶忙冲进家门,就看见王二、陈五欲行不轨,妻子的左侧睡衣衣袖撕下一大片,白花花的手臂露在外面。刘刚气血上涌,大叫着冲过去一脚踢在陈五的屁股上,陈五大叫着转头,二人一涌上前,刘刚与其展开搏斗,但他是个公司小职员,根本对打架一窍不通,终因双拳难敌四手,很快陷入劣势,被二人打得头破血流。

刘刚被王二带来的绳子捆了个结实,嘴里塞了一大团抹布。

小林发出呜呜声,惊恐地看着一切,那一刻,她知道,恐怕自己经历的事情比死都还要可怕。

“小样儿,我看你怎么办?”王二在他的脸蛋上摸了一下。

“看好了,我们现在准备日你老婆!”陈五更是笑着裤子都脱了。

小林也被绑了起来,嘴被塞住,哭不出来,但拼命流泪,花了二十三年保存下来的贞洁,连丈夫都来不及抚摸和享受,就准备给人渣了。

陈五不顾小吴哭叫,迅速撕扯下小林身上仅存的各种衣物。

……

“妈的,这丫头还是处,这票子赚大了啊!”陈五在运动中见着小林下面流出的红色液体,心中更是兴奋,当即又凑上前去,用臭嘴堵住了小林的唇。

“搞快点搞快点,让我也来一炮!”王二兴奋得大叫道。

刘刚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下一章地址: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3827
3
分享 2020-02-05

1 个评论

顶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