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第87章 国安法】

上一章地址: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5485

近段时间,本人处理了很多事情(放心没被拉清单,本人一向注重安全防护和渠道隐匿),前天基本忙完,并已经完成对墙外大学的申请。所以小说一直搁置了,当然,美国大选之内的政治时事一直都在关注。不过尽管安顿下来了,以后也只能星期六更新了,平常实在腾不出时间。未来走正式出版道路小说也许要大改,不过那是后话。不管怎样,感谢所有支持我的读者。哪怕没人看这里也能让我自由创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公告(2019年10月1日)
       
                自6月12日香港特别行政区因修例风波爆发大规模示威以来,一小撮乱港分子使用暴力冲击各政府机关,严重影响特区正常生活及经济发展,乱港分子公然用“港独”口号实施破坏行动,甚至殴打、侮辱港警,严重破坏一国两制。经国务院、政治局开会决定,将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法条全文将于11月1日正式公布并实施,特此公告。
       
     
      “主席,你不是准了我七天假吗?今天才第三天啊?”主席专用座机的话筒里,传来了尹桥略为不满的声音和不断起伏的肢体运动声。
    
    主席已经猜到大概,不过并未将闲话推到明面上,而是直接说正事:“给你1个小时时间,马上回国安委并来官邸上报道,否则国安委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你就别坐了!”
   
     放下电话,大汗淋漓的尹桥从赤裸的女性按摩师的身上下来,用纸巾擦了擦头上的汗。
  
     “妈的,老子刚刚在兴头上!我他妈削了他!!”尹桥气愤地一把将电话砸在桌子上,拿起椅子的衣服胡乱地穿着。
  
      “老总,没事,下次再来啊!”按摩师保持职业性微笑,熟练地穿上胸罩和内裤。尹桥并未回话,穿好衣服裤子就小跑而去。待尹桥离开牌子上写着的“VIP雅间:27岁”的套房后,按摩师确认人已走远,门关死,脸上的微笑才消失。“年纪大了真是难伺候,没那个电话,估计也就三分钟射了。”
      ......
   
    (中南海)
   
   主席坐在办公桌前面已经等候多时。
  
   “怎么,打扰你休假了?”主席见着尹桥的时候,说话的语气不知道是不是在酝酿风暴。
  
   “不敢,不敢!”尹桥连忙陪笑,“国安委全组随时听候您的调遣————话说这么着急地把我叫回来,一定是要商量大事吧?”
  
   主席不说话,他将早已放在桌前的一个连线的电子仪器上面的红色按钮按下。接着,那仪器里即刻传来了尹桥的声音:“......妈的,老子刚刚在兴头上!我他妈削了他!”不等面色煞白的尹桥解释,主席关闭了机器,说道:“九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随时监听军队、武警及党内政治局委员以上级别官员的电话通讯信息,含电话、邮件、微信等。顺便再说一下,最近‘公主’还在负责和战略支援部队对接分析境内外情报。没记错的话,‘公主’是你们官员私下称呼我独生女的代号。”
  
    尹桥这次脑袋上出的汗已经远远超过了床上大战时的量。外传主席是个连回车键都不懂控制什么的电子技术盲,但或许这并不影响他能够集结党内的专家们实施全方位立体监控,并获得第一手资料。
   
   “帐是记在那儿的,一定要有敬畏之心,头上三尺有神明。国家现在面临一九八九政治风波以来最大的生死存亡时刻,对其他破事,我暂时没精力管。我希望不要再听到某些对我不利的东西。”主席推了一下老花眼镜。他没有发怒的结果让尹桥安下了心,在尹桥看来,不追究他私下发表“不当言论”的恩赐都已足以让自己感激涕零了,那么,接下来要是主席有什么重要安排,自己还敢不从吗?
  
   “行了,废话说得有点多了。这次我召你回来,就是安排国安委尽快解决国内丧尸及香港问题,以及明年1月1日实行的‘银色刺刀’行动。”
  
    “我想冒昧地问一下。”尹桥斟酌了很长片刻,才鼓起了勇气,“现在我们面对极其严峻和孤立的国际形势,政治局对《国安法》的通过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吗?”
   
    主席似乎早已对尹桥的疑虑有所准备,此刻,他笑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香港闹的事情已经无法收场,云南和四川两个省现在也基本没救了。以美国为首的境外反华势力已经磨刀霍霍,这个时刻镇压乱港分子运动,是不是支着脑袋等美国手里的剑砍下来?台湾民进党当局对‘一国两制’的认可已经基本不复存在,中央还指望用什么和平方法完成毛主席统一台湾的夙愿?”
   
    主席的话一阵见血,倒让尹桥陷入沉默和震慑。
   
    “外界盛传我是个治国无方,整人一流的呆瓜。所谓中国的‘自由派人士’甚至称我为‘总加速师’。其实我对这些成见是没有多大意见的。”主席捧起桌上的茶杯,悠闲得喝了一口:“因为那些鼠辈根本就不知道,‘银色刺刀’行动的本质。”
 
   尹桥明白了些味儿:“难不成,《国安法》也是‘银色刺刀’行动的一环?”
 
   “岂止是一环,是极其重要的一环!”主席强调道,“你想想看,由于国内疫情影响,大部分发达国家已经对中国采取了封锁边境措施,如此以来,要对台湾实施开战的最佳渠道,已经基本上断掉了。”
 
   “台湾那个弹丸之地,难道不能派登陆部队来个闪电战正面攻下吗?还需要什么‘最佳渠道’?”尹桥十分不解:“台军不过20万现役部队而已。”
  
   “七十年前,德国就是企图用闪电战一击打垮苏联,结果呢?”主席对尹桥的外行显得有些无语。
 
   “......苏联比台湾的纵深大太多了吧,别忘了德国闪电战在欧洲的横行。而且,现在可不是七十年前的阵地战了,我们有比对岸先进得多的导弹!”
 
   “想问题,最忌讳地就是看表面!”主席拍了一下桌子,“算了。鉴于你是国安委的,对军事的了解匮乏也是必然的,我没时间给你上军事课。总之告诉你,要对台湾开战,不是一次快速攻击就能解决问题的,如果我们不能到台湾的弱点,让他们把闪电战变成了消耗战,我们就进退两难了。”
 
   尹桥以前似乎完全没想这么复杂过。
 
   “所以,这就是我通过《国安法》的目的,既让香港闭嘴,又为明年的统一台湾大业做好了铺垫,可谓是一举两得。不知晓的人,包括美国,可能都还以为我是头脑晕了在搞‘加速’。现在离‘银色刺刀’行动的正式启用已经只剩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而这三个月,我们必须做好对台舆论上的准备,加紧做好战略欺骗工作,以让他们像当年苏联那样错误预判我们的进攻时间,甚至不知道是否发起进攻。”
 
   “主席,两岸分治七十年。虽然我对两岸统一的终极目标持绝对支持立场,但我还是没想到您会这么快动手,我们为什么不等一等,让国内的情况好转后,准备充分后再发动统一战争呢?”尹桥曾经梦到过多次台湾的那位领导人在宪兵队的簇拥上向大陆统帅部递上无条件投降签字书,当这一刻似乎马上要成为现实时,他除了激动,更带着些失态。

    “因为台湾已经通过特殊管道获得了我们目前爆发的丧尸病毒的全盘资料,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已经利用我们这三年被病毒搞得焦头烂额的宝贵时机,取得了对病毒的突破性研究。”主席说出这番话时,面色平静,看来,已经不是刚刚得到的消息。
 
   “要是再拖下去,待台湾全面将病毒武器化,使之拥有和核弹差不多威力的生化武器,我们就将彻底失去对台武统的机会。”主席朝已经面色惊骇到半张着口的尹桥说,当他说到这里时,有些无奈地低下了头,看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客观存在的原因,他并不希望马上出兵台湾。
 
   尹桥足足有半分钟没说话,并且保持着那个惊异表情。
 
  主席也并不回话,这样的消息当然够眼前刚刚得到的这个人用尽脑中的惊骇神经元。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因为这是国家最高机密————绝密。”主席对答如流。
 
  “......”尹桥先是有些奇怪,随后明白了什么,说:“您既然信任国安委,为何不将‘银色刺刀’行动的详细情况告诉我呢?说不定我能帮您参谋参谋?”
 
  “这个,属于特级机密,明年1月1日之前,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主席话锋一转,“对了,听说国安委北京的基层特派局前几天有几个人失踪了,请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委托了特派局局长,正在进行调查。同时失踪的,还有那个疑似吐娅团伙的被捕男人。”

   “这件事情我全权委托给你了。”主席严肃地说道:“如果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是,是!保证不出问题!”
 
下一章地址: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6356
1
分享 2020-11-15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