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第86章 夹蛋器】

上一章地址: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5484


(????????)

两名墨镜是被两桶水浇醒的。不过醒来时有一个脸上的墨镜已经不见了踪影,另外一个墨镜挂在脖子上,一边的镜片已经粉碎。

“呵,醒了啊,委屈二位以这种方式到府上一坐,实在是抱歉,不是真有紧急事务,我也不会劳二位大驾。”审问两名墨镜的是一个穿着黑斗篷,戴着骷髅面具的人,面具十分逼真,獠牙外露,狰狞无比,所说出的每一句话,似乎都随着骷髅的獠牙在冷笑。

墨镜们的双手和双脚被麻绳捆住,见着眼前这个魔鬼般的人,吓得连忙将目光移开,却发现所能看到之处竟然全都是一模一样的面孔,一样的骷髅,一样的獠牙,一样的狰狞。

“你们是谁?”一个墨镜回过神来,说话间眼神四处游移,“你们胆子不小啊,知道老子后台是什么吗?老子是国家安全委————啊!!!!!”

骷髅头不让其把话说完,将一根从废旧水泥块上拆下来的钢筋,一头扎进墨镜的大腿里:“你是国家主席,到我这儿也得蜷着—————听明白了吗?”

另一个墨镜见着同伴的惨状,已经魂不附体,作为国安委的特派员,他完全没料到,有一天也会和那些引颈受戮的羔羊互换角色。

“冷静下来了?很好!”骷髅头拍了拍墨镜的脑袋,“很多犯罪分子热衷于给警察说,‘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我不想这样。我倒是乐意告诉我究竟是干啥的。”说到这里,骷髅头突然上前一步,掐住了墨镜的脖子。

“老子就是你们共党天天想抓的东突恐怖分子!”骷髅头手里的劲儿猛地加大,墨镜禁不住咳嗽起来,直到眼睛出现窒息后的晕眩,骷髅头才放开了手。

“你放心,老子把新疆分裂出去之前还不会要你的命。”

“嘿,嘿嘿嘿————”墨镜咧开嘴,发出一阵阵笑声,脸上的水渍未干,顺着下颌滴落,“我日你妈的,老子这条命自从交给党,就不知道怕死是什么意思。你们有种啊,就弄死老子,等大军开到,你们个个都是螳臂挡车的歹徒,哈哈哈哈————啊!!!”

一个骷髅头端起手里的AK47突击步枪,朝着墨镜的皮鞋就是一梭子,子弹连皮鞋带脚穿了个透心凉。

“领主,这小子废了,审另一个吧。”

“不慌。”领主从斗篷口袋里掏出一根烟,从面具下放的孔洞伸进去,悠闲地点燃。“骷髅头”叼着香烟,惬意地吸了一大口,然后从獠牙中喷出缕缕青烟。

“你审那小子的时候,不是也说命其实不重要吗?”领主朝墨镜吐了一口烟,后者受到子弹和钢筋的双重折磨,说话已经有气无力。

“是啊,比命重要的东西太多了,比方说,蛋蛋。”领主说完,“嘿嘿”笑了两声。

“你们,你们他妈的要干什么......”领主朝旁边的人挥了下手,“我今天就要看看,你的蛋蛋是不是也交给党了.....”

“喂,等等!等等,等等!!!”墨镜急得大叫,“我说,我说,我什么的说!!”

领主将抽剩的烟蒂扔到地上,一脚踏灭。“呵,我还没问呢,怎么就说了?”

“我说,我说,我说啊!!”墨镜鼻涕眼泪一直往下流。

“这小子,是不是成天用酷刑逼供,自己都给绕进去了?”一个骷髅头打趣道。

“行啊。”领主蹲下身去,“什么都说是吧。”

“说,说,说。”墨镜不再反抗。

“听说你们最近在执行秘密任务,北京外围不过就是一批土匪团,值得动用特种兵?我倒是对这感兴趣啊。”

旁边的那个墨镜,刚看见对同伴的折磨,已经跟着一起崩溃了,这时听见这帮人消息居然灵通到这种程度,则开始对这帮人的来历产生了质疑:国家盛传的东突恐怖分子什么时候牛逼到这种程度了?如果是这样,这个国家是不是真的快完了?

“额,啊。具体细节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国安委说那个男人是土匪帮的一个成员,那个土匪帮的首领是个重要人物,别的我就不清楚了。”

领主面具下面的眉头皱了一下。

“求,求求你,我知道的都说了。”

“那个土匪首领叫什么名字?!”领主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我不知道。”

领主对这个回答显然并不满意,上前一把抓住墨镜腿上的钢筋,向左划。

“啊!!!!!”墨镜大声惨叫。

“大哥,大哥,我们真的不知道。”旁边的墨镜吓得直接道出实情,仿佛刑具用在了自己身上。

骷髅头转过身来,眼神直逼另一个墨镜,头上的两个黑洞让墨镜几乎当场漏尿。

“真的不知道?”骷髅头的嘴里喷出的寒风仿佛刺穿墨镜的心。

墨镜只剩下点头的力气。

“把那玩意儿搬出来。”

两个骷髅头将之前用于夹蛋的装置横过来放在二人眼前。两人顿时面如土色。

“这玩意儿是哪个狗日的发明的。”领主整了一下头上的面具,“本来还以为当局活摘器官是谣言,现在看来实锤了。也罢,这玩意儿,给你们两个上倒是最相配的了。————把这人睾丸活摘了,看这小子还知不知道土匪首领的名字。

“喂,别,别,救命,救命啊!!!”

骷髅头像之前墨镜对付男人一样,将其裤子拔下,将夹蛋器放在男人的关键部位上面。

“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墨镜无助地挣扎着。

领主似乎另有打算,他挥手表示,将这人的蛋切下来。于是,随着一声剧烈的嚎叫,男子的两个蛋被当场和肢体分离,鲜血和其他液体一喷三尺高。两个蛋滚进了装置里面最后段的两个容器里。

被子弹和钢筋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墨镜,这时已经晕了过去。

“领主,他们应该是真的不知道。”

“这个我清楚。”领主答道,“她是不是吐娅,我只需要问那个男人,不过那位蛋都没了,估计短时间很难问出什么来。要是真的是吐娅的话,对我们来说,时机就已经成熟了。”

“?”

“等了三年,这一天总算是来到了。”

......

————————————————————————————————

(二十分钟后)

“喂,你没事吧。”领主望着眼前的这个下体包着几层绷带的男人,费了很大的勇气才问出这句话。

男子轻蔑地望了他一眼。

“蛋都没了,还叫没事?我不想活了,有没有毒药,给我来个痛快的?”

“有件事我告诉你,把你蛋割下来的那两个人,已经被我切了蛋了。”

男子诧异地抬起头,望着眼前的这个骷髅面具。但眼神里,仍然充满失去命根后的绝望。

“我可以帮你向政权复仇,只要你按我说的做。”领主低声说着,“现在你只需要回答我,愿不愿意。”

男子眼神迷茫,似乎用仅存的脑细胞思考这个问题。

“没关系,我可以等,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好好养伤,这三天的食宿免费。”

“等等。”男子在领主离去之前喊了一声。

不等领主问怎么回事,那男子仿佛是早已下定了决心:“你要我怎么做?”

领主面具底下的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下一章地址: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6355
1
分享 2020-10-24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