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70章 小区动荡】

上一章

(幸福小区,1月10日)

今天是武汉封城第29天,小区封锁第一个月整。

黄进以前从来没有喝酒的习惯,他视酒为粪土,认为警察喝酒属于知法犯法,在队里时见着喝酒误事的不下少数,因此一直不喝。但是,这天晚上他见着几个下属在监控室竟摆了一桌子“酒席”,瓜子壳、薯片袋、豆腐干袋等垃圾遍地都是,下属们将警服、警帽等代表着昔日威严和守法的道具胡乱地丢在椅子或是地上,谈笑间看不出半点警察的模样。见此情景,他不仅不斥责下属,反而一起加入了他们的聚会。

警察们一边喝酒、吃着下酒菜,一边划拳。以前的时候,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换在平时,一个个警服都别想再穿了。

“队长,你也喝上了?!”俞海龙左手拿着啤酒罐,右手拍在黄进的肩膀上,打趣道。

黄进看了俞海龙笑得快要烂掉的脸,一言不发。拉开易拉罐,大大喝了一口啤酒。

“队长,不瞒你说,我又借查房名义给几个女性住户的卧室和浴室里安了针孔摄像头,这几天拍的片儿估计都可以拿到网上卖了!特别是有一个,奶子大得惊人————嘿嘿,你要不要看看?”

一伙的几个人又大笑起来,看来,这样的逍遥日子果然人人都愿意过。

“行了,都给我严肃点儿!”黄进啪的一声把啤酒罐放在桌子上,啤酒溢出撒满半个桌角。

一干人即刻不再谈笑,看着黄进,不知道心里是怎么在想。

“这样的日子,不能再这么过下去!我们得干票大的!”黄进厉声说道。

俞海龙有些醉了,但还是有些明白了黄进的意思,他本想开口阻止,不过黄进似乎看出他的意思,桌子下面的脚踩了俞海龙一下,示意他不要插嘴。

“队长,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干票大的?”一个下属问道,“我们在这里过得还不够逍遥自在吗?有酒可喝,有肉可吃,有女人可看,就差没女人可嫖了,是不?哈哈哈哈......”

黄进跟着讽刺地嬉笑两声,然后郑重地说道:“根据今早的情况,张星他们已经联系上了增援的军队,听说,这次是北京亲自派来的特种部队。”

这消息如果是一个月前,众人都会把它当成天大的好事,可时至今日,众人都明白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

黄进看着众人不再玩笑的脸,有些幸灾乐祸:“怎么了?一个二个刚不是很牛吗?怎么现在怂了?知道军队要是恢复城市秩序,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真可谓是一针见血。

“队长。”一个下属想了想,开口道,“其实,我们也不过是被这该死的封锁政策关疯了,偶尔开点小差,做了点出格的事情而已。毕竟军队能不能控制城市,这不是我们说了算的,我们总不能不让军队恢复秩序吧?如果恢复了,大不了封城结束,回到以前的警队生活,该干嘛干嘛。我倒是真没什么大的念想了。”

其他下属的脸上也尽是失落,虽然很不甘心,但如果真如他所说,那也没其他办法。

黄进敲了几下桌子:“所以,你们几个没听明白我说的吗?!有志的就必须跟着我干票大的!”

“队长,玩笑现在就不要开了吧。”下属笑着喝了口酒,“你能干票什么大的?就凭我们这警队的几条烧火棍,要和军队干仗?连张星那家伙的人都能轻松解决我们!”

黄进盯着他,并没有赞同:“我有个计划,如果成了。告诉各位,不仅可以继续过逍遥日子,就算军队真的控制城市,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而且,根据我今早偷听张星那边联络得到的消息,北京这次只派了兵力不多的一支特种部队,并没有大张旗鼓地出动地面部队,所以,他们现在还处于分散状态,能不能控制城市,不是毫无悬念的。”

几个下属瞪大双眼,似乎是在怀疑黄进是不是在吹牛,而俞海龙事先与黄进谈过,知道一些内幕,但也对此并不抱太大希望。

“我现在丑话说在前面,想退出的人,我不强求。”黄进说话间,眼光直视众人。

众人这时倒没有表态,对他们来说,听听黄进的计划究竟是什么,才是最关心的。

“计划的关键,首先就是改变力量对比......”

————————

赵丽雅今天又开了擦边直播,收入比上次增加了百分之十七点二。有色友公然提议干脆脱了算了,反正现在网警也管不过来,赵丽雅明确表示了拒绝,并告知如果太过分的言论将删除拉黑处理。

陈斌每天都忙着整理物资,盘算着手里的能坚持多长时间。这天和往常一样,但就在陈斌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家里的门突然被人推开。陈斌吓了一跳,忙向门口望去,只见三个男人径直走了进来,进门连鞋子也不脱,走向陈斌家的客厅,并坐在了他的沙发上。

陈斌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朝门口看去。看来,之前警察破坏自家大门一直得不到修复,现在惹了大祸,别人至少还有扇门保护隐私,现在自己家连这个都成了奢望。

“你们,是什么人?跑进我家来干什么?!”陈斌厉声质问眼前的三个男人,他们没穿制服,可能不是警方或者军方的人,看装束像是本楼的邻居住户。

领头的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随意地掏出一支烟点上,呼出一口气。看样子一点儿也不把这当成邻居的家,也一点儿不慌,慢悠悠地说道:“伙计,别害怕,我是你们的邻居,鄙人名叫吴灏。你叫陈斌吧?嘿嘿,我知道你的一些事情,听说你一个人‘英勇斗警察’,打得他们闻风丧胆,我可是都要佩服三分呢。”

面临这群不讲礼貌的人,陈斌毫不客气:“你们什么意思?我的家是你们想进就进的吗?!没事的话给我出去,赶紧的!”

陈斌眼下还有一件事很纳闷,封锁小区的规矩不是任何人不准出门吗,这些人是怎么出来的?!

吴灏显然不会就范,他继续悠闲地吸着烟。赵丽雅这时恰好出来,看着几个男人,吓得不由得叫了一声。

吴灏身旁的两个男人露出两个猥琐的笑容,赵丽雅随即躲回了卧室。

“呵呵,警察?警察就算了吧,他们现在恐怕连自己也管不过来了,所以自然也就管不了我们几个上门拜访你了。不信的话,你可以去看看外面。”

陈斌还真向窗外看了看,此刻,小区与一个月前大相径庭,完全看不见一个巡逻的警察或是防疫员。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有话直说,否则我马上报警!”陈斌喊道。

“哥子。我也就不多说客套话了。”吴灏将烟掐灭在茶几上的烟缸里,“听说你家囤积了不少粮食,叫你分摊一点出来,不过分吧?”

陈斌瞬间就明白过来这群人的用意,而且只怕还不会有表面上这么简单。

堆在客厅里的几大包食品证实了一切,陈斌不太好隐瞒,但嘴里这样说:“你不会自己去买?”

“呵呵,能自己去买,我就不会来找你了。知不知道,现在居委会已经禁止这里的人去买食物了,甚至包括日用品,那帮贪污分子,不但公然吃回扣,还扣留有些住户合法购买的食水,你想让我去和他们淌浑水?”

陈斌清楚,恐怕用普通手段,是无法赶走这群人了。对方一下子来了三个,自己一个人肯定不是对手。

幸好,之前有所准备,看来是天助!

“陈斌,我不想动武。本来嘛,一个住户的人闹得兵戎相见对谁都没有好处。龙哥!”吴灏嬉笑着挥手,身后的男人掏出腰间的武器,一把六尺长的西瓜刀赫然在手。

“切西瓜一刀见红,切人估计也一样。”吴灏笑道,眼里露出杀机。

“在警察眼皮子底下杀人,我看你真的是活腻了。”陈斌对此倒是不惧,他慢慢走到电视桌前,伸手摸了摸坐垫下面。

龙哥站起身,慢慢踱步走到陈斌面前,用刀指着陈斌的胸脯:“我给你十秒钟时间改变你的想法。”

陈斌笑了一下,从坐垫下面摸出了之前从警察手里抢来的那把五四手枪,拉了一下套筒,右手拨拉扳机上方的保险,枪口直指龙哥天灵盖:“我给你五秒钟时间滚出我的家。”

陈斌这几日除了整理物品,还专门上网学了一下枪支开保险和简易使用方式,为此那把枪就是最好的训练工具。

龙哥显然没料到陈斌有枪,退后了一大步。拿着西瓜刀的手竟然开始颤抖。

不等吴灏等人开口,陈斌又加了一句:“如果你们认为我手里这玩意儿是假的话,要不要拿脑袋来试一试?”

吴灏手势示意龙哥退下,眉头皱了一下,随后又舒缓开来,口中道:“行啊,我之前只知道你和警察干过一仗,却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抢枪?得,抢夺警械,该当何罪?!”

“私闯民宅,该当何罪?!”陈斌反唇相讥。

“......行,你小子翅膀硬,你爷爷我今天暂且退下,不过你给老子等着,今后有你好看的,龙哥,今天就到这里,先撤!”

“我爷爷当年就是被我打死的,不想死就给老子都滚!”

......

陈斌有惊无险地赶跑了吴灏一伙人,他关上大门,想了想,冲进工具间,拿来绝缘胶带,将坏掉的门锁和缝隙粘了几层。

赵丽雅早就吓得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了。直到陈斌到卧室来的时候,她仍然用被子蒙着脑袋,说不出话来。

下一章
0
分享 2021-06-20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