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27章 审讯】

上一章

男人坐在审讯椅上,双手被木板和电子手铐双重固定,动弹不得。但此人表情平静,不抱怨一个字,而且还仿佛信心十足,静候这场一般人并不期待的审讯。

他的前面坐着三个人,他谁也不认识,三人的面目不冷不热,不过可以看出他们强烈的求知欲,而这种求知欲与小孩的好奇有着本质区别,他们需要的是不惜一切代价从男人身上把想知道的一切通通挖出来。

“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审讯室是完全密封状态,没有窃听器,没有守门人,一切权限仅限中华民国国家安全局第二部。你说的每一个字,我们只会在适当的时候上报总统,在获得确切指令前,不会让任何下级知道你说的任何消息。”坐在中间的一名男子对他郑重说道,“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男人却并未露出放心的表情,而是环顾四周,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室内的一扇玻璃窗上,里面反射出了四个人的身躯和位置,看上去似乎是一面镜子。

“把这个窗户关上。”他平静得说。

审讯三人未答话,不约而同看了窗户一样,略显不满。

“别当我是傻子,这是一面单向玻璃,外面的人能看到里面的情景,甚至我还可以假设外面的人已经架设好了窃听装置。”男人强调了一遍。

一个审讯员张口要说些什么,被中间的男子制止。随后那人回答说:“你的警惕性很强,超过了一般人应有的限度,使我不得不怀疑,你是共谍。”

男人发出一阵短暂的笑声,不像是冷笑,而像是一种如释重负。

“我知道我可能说了也没人信。不过我还是表个态吧,我不是共谍,是一个和共匪死磕的人。”

“你以为你说一个‘共匪’就能代表你的反共立场吗?以前审问共谍时和你一样的多了去了。”

“我就知道,我说了也没人信。”男人低了低头。

三个人也短时间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考对策。

男人趁机抬起脑袋,表面自己的强硬态度:“我在病床上就说过了,在我确保一切是完全机密状态,我不会说哪怕一个标点符号。“

中间的男子摸着下巴沉思了半分多钟,随后向两旁的两个人递过去眼神,并小声嘟囔了几句话。

男子随后说道:“看来我有必要表明一下自己的身份————我是中华民国国家安全局第二部部长,我有权利命令下属把这个地方保持为机密状态。”说罢,部长拿起一个微型遥控器,按下一个钮。墙上的单向玻璃发出轻微的机械操作声,一道厚厚的钢板缓缓放下,将单向玻璃遮盖到了后面。

“外面的人,不要监听了,关于情报的事,总统在会议上到时会发放。在此之前,我需要确保权限。”部长往嘴边的微型蓝牙说着,他按了一下免提,里面随即传来声音。

“好,明白了,我现在切断无线电。”

……

“部长带头问话,这是以前审问共谍也没有的待遇。————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问吧,你们想知道什么?”男人这才开始进入正题,而他眼中的警惕性其实并没有放松。

“你叫什么名字?”

“王立强。”

“你有身份证吗?”

“没有,老早就销毁了。”

“你是哪里人?”

“西安。”

“为什么偷渡到台湾来?”

王立强想了想,“我是走投无路才过来的,你知道对面那个国家是怎么对付反共人士的。”

部长显然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他说:“你到底是不是反共的,我并不关心。你之前不是说,你掌握了重要的情报吗?”

“是的,我可没吹牛,关于丧尸的事情。”

部长终于觉得,自己快要接近核心的秘密了,他咽了一口唾沫,让自己狂跳的心平静下来。

“丧尸到底是怎么回事?”

“丧尸病毒是我们研制出来的一种新式生化武器。”

审讯三人组相互对视,其中一人显示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部长此前认为,阴谋论盛传的也就是中共在秘密研制生化武器,但这时有人爆出生化武器是“我们”研制的,这确实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我得提醒你,如果你打算骗我们的话……”

王立强笑了笑:“你们的意思是,我冒着被共匪打死的危险偷渡过来就是为了骗你们?”

“既然你说不是骗我们,那你有证据吗?”

“我有。”王立强果断地回答反而令部长感到惊奇。

王立强早有预料,他继续切入核心:“其实我本人在偷渡之前已经带了一份病毒的样本过来。就算你觉得我是在一派胡言,病毒的样本可是假不了的。”

部长转了钢笔一周,随即说道:“你被发现的时候,身上除了衣服空无一物,你说的样本在哪呢?难不成在路上因为匆忙逃避共党的抓捕不慎弄丢了?”

“这件事情,其实是我在拿命赌。咳咳。”王立强笑了笑,咳嗽了两声。

“你什么意思?”

“还用我再解释吗?病毒,就在我的血液里!”

“你说什么?!”

“我本来是带着病毒的样本跑过来的,但没想到路上遭遇了太多军警的围堵,为了防止病毒灭失,我不得不把它注射到了自己的血液里。”

部长旁边的一个人站了起来,做出要掏出武器的动作。

“你们放心。”王立强笑道,“如果我变成丧尸,就不会在这儿坐着。组织在开发病毒时做过实验,感染病毒者并不会100%变成丧尸。出现了个别人在感染之后没有发病的人,比如在武汉有人被咬伤,没有发病。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们还不清楚。”

部长这次不知道该问什么,他左思右想,才想了一个他认为最有必要的问题。

“‘你们’究竟是谁?你为什么带着病毒叛逃。”

“我知道,你们肯定会问的。”王立强显然早有预料,“我们的组织名叫“注水”,基地在新疆,至于具体在哪里,我是不会说的。不过我的任务可以告诉你,那就是推翻中共!”

“这就是你跑到台湾来的原因?”

“没错。”王立强进一步解释,“因为组织的骨干成员被共匪打掉了,我们面临覆灭的重大危机,为展开生化实验,不得不出此下策。你们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台湾拥有着世界级生物化学人才,研究一项成品度已经超过80%的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部长明白,这次审讯的结果远远超过预期。王立强以及自称的“注水组织”阴谋已经昭然若揭,冒着巨大风险偷渡到台湾来,是为了将这份生化武器样本作为投名状,而这一点恰好又刺中了台湾的弱点。台湾长年被中国压制,若拥有与中国同等级别的生化武器,其威慑力将不容小视,甚至可以改变中台双方的力量对比!

……

审讯室一直保持着静默,整整十分钟。

打破沉默的仍是部长,他转头对另外两个人说:“今天发生的事情,没有我的同意,谁也不准说出去!马上上报总统!”

下一章
0
分享 2021-05-02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沉默的大多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5-02
  • 浏览: 1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