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第82章 双刃剑】

上一章地址: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4840


                                 主席密令:关于剿灭北京周边土匪势力的计划
          权力机关周边土匪势力猖獗,虽然我方近年采取了不接触政策,但收效甚微。他们将矛头对准了运往中南海铁陆路运输线,疯狂抢劫军需物资,严重干扰了权力机关的办公,必须尽早翦除。结合以前的经验,动用正规军代价和动静都过大,不利于稳定,故需用特殊方式消灭。综合上述探讨,我决定以大制小,先干掉近日频繁抢劫输送干线的那支团伙,只要能顺利消灭,其余势力必然不战自退。为引蛇出洞,首先由中央军委放出假消息,谎称17号补给列车会于明日上午九点十分通过2号铁路干线,届时将伏兵部署于此,一网打尽。
 
      “真的没问题?”尹桥对主席的这个大胆计划多少表示疑虑。
      
       主席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他的表情已经注定这场战斗胜券在握:“这次行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执行这次清剿的任务,我交给‘雪狐’,也算是一次实战锻炼。打个胜仗,重整近年军队的士气。”
     
      尹桥将一份文件放到了主席的办公桌上:"九组发放的新消息,综合情报数据分析,他们认为近期抢劫军需物资的土匪来历不一般。”
     
     主席本有些不耐烦的精神消散了些。
   
     “这伙土匪和以前大部分的乌合之众不一样,战斗力很强,火器配备率高达90%,且具有准军事战术意识。数次清剿行动大部分失败都是因为他们,而领导这伙土匪的头子......”尹桥停顿了一下,咽了口唾沫,“很可能是吐娅。”
  
     听到“吐娅”这个名字,主席顿时觉得椅子上忽然长了根刺,险些吓得站起身来。
   
      不说我还差点忘了这个人!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不再做噩梦了,她怎么又冒了出来?
  
    “怎么了?”见主席异样的表情,尹桥似乎也不静心。
   
     “没事。”主席定了定神,“既然如此,告诉中央军委,这次行动不仅要成功,还得干掉匪帮头子!彻底消灭,一劳永逸!”
  
     “好,我马上就去通报。”尹桥欲走。
   
     “慢着,给我回来!”主席不客气地挥手示意。
   
     尹桥转身不说话,等待下文。
   
     “不是干掉匪帮头子,而是活捉她!”
    
     ......
     
    
     胡婉婷接到军委通知时,深感责任重大,她一口气将杯中茶叶一饮而尽,未感放松,又拿起旁边的茶壶往杯里继续倒水,直到溢出,她才有所察觉。停止倒水动作后,她端坐于椅,身心紧迫,沉默须臾,她拿起桌上的一部电话,拨了个号码:“给我接特殊作战营。”
    
     放下电话,胡婉婷若有所思。
      官员随政治变化而起伏,军队同样难以独善其身。这次中央军委安排的任务是“雪狐”的首次实战演练,作为一支外界盛传无所不能的特种部队,自然上面的规定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若失败丢了那位爷的面子,自己或许就是第一个替罪羊。上面亦规定动用兵力不得超过一个连,且三小时后就出发,不得有误。让胡婉婷懊恼的正在于此,临时接到命令,事先没有侦察,没有情报,对方有多少人?多少火器?采取什么方法攻击,都是空白。军委给出的说法是不能打草惊蛇,按照引蛇出洞的总指令行事。
   
      这场战斗困难重重,可惜不能指望官老爷们理解。
   
     (十分钟后)
  
     胡婉婷面前站着一个身高不到一米六的女兵,军姿挺拔,神态庄严。但相比部队平均在一米七以上的身高,仍然显得矮了一截。她穿着棕黑色秋季伪装服,背着88式狙击步枪,与之极为不称的是,这个女兵的鼻梁处竟然有一副镜片很厚的近视眼镜,厚厚的镜片里露出一双眼球略微吐出的眸子,鼻梁处深深的压痕更呈现其长期佩戴眼镜的事实。女兵脸上有难以除去的雀斑,更让其颜值大打折扣。
   
    “你明白你身上的重担吗?”胡婉婷戴着黑色手套的手不断地摸着下巴。
    “明白,你尽管放心好了。”女兵的声音显得清脆但不失成熟,“左梦佳随时可以出发。”她腾出右手,敬了一个军礼。
   
    胡婉婷拿着手里的绝密指令纸,眼神并不在左梦佳这边,心中也并未放心。她盯着纸说道:“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后悔,我可以马上带领第1山地作战连出发。”左梦佳不假思索。
    “那就等你好消息,去吧。”胡婉婷挥了挥手。她原本的备选人物是颜茉莉或颜百合的重装突击营,但那两姐妹最近仍然神情恍惚,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重新恢复。

——————————————————————————
    (早上九点,2号铁路干线)
   
     吐娅率部共107人参加了这次作战,其中男性62人,女性45人。大部分配备各式长短枪。团队对中央军委的计划不得而知,仍按计划在铁路地点提前埋伏,站点处有一个班的士兵镇守,同预想的“戒备森严”相差甚远,队员摸索靠近,不费吹灰之力就无声解决了所有班兵,缴了他们的武器。随后众人在火车的必经路段安装了炸药,准备像往常一样先用炸药瘫痪火车的路径,趁机冲杀上去打个措手不及。督战队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最近的几个山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近几年的大规模作战,让北京郊区的植被几近殆灭,草丛几乎不复存在,荒地上仅剩下幸存的少量树木,也为烧焦后残留的遗骸。更狰狞的还属遍地的尸体,那些不知身分,不知死了多少个月的骸骨尚存,肉已被蛆虫或乌鸦吞食干净,仅挂着少量衣服碎片,吐娅将一副背朝上的骷髅移开,骷髅下面残留着一张被虫蛀蚀的襁褓,里面有少量人骨,可以想象这在不久前是一位母亲生前拼死也要保护幼子的场景。
  相比前几个月,这样的环境实在是很难设伏,且不利于火力掩护和规避。参战人数众多,全部龟缩于此很容易被聚歼。吐娅决定分出一批人抢占附近的山头,形成交叉立体火力,保证偷袭的成功。 得到命令的一半人员登上最近的一座小山丘,居高临下俯视着铁路,另一半人俯卧在铁路附近,伪装成尸体。吐娅给每个人都配备了对讲机方便彼此联络,此刻她拿出自己的,朝里面小声喊话:“请注意,火车应该在几分钟后抵达,没有命令不要开火,保持静默。”
......

     吐娅的发条式手表沾满了污泥,好在它不需要电能,能长时间维持使用。她抹了抹表面,分针已经指向3的位置,离火车预定的抵达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潜伏在山头的队员开始有些不耐烦起来。
 
    让吐娅担心情报有误的局面没有出现,随着铁路尽头传来有节奏的撞击声,一辆暗黑色的列车由远至近,众人不免大喜。列车一共六节车厢,喷着自来水管、红十字、刀叉、卫生纸等图案的漆,让人容易想到列车装载着丰富的水、食物、药品、生活用品等几乎所有求生必备品。队伍前几次的抢劫均收获大量物资,在吐娅的指挥下从未遭受过失败,平均每次伤亡不足两位数。众人士气和以往一样高昂,坚信这次仍然必胜无疑。
 
    眼尖的吐艳首先就发现情况不妙,列车的车头比往常大得多,顶部居然有一门巨大的钢炮,督战队用望远镜观察,发现列车顶部的炮管被安装在一座老式59坦克炮塔上,显然这是一辆被魔改的列车。列车走到离炸药爆发点一百米处,缓缓减速,钢轮越转越慢,最后在一声重重的汽笛声响结束后,竟然停下,就像是在故意等他们一样。
 
    吐娅第一时间想到是不是山下的伪装不到位,提前暴露了,连忙掏出对讲机,朝里面喊道:“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立即停止计划,准备撤退!”然而,吐娅一连重复三遍命令,山下潜伏的人毫无反应。吐娅这才发现对讲机里面没有杂音,似乎是没电了,但今早她再三检查了所有的电池,都没问题。因此可以肯定多半是信号被干扰或者截断了。吐娅意识到,这次遇到的敌人恐怕不是以往的小辈。
 
    忽然,列车前方埋设炸药的地段被引爆,爆炸当场将铁路炸断。吐娅不清楚到底情况怎样,但无论如何是必须开战了。一个按捺不住的山下队员率先开了枪,在他的带动下,其他队员也朝列车开火。山下离山头尚有一段距离,没有对讲机通信,山上无法有效下令。以往列车遭袭时,上面的人通常会下来,必然成为山上伏击火力点的靶子,但这次显然对方是在按兵不动,就是为了避免无畏的伤亡。
1
分享 2020-10-12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