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104章 初次交手】

上一章

陈斌腰间别着五四手枪,肩上背着双肩包,右手拿着一只木棍,木棍上面沾着黑红色的血液。

虽然陈斌有了火器,但没有备用子弹,和当初拿着冲锋枪在小区挥霍一样,就是一次性装备,枪可以解决很多麻烦,但陈斌更需要的还是冷兵器,用之不竭,对付丧尸足矣。

他已经敲死了三只丧尸,自从他在“角斗场”大开杀戒以后,丧尸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个事了。

他怕的不是丧尸,而是离幸福小区的距离太远。800米的距离要是平时,开车一眨眼就到了,可现在没有车子,沿途跑得再快,也需要三四个钟头。

不知道他到的时候,妻子会不会已经......

陈斌虽然极力遏制自己往最糟糕的方向去想,但这也成了离家以后最不能绕过的问题。算一算,当初被朱子宇背到雪狐驻地,到幸存者据点,再到出走,已经耽搁了一天多的时间,如果不是自己执意从雪狐驻地里跑出来而非照郑敏桐所说的继续休养,只怕还会更久。这在度日如年的末世里,不是个很短的时间。

赵丽雅毕竟怀有身孕啊,六个月之久,黄进那伙人不会做出格的事吧?

陈斌这时又竭力让自己不要这么想,那伙人根本就不是人,畜生而已,畜生会管你未成年还是有孕在身?!

想到这里,他更加快了步伐。

丧尸并不多,有的只是远远看见游荡着的一两只,犯不着冲突。

陈斌就这样循环着两只脚的间距,走着,再走着,也不知这样走了多长时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远远地似乎看见了自己熟悉的路,熟悉的景,以及————幸福小区其中一栋大楼的一角!

尽管兴奋无比,但陈斌实在太累了,体力已经消耗到了极限,他不得不在街道边的小树丛里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从背包里取出当初拿走的两袋军粮。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其中一袋,从里面翻找了半天,找到了写着“糖水菠萝”的那个包装,撕开。

他将菠萝片一口气全吞到肚子里,顺便将包装里残留的汁液也喝得一干二净。

菠萝的甜味恢复了陈斌的体力,他起身正准备继续赶路。

“沙沙沙......”

这时,身后传来了轻微而诡异的声响,让陈斌回过头去。

视线里没有异常,只有几片灌木在微微摇动着。

看来,应该是风吹着灌木发出的声音吧。

陈斌刚转身,就只觉得身后有个人影一闪而过,他大叫一声“谁?”不过那人的速度太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从他身边掠过,抓起他的背包就跑。

回过神来的陈斌口里大喊着“站住”,并追了上去,跑在前面的那人头发蓬乱盖住整个脑袋,穿着一身灰白色破旧罩衫,下身的裤子有一只裤腿没了,变成一边长,一边短的奇特造型,脚上没穿鞋子,在灌木泥地里跑走的步伐很快就让陈斌瞧见其脚底脏得看不出一寸皮肤应有的颜色,从身形上看,应该是个男人。

陈斌不顾一切地追着,他知道那包里装着自己仅存的粮食,如果被人抢走,可就麻烦了,这可是比救老婆还要重要百倍的东西。

男人一边跑一边从背包里胡乱地抓着,也不知抓到什么东西的包装,拿出来只见上面写着“压缩饼干"几个字,他的脚步逐渐慢下来,疯狂地撕开包装,一大堆饼干从袋子里滚了出来,一片片撒落在泥地上,男人丝毫不顾及脏还是不脏,捡起一片沾满泥土的饼干就往嘴里塞。

陈斌追了上来,男人却视而不见,只顾半跪着吃着地上和袋子里的压缩饼干。

”找死,吃这么多压缩饼干,不怕急性胃扩张?!”陈斌还是有点科学知识的,上去尝试搬开那男人塞饼干的手指,但无济于事,男人不知道是多少天没吃东西了,吞咽食物坚决而有力,陈斌通过勉强掰开的一只手指呈现的缝里发现只能看见疯狂咀嚼的牙齿和喷出的大把饼干渣子。

陈斌抢回了自己的背包,将食物重新放好。那男人眼前似乎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饼干。

“喂!你叫什么名字?!”陈斌默默地蹲着看着那蓬头垢面的男人吃完,打着饱嗝。

男人一声不吭。

“问你呢!”陈斌敲了一下手里的木棍。

男人还是一声不吭,只顾咀嚼剩下的饼干并吞咽下去。

估计是个哑巴,或者,是个疯子。

陈斌这么想着,这年头活着也不容易,不是丧尸就好,只要他别再抢我的东西,我也就不管他了。

他转身准备走。

“它来了!它来了!!”陈斌忽听得那男人发出惊恐的叫声。

“什么......”陈斌诧异地回头去看,男人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突然原地蜷缩成一坨,不住地打颤,嘴里还不断喊着“它来了”这三个字。

“什么来了?”陈斌上去摇了摇男人的肩膀,可却被他一把推开来。

“它来了,它来了!救命啊!!救命啊!!!”男人抱得更紧,像是在逃避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陈斌这才意识到情况不简单,连忙四处张望,当视线定格在最近的两簇灌木之间时,他瞪大了眼睛。

男人没有精神过敏,站在灌木之间的是一只可怕的怪物!

怪物四肢着地,但脑袋和上半身却有些像人形,扭曲的面孔上沾满红色液体,发出浓烈的血腥味,它发出尖利的一声吼叫,大张着的口里伸出一根棍子样的长舌!长舌啪嗒打在旁边的一棵松树树干上,竟当场将树干的皮削去一块!陈斌感觉大地随着灌木在一起颤抖。

直到怪物扑将上来,陈斌都没有完全清醒。

“它来了!啊!!”蜷缩在陈斌前面的男人刚刚站起身,怪物就已经到了,只见那舌头像刀子一样,直插男人左胸腔,舌头将人体结实的肌肉、胸骨和结缔组织等器脏接连穿透,直达最里面的心脏,怪物用力一跳,连着男人一起飞到半空中,离地面两三米高。

这,这是什么,这还是人吗?是丧尸吗?一个成年男人少说也得超过五十公斤,怎么被这玩意儿用舌头挑得起来?!

男人穿在那怪物的舌头上就像一个任人摆弄的木偶,怪物舌头甩了几甩,男人飞了出去,滚到了草坪里。随着那男人身体的离开,陈斌清晰地看见,那舌头上穿着一颗活生生还在跳动的人类心脏!怪物一口将心脏吞了进去,大叫着咀嚼,就像是在享用一块美味的牛排。

陈斌满头冷汗,手里棍子举了起来,片刻之后又丢掉这个垃圾,从腰间掏出了五四式警用手枪,尽管他觉得有这个东西在手可能都不会是那怪物的对手。

怪物享用完了心脏,见着眼前的又一个鲜美食品,大叫两声,向陈斌径直扑来,陈斌看准时机,开了一枪,砰的一声,怪物胸部中弹,向后退了一步,陈斌也顺势后仰,没注意脚下的一块石头,绊了一跤,摔倒在地。

怪物的胸口处焊接着钢板,那发微弱的手枪弹没能穿透,除了冲击力稍稍打退了它一点没有其他损伤,它再次扑了上来。

陈斌闭眼准备等死,他不知道被瞬间掏心是什么感受,也许马上就可以体验一把了......

砰!

这是一声剧烈的枪响。

扑向陈斌的怪物似乎被侧面冲击而来的子弹打穿了左腹,扑上来的线路顿时便宜,载在了陈斌不足三米远的左前方,怪物并未毙命,跳起来准备再发起一次攻击,但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子弹打中怪物胸膛,打穿钢板,打进胸腔。怪物立刻失去大部力量,只剩下原地挣扎。

陈斌站起了身,又是一枪,他挥手躲闪,生怕子弹会打中自己似的。

这一枪直击怪物脑袋,只见脑壳喷出一股暗红色血液,挣扎和嚎叫的声音,瞬间消失了。

怪物不动了,血流满地。

......

远处的小山坡上,一名狙击手以俯卧态势端着带有两脚架的88式狙击步枪,她调整了一下狙击镜的目镜,拉了一下枪栓,退出第三枚巨大的金属弹壳。

下一章
1
分享 2021-08-06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沉默的大多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8-06
  • 浏览: 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