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20章 自尽】

上一章 目录

(三天前)

    “变异性狂犬病毒”的消息随着刘建国递交的特勤传到了政治局,最先接手得知的是负责处理港澳事务的七号政治局常委。七号看完特勤后当即决定,向主席申请召开国务院会议,但这一申请却绕不开国安委。原因是自从主席集权后,依仗国安委这道门槛专门用于在关键时刻为所欲为且不受法律限制。七号在得知内参被一个只有委员级别的尹桥卡住后,马上就跑到国安委准备拿尹桥试问。

    尹桥向七号表示了诚挚的歉意,表示卡内参是按照主席本人倡导的意愿才做的,绝非自己本意。现在主席事务繁杂,既然下面说变异性病毒可防可控,就不需要再操心,留给下面去处理就行。现在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月,病毒的事情如果传出去引起恐慌,干扰春运流动带来的消费增长,国家的损失该有多大?

    “我得提醒你,国安信息中心储存的数据显示,刘建国在总参二部被撤销后一直对中央心怀不满,经常对上面安排的任务偷工减料,消极怠工,还时常阻断重要消息的上报。小组的副组长郑明远已经三天没来上班了,刘建国的说法是批了他之前积压下来的年假,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此外,武汉市中心医院一下子死了三十七人,即便不是我所怀疑的小组最近所研发的生化病毒泄漏,也一定不是一般的传染性疾病,提早防控才是王道。如果放任不管,万一随春运大面积传播,你能担起这个责任?”

  七号口中连贯的话语显示他一定在面见尹桥前做了不少调查工作。

  尹桥对此却不以为然,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消失:“您的心情我能充分理解。但我们要以主席的观念为主!武汉P4实验室研究的生化病毒的高风险性有目共睹,很早之前就被主席批准使用了四级防护措施,就是光子也别想跑出去,不可能有任何泄漏的风险。至于变异性狂犬病的问题,武汉市政府昨天已经开始全面扑杀流浪狗和非法饲养犬只的计划,并且让社区管理人员进行免费狂犬疫苗注射服务。相信我,只要一周多点的时间,就能彻底阻止病毒传播,扩散基本是小概率事件!”

  七号再三地劝说并未奏效。回到办公室后,他气得摔了一桌子的书,其阵势让曾经可以随意接近他的秘书都吓得乖乖站在了办公室外面。令七号最恼火倒不是尹桥与他意见相左,而是他一个常委居然受一个二流人物压制。难道依靠的仅仅是国安委是主席的心腹这件官场默认的潜规则?

    ——————————

    郑明远失踪的事情本来成了生化研究小组内部津津乐道的八卦,坐在领导座位上的刘建国却噤若寒蝉。其中原因并不难理解,一时冲动为了卡掉郑明远的越级上报,他不得不出了阴招将郑明远直接杀了灭口,然而这样做并不能解决问题的本质。关键是已经传播出去的病毒该怎么办?自打从被抓的王总口中了解到病毒是因为中储粮被过街农民抢了所致,他最希望的就是病毒随着在市中心医院那三十七人的死亡而彻底消失,这样不仅渎职的事情会被掩盖下,病毒泄漏造成的风险也将不会再被人提起。为了确信自己的猜想,他派心腹专门去查了当初被感染的那六人的家庭,结果一查才知道,被抢走的粮食一共是500公斤,除开被感染者用于食用的外,一多半竟被拿到了农贸市场上去卖!这也就意味着,郑明远担心的事情已经在逐渐成为现实,每天来农贸市场购粮的人流动量有多大可想而知,即使仅买走十分之一,其造成的扩散绝对不容小视!

  如果病毒真的扩散,自己将面临什么,他犯下的所有罪行足够被判两次死刑。刘建国在官场混了几十年,其实早就看淡了生死,但自己一死,妻子和儿子怎么办?回想起主席反腐打破了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将前政治局常委都送进了监狱,一家老小十口全部受牵连,均以贪腐遭撤职和查办,正在贵族幼儿园就读的孙女也被学校开除,仅外婆一人身在美国侥幸幸免于难。

  郑明远被自己亲手杀了,接下烂摊子的他势必要下一个决断,报还是不报?其实不管报不报,自己都难逃一死,唯一的区别仅仅是武汉多死点人还是少死点人,刘建国没有这么高的悟性,他不是圣人,不是耶稣,不会去衡量自己的决断左右武汉几千万人命运到底能不能比上自家屋里被贪污的其中一捆钱,一切看不清、看得清的压力和凶兆化作恶魔,在用狡黠和轻蔑的语气,咧开嘴向自己狂笑,当一切幻觉随风飞去之际,他唯一能做的只剩下一件事,就是打开抽屉......

    "我是军队保卫部门的。”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在刘建国办公室外,向秘书出示了一下证件,在他的身后,跟着两个相貌不凡的女兵,手里都拿着95式自动步枪,这让秘书关注那两人超过他们来到此地的目的。随后不等秘书搭话,从刘建国的办公室里传来了一声剧烈的枪响。军官立刻拔枪在手,一脚踢开办公室的门,冲了进去。

  秘书也吃惊不小,跟在三人的后面,进入办公室,看见了几乎龄人崩溃的一幕:刘建国的脑袋静静地俯卧在办公桌上,右手握着还在冒烟的92式手枪,双侧太阳穴均有一个血洞,鲜血流满了半个桌子。左侧墙面上清晰地留下一个弹孔。很显然,子弹从右太阳穴打入,从左侧穿出。刘建国的眼睛却没有像很多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死不瞑目,而是紧紧闭着,安详无比,面部表情没有丝毫痛苦和自杀前的挣扎,连嘴角,似乎都留着一丝微笑,那微笑仿佛在告诉着看着他的众人:

    “我再也不用让去考虑自己做的一切是不是十恶不赦了。”

下一章
0
分享 2021-09-20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