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墙内人对于“管控”的迷恋已经到了病态的程度。

不同于规范化
墙内舆论在最近这五年,针对生活大大小小各种矛盾和事情,都执着于要求政府高层管控来解决问题,人多力量大,集中力量办大事。
我称之为——管学家

对于文娱产品呢,二刺猿大呼早该管管了就不该让文艺作品夹杂私货。

大国崛起呢,经济发展呢则是希望中央多管管民营企业。

社会安全方面则是见到社会越多的安检就越感到安全,巴不得出门都得管起来。 

对于最近的防疫也是如此,不论是高层还是底层也是执着清零,尤其上海那些,网民在之前对新疆和其他地方的管控幸灾乐祸的一堆。结果管到自己头上就哭诉可怜了,不过也只能换来其他地方的幸灾乐祸。

管————贯穿一切治国理念和方法论

再这么病态下去迟早会大翻车
2
分享 2022-04-04

15 个评论

就是要翻車、加速、支爆、重啟一條路

懷疑啥?
对管控幸灾乐祸,管到自己头上就哭诉可怜--说明墙国普通居民其实是不喜欢被管控的,那些鼓吹管控的不过希望管控别人,而不是类似安检健康码小区进出限制这种管他自己的。

镇压新疆人:好!那帮买买提动不动卖切糕强买强卖,现在把他们关起来了!
武汉封城:好!别到处传播病毒!
打击马云等资本家:早看这小b崽子不顺眼了,有钱是大爷啊。
打击腐败官员:好,最好像朱元璋一样把这帮贪官都扒皮了。
管到自己头上:青天老爷啊,小民要吃口饭啊,球球你们开恩啊。

我操,建议多锤锤。
因为支鳖的动员力一直在低下啊。
而极权独裁最看重的就是动员力。
这不就要了命门了么。
越缺什么,越疯狂渴求什么。
猫舌 🤬不友善用户
"防疫爱好者“
”管控爱好者“
”审核爱好者“
”安检爱好者“
”实名爱好者“
不会吧,支共这管控法(最典型的防疫),被逼疯的大有人在
>>不会吧,支共这管控法(最典型的防疫),被逼疯的大有人在

逼疯几百万,剩下几亿人幸灾乐祸支持早该管管了
不要为中国的这个趋势感到惊讶。两千年来专制体系的延申罢了。
這些人我稱之為人格分裂,在期待政府管事呢時候,他們忽而感覺自己是主人,忽而又感覺自己是奴才,這兩種角色都是可以要求政府管事的。
中共之所以可以這麼好做,就是因為中國人普遍沒有站在公義的立場看問題,都是些雞鳴狗盜的市井心態。別人被逼瘋,只要自己感覺OK,那就是被逼瘋的人自己的問題。
共产党就是要把整个社会都控制起来,不留死角。以前毛时代就是如此,改革开放以后放松了一些。现在是习时代,习事事学毛,所以很多方面又收紧了。
>>逼疯几百万,剩下几亿人幸灾乐祸支持早该管管了


被逼疯的没孩子就跳楼死了,早该管管的生下小孩,生下来就对早该管管了有好感,并且继续从婴儿开始教育他们早该管管了。什么旧大陆的社会达尔文邪教。
支人就好比一群劣化版的非洲大草原的羚羊,不仅面孱弱无力只能被吃,而且还对草原猛兽没有防范意识,等狮子来了就把自己同伴拉去垫背喂狮子,还拍手叫好说狮子把同类吃饱了就不会来吃我了

这种物种能不灭绝吗???
其实也可以看得出在墙国生存是相当没有安全感,去坐个公交怕被人用刀乱捅,得了武汉肺炎就怕家破人亡了,但在国外你根本就不会有这些担忧,更加不会觉得政府就该多管管,因为制造出这些问题的就是政府本身
一帮躲在角落里抠脚丫的2B,好不容易有了颐指气使的机会,能不迷恋吗?
>>就好比一群劣化版的非洲大草原的羚羊,不仅面孱弱无力只能被吃,而且还对草原猛兽没有防范意识,等狮子来了...

很遗憾,这种物种还真是灭绝不了,只不过永远是最低等的最没有尊严的任由其他物种宰割一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4-04
  • 浏览: 4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