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如果覺得祖國不好,就好好建設美帝吧

說的是一對我認識遠方親戚夫妻,先說結果,在美帝大城一個土木處大小也算是一個官,各位如果在美帝有很大機率開過他維修的高速公路。  兩個小孩大的那個已經獨立出來開診所了,小的那位也er resident了,而且是美帝公立大學前面排名算是相當知名的教學醫院的er resident。  

當然你可以說我全部是說假的

結果很美麗吧,但是開頭也很慘烈的,夫妻兩人大學都是北京top 2的嗎,大二還是大三時??就是知名的89學運。  他父親是祖國一個人口大省小市市長,你想想佛山這種城市吧,就這種等級的市長。  這種條件放在今天應該算是很不錯了吧,當然我外婆家族一整個看不起,因為女方母親,不是我外婆家族這邊,我外婆家這邊是父親的家族,女方母親家族在本省解放前算是相當顯赫的了,各位如果是那個本地省份人士,你們應該都聽過的那種顯赫。  所以從小如果非常偶爾看到他,在家族聚會那叫一個異常沉默。   不得不說,這麼多年來他給我的印象真的非常不起眼。  然後他真的從來沒有提過他的過去和現在,即使是他的太太,唯一說起他家也是抱怨他家族在那個市太土皇帝了一點。  當然這也是她跟我媽說的,我媽是屬於少數直接支持這段婚事的人士。  她母親母家據說真的非常反對,我外婆這邊也就微微看不起而已。   

可能有人看到這裡很想問,題主你打了一堆廢話想說什麼,我在這裡也呆了很長一段時間,姐夫當年非常可能比你們熱血很多,承受的絕望也非常可能比今天各位多非常多。  

但是今天各位開的美帝高速公路裏,有幾段他一直幫忙維修。 或許這不是什麼遠大的人生理想,但是他是為這個社會做出過實實在在的貢獻
3
分享 2022-06-20

18 个评论

燃起来了
美帝不给我建设的机会啊😅
我劝你别去 我去你别劝
k兄弟,给你一个建议,先学会说话和表达。
正常人如果觉得小区物业经理是个低学历低智商的偏执狂智障,正确的第一想法是联合其他业主炒掉智障经理,而不是换小区。当然个别智障业主遇到智障物业经理时会去跪舔它的jb
>>正常人如果觉得小区物业经理是个低学历低智商的偏执狂智障,正确的第一想法是联合其他业主炒掉智障经理,而...


其实是卖了自己的房子,搬到白金汉宫的感觉,超级凡尔赛的感觉
>>我劝你别去 我去你别劝


我只是覺得人生或許不應該只有反共,這裡大部分人其實學歷應該不算太差。 這種父母也有名人,比如陳巍的父母,想來也是頗為反共的。 都是學運時期離開中國的人,然後就沒有再回頭了。 當年能夠離開中國的中國人,大抵都不算是普通人吧??

我一直覺得陳巍父母這種也是另類fuck you china??你也不能說他們完全沒有理想了吧,這種等級的人才中共一定想盡全力招攬的,尤其是冬奧時期。
>>正常人如果觉得小区物业经理是个低学历低智商的偏执狂智障,正确的第一想法是联合其他业主炒掉智障经理,而...


我覺得逃跑並不可恥。。。。
>>我劝你别去 我去你别劝


我一直覺得這種人才如果學運過後回到中國一定發大財的,一堆學運出名的後來還不是有一些回國做生意,更何況我這位親戚本家城市後來經濟非常起飛。 其實一直猶豫也不應該說人家私事的,他真的從來不會在遠親前面討論政治,我覺得能夠堅守心中一絲熱血已經非常不錯了吧??
>>k兄弟,给你一个建议,先学会说话和表达。


也许只是中文水平不行,用英语说不定好点
>>我只是覺得人生或許不應該只有反共,這裡大部分人其實學歷應該不算太差。 這種父母也有名人,比如陳巍的父...


这其实是个meme
不行啊,建设好美帝美帝又过来给中共送钱,不行的
>>美帝不给我建设的机会啊😅


把机会给罗玉凤了
总是能把挺好的道理讲得让人抵触和恶心, 您这个功力一般人真学不来
从这点上看惨圈女和反贼倒是真不一样,反贼永远守着美利坚,惨圈女永远爱冰岛
中国人建设力量不行的,能拿得出手的只有破坏力量,砸烂一切,润不了就当蛀虫吧,根基大虫子也多,早晚给你个高楼啃塌方
突然看到祖国这个单词 滋味十足,你懂的哪个滋味。
套用据说是爱因斯坦的那句话 哪里有自由那里就是祖国。
话说回来 这里也没有职业反共人士吧 何来的人生不只有反共一说。工作结婚养孩子 生活都要继续 
至于热血 那也是来自于自身的利益 毕竟故土适合生存又何苦润走他乡
>>总是能把挺好的道理讲得让人抵触和恶心, 您这个功力一般人真学不来


別的不敢說,起碼一直沒有匿名。  雖然不是君子,但是也蠻坦蕩盪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