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共非贵族官员的升官途径好像只有三种

今天和润出来的一个官二代聊天,说中共县级以上才算入门级别的领导干部,市级以上才叫官。一般非红色家族升官路径是这样的。
一种是从上到下。家中后台硬,有省部级以上领导撑腰(非红二代),包括不仅限于儿子侄子女婿之类,大学时代当了学生会主席,毕业在大学留校当团委书记,正处级,然后出来当共青团省委副书记,这就是副厅的官员,平步青云,基本能当个市长书记,运气好副省以上可期。
第二种是由下到上。胆子大,敢捞钱。有一定的社会关系,没有关系拿钱搞关系,从乡镇起步,一路吃拿卡要,包揽工程,一年捞100万送出去80万,当到县处级开始搞大基建项目,搞亿点点钱,开始向省和中央领导送钱,一路花钱买起来,剩下钱润到国外给子女用,这种是中共大基建政策的主要推进者。
第三种是秘书阉党。因为种种原因,给省级甚至国级领导当过秘书这种,比他老婆了解领导,和李莲英一样有眼色,这种也经常能提拔到一定位置。
12
分享 2022-07-20

14 个评论

聽起來很悲哀,如果中國社會稍微正常一點可能整體社會風氣就不會那麼畸形??
>>聽起來很悲哀,如果中國社會稍微正常一點可能整體社會風氣就不會那麼畸形??


集权制国家,自古以来就是男的提钱进步,女的日后提拔。
还有一种现在已经不吃香的技术官僚路线,就是先在某一领域(最好是中共看中的领域)成为专业技术人才,然后擅长打点钻营人际关系,逐渐转型为管理型职位,走向仕途。这是知识分子进入赵家圈的主要途径。

不过随着小学皇帝的上台,支国只需奴才而无须技术人才,这条路已经不太走的通了。同时技术官僚的衰亡也加速了支共的塔利班化,因此近年各种管理混乱所导致的天灾人祸越来越频繁。支共的奴才管理团队已经无法应付日益复杂化的现代社会治理。
>>还有一种现在已经不吃香的技术官僚路线,就是先在某一领域(最好是中共看中的领域)成为专业技术人才,然后...

这个是80年代读大学的技术官僚的升官途径,当时大学生可以分配工作,80年代干部年轻化,老家伙都退休了,只能用这些人,现阶段都是党校校友。
還有男女雙修馬克思共產主義精神獲得火速提拔的
说明什么问题呢?
现在手里没钱没势的小镇做题家们,赶快凉快吧
>>還有男女雙修馬克思共產主義精神獲得火速提拔的

你必须碰到江泽民这种明君才能小三上位,碰到习这种白眼狼你就白卖逼了。
>>还有一种现在已经不吃香的技术官僚路线,就是先在某一领域(最好是中共看中的领域)成为专业技术人才,然后...

这套在1999年以后就行不通了,就别提了,
而且早期技术官僚是没有权力和特殊享受的,红色家族堵住他们的财路,只能红色家族贪污腐败,底层出身的技术官僚永远只能白干活白背锅最后一无所有。
等到2008年开始大规模腐败时,这些技术官僚几乎全部被打击下台,干脏活干了,轮到分蛋糕没你的份。

《橙红年代》小说第20章 本来就姓赵
……

    “要论老革命,关家老爷子比我们家老爷子差的可就大了,当初关山海还是县大队战士的时候,我家老爷子就是军分区的司令员了,五五年的少将,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都搁家供着呢,老中野的底子,刘邓大军啊,那是闹着玩的么,可惜啊,现在身体不行了,要不然……”赵辉一边走一边吹嘘着自家的光辉历史。

    刘子光听了半天,忽然问道:“你们家兄弟几个长的不是很像嘛,脾气也不大一样。”

    赵辉说:“唔,正常,老爷子亲生骨肉就一个,剩下几个儿女都是收养的,你以为我为什么姓赵啊,因为我本来就姓赵,我父亲的父亲是爷爷的老部下,抗日战争时期牺牲了,那时候父亲才一岁……”

    说到这里,赵辉有些黯然:“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付出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妻儿的幸福啊。”

    话锋一转,他又兴奋起来:“老一代抛头颅洒热血,总算给儿孙后代赚下了前程,别管是官二代还是官三代,享受点特权也是正常的,那是人家祖辈拿命换的啊。”

    刘子光半开玩笑的说:“合着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的后代想要过上好日子,还得再革一回命了。”

    “哎,就是这个理儿。”赵辉说。

    两人哈哈大笑,地铁站就在不远处了。

    ……

橙红年代小说 第11-20章 困兽
在胡同口吃了一碗刀削面。”刘子光启开啤酒喝了一口。

    “怎么混到吃刀削面的地步了?”赵辉笑道。

    “因为我很不喜欢被人盯着的感觉,有人在我和我的助理身上放了跟踪器,房间里有监控和窃听,电脑里被人下了木马,更离谱的是,一夜之间,红星不是我的了,红石也不是我的了?我想问问你,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辉也拿了一罐啤酒喝着,冷笑道:“连你的生命都是国家的,更别说你的财产了,怎么,你有意见?”

    刘子光一摊手:“没意见,为国家,为民族,就算把这条命捐了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那也要先征求我的意见吧,就算是红军长征时候征粮还给打白条呢,可你们这算什么,一声不吭就把我的东西拿走,还假惺惺的丢点残羹剩饭给我,这也就算了,但我怎么才能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捐给了国家,还是捐给了某个狗娘养的富豪呢?”

    赵辉说:“老刘,咱们也算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了,我的话,你相信不相信?”

    刘子光说:“我信,如果我不相信你,就不会来找你。”

    “事情是这样的,引起这一连串反应的是华夏矿业的高层斗争,你知道,薛丹萍的位子坐的不稳,她在塞拉利昂项目上失了分,急于扳回一局,所以找到了你,花费了一些代价取得了和你的合作,问题就在这里,薛丹萍的竞争者不甘心功败垂成,更垂涎这么大一个铁矿所带来的政绩和经济效益,所以他们通过一些手段,把红石拿了过来,至于红星,完全是巧合,你在地方上惹了什么人,是他们吊销了你的营业执照,而不是……上面的人。”

    “上面的人是谁?马峰峰?”

    赵辉点点头,又摇摇头:“马峰峰的能量很大,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能把现役特种部队整建制的退役去充实一家保安公司,从总参和外交部抽调人员组成新红星,这里面所蕴含的能量信息,不用我说你也能感觉到。”

    “然后呢?”

    “哪有什么然后,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调文职,我家三哥因为工作上出现严重失误也被调离,就连叶清都被派到外面当外勤去了。”赵辉无可奈何的苦笑着。

    “照你的说法,事情只有这样了?”刘子光问道。

    “还能怎样,他们给你挂着CEO的头衔,给你几十万的月薪,豪华跑车和公寓,甚至邀请你加入他们的小圈子,这已经是他们所能表达的最大善意了,老实说,换了我都不一定这么做。”

    “换了你怎么做?”

    “罗织几个罪名,先让你身败名裂,然后关到监狱里一辈子出不来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威胁我了?”

    “不,我是在提醒你,这样做的成本和风险性都很小,如果你惹怒他们,下一步很可能就像我说的这样,你将会在大西北某个监狱里终老一生。”

    刘子光说:“我想我已经惹怒他们了。”
>>聽起來很悲哀,如果中國社會稍微正常一點可能整體社會風氣就不會那麼畸形??

我可以很自信的说,这是儒家封建社会的正常现象
>>还有一种现在已经不吃香的技术官僚路线,就是先在某一领域(最好是中共看中的领域)成为专业技术人才,然后...


是的 温家宝就是这么上来的
>>还有一种现在已经不吃香的技术官僚路线,就是先在某一领域(最好是中共看中的领域)成为专业技术人才,然后...

现在还可以,但是又很明显的窗户纸效应。
技术官僚最好的道路有2条,一直国企、事业单位的一二把手可以转到公务员路线上。所以你要是特别牛逼,从这两条线上还是能走得通的。
第二条就是名牌大学的博士选调生,考试过关后直接去落后的镇上当镇长或者党委书记,实职副科到正科起步,周围全是弱鸡提拔很快的。
但是如果你技术不能到非常优秀的地步,而且要是没那个特别的机会,捅不破那层窗户纸,那是会非常难过,被有背景、走关系和贪腐的打压那是家常便饭。
绝大部分人都捅不破这层纸,但是要捅破了这层纸,提拔那就是一帆风顺了。韩正和现在的深圳市长覃伟中都是走这个路线,过了这道坎上升速度就飞快了。
和你聊天的这个官二代,他爹是什么级别?
赤膊小學生軍國主義回扣集團趙姘舔新時代了解下
>>和你聊天的这个官二代,他爹是什么级别?

一市组织部长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