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迪卡辛斯基关于左派的分析

简单的介绍:泰迪卡辛斯基,也被叫做Unabomber,他智商很高,16岁就考上哈佛大学数学系,但后来却跑去荒郊野岭当野人,在上世纪通过寄快递针对卖电脑的、飞机、大学教授等实行了一系列炸弹袭击,fbi多年抓不到人,但卡辛斯基的袭击其实只是为了吸引注意力,他威胁报纸刊发行他的论文,工业革命及其后果,结果因为习惯的用语被弟弟认出来举报了。他坚称自己不是神经病,于是被送进监狱终身监禁。感兴趣的人可以看看discovery频道拍的追缉炸弹客,挺不错的。有阴谋论说泰迪是在大学时被CIA实验逼向了极端,当时他们在研究怎么对抗苏联的洗脑和审问,于是鼓励卡辛斯基说出自己的三观,然后又批评嘲笑他的理念。但卡辛斯基坚称他的行为都是出于自己的意识形态。在论文中他主要谈了工业革命会导致人类丧失自由,于是提倡类似美国革命的革命,不颠覆政府,只是颠覆工业体系。其中提到左派的部分很有意思,所以截取下来以供大家欣赏。

现代左派主义的心理

6
几乎所有人都会同意我们生活在一个深度动荡的社会。我们这个社会的疯狂有许多广为传播的表现,左派主义就是其中之一。因此讨论左派主义心理有助于进一步开展针对现代社会一般性问题的讨论。

7
但是左派主义是什么呢?在二十世纪前半段左派主义就等同于社会主义。今天这一运动已经分崩离析了,也很难说怎样的人才算是左派主义者。本文中所谓的左派主义者包括社会主义者、集体主义者、“政治正确”人士、女权主义者、同性恋与残疾人活动者,动物权益保护者以及其他类似群体。但并非所有与此类活动有所牵扯的人都一定是左派主义者。我们这里打算讨论的并非左派主义运动或者意识形态,而是左派运动的心理类型或者相关心理类型的集合。我们笔下“左派主义”的含义将会随着我们对于左派主义心理的讨论而越发清晰。(见227-230段)

8
尽管如此,我们对于左派主义的概念依然赶不上我们的希望那样清晰,但是看来在这方面完全无计可施。我们在这里只想以粗略的方式指出我们眼中驱动现代左派主义的两大心理趋势。我们不敢声称已经穷尽了左派心理的所有事实。我们的讨论也仅局限于现代左派主义。至于我们的讨论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应用于十九世纪以及二十世纪初期的左派主义者,在此姑且存而不论。

9
我们将奠定现代左派主义基础的两股心理趋势称为“自卑感”与“过度社会化。自卑感是现代左派主义的整体特征,而过度社会化则仅仅是现代左派主义某些派别的特征,但是这一派别极有影响力。

自卑感

10
我们口中的“自卑感”不仅意味着最严格意义上的自卑感,还包括一系列十分广泛的相关特征:自尊低下、无力感、抑郁、失败主义、负罪感以及自我憎恨等等。我们认为现代左派主义者倾向于有上述感受(可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压抑),这些感受对于决定现代左派主义的方向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11
当某人将几乎一切针对他(或者他所认同的群体)所说的话均理解为贬损时,我们就认为此人有自卑感或低自尊。少数群体权益拥护者就体现了这一趋向,无论他们自身是否从属于该群体。他们对于指代少数群体的名词极为敏感。指代黑人、亚洲人、残疾人与女性的“黑鬼(negro)”、“东方人(oriental)”、“残废(handicapped)”与“妞(chick)”就原意来说并不包含贬低意味。“娘们(broad)”与“妞”只是“爷们(guy)”“哥们(dude,fellow)”的女性对应称谓。正是活动家们自己为这些名词附加了负面含义。有些动物权益活动家们甚至拒绝使用“宠物”一词,而以“动物伴侣”取而代之。左派人类学家们十分费力地避免使用任何可能被理解为负面含义的言辞来形容原始民族,他们还想把“原始(primitive)”替换成“不文(nonliterate)”任何可能暗示原始文化比他们的文化更为低劣的言辞都令他们几乎要疑神疑鬼。(我们在此不打算暗示原始文化比我们的文化更为低劣。我们仅仅想要指出左派人类学家极为敏感的表现。)

12
对于“政治正确”术语最为敏感的人并非一般的贫民区黑人居民、亚洲移民,遭受虐待的女性或者残疾人,而是一小部分活动家,他们当中有许多人甚至都不属于任何“受压迫”群体,而是出身于地位更高的社会阶层。政治正确的据点是大学教授,他们有稳定的工作与丰厚的薪金,以中产阶级出身异性恋白人男性为主。

13
许多左派主义者对于那些在形象上软弱(女性)、失败(印第安原住民)、令人反感(同性恋)等等的群体所遭遇的问题有着十分强烈的认同感。他们绝不会自认拥有此类感情,但正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些群体低人一等才会认同他们遭遇的问题。(我们并未暗示女性与印第安人等群体低人一等,我们仅仅在解释左派主义者的心理。)

14
女权主义者极为急切地想要证明女性与男性一样强壮有力。很明显女性可能不像男性一样强壮有力的恐惧令她们十分不安。

15
左派主义者倾向于憎恨一切给人留下强大、优秀与成功印象的事物。他们憎恨美国,他们憎恨西方文明,他们憎恨白人男性,他们憎恨理性。左派主义者们之所以憎恨西方等事物的原因显然与他们的真正动机不符。他们说他们之所以憎恨西方是因为西方喜好战争、推行帝国主义、性别歧视以及种族中心论等等,但当这些问题出现在社会主义国家或者原始文化当中时,左派主义者们总会为其寻找借口,至多也仅仅是勉强承认其存在,同时则十分积极地(并经常夸大其词地)指出西方文明中出现的同样问题。因此很显然这些问题并非左派主义者憎恨美国与西方的真正原因。他们憎恨美国与西方是因为它们强大而成功。

16
“自信”、“自立”、“自主”、“进取”以及“乐观”之类的词汇在自由派与左派主义者的用语当中起不到多少作用。左派主义者反对个人主义,支持集体主义。他们希望社会解决每个人的需求并照料他们。他内心深处对于依靠自己的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并满足自己的需求毫无信心。左派主义者是竞争这一概念的天敌,因为他在内心深处感觉像是个失败者。

17
吸引现代左派主义知识分子的艺术形式倾向于关注污秽、失败与绝望,或者采取狂欢基调,放弃理性控制,似乎已经无望通过理性计算实现任何目的,只得将自己彻底沉浸于当下的感官刺激当中。

18
现代左派主义哲学家倾向于蔑视理性、科学与客观现实,并坚持一切都在文化上都是相对的。诚然,人们可以就科学知识的基础以及如何(假如可以的话)在概念上定义客观事实提出严肃的问题。但是显然现代左派主义哲学家们并不仅仅是头脑冷静的逻辑学家,他们的所作所为也不是对于知识基础进行系统性分析。他们在攻击真理与事实时投入了大量的感情。他们攻击这些概念是因为自己的心理需求。他们的攻击行为是对自身敌意的发泄,假如这种攻击取得成功,还能满足他们的权欲。更重要的是,左派主义者们憎恨科学与理性是因为它们将特定信仰归类为真(成功、高等)而将其他信仰归类为假(失败、低等)。左派主义者的自卑感如此深厚以至于他无法容忍对于事物进行任何成功/高等与失败/低等的分类。还有许多左派主义者以此为基础反对精神疾病的概念与智商测试的实用性。左派主义者尤为反对从基因角度解释人类能力或表现,因为此类解释会使一部分人显得比另一部分人更为高等或低等。左派主义者更喜欢将个人能力或能力缺乏归功或归罪于社会。因此假如某人较为“低等”,这并非本人的错误,而是社会的错误,因为他没有得到适当的培养。

19
左派主义者并非那种会因为自卑感而夸夸其谈、自高自大、欺凌他人、自我吹捧以致无情竞争的典型人物。此类人物并未完全丧失对自己的信心。他在权力与自我价值的认知方面有缺陷,他他依然可以想象自己强大有力的样子,正是他令自己强大的努力才导致了这种种令人不快的行为。[1] 然而左派主义者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一阶段。他的自卑感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她无法想象自己可以成为一名强大且有价值的个人。因此左派主义者信奉集体主义。他仅仅在身为大型组织或大规模运动的一员时才能感到强大。

[1](第19段)我们断言,所有或者至少大多数欺辱他人或者无情竞争的人都有自卑感。

20
注意左派主义者们行动策略中的自虐倾向。左派主义者经常躺在车轮前进行抗议,有意识挑逗警察或种族主义者对自身施暴。这些策略往往有效。但是许多左派主义者使用此类策略并非单纯当做手段,而是因为他们更偏好自虐性的策略。自我憎恨是左派主义者的特征。

21
左派主义者可能声称他们的活动动机是同情或者道德原则,道德原则对于过度社会化的左派主义者也的确有作用。但是同情或者道德原则不会是左派主义活动的主要动机。左派主义者的活动当中有着太过突出的敌意,因此其最要动机是权欲。更有甚者,许多左派主义者在进行活动时并没有为了维护他们声称想要帮助的群体的权益而进行理性计算。例如,如果一个人认为黑人平权行动对黑人有益,那么采取敌对化或教条化的平权行动有意义吗?很明显,与那些认为平权行动对他们造成歧视的白人们打交道时,采取灵活怀柔的手段并至少作出一些口头和象征性的让步将更富有成效。但左派主义活动家们不采取这种做法,因为它无法满足他们的情感需要。帮助黑人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相反,他们将种族问题作为借口借以表达自己的敌意与追求权力而不可得的沮丧。他们的作法实际上伤害了黑人,因为这些活动家对待白人多数的敌对态度倾向于加强种族仇恨。

22
如果我们的社会并没有上述所有的问题,左派将不得不发明新的问题,从而为自己提供无病呻吟的借口。

23
我们强调,上述论述未必对于每一个可能被视为左派主义者的人都十分准确,这只是对于左派主义总趋势的粗略概括。

过度社会化

24
心理学家使用“社会化”这个术语表示训练儿童使之按照社会的要求去思考和行动的过程。一个得到良好社会化的人相信并服从他所属社会的道德准则,并且很适应作为社会正常运作一部分的身份。说许多左派主义者过度社会化可能看起来毫无意义,因为左派主义者一般被视为反叛者。然而这一主张可以得到辩护。许多左派都不像看上去那样反叛。

25
我们社会的道德准则如此严苛,以至于没有人能以完全道德的方式进行思考、感受与行动。例如,我们不应该去恨任何人,但几乎每个人都曾经一度痛恨过其他什么人,不论他是否向自己承认。有些人的社会化程度如此之高,以至于完全道德地思考、感受与行动的企图为他们带来了严重的负担。为了避免罪恶感,他们不断地就自己的动机欺骗自己,为那些在现实当中有着非道德起源的感受和行动寻找道德解释。我们使用“过度社会化”这一术语来形容这样的人。[2]

[2](第25段)在维多利亚时期许多过度社会化的人们都因为试图压抑性欲而遭受了严重的心理问题。显然弗洛伊德以这些人为基础构建了自己的理论。今天社会化的重点已经从性欲转向了攻击性。

26
过度社会化可导致低自尊、无力感、失败主义以及内疚等,我们对儿童进行社会化的最重要手段之一是使他们对于与社会期望相反行为或言语感到羞愧。如果做过了头,或者如果某个孩子特别容易受到这种感情的影响,他就会为自己感到羞愧。此外过度社会化的人与轻度社会化的人相比更容易在思想与行为上受到社会期待的限制。大多数人都会做出不道德的行为。他们撒谎,他们小偷小摸,他们违反交通法规,他们在工作中偷懒,他们讨厌别人,他们说别人的坏话或者使用卑劣的花招来出人头地。过度社会化的人不能做这些事情,如果他做了就会为自己感到羞耻,还会自我仇恨。他不能想“不干净”的念头。而且社会化不只是一个道德问题,我们遭到社会化之后遵守的许多规范或表现都不属于道德的认定范围。因此,过度社会化的人在心理上被狗链拴着,一辈子都在社会铺设的轨道上运行。对于许多过度社会化的人来说这都会导致约束感和无力感,令其十分难熬。我们认为过度社会化是人类对彼此造成最严重的暴行。

27
我们认为,当代左派当中一个非常重要且有影响力的派系就是过度社会化份子,他们的过度社会化对于确定现代左派主义的前进方向十分重要。过度社会化类型的左派主义者往往是知识分子和上层中产阶层的成员。请注意,大学知识分子 [3] 构成了我们的社会中社会化程度最高的部分,也是最左派的部分。

[3](第27段)未必一定包括研究“硬”科学的专家。

28
过度社会化类型的左派主义者试图挣脱自己的心理狗链,通过反叛来维护他的自主权。但通常他不够强大,无法反抗社会最基本的价值。一般而言,今天的左派主义者的目标与公认的道德并不冲突。恰恰相反,左派主义者接受公认的道德原则,当做自己的原则,然后指责主流社会违反该原则。例如:种族平等,男女平等,帮助穷人,和平或反战,一般的非暴力行为,言论自由,善待动物,等等。从根本上说就是个人服务社会的责任与社会照顾个人的责任。所有这些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已经深深植根于我们的社会价值当中,或至少是社会的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 [4] 主流传播媒体与教育体系呈现给我们的大多数都材料或明或暗地明示或暗示了这些价值。左派主义者,尤其是那些过度社会化类型的左派主义者,通常不会反叛这些原则,而是通过声称社会辜负了这些原则(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如此)来为自己对社会的敌意进行辩护。

[4](第28段)很多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个人反对这些价值当中的一部分,但通常他们的反对或多或少都是隐蔽的。这种反对仅仅在出现在大众媒体当中一个非常有限的范围内。我们社会的宣传主旨是支持上述指明的价值。

可以这么说,这些价值观成为官方价值观的原因是因为它们对于工业体系有用。暴力遭到阻碍,因为它会破坏体系的功能。种族主义遭到阻碍,因为种族冲突会扰乱体系运行,歧视可能对体系有用的少数群体成员则会造成人才浪费。贫困必须被“治愈”,因为下层阶级会给体系造成问题,其他阶级在接触下层阶级时士气也会下降。鼓励妇女创立自己的事业是因为她们的才能对体系有利,更重要的是因为经常性工作的女性更容易整合到体系当中,并直接与体系而不是家庭相联系,这有助于削弱家庭凝聚力。 (体系的领导人说,他们希望加强家庭,但他们真正的意思是他们希望家庭根据体系的需求成为儿童社会化的有效工具。我们在第51、52段认为体系不敢让家庭或其他小规模社会群体真正强大自主起来)。

29
下面来表现一下过度社会化左派主义者如何显示他对于社会传统观念的真实依赖,同时还假装反抗。许多左派主义者都支持平权运动,支持黑人获得地位更高的工作,提高黑人学校教学质量并向此类学校追加投资,他们认为黑人“下层阶级”的存在是社会的耻辱。他们希望将黑人整合到体系中,使他成为企业主管,律师,科学家,就像上层中产阶级的白人一样。左派主义者会回答说他们最不想做的就是使黑人男子成为白人的翻版,相反,他们要保留美国黑人文化。但是保存美国黑人文化是什么意思呢?几乎无非就是吃黑人风格的食物,听着黑人风格的音乐,穿着黑人风格的服装,修建黑人风格的教堂或清真寺。换句话说,黑人只可以在表面问题上表达自己。而在所有根本方面,过度社会化的左派主义者都希望黑人符合白人中产阶层的理想。他们希望让他学习技术学科,成为行政人员或科学家,耗费人生向上爬从而证明自己并不比白人更差。他们希望黑人父亲 “负责”。他们希望黑人帮派放弃暴力。但这些正是工业技术体系的价值观。该体系不在乎一个人听什么样的音乐,穿什么样的衣服,信什么宗教,只要他在学校上学,拥有体面的工作,攀登等级阶梯,是一个“负责任”的父亲,不使用暴力等等。实际上,无论过度社会化的左派主义者如何否认这一点,他实际上是要将黑人整合到体系中并让他接受体系的价值观。

30
我们当然并不声称左派主义者,甚至是过度社会化的左派主义者,从不反抗我们社会的基本价值观。显然他们有时会这么做。一些过度社会化的左派主义者甚至还反抗现代社会最重要的原则之一,采用了肢体暴力。他们认为暴力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解放”。换句话说,他们通过暴力冲破了习得的心理制约。因为他们过度社会化,这些制约对他们的限制效果更强;因此他们需要打破这些制约。但是,他们通常用主流价值观为自己的反叛辩护。如果他们从事暴力活动,他们就声称自己是在打击种族主义。

31
我们认识到,对于上述左派主义者的心理素描可以提出许多反对意见。真实的情况是复杂的,即使提供必要的数据,进行完整描述也需要好几卷的篇幅。我们只打算非常粗略地概述两个最重要的现代左派主义者心理倾向。

32
左派主义者的问题表明了我们的社会作为整体的问题。低自尊,抑郁倾向和失败不仅限于左派,这些问题广泛存在于我们的社会,虽然在左派尤其明显。今天的社会与以往任何社会相比都试图在更大程度上将我们社会化。甚至还有专家告诉我们怎么吃,如何运动,如何做爱,如何教育子女等等。


左派的危险

213
因为左派需要反叛与参加运动,他们以及类似心理类型的人往往为反叛或行动主义的运动所吸引,即使这些运动原本的目标和成员都不是左派。由此而产生的左派大量涌入会很容易就把一个非左派运动变成左派运动,因而左派的目标将会替代或歪曲该运动原来的目标

214
为了避免这种事情,一个弘扬自然并反对技术的运动必须采取坚决的反对左派立场并避免与左派进行任何合作。左派从长远看与野生自然、人类自由和消灭现代技术都是相悖的。左派是集体主义者,他们寻求将整个世界(包括自然和人类两者)捆绑到一起,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但这就意味着要由有组织的社会来管理自然和人的生活,而这就需要技术。离开了快速运输和通迅,就不可能有统一的世界,离开了先进的心理学技术,就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相亲相爱;离开了必要的技术基础,就不可能有“计划的社会”。尤其是左派受权力欲所驱使,并且通过认同于一个群众运动或一个组织以集体为基础谋求权力,左派极不可能放弃技术,因为技术对于集体权力来说太宝贵了。

215
无政府主义者 [34] 也谋求权力,但那是以个人或小群体为基础的;他要让个人或小群体有能力控制他们自己的生活环境。他反对技术,因为技术使小群体依赖于大组织

[34](第215段)这一陈述所指的是我们这种特殊品牌的无政府主义。许多不同的社会态度都被叫作“无政府主义”,而且许多自认为是无政府主义者的人可能不接受我们第215段的陈述。需要顺便说明,如今有一场非暴力无政府主义运动,其成员多半不会接受FC为无政府主义者,也肯定不会赞同FC的暴力手段。

216
一些左派看上去似乎反对技术,但那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是体系外的人,而技术体系是由非左派控制的。如果左派成为了社会的主导力量,从而技术体系变成了左派手中的工具,他们就会热情地使用它,促进它的成长。这样,他们就会重复左派在过去一再显现的模式。当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位于体系外的时候,他们起劲地反对新闻检查和秘密警察,他们支待少数民族自决权,等等;但是一旦他们自己掌握了政权,他们却实施了比任何沙皇都更严厉的新闻检查,创建了比任何沙皇都更残酷的秘密警察,而且他们压迫少数民族也不逊于任何沙皇。在美国,当几十年前左派在大学里还是少数时,左派教授们起劲地鼓吹学术自由,而今天,在大多数大学里左派已占据了主导地位,他们却表明随时准备剥夺他人的学术自由(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正确性”)左派与技术的关系也是一样;只要他们控制了技术,他们就会利用它去压迫别人。

217
在过去的革命中,最为权力饥渴的左派反复先与非左派革命者和比较有自由派倾向的左派合作,然后再欺骗他们,以便自己攫取权力。在法国革命中,罗伯斯庇尔是这样做的,在俄国革命中,布尔什维克是这样做的,1938年的西班牙共产党人是这徉做的,卡斯特罗及其追随者也是这样做的。回顾左派过去的历史,非左派革命者与左派合作乃是最愚蠢不过的事。

218
各种各样的思想家曾指出,左派思想是一种宗教。左派思想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宗教,因为左派的学说不假定任何超自然事物的存在。但对于左派人士来说,左派思想所起的心理学作用和宗教对于某些人所起的作用十分相像。左派人士需要信仰左派思想;这在他的心理经济学中起着生死攸关的作用。他的信仰不会轻易被逻辑或事实改变。他深深地相信左派在道德上真正正确,而他不仅有权力而且有责任将左派的道德强加于每一个人。(无论如何,许多我们指称为“左派”的人并不认为自己是左派,也不把他们的信仰系统描述成左派思想。我们使用“左派”这个术语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有更好的词汇来标识包括女权主义、同性恋权利、政治正确性等运动的一整套相关的信条,也是因为这些运动与老左派有着亲缘关系。参见第227-230段)

219
左派是极权主义力量。无论左派在什么地方掌握了权力,它都往往会侵入每一个私人领域并强行把每一个人的思想都改造成为左派。这部分地是由于左派的准宗教性质。任何与左派信仰相悖的东西都代表罪孽。左派成为一股极权主义力量的更重要原因是左派的权力欲。左派寻求通过认同于一个社会运动来满足白己的权力欲,并且试图通过参与追求和实现该运动的目标来体验权力过程(参见第83段)。但是,无论该运动在实现其目标方面获得了多大的成功,左派都不会满足,因为他的行动主义是一种替代性活动(参见41段)。这是指左派的真实动机并非是实现左派表面上追求的目标,而是他可以通过追求实现某个社会目标而获得权力感 [35]。

[35](第219段)许多左派的动机是敌意,但敌意多半是权力欲受挫所导致的。

因此,左派决不会满足于他已实现的目标。他对于权力过程的追求将永远引导他扑向某些新的目标。左派要求少数民族的平等机会。当这已实现了之后,他又要求少数民族的成就在统计上的平等。只要任何人在其思想深处还藏有对于某个少数民族的负面看法,左派就要对他实行再教育。而且少数民族还不够,任何人也不允许对同性恋、残疾人,胖子、老人、丑人等等等等持有负面看法。告诉公众吸烟的危害还不够;还必须把警告印在每一盒香烟上。然后香烟广告即使未被禁止也受到了限制。香烟一天不禁止,行动主义者们就一天不满意,而在此之后会是酒,然后又是不良食品,等等。行动主义者们反对儿童虐待,这是合理的,但现在他们要完全禁止打屁股。当他们实现这一点之后,他们又要禁止其它他们认为有害于身心健康的东西,一件又一件。在完全控制儿童的养育习俗之前,他们是不会满足的。而后他们又将向另一个问题下手。

220
假定你叫左派列一张表,写上所有社会上不正确的东西,然后假定你实行了他们要求的每一个社会变化。可以十分有把握地说,不出几年,大多数左派又会发现某些新的东西要抱怨,某些新的社会“邪恶”要纠正。因为,我们再说一遍,左派的动机不是对于社会弊病的忧患,而是把他的解决办法强加给社会以满足权力欲的需要.

221
由于其高度社会化水平对其思想和行为的限制,许多过度社会化类型的左派不能以其他人的方式追求权力。对于他们来说,权力欲在道德上只有一个可接受的宣泄口,就是把他们的道德强加于每一个人的斗争。

222
左派,特别是过度社会化的左派,是Eric Hoffer所著《真正的信仰者》(The True Believer)一书当中所谓的真正的信仰者。但不是所有真正有信仰的人都与左派是同一个心理类型。例如.纳粹的真正信徒多半在心理上与左派的真正信徒是十分不同的。由于能够一心一意地献身于某种事业,真正的信徒对于任何革命运动都是有用且多半必不可少的成分。这就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我们必须承认不知道怎么处理的间题。我们不知道如何将真正信徒的能量用于一场反对技术的革命。我们现在只能说,除非一个真正的信徒执着一念地献身于摧毁技术,否则革命运动吸收他将是不安全的。如果他还献身于其他理想。他就很可能要利用技术去实现那个理想(参看220, 221段)

223
有些读者会说“这些关于左派的话都是一派胡言。我认识约翰和珍妮,他们都是左派,而他们没有任何极权主义倾向。”确买许多左派——单纯从数字上看多半还是大多数——是正派人,他们真诚地相信应该宽容其他人的价值观(某种程度上),而且不想用高压手段来实现他们的社会目标。我们对于左派的评论并不意味着适用于每一个左派个人,而是描述左派作为一个运动的一般特性。而一个运动的一般特性并不一定由卷入这个运动的各式各样的人们的数量比例所决定。

224
那些在左派运动中上升到掌权位置的人多半是最权力饥渴型的左派,因为权力饥渴型的人才是最努力奋斗以求跻身权力层的人。一旦权力饥渴型的人攫取了运动的控制权,虽然有许多更温和厚道的左派在内心中会不赞同领导人的行动,但他们也不会起来反对这些领导人。他们需要信仰他们的运动,而因为他们不能放弃这个信仰,所以他们只能跟着他们的领导入走。确实,某些左派有胆量反对出现的极权主义倾向,但他们一般会失败,因为权力饥渴类型的人组织得更好,更残酷无情,更马基雅维利,并己经为自己建立了强大的权力基础。

225
这些现象在俄国和其他被左派夺取了政权的国家曾十分明显地出现过十分类似,在苏联的共产主义崩溃之前,西方的左派很少批评那个国家。如果盯住他们问,他们会承认苏联做了许多错事,但然后他们就会替共产党找借口并开始谈论西方的毛病。他们总是反对西方对共产党的侵略进行军事抵杭。全世界的左派都起劲地抗议美国在越南的军事行动,但当苏联入侵阿富汗时,他们就都不说话了。他们并不是赞同苏联的行动,而是由于他们的左派信仰,使他们实在没法让自己反对共产主义,今天,在我们的那些“政治正确性”占了主导地位的大学里,多半也有许多左派私下里并不赞同压制学术自由,但他们无论如何都跟着走。

226
因此,尽管许多左派个人确实性情温和且颇为宽容,绝不意味着整体上的左派运动能够免于集权主义倾向。

227
我们对于左派主义的讨论有一个严重的缺陷。我们对于“左派主义者”的定义依旧远未明晰。对此我们似乎无能为力。今天的左派主义已经分裂成了一系列的运动。然而并非所有的运动者都是左派主义者。而且有一些运动(例如极端环保主义)当中似乎既包含了左派主义者,也包含了彻底的非左派主义者,而后者原本应当更为明智一些,而不是与左派主义者合作。左派主义者的种类逐渐隐入了非左派主义者的分类当中,我们在确定某人是不是左派主义者时也经常犯难。如果说左派主义者还有个定义的话,我们对这个词的概念就是由本文当中的讨论来定义的,我们仅能建议读者运用自己的判断来确定谁才是左派主义者。

228
但是为了诊断左派主义而列举一批标准将会很有好处。这些标准不能机械地加以应用。有些不是左派主义者的个人或许也会符合某几条标准,还有些左派主义者或许一条标准也不符合。读者必须运用自己的判断力。

229
左派主义者的追求地大规模集体主义。他强调个人服务社会的义务与社会照料个人的义务。他对个人主义持负面看法。他经常采取说教的口吻。他倾向于支持枪支管制、性教育与其他心理“启蒙”教育方式、国家计划、平权运动以及文化多元主义。他倾向于认同被害者。他倾向于反对竞争与暴力,但他也经常为使用暴力的左派主义者进行开脱。他惯于使用左派的常用语,例如“种族主义”、“性歧视主义”、“恐同”、“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种族灭绝”、“社会变革”、“社会正义”以及“社会责任”。或许一位左派主义者的最明显诊断特征就是他倾向于同情下列运动:女权运动、同性恋权益、少数族裔权益、残疾人权益、动物权益以及政治正确。任何强烈同情上述所有运动的个人几乎可以肯定是一位左派主义者。[36]

[36](第229段)必须懂得我们所指的是那些同情我们今天社会中这些运动的人。一个相信妇女、同性恋等等应有平等权力的人不一定就是左派。我们今天社会的妇女解放、同性恋权利等等运动有着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调门。这种调门是左派的特性;而且如果一个人相信例如妇女应当有平等权力,井不一定就等于他必须同情现今的女权运动。

230
人们经常将傲慢或者教条化的意识形态当做更为危险的左派主义者的特征,即最为渴望权力的那部分人。但是最为危险的左派主义者往往都是过度社会化的人,他们从不咄咄逼人令人气恼,也从不公开宣扬左派主义,而是安静且不动声色地推动集体主义价值观、将儿童社会化的“启蒙”心理技巧、个人对于体系的依赖以及其他种种。这些隐蔽左派主义者(姑且这么称呼他们一下)在实际作为方面与某些小资产阶级份子很接近,但是在心理、意识形态与动机方面都不相同。一般的小资产阶级份子试图将民众置于体系控制之下,从而维护自己的生活方式,或者仅仅是因为他的态度很传统。隐蔽左派主义者试图将民众置于体系控制之下,因为他当真相信集体主义价值观。隐蔽左派主义者与一般过度社会化左派主义者的区别在于他的叛逆冲动较弱且社会化程度更巩固。他与一般社会化程度相当的小资产阶级的却别在于他内心存在着深刻的缺失,使他必须投身于某项事业并融入某个集体。或许他的(高度升华的)权欲比一般小资产阶级要高

中英文对照全文:https://z.arlmy.me/Wiki/library/Original_Kaczynski_IndustrialSocietyAndItsFuture.html

卡辛斯基当然也有对保守派的批评,之前我只是同情他,现在我觉得他的批评很有道理了。保守派小资产阶级就只是维护体系,但你怎么能期待工业和经济的迅速发展不会导致地方共同体和传统文化的衰弱呢。

所以我现在支持黑暗年代,西方文明也要加速,奔跑进入黑暗年代。但其实右派根本不需要做什么,不需要闹革命,不需要寄炸弹,只要躺平就好了,让左派毁掉加州毁掉美国,让lgbtq和非法移民上战场维护他们的乌托邦。右派只要抱团回归乡下种田,类似阿米什人一样生活,等待大洪水的到来。
1
分享 2022-08-21

1 个评论

左派其实就是宗教思想啊。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想到基督教早期也是被迫害的对象,但是在最后却变成了中世纪宗教极权的大恶龙。实际上你把后来很多左派的行为拿出来比较,本质上讲也就是旗帜和偶像有了变化,但是极权的核心还是摆在这里的。左派虽然反对宗教极权,但是他们反对的不是极权侵犯人权,而是宗教不够正确,需要用更正确的思想来替代旧的不正确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左派的存在甚至就是为了完善极权来的。
左派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是拯救世界的,所有反对他们的人都是愚昧和错误的,那么无数左派人士的这种思想被集中,在此之后更进一步会是个什么东西,还用问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8-21
  • 浏览: 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