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主义的奇妙冒险

  近来,观察到加速主义出现种种奇妙变化,特以此文总结观察过程。这里的加速主义指的是品葱反贼们共识的加速共产党作死爆炸主义,与政治与社会理论上的左右派系加速主义无关。

诞生与第一次变化 
  加速主义的最早来源已很难查找,不过被广泛传播我个人认为是起源于品葱这个地方,时间大概是去年香港反送中一段时间,那时品葱反贼们面对香港局势与国内的舆论氛围,一些反贼在心有余而力不足与愤慨之下喊出了“加速”的口号,被广大反贼接受并传播,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共识。
  诚然,加速主义实践过程中有许多争议的问题,比如该加速到何种程度?(方方被小粉红围攻反贼们是否加入小粉红一起侮辱方方?粱艳平教授、王小妮教授呢?)该加速到何种范围?(是否应该加速steam被封?)这些都有有识之士谈论过。有趣的是,在这些问题仍然没有结论的情况下,加速主义却更大的范围内被反贼接受并传播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我个人认为原因是:加速主义填补了持续反共道路上的心理象征空白。
  具体解释是这样,大多数反贼心里也明白,共产党统治不是无敌的,共产党也不会明天就爆炸,但身在墙内,在言论审查无法发声的环境下持续保持心态极难做到。比如你今天最后一个微博号封掉了,你很有可能感概:“国内环境没救啦,跑路吧,谁也救不了国人”(过分悲观)或者“等共产党倒了,这些审核员都是要被拉清单的”(已经想到共党倒台后的事情去了,过分乐观)。这些过分悲观和乐观的情绪会让你认为共产党能永远统治或者共产党会快速倒台,让反贼失去信心或者理性,很难维持长时间反共的心态。这时,加速主义的持续反共象征作用就出现了。
  加速主义有点像编程随想提出的谨慎乐观心态:共产党是一定会爆炸的,但是不会快速爆炸,所以我们可以进行操作,加速其爆炸。具体来说就是保持信心,等待时机,不助纣为虐,如果有心和能力,可以在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下加速一波。加速主义可以说为反贼们提供了很好的情绪稳定作用,比如前文提到的被封账号,如果此时心理默念一声“又加速了一波。”就很可能不会过分悲观或者乐观了。这种把理性持续反共心态调整具体为网络语言的结果,就变为了“加速主义”,其与一开始诞生的初衷产生了偏离,却出乎意料的能有效凝聚共识,被广大反贼接受并传播,不得不说很有趣。
 
第二次变化
  加速主义被广泛传播了一段时间后,油管、推特等海外社交平台上都有其身影。按理说加速主义这种直球反党的网络语言应该只是在墙外传播,不会传回墙内,可神奇的事情又发生了——加速主义不仅传回了墙内,还有了一定知名度和传播性,其意义也开始多元化。
  加速主义确实的在墙内传播着,比如前几天马云说“企业是最大的公益”时,很多小粉红也在知乎喊“加速、加速”了,当然,这里的加速指的是小粉红眼中所谓的“资产阶级”灭亡意义上的加速。虽然小粉红喊的加速出发点不同,不过结果和加速反贼是差不多的。试想,如果中国“资产阶级”真的灭亡了,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要么爆炸重启,要么朝鲜化,这和反贼加速主义殊途同归。
  为什么发生这种事呢?我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1 翻墙人数变多,加速主义经过第一次变化共识很强,传播效率很高。2 加速主义传回墙内后,审核部门不知是无知还是刻意进行有预期的矛盾转移,有关加速主义口号的言论不会被针对删除。 3 小粉红理解力堪忧,不明白加速主义真正结果,也跟着喊。
  这产生了什么后果呢?从结果上来说,本来加速主义反贼和小粉红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审核部门要找出加速主义反贼就已经有一定难度了,现在小粉红也加入喊口号,审核员面对满屏“加速!加速”言论,如果不针对加速口号一一删除,几乎是找不出其中反贼的。去年反送中以前,如果有人说反贼与小粉红会在同一平台下用同样的话语回答同样的问题,有人会相信吗?而现在墙内网络上,事情已经发生了。立场本应水火不容的反贼与小粉红,回答了同一问题后,还彼此认为对方是友军。不得不说,加速主义传播带来的变化可以用奇妙来形容了。

  最后是我个人的感概:
一开始加速主义是略带绝望的呐喊
后来加速主义变成了凝聚共识的话语
再来加速主义成了各取所需的介质
  而加速主义只不过是人类思维相互碰撞,理想与现实冲突所具体化的冰山一角,其尚如此不可控。共产党却想通过删评与五毛引导,彻底的改变所有中国网络上的思维,它哪来的信心?
47
分享 2020-05-06

25 个评论

个人觉得这是种阿q精神,因为中共的过分强大,让一些反贼希望通过这些事件来重创中共以安慰自己。当然啦,这种正面的阿q精神还是值得提倡的,既然战胜敌人很困难,那抱有一丝幻想又何妨呢。
我需要再自豪一次
加速主义的兴起是从这里开始的: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6140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6317
我需要再自豪一次加速主义的兴起是从这里开始的:

中央已经决定啦,就由你来当加速主义创始人
本部長雖然日夜操勞,仍百忙之中抽出一點時間,為加速主義做了一點貢獻
我需要再自豪一次加速主义的兴起是从这里开始的:

习总加速师警告,加速还是要他亲自加速,你不要居功。
个人觉得这是种阿q精神,因为中共的过分强大,让一些反贼希望通过这些事件来重创中共以安慰自己。当然啦,...

加速主义是有实际意义的。重点在文化娱乐这块,压缩墙内 中产阶级为主的 岁静派,理智红。出国购物旅游 相关游戏音乐影视获得 的门槛大为提高,构造一个西朝鲜。。
我对加速主义得理解:

1. 如果双方对目的地都非常自信的话,那左派和右派都会不喜欢当前这个左右摇摆的烂摊子,不如加速撞墙,看看到底哪一方的道路更自信。

2. 如果前面有个比较大的障碍,那么比如开车就会陷入一个凹形得地势里反反复复 来回做前进倒车的钟摆运动, 每一次前进和倒车都是在消耗这些车上的人的时间精力和车本身的油量动力。这个时候有远见的人就会站出来说,不如我们加速吧,前进的时候就加速前进,倒车的时候就加速倒车,只要积蓄了足够得动能,那么必然会冲出这个困境洼地的,左和右都自信冲出这个困境必然会到达一个更好的地方。

3. 温水煮青蛙的鸡汤已经有很多人试过了,如果火加的很慢,那么里面的青蛙就会慢性等死,等会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快熟了都。 只有添油加醋加把火,让水的温度上升的足够快,才能够让锅里的青蛙觉醒,在被炖烂之前跳出锅中。 

4. 我不会助纣为虐,比如帮小粉红骂方方,而是当沉默的大多数,不跟小粉红对线并且在小粉红们翻车之后心中暗喜,甚至还会跟小粉红说话得时候给他们营造一种勇敢向前冲!我也是这么想的 得错觉。跟小粉红对线只会让他们得行为更加理性,延缓加速的进程。封建社会每一个牺牲自身利益去当清官的人其实都是在帮助封建社会进性续命,帮助皇帝以及其他贪官对老板姓进行盘剥压迫得帮凶,他们给老百姓带来一种虚无的希望,仿佛只要运气好等到一个清官就行,而对这种必然纵容贪官得社会制度视而不见。亦如当今的和平改革派,给向往自由得人民以虚假的希望,仿佛只要够努力,就可以争取和平改革,实际上每一次粉身碎骨得改革都是在延长共产党的生命而已,而人民也觉得酱紫就挺好,偶尔对自由派得牺牲换来的进步感到满意,同时还觉得自由派得人事多,整天负能量,从而认不清期待上层主动改革那是不可能的现实。 那么就不应该主动去当清官,也不要去举报贪官,不要去牺牲奢望改革,改进当前制度,只要贪官足够多,那么必然可以唤醒足够多的人明白贪腐是制度性的结果,而不是盼偶尔几个道德高洁得清官,悍不畏死得改革自由派牺牲就能解决的事情。(这边贪腐只是一个例子, 并不是说当前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贪腐,当前最大的问题: 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去魅,反帝反封建 哪一个都可以代进去)   

5. 让我们加加加加加加加加加加加加加速!
我需要再自豪一次加速主义的兴起是从这里开始的:

您老的加速主义是品葱持续最久的活动了,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其实加速主义本来就是左翼理论中的一个流派,喊加速的只是知乎左壬而非小粉红。
我需要再自豪一次加速主义的兴起是从这里开始的:

概念是你发明的,但是最大的实践者不是你。




是中南海里的大大。
说吧,明泽是不是有品葱号
其实加速主义本来就是左翼理论中的一个流派,喊加速的只是知乎左壬而非小粉红。

确实以前喊加速的是知乎那帮左壬,不过人数与现在喊加速的规模不匹配。比如从前两天马云“企业是最大公益”这话题下面喊加速的人数来看,起码有十之一二,而以前知乎哪怕是最“左”的话题下面喊加速的也没有这规模吧。这种人数的变化没有网络语言的直接传递,仅靠左壬理念传播就达成,我认为是说不通的
搞错了,现实让我痛苦,醒过来又睡不回去了,加速使我快乐。快乐有什么错呢?
參考《孫文的野望》的加速主義,當中的孫文不是聖人,多少有點黑
https://i.imgur.com/xbH2jU0.jpg
我需要再自豪一次加速主义的兴起是从这里开始的:

我记得差不多是抵制NBA的时候渐渐有了这个概念
让饭圈女孩帮忙揽炒,也算是一品葱加速主义起源的活动之一了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6269
个人觉得这是种阿q精神,因为中共的过分强大,让一些反贼希望通过这些事件来重创中共以安慰自己。当然啦,...


不覺得。中共統治的合法性來自經濟成長、人民生活水準提升。不過中國樓市泡沫、債務、匯率與通貨膨脹都可能出大問題,對外形勢又很不利也會壓迫到經濟,所以出金融危機帶來政治危機不是不可能...更何況習總加速師每個月都推一些會帶來問題的政策...
我个人觉得只是从中捣乱而已... 

能举些具体的反贼加速例子么?

共亡亡的是好不容易撑起来的经济,我觉得个人角度上看你还不如有钱跑路。

经济一垮是全球性的影响,去哪都会被重创。

宏观上看,等中共度过了经济上升和巅峰期,衰落自然会到来。
个人觉得这是种阿q精神,因为中共的过分强大,让一些反贼希望通过这些事件来重创中共以安慰自己。当然啦,...
啊q精神? 加速主义的主要目的就是加速国内各方面环境的崩坏 人文环境 物理环境 经济环境等等 最后结果不管是铁拳也好其他方面的也好 极大的影响到你这类人 让你无法做为中间派在中间看戏 强迫你站队 所以 你站共产党 还是站加速主义?
首先,我觉得应该对加速主义这一创造性的概念进行充分的肯定,而且从实际舆论传播的角度来说,竟然也导致了墙内很多小粉红也跟着喊。但我觉得具体的分歧在于对加速主义的理解和实践,即加速主义到底在加速什么?我们应该怎样加速?

## 加速主义到底在加速什么?
我的理解是加速中共的崩溃及倒台。尽管中国朝鲜化有着些许的可能性,但这不是我努力的方向。
如果要使中共倒台,简单的来说就是减弱它的力量并且提高民间的力量。中共力量的根基,在改革开放之后,就是其经济增长,所以只要中国经济崩溃,整个维稳体系就会失效(现在几乎没人信马克思那套了,意识形态上的控制力非常薄弱)。而要让中国经济崩溃,对外,要让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减少对华贸易,更好的话,进行经济制裁;对内,大家在保证个人安全的情况下合理抗税,尽量不买国货,更不要去楼市,股市里去赌。

提高民间的力量这块,我的看法是,让岁静了解更多铁拳的实例,传递一些真相(很多葱油可能会说岁静,小粉红活该,脑子被洗傻了,不值得救,但我自己在半年内已经成功转变了5,6个岁静,甚至小粉红了。具体我觉得有两点,一放低姿态,不要有优越感,不要用咄咄逼人的态度去教育别人,而是去问一些问题,让他们自己反思,让他们去说,然后你用丰富的例子去反驳他们。比如,问他,你觉得中国这五年内在变好吗?如果他说是,那你就让他举例子说哪里在变好,一般都会说经济,华为什么的,这时候我们就可以抖出准备好的素材,并且可以再说一说修宪,法制变坏的例子。多说一句,我觉得最近国内负面新闻爆出的频率越来越高了,说明朝廷的维稳系统也没那么牛逼,也不要太高看他们了。

## 我们应该怎样加速?
反共是个长期的过程,就像编程随想讲的,谨慎乐观,不要两极摇摆,所以勿以善小而不为。
- 翻译一些土共的新闻,引起国外对中共的反感
- 抗税,少买华为这种黑心企业的产品
- 传递真相,以及声援异议者,报道负面新闻的记者等
-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包括岁静,小粉红等
这个……说起来您可能不信,加速主义(Accelerationism)这个词的本意就是加速资本主义的发展,并将其最终导向自身的崩溃与灭亡。这并不是什么如您所说的“诞生于pincong”的概念,而是诞生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左翼概念。现在中文网络上更为人所知的含义(加速CCP的灭亡)反而是与原意无关的引申用法……
加速这种做法其实那个叫尤里的前克勃格间谍也说过,只不过他用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就是借力推力
>>这个……说起来您可能不信,加速主义(Accelerationism)这个词的本意就是加速资本主义的发...


说的对,思想实质是历史决定论,在历史唯物论下自然普遍有历史决定论的观点,
所以才会有加速这个概念,对不认同历史决定论的人来说这完全只是自欺欺人的犬儒表现而已。
我记得前年禁台湾自由行的时候,就有人开始喊加速了。因为这是自由消失的前菜,且小粉红和台湾人的意见出奇一致。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2-01
  • 浏览: 10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