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一件发生在国内朋友身上魔幻的事情,体制内人员被骗居然无处讲理

突然想到一件前几年发生在朋友身上的事情,真人真事,但为了保证不暴露真实身份,所有细节都作了处理,各位信不信由你。

我认识一个国内朋友A,在某个发达地区做公务员,平时工作需要跟公检法多多少少都打过一点交道。

习维尼刚上台的时候,李克强搞什么全民创业,社会上各种金融P2P很流行。他家里条件还可以,毕竟也算个体制内人士,于是跟另一个朋友B平时做理财项目,投入了不少钱。具体数目不清楚,大概数十万是有的。

结果他那个朋友其实是骗他,一开始说是做风险低有固定回报的项目,结果被拿去加杠杆。一开始还给他每个月固定回报,最后全部亏完,固定回报也给不出来。

其实到这里还不算什么,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完全是魔幻主义了。报警后B被捕,事后发现B其实骗的不止一个人,加起来有好几个,但单独算大概只有A一个人的投资是够得上诈骗的。因为A平时跟公检法比较熟,于是想走内部关系看看能不能处理。偏偏他比较熟的那几个地方,因为不在他们辖区里面他们没法管。最后移交到另外一个区域的检察院起诉,但不知道是不是B也托了关系,检察院认定是民事纠纷,不构成犯罪,最后居然还把B给放了。

但根据A咨询律师的结果,光看数目以及动机,检察院完全可以按诈骗罪起诉B。因为检察院不起诉,法院也没法判,警察也只能放人,只能走民事诉讼。我们平时看一些报道,公检法都是按照上级的指示“联合办案”,我这个朋友A也很明白这一点,没想到没有上级指示的时候,面对这么清楚的犯罪动机和事实检察院居然倒开始讲起“司法独立”来了。

在发生这件事之前,我这个朋友一直都是比较拥护体制的。后来这件事如何解决的,我也不得而知。但显然,没有法治,没有监督的制度下面,也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47
分享 2019-12-21

24 个评论

有点像清理低端人口之后就清理中端人口一样,这个制度下,体制内的人也一样被锤啊。
在发生这件事之前,我这个朋友一直都是比较拥护体制的。

不接受一顿社会主义铁拳,是无法醒悟的,不过我猜他应该还会继续拥护,成为反贼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被骗点钱比起身在体制内的巨大利益比算个屁呢。
单从事实来看,也不好判断B是骗钱还是做亏了还不起。事实模糊,肯定需要托关系的。再就是检察院不起诉,本人可以自诉的。
我只能告诉你不会成为反贼,相反,会加倍在所管辖区搜刮油水弥补损失。
我只能告诉你不会成为反贼,相反,会加倍在所管辖区搜刮油水弥补损失。


这倒不至于,他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公务员,没背景可能一辈子也就最多当个小领导了。
单从事实来看,也不好判断B是骗钱还是做亏了还不起。事实模糊,肯定需要托关系的。再就是检察院不起诉,本...


应该确定是有欺骗情节,因为之前讨债好几次B都没有说实情。

民事可以自诉,检察院不起诉应当只是刑事这一部分吧。
应该确定是有欺骗情节,因为之前讨债好几次B都没有说实情。民事可以自诉,检察院不起诉应当只是刑事这一部...

检察院不起诉,刑事案件也可以自诉。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 自诉案件包括下列案件:(三)被害人有证据证明对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不予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案件。
虽然楼上说了自诉,但我不建议你把这个建议告诉你朋友。因为这是发在品葱上的内容,而品葱有多少网警盯着就不用多说了吧。
这特色司法独立还行,直接不管
墙内去当警察却被网络诈骗的,我也见过。

习维尼刚上台的时候,李克强搞什么全民创业,社会上各种金融P2P很流行。他家里条件还可以,毕竟也算个体制内人士,于是跟另一个朋友B平时做理财项目,投入了不少钱。具体数目不清楚,大概数十万是有的。


现在,“双创”要又一次重磅推出,几乎已经是棺材板儿钉钉子的事。
一般的小公務員的政府後臺可能還真沒有江湖中人的政府後臺硬。杠不過的。

中共的各級官老爺決定給誰站後臺是有認真的性價比計算的。
黨官覺得條件合適,可以跪下認人當乾爹乾娘。
黨官覺得條件不合適,可以把人整得哭爹喊娘。


以下照片和報導來自:新浪網轉《北京青年報》 “山东济宁涉贪副市长向举报人下跪求饶专题”
http://news.sina.com. cn/c/2004-07-23/06403172532s.shtml
https://i.imgur.com/jZNzUIk.jpg

https://i.imgur.com/C6esr0n.jpg
在本报收到的这份读者来信中共有十余张照片,其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几张“下跪”照———下跪的是同一位中年男子,中等身材,体态稍胖。他下跪时的表情非常不自然,有时还涕泪交流,这种场面与这位中年男子的楚楚衣冠形成了鲜明对比。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名男子的身份:这封来信中的材料称,下跪的中年男子是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李信。记者随后登录山东省济宁市官方网站,从中找到一张李信在去年冬天视察当地某企业时的照片,两相对比后确认,“下跪”照片中的中年男子正是李信本人!

[...]

记者从率先披露该文的某网站负责人处了解到,6月16日,济宁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方面曾给他发去一封“辟谣”邮件。该邮件称,网站所登载的文章“内容纯属伪造,所附照片纯是个人拼接而成……李信同志作为济宁市副市长、济宁市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工作一直兢兢业业,作风公道正派”。该邮件还称,刊登文章和图片“对李信本人造成了极大伤害,同时在社会上产生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并将干扰经济社会的发展,该文作者和有关站点已经涉嫌诽谤罪,目前当地公安部门正在对该文章出处的网站进行调查,并将依法对有关人员以诽谤罪进行侦破”。

  然而就在6月下旬,济宁方面就传出“李信被有关部门‘双规’”的消息。记者日前从山东有关部门证实,李信是在6月24日左右被“双规”的,当时距离“辟谣”之声传出还不到10天。

  李玉春曾是李信公司“合伙人”公司所有资金由副市长投入

  李信,1954年2月出生在济宁;曾在济宁市建筑设计院担任院长,在此期间李信获得了颇多荣誉,例如“优秀科技工作者”,省、市劳模称号,山东省“十大杰出青年”等等;1994年济宁高新技术开发区成立,李信被任命为高新区副主任,其后不久就升任管委会主任。此后的李信更是官运亨通,先是担任市长助理一职,三个月后出任济宁市副市长,主持高新区的工作,分管科技、外事、侨务、对台事务等工作———以上内容部分来自今年4月济宁地方网站对李信的介绍,但是7月22日记者发稿前再次登录相关网站时,已经找不到有关李信的任何内容。

  在此之前,记者曾于今年4月采访了寄来这些照片的读者李玉春,仔细询问了有关照片的来历。今年30岁的李玉春是山东临邑人,她承认这些照片是她拍的,因为她“必须留下李信违法乱纪行为的证明”。

  她向记者仔细回忆了与李信相识的经过:“2002年1月,我到上海准备做服装生意,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到上海出差的李信。当时他并没有说出他的官员身份,只是一再跟我说话、喝酒,通过各种方式暗示对我的好感。第二天,李信约我出来见面,说有项目要跟我合作。这时他才说他是济宁市副市长兼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并告诉我他的关系网如何庞大,工作能力如何强,想跟我合作开办公司。”

……

太長,下略。
vitamin 黑名单
这有什么可魔幻的,合着你觉得体制内应该有处讲理?体制外活该倒霉?
体制内和体制外一样分三六九等,要想讲理,基本只能和同级别讲~
当然这个级别指的是自己愿意和有能力调动的一切资源,不仅指自己,
后事无非是,舍不得孩子套不来狼,或舍得孩子套来了狼,亦或没孩子不套。
老百姓是韭菜..体制内的小员工在它们眼里充其量是赵家的狗..
已隐藏
民事纠纷也是要还钱的。诈骗罪判不了,根据他们当初定的合同内容,上民事法庭一样能拿回钱。诈骗罪不仅仅是数额一个要素,还要看具体的合同内容。说实话在这种细枝末节上法院根本没必要自己承担风险护一个人。大概率是这两位一开始就商量好割韭菜,结果最后割到合伙人头上了,才闹到法院去。不予起诉没毛病,但是民事裁决的钱还是要还
這很正常
華國鋒 趙紫陽被圈禁當豬養起來
也無處講理
中共体系内的权力,明面上的政府部门只是体系的一小部分,军队,武警,央企,金融机构,情报系统,白手套和黑社会都是与政府并列的,而所有这些体系也只是权贵家族的奴隶而已,尤其是地方政府,后台往往还是这几个体系中最弱的,在奴隶中都是权力最小的,更不用说碰到权贵这种主子了
不接受一顿社会主义铁拳,是无法醒悟的,不过我猜他应该还会继续拥护,成为反贼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被骗点钱...

是的,我有个朋友也是体制内(老人家了),贪图三瓜两枣被骗得抵押房子进去,然后输光之后,贷款人起诉他,要他还钱,法院判了贷款人胜诉,但是他主张贷款人和骗子是双簧,是骗抵押物的,法院没有接受这个说法,但是也没有把房产证给贷款人,也没有把他赶出房子;这个案子就悬在那里了。
然后看下这个朋友的微信朋友圈,还是一堆恶臭不堪的爱国粉红文章,间或有心灵鸡汤文,还有青天大老爷会解决这些金融诈骗问题的yy文章。
當交智商稅吧, 都說到這麼的身分了還想用這種方法賺錢
在中共国,哪里是体制内、哪里是体制外?体制内外只是人端的饭碗不一样,不是吃共产党饭的,共产党就得供着,相反还得逼迫这些人更加依附于他。
这件事情公检法如果认真为你朋友办案,你朋友职位就不保了,谁能清楚你朋友是不是放高利贷的或者非法集资啊?p2p爆雷的都是这种贪得无厌之辈,没什么好可惜的。你朋友不一定是个好人。
這要看的是整體經濟收益,而不是顯性經濟損失。

只要他的損失沒有大過從體制內撈回來的好處多(包括隱性好處),多數還是要繼續支持體制的。

利弊得失,成年人多少會算。喊痛的,一般都是損失太大,得不償失。這才算被鐵拳擊中。

無論任何體制下,會反體制絕大多數是兩種情況,一是體制無法為他帶來收益,二是長線來講,很有可能得不償失。

感覺體制既有收入,未來又安全,就因為覺得自己比別人拿多了不公平,所以反對?這種好人,真想認識一下。
這不一向是這樣的嗎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