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解说电影的up主莫名其妙就刺痛了小粉红们的心

我在B站和YouTube上都关注了一个up主,解说电影的“止戈电影”。就在今晚这位up主在B站发了一条动态,内容如下:

昨天(18日)下午发布的视频已经删除了,这里我跟大家解释一下我选择这部电影和删除的原因。
其实我在选片的时候只是把这部电影当成一部很棒的悬疑片来看,大家应该都能看到,我最近的选片风格都是逻辑推理感很强的犯罪片,当了解到这部电影的时候,发现非常符合这个风格,而且结局还有反转,从这一点来看,这确实是部不错的电影。但我实在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议,在这里我也表下态,我跟大家的价值观都是一致的,我同样支持死刑制度,只是在解说中没有强调这一点,导致了很多人的误解。
其实经常看我解说的朋友都知道,我在解说一部片子的时候都是最大限度还原电影原貌,很少掺杂个人价值观,当涉及到分歧的时候,我一般都会保持中立,可能在这部视频中,就是这种中立的习惯让大家产生了不适感。之后的解说我会更严谨,希望大家能继续监督我、支持我,爱你们的止戈~

我看了半天开始没看懂,后来翻了一下评论才明白缘由。昨天的视频内容讲述的是电影《大卫·戈尔的一生》,后来被小粉红们一直攻击,up主受不了就把视频删了。攻击的“点”就因为视频文案里的一句话“目前世界上70%的国家已废除了死刑,实际执行死刑的国家只有xx%,而我国就在其中。”我的天啊,我真的是没有想到就这样一句话刺痛了小粉红们的玻璃心,而就在这条动态下面还有不少小粉红依旧在纠缠和谩骂。回头看看这些年真的是倒退的厉害,开始除了六四不让说,文革是可以批评反思的。接下来文革已经不能批评反思了,科学知识和法律常识等还是可以普及的。再后来科学法律这些玩意也不能普及了,那我看个轻松点儿的解说电影吧结果一堆小将跳出来......

以前的五毛们还都能据理力争的讲些东西出来,而今天的这些粉红、小将们真的一点脸都不要了!
20
分享 2021-07-21

30 个评论

中国社会偏右,我这种中老年人偏右就算了,年轻人也偏右。
对待死刑态度,别说不支持废死,基本建议恢复古代宫刑,人彘等刑罚。没什么法制思维,最好能恢复皇权那种情绪性处罚,比如把什么林生斌无需审判,直接菜市口凌迟,把蒋方舟扒光衣服,插上木驴,挂上日奸牌子游街。脑子里没有证据观念,用难道这不可疑吗,反常吗,都能当做证据。

台湾就不同了,中老年四五十岁的人偏右,但是年轻人中立偏左,居然成了亚洲第一个通过同性恋婚姻法的国家。以后大概率要废死的,等我们这一代老家伙死的差不多的时候。

谁敢在中国提同性婚姻合法?亲妈都要被粉红干爆。
粉红会说,你是想让我们汉人亡国灭种是吧?然后把你黑爹引进来换种是吧?lgbt我们不反对,但不可能支持!你们也别出来宣扬恶心人!
(我对墙内粉红想法比较了解。这就是b站粉红原话,最近新一轮打黑人运动开始了。)

所以我一直主张,在国内要用左派思维打打右派保守派,结果在品葱被追着骂,没一次例外的,我敢提就有人敢骂,管理都出来骂。我从来没说要搞海外和美国的右派。

比如科普回形针,徐晓冬打假传武,打击中医,保健品鸿茅药酒,打击玄学风水都属于左派打右派。并不是说我要在中国建立一个接纳万国难民,取缔宗教,搞取消文化的平权国家,而是中国的传统保守势力和中共高度结合,没有任何左派活动的空间。

比如废死的问题,就是一个左派和右派辩论的核心议题,可是中国的社会领域根本没有左派的发言空间,这也就是这个up被怼的原因。
在B站发法律知识过审也非常难的,除了一些简单的民事和刑事法律知识外,行政法、国际法相关的想过审难得一匹,宪法的你基本想都别想。发外国的法律,只要别牵扯敏感话题过审成功率相对高一些,但容易被小粉红冲塔。B站将墙内很多正常的法律知识视为敏感言论甚至是反动言论。

最高人民法院入驻了微博、微信、抖音、西瓜视频、好看视频等等,就是不入驻B站,原因你可以去想想。那些入驻B站的律师或律所要么只发一些简单的民事法律知识,要么发一些给党歌功颂德的政治话语,你要是敢发那种维权、民告官、给死刑犯辩护的试试,被小粉红冲塔、删视频封号你选一个吧。像罗翔、法山叔这种的很少。

法考培训、法学考研法硕考研、考研政治的视频被监控的很厉害,就比如法律硕士中国宪法学这门课几乎禁止评论。

另外,墙内网民对死刑的态度是很偏激的。在谈论死刑问题的时候只要你不明确强调“反对废除死刑”的态度很多人就会骂你,因为他们认为你只要不强调这句话就是在表明你支持废除死刑,支持废除死刑就是纵容坏人要千刀万剐。我也曾因为讨论死刑问题被喷过(其实我不赞同在中国废除死刑,因为废除死刑不现实,我认为中国应该格限制死刑判决和执行,大幅度减少死刑直至死刑规定变成僵尸法条)。别说B站、微博,你就是去法考、法硕考研、法学考研、法学交流的贴吧论坛里也能碰到一大堆这种傻逼,这些傻逼大多是法律初学者(比如法硕非法学的考生、法学本科大一新生、跨行业学法考的)。
>> 在B站发法律知识过审也非常难的,除了一些简单的民事和刑事法律知识外,行政法、国际法相关的想过审...

你好像有一点说反了,这个up就是暗着说了一句他认为中国的死刑过多不好,应该讨论废死,才被粉红喷的。所以这个up就是你说的那种傻逼。。。。
>> 你好像有一点说反了,这个up就是暗着说了一句他认为中国的死刑过多不好,应该讨论废死,才被粉红喷...


抱歉,我少打了两个字,已经改了。在墙内谈论死刑问题的时候只要你不明确强调“反对废除死刑”的态度很多人就会骂你。
>> 在B站发法律知识过审也非常难的,除了一些简单的民事和刑事法律知识外,行政法、国际法相关的想过审...
我是支持废除死刑的,下午我还思考过这个问题,巧合的是晚上我就看见了这个话题。首先,一个人判处死刑并不能消除自身的罪孽,不如留下罪人备受煎熬也好反思罪行也好,总比一杀了之好;其次,发达文明的国家都在取消死刑,那这就是先进的体现,这样做肯定都是经过千万次的论证的;最后,取消死刑可以避免更多的冤假错案,特别是那种替人死的,不会再有死无对证的局面。当然,这墙内我说得这么多对很多人来讲就像个笑话。
>> 中国社会偏右,我这种中老年人偏右就算了,年轻人也偏右。对待死刑态度,别说不支持废死,基本建议恢...

我曾经见过一些人包括在境外留学旅居的,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微博官号里留言希望我国司法机关恢复车裂、宫刑、诛灭九族等刑罚。以前微信官号里也能看到,后来最高人民法院不公开评论了所以就看不到了。
>> 我是支持废除死刑的,下午我还思考过这个问题,巧合的是晚上我就看见了这个话题。首先,一个人判处死...


废除死刑在中国不现实,老百姓接受不了,这种法案也很难通过,因为很多人大代表也不同意,就算通过了也执行不了。最现实的方法就是减少死刑罪名,提高死刑判决的标准和要求,让死刑慢慢地减少直至让死刑变成僵尸法条,不过这也需要很长时间。
>> 在B站发法律知识过审也非常难的,除了一些简单的民事和刑事法律知识外,行政法、国际法相关的想过审...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几年前给杭州保姆纵火案当事人辩护的律师被骂美了在当时。前些日子很多人又觉得人家当时提出的很多质疑挺对的,反正就是很魔幻。
>>发达文明的国家都在取消死刑,那这就是先进的体现...


取消死刑並不是先進的體現,不要動不動就判死刑才是(看向那些獨裁國家)
無期徒刑和超過百年的刑期對很多人而言與死刑何異?

重點是,在獨裁國家,
這些重罪犯如果是政治犯,那麼越早死當然越好(湮滅證據)
如果是真正的重罪犯,這些獨裁國家"罪犯再教育"體系也是爛的可以
(中國就是瘋狂要你愛國愛國愛國愛國,笑死)

至於你說的死無對證,我小小地糾正一下,那是死 "證人" 造成的居多;
被判無期徒刑者如果沒有證據(物證或者 "活著的證人")來證明清白,一樣是關到死。
有"活著的證人",就能對無論生或死的嫌疑犯作證
沒有"活著的證人",嫌疑犯還是只能是嫌疑犯(除非他自己就是證人,有那種可能)

至於第一點,要看民主國家的納稅人願不願意養死刑犯,也就是變成無期徒刑犯
這方面通常是公投來決定的(廢死與否)
而獨裁國家則是由政府自己來繞過人民決定,畢竟是獨裁。

真的,人權雖然也很重要,但是當你問很多人願不願意用國庫的錢來養死刑犯時,
肯定不會只有同一種答案。
我先讲个笑林广记里面的段子,一个官老爷平生最厌肥肉,一吃就吐,视吃肥肉为人间至惨之事。有一天他手下小厮犯错,他气坏了,想要好好惩罚,怎么罚呢?他下令,拿肥肉一斤出来叫小厮全部吃完。心中觉得畅快淋漓,又补一句,下次再错要吃十斤!
我在死刑问题上就是双标党,我支持绝大多数国家废除死刑,也支持中国暂不废死。
就像美国可以个人破产法,七年信用洗白,中国现在也在考虑,不过即使是十五年,二十年洗白信用限制消费也会有大批大批人去钻空子,就像当年无理由退货把安利搞垮一样,安利也没有想到非洲人都没有中国人那么不要脸,中国买的起安利这种东西的人明明是中产以上,其精神还是流氓无产者。
死刑为什么要废,其理念核心在于生死乃是神之权柄,凡人不能代替神来处置受降生命,即使是冤死了的人也终有天堂福利,所有人都有最终审判日。
那么既然中国不信神,无神论者只讲今生不会有来世,报应,也没有死后审判,那不杀怎么公平?天生的就是成王败寇,活下来就是正义,宁为凶手,不为苦主。
以中国现在这样,即使是终生监禁也不算什么惩罚,因为牢里可能比牢外还舒服,外面也是大监狱,而牢里因为关着都是强人反而是给看病帮养老,说不定哪天大家想通了,都去入狱养老。
“目前世界上70%的国家已废除了死刑,实际执行死刑的国家只有xx%,而我国就在其中。”

这句话就刺痛玻璃心了??

https://i.imgur.com/cJHPjwk.jpg
>> “目前世界上70%的国家已废除了死刑,实际执行死刑的国家只有xx%,而我国就在其中。”这句话就...
对呀,就是这句话里面的这个“就”字狠狠刺痛了粉红的心,截至此刻还有很多粉红再纠正up主的遣词造句,魔幻无比!
>> 中国社会偏右,我这种中老年人偏右就算了,年轻人也偏右。对待死刑态度,别说不支持废死,基本建议恢...


全混乱了,中国是偏左。主张手刃仇人的才算右,中国人无论支不支持废死都是左,你给人带沟里去了。
>> 全混乱了,中国是偏左。主张手刃仇人的才算右,中国人无论支不支持废死都是左,你给人带沟里去了。 ...

中国文革的时候,总体算左,右的成分也跟大。现在是全面右转,不像文革了,像纳粹德国了。

鲁迅就算左翼作家联盟的,天天讽刺民国政府,友邦惊诧论。这种人现在能活吗?都给打成公知干掉了,现在连温和右都被打成公知了。

左跟右有一个区别,你以后记住,左是承认自己的国家和社会有问题,倾向于接受社会变革带来的动荡,无论形式是什么。比如文革,比如美国的黑命贵,比如民主自由大革命,比如新毛左搞得网络二次共运。

右就是稳定压倒一切,保守主义,不能接受社会变革带来的混乱,比如反送中时期的香港父母,美国反对黑命贵烧警察局的白人,包括粉红和自干五。

但是,右对于搞外国人,搞蛮夷,劣等民族很感兴趣。比如纳粹德国,法西斯日本,和现在的共产主义中国。

左和右是你的政治倾向,跟你主张的社会制度有关系也没关系。
比如冯小刚就是温和右派,他跟粉红的矛盾,就是他反战,粉红好战,他总降温。他跟中共的矛盾不一定很激烈,他毕竟是社会财富拥有者,不希望激烈的社会变革让他利益受损。

这就是为什么革命要找中国左派,因为他们在社会领域被中共打压最厉害。都是些啥,维权律师,lgbt群体,城市无产阶级,新毛左,都是穷的一笔。

要是不想革命,就等着右派慢慢改良吧。
>> 我是支持废除死刑的,下午我还思考过这个问题,巧合的是晚上我就看见了这个话题。首先,一个人判处死...

我倒是覺得罪人需要受到懲罰,懲罰的意義不在於罪犯本身有沒有反思,而是受者者或遺族得到的情緒宣泄。

當然,大陸本身的審判就很有問題。

但就法律行使得當的地方而言,我認為罪犯應該公開處決而且應該死得愈慘愈好,意義就像墨西哥掛在橋上的屍體一樣,只要你犯罪,這就是下場。
死刑的话我认为应该恢复绞刑和枪决,对于支那现在那群政府高官、城管、警察、武警、网警、大内/外宣、主动舔共的“舆论领袖”们来说,只有把它们的血液和器官弄出来给那些有需要的人,剩下的处理一下当肥料才能算是“同态报复”。
但电影方面,支那粉红人均发情期的母畜,一碰就高潮,没什么说的,不能期待狗嘴里吐象牙。
>> 中国文革的时候,总体算左,右的成分也跟大。现在是全面右转,不像文革了,像纳粹德国了。鲁迅就算左...


身為一位世界上算是左派的一員,我得跟你說

美國的黑命貴,安提法,算是極左

我們這種溫和左派在他們眼中,一樣算是右派

在中共,跟那些西方共產主義信徒心裡,哪有什麼左派右派?

只有他們極左的自己人,

和不夠左,需要被剷除的外人罷了


單純只分左右,只能說還是太天真

極左 => 左派 => 中間派 => 右派 => 極右

中間那三類,存在及合理,我思故我在

但是極左(共產黨/安提法)和極右(法西斯/KKK),都是世界需要徹底剷除的毒瘤

例子: 悉尼奶爸坐澳觀天第382期
>> 中国文革的时候,总体算左,右的成分也跟大。现在是全面右转,不像文革了,像纳粹德国了。鲁迅就算左...


你这个分法是一战以前的分法,现在左就是大政府,右就是小政府。另外芝麻仁没有政治德性,区分他们的立场没有必要。
>> 你这个分法是一战以前的分法,现在左就是大政府,右就是小政府。另外芝麻仁没有政治德性,区分他们的...

右都是小政府?川普政府算小政府吗?他明显是干预了自由经济。你是受了那个网络光谱图影响,那个太电子游戏化了,不准。

右派不一定小政府,反而容易出现保守型大政府,搞排外。真正能化整为零是很少见的。

现在几个右派政府都有这个倾向,英国脱欧,美国川普时期,都是大政府行政干预很强的。
>> 右都是小政府?川普政府算小政府吗?他明显是干预了自由经济。你是受了那个网络光谱图影响,那个太电...

对于左右的划分条件越多,越容易出现分不开的情况。当你说的右派开始支持大政府后,那他就是变左了,没什么特殊的。比如拍西部片的约翰韦恩,当他拍西部片时算右派,但当他支持对越战争就算是左。
看来洼地很有自知之明,在道德洼地,只有宫刑车裂这些酷刑和他们的德性相匹配。

文明社会的法律规章是用来规范文明人的,对待金字塔的爬虫,猪圈里的猪和树上的猴子,想管好他们还是用中国特色的法律最妥当。

我中国自有国情在此,不需要西方法律指手画脚
>> 对于左右的划分条件越多,越容易出现分不开的情况。当你说的右派开始支持大政府后,那他就是变左了,...

现在单纯的左右本来就不好定义,而且你们跑题了。
>> 现在单纯的左右本来就不好定义,而且你们跑题了。


我是支那人,不会抓重点
>> 我是人,不会抓重点


品葱都是支那人(手动狗头)
>> 品葱都是人(手动狗头)


別這樣啊~~
還有一小撮台獨份子在這裡的(揮手打招呼
>> 中国社会偏右,我这种中老年人偏右就算了,年轻人也偏右。对待死刑态度,别说不支持废死,基本建议恢...

其他不好说,但台湾废死这方面我是不看好的,不说别的现今还是个有死刑国家呢都还能有路人随机被捅死的悲剧,你觉得将来废死通过的几率会是多少?
这句话不就是一个客观描述吗?哪里又戳到小粉红的G点了?我记得很早之前看电影《战争之王》的时候,男主有一句台词,说世界上最大的五个武器国就是五常,后来桂枝自己的中文译制版里把这句台词改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五个武器国是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以色列。emmmmm以色列真是躺枪。可能上行下效吧,官方G点多,屁民也G点多。
死刑和坐牢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坐牢可以理解为,把合不来的两类人强行分开,避免矛盾。隔离了他人的同时,另一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说是隔离了自己。至于是否因此降低了罪犯的生活质量,可以再讨论。

而死刑,从逻辑上来说,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你觉得你能按自己的规则判别人死刑,别人为啥不能按他的规则判你死刑。你觉得以报复为目的杀人是合理的,那别人是不是也可以。你觉得为了社会秩序而杀人是合理的,那别人是不是也可以。
笑死 全是"等"
>> “目前世界上70%的国家已废除了死刑,实际执行死刑的国家只有xx%,而我国就在其中。”这句话就...


浑身是G点,一碰就高潮。小粉红们真是太淫荡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没有政治权利的中产阶级就是肉猪,我太喜欢这句话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8-09
  • 浏览: 1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