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备份】为何在中国会产生对穆斯林恐惧的情绪?是怎么来的?

 
陌路者May 08, 2018
2018年3月28号更新,补充一些证据:
【《陈全国挣表现,打造全球最大“露天监狱”》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陈破空】

陈全国统治下的新疆,被国际上称为“露天监狱”,这无疑是全球最大的“露天监狱”。

●中共对刀具的严格管制,是从新疆开始的。

在那里,人们购买菜刀,除了实行实名制,还必须在刀背上印上二维码,显示持刀人的个人身份信息。

至于那些需要用刀的商贩,比如,肉摊商贩,当局规定,刀具必须用锁链锁住。一旦被公安人员发现刀具没有上锁链,这些商贩,就会被处以高达15天的行政拘留。

从新疆开始的刀具管制,逐渐扩展到全中国。在北京,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当局实施严格的刀具管制。超级市场和各类商场一律下架刀具,停止销售刀具。

●2016年8月陈全国出任新疆党委书记以来,部署大量警力和监控系统。

首先增加招募了3万多名警察,把警察站布设到每个城镇的每一个街口,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总共由7300个检查站组成,遍布新疆全境。

陈全国又打造全面覆盖的网络监控系统,人们的手机随时受到检查,【大学里的电脑】必须安装监控设备。

2017年7月10日,【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政府】向各民族居民微信通知称:

为落实【市委关于“三项清理”工作的安排部署】,做到【暴恐音视频清理工作“全领域覆盖”】,市公安局研发【安卓的暴恐音视频查辑软件“净网卫士”】。

通过运行该软件,可自行定位【暴力恐怖、非法宗教等有害音视频、图片、电子书等电子文件的存储路径】。

【社区工作委员会】督促域内单位人员安装使用“净网卫士”,用于全市各族群众安装使用,进行自查。

2017年12月20日,中国当局在新疆全面推行【采集包括DNA在内的多项生物特征数据】引起争议。

当地政府为全体居民提供健康检查,记录【照片指纹血型DNA和虹膜扫描等信息】,据报这是监控系统的一部分。

中共的监控对象是谁?是管控犯罪还是管控社会?人民活于玻璃房子,政府却是黑箱作业。

●【陈全国】残酷统治下的新疆,被国际上称为“露天监狱”。


维吾尔人的护照被没收,阻止他们海外旅行;

在穆斯林国家学习的维吾尔人,被要求回国,接受拘留和讯问;

持有哈萨克斯坦签证的中国公民,回国后也遭到拘留和盘查;

省内活动也受限,想去乌鲁木齐要到当地的公安局申请许可。


把维吾尔人送往“政治培训中心”,实际上是拘留中心,高墙、铁丝网、探照灯、监视塔、殴打、酷刑,一样不少。 

在整个新疆,多达5%的维吾尔人遭拘禁;在南疆甚至高达40%;他们的孩子被送到孤儿院。


为了达到迫使维吾尔人汉化和世俗化的目的,陈全国当局还祭出了强人所难而匪夷所思的种种奇招。

比如,禁止维吾尔人在斋月期间封斋;

要求维吾尔人开的商店也出售酒类;

禁止父母给孩子取伊斯兰教的名字;

一位维吾尔干部戒烟,竟遭降职处理,因为他被怀疑有了伊斯兰信仰。


●在新疆全境,全面停止使用【维吾尔语和哈萨克语的辅助教材】

从2017年9月开始,陈全国下令:

在新疆全境,全面停止使用【维吾尔语和哈萨克语的辅助教材】,从幼儿园到高中,全面禁止使用【维吾尔语言和文字】。

维吾尔人从幼儿起,就得学汉语。

甚至于,在监狱中,维族犯人们也被强制要求用汉语交流。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语言,都有它独特而严谨的韵律和语法,都是人类文明的瑰宝,其产生与发展过程,历史漫长而殊为不易。

语言灭绝,就是文化灭绝;而文化灭绝,就是种族灭绝。


●陈全国当局的这些极端做法,不仅严重践踏人权,甚至违反了中共自己制定的所谓“民族自治法”。


陈全国的残酷手段,不仅让维族人愤怒,也引发汉族人不满,他们抱怨,生意越来越不好做,顾客越来越少,但做生意的成本却越来越高。

比如,当局要求他们购买金属探测器、雇佣保安。仅金属探测器一项,就需要投资8万元人民币(约合1万2千美金),这完全是一笔额外支出,无端加重了经商者的负担。


●中共动辄给不服从的维吾尔人扣上【“分裂主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三顶帽子】。这三顶帽子,扣在中共自己头上,才最合适。


分裂主义-中共的强硬、高压和镇压政策,导致维吾尔人离心离德,维族人与汉族人对立情绪不断加剧,这是实实在在的分裂路线,从分裂人心开始。

极端主义-中共所有的管制措施,都趋于极端,极端严厉,极端无情,极端变态。

恐怖主义-中共以铁血手段统治新疆和西藏,是不折不扣的国家恐怖主义,其实,中共对全中国人民实施的一党专政,苛刻统治,都是不折不扣的国家恐怖主义。


●陈全国“挣表现”,他的卖力表演,得到了习近平的嘉奖。


2017年10月,在中共十九大上,陈全国被擢升为政治局委员,进入25人组成的党的最高层。

一度提出“柔性治疆”口号的张春贤,他的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兼政治局委员的职务,先后被陈全国取代。张春贤靠边站,十九大之后仅象征性地保持了中央委员职位。

奖励极左与强硬,这就是习近平的用人之道。


●以下是原答案:


个人更感觉是官方在放大了人们对穆斯林恐惧的情绪,以便于发“维稳财”。


编程随想的博客上解释过,俺为了节省您的时间找出了要点,但强烈建议你去读原文。


《你意想不到的恐怖主义帮手——昆明暴力袭击事件随想》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03/who-help-terrorism.html

《每周转载:关于新疆“民族、宗教、恐怖主义”问题的报道和分析(网文8篇)》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05/weekly-share-67.html

●恐怖组织最需要哪些帮助?


恐怖组织最需要的不是武器弹药。 

真正意义上的恐怖分子,只是极少数人。

恐怖组织最大的、最迫切的需求,显然是:想办法让更多人加入他们的组织。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壮大,才能扩大影响力。


●怎样才能让更多人加入他们?


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制造仇恨”。

不同的恐怖组织,煽动仇恨的方式也不同。

对新疆的恐怖组织而言,制造仇恨的直接方式就是“制造维族和汉族的矛盾”。

那些制造民族仇恨的人,恰恰是恐怖组织的帮手。


●谁经常在制造民族矛盾捏?


让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恰恰是【党国的维稳系统】经常在制造民族矛盾。

天朝有一个很牛逼的维稳系统,隶属于政法委。

这个维稳系统主要具有如下几个功能: 1. 少数民族地区的维稳; 2. 对维权人士的打压; 3. 对政治异议人士的打压。


●天朝的维稳系统与李成梁/戚继光的类比:

戚继光的军事风格是【斩草除根式】:

抗倭,修长城的事迹,巩固明朝北线防御,训练驻军,基本没有战事。

后戚继光就被罢官革职,晚年贫病交迫而死。


李成梁的军事风格是【养贼邀功式】:

面对女真部落,扶植弱的部落去打强的部落,从来不彻底消灭某个威胁。

因为李成梁本人很有才能,所以经常打胜仗,而且每次朝廷都对他都加官进爵,长寿官大钱多。

后努尔哈赤所属的“建州女真”部落就是在他的扶植下逐步坐大的。


●维稳系统如何刺激少数民族?

一些证据:

1.破坏穆斯林的斋月活动:

制定繁复的“规定”,并且查处“违规”宗教活动;

清真寺前立牌子,禁止【18岁以下、妇女、大学生、中小学生、公务员】进入清真寺;

【在学校和大学读书或工作的维吾尔人】被告知,斋月期间他们不得斋戒。


2.逮捕并重判【伊力哈木•土赫提】: 

此人是中央民族学院的教授,属于在维族社群中很有影响力的人士,而且立场【非常温和】。

这让某些本来温和的维族人转向激进。在他们看来:连这么温和的学者都被重判,对话之路已经走不通了。


3.强制佛教寺庙悬挂中共领导人画像;


4.某些脑残的网络言论:“杀光新疆人、杀光维族人、杀光穆斯林”之类的。


●维稳系统的【高层】官员,巴不得少数民族地区的矛盾激化。


对维稳系统而言,如果经常出现少数民族地区不和谐的事情,他们就可以找中央要求更多的维稳经费。

维稳经费多了,自然会有一部分落入贪官的腰包。

而且级别越高的贪官,贪污经费的比例越大。

级别越高的维稳官员,因为不用冲在第一线,没有生命危险。

维稳系统的官员就更加容易得到朝廷的重视,也可以趁机扩大自己的权力范围。


●2011年公共财政收支情况 全国财政主要支出项目情况如下:


教育支出16116亿元,比上年增加3566亿元,增长28.4%; 

医疗卫生支出6367亿元,比上年增加1563亿元,增长32.5%; 

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11144亿元,比上年增加2013亿元,增长22%;

住房保障支出3822亿元,比上年增加1446亿元,增长60.8%; 

农林水事务支出9890亿元,比上年增加1760亿元,增长21.7%; 

文化体育与传媒支出1890亿元,比上年增加348亿元,增长22.5%; 

节能环保支出2618亿元,比上年增加176亿元,增长7.2%; 

交通运输支出7472亿元,比上年增加1984亿元,增长36.1%; 

城乡社区事务支出7653亿元,比上年增加1665亿元,增长27.8%; 

资源勘探电力信息等事务支出4014亿元,比上年增加529亿元,增长15.2%;

//公共安全支出6293亿元,比上年增加776亿元,增长14.1%;

科学技术支出3806亿元,比上年增加556亿元,增长17.1%;

一般公共服务支出11109亿元,比上年增加1772亿元,增长19%; 

国债付息支出2388亿元,比上年增加544亿元,增长29.5%。 

“公共安全支出”逐年上升,增速超军费增速。


天朝的稳定性,就处于一种“越来越差”的趋势中——所以维稳费用才持续走高。 既然是“越来越差”,那么当稳定性差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生革命。


党国官方媒体自己都承认这点。 十八大之后,王岐山当上常委,在公开场合向周围的人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

因为当前中国社会背景复杂和社会矛盾激化的处境,与法国大革命时期有某种相似性,意味着情况已到很危急的关头得公开强调了。 


资料来源: 品葱

https://www.pin-cong.com/p/4261/  (卒)
2
分享 2018-11-15

1 个评论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